魔女超清

      电光火石之间,天佑也顾不得那幺多,唯有扯下她一条长髮的髮丝,凝气成呈紫色的青丝剑,猛然踏前一步,要把这迎面而来的物体一分为二。

      「天佑同学!」天佑身后传来一声巨吼!

      突然手腕一痛,天佑似乎被甚幺打到了,青丝剑脱手后随即失去力量,而天佑本人⋯⋯则被粉刷正面砸中颜面。

      他朝后扑倒在那位被保护的女生身上,把她吓得「哇」地一声尖叫起来!那盆鲜花被天佑一撞之下,脱离了女孩的怀抱,正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轨迹。

      天佑马上沉膝,然后使劲一跃,伸尽了双手,像抓篮板球似的紧紧抓着花盆,给抱了下来。两腿稳稳着地,姿势完美无瑕。

      这电光火石的反应,赚得全场的掌声喝采。

      「吁⋯⋯接得好!」

      「篮板球野兽!天佑好棒!」

      「英雄救美呢⋯⋯少耍帅了!在球场上怎幺不露这一手来啊?」

      「说不定这是三班的策略呢,在关键比赛前都保留着实力嘛。」

      「这位学妹,你没事吗?」天佑关心地问道。

      「少在装学长了!你才高一哪!谁是你学妹?」站在旁边看戏的乌归荣揶揄道,顿时走廊上的所有男生都笑了起来。

      不过这不是一种取笑,天佑本人倒是觉得这样受人注目很是快意。但是在同样情况下,女生都会觉得很不自在的。

      拥有优良工蜂血统的天佑,凭本能体察到女孩的心情,便马上改口道:「呃,不好意思。同、同学,你没事吗?」

      因为这位女生的气质,实在太过弱质纤纤,感觉完全像一个需要哥哥保护的小妹妹,所以天佑才反射性地喊了她一声「学妹」吧。

      女生脸红耳热地低下头来,让抱着的那盆鲜花遮掩着大半边的脸。

      「我、我没事。刚才真谢谢你⋯⋯啊!」

      这「啊!」的一声,是因为她看到天佑的脸上,突然流出两行鼻血。因为刚才他可是结结实实地被粉刷砸中鼻子啊。

      「不要动!我帮你擦吧。」

      她紧张地想要拿出手巾,但无奈她又必需双手抱着盆子,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紧,待你把花盆放好再擦好了。」

      「但是⋯⋯你的鼻血⋯⋯」

      「没关係的,我跟着你走好了。花盆要不要我替你拿?」

      「不、不用。」

      于是,今天草根学园出现了一个离奇凄美的画面:一位捧着一盆鲜花的纤弱女生,后面跟着一个不住流着鼻血的男子,两人从三楼走廊巡游到五楼的园艺社部室。

      他们经过之地,遗下了一条用鲜血点成的路⋯⋯

      途中还是有同班的女生们关心天佑的伤势,叫他捏鼻子又抬起头来先做些急救,但都被天佑同学一一拒绝。

      「不好意思。我已经应承了这位学妹,这次我流的鼻血,是一定要由她负责擦的。」每次天佑同学这幺对其他女同学解释时,走在他前面的「学妹」都会很害羞地低下头来。

      天佑喜欢看她的这个表情。即使被人骂作白癡,也觉得值得。

      不过,刚才天佑还想要以髮丝作剑,砍掉这迎面飞来的粉刷的,可是却神秘地被人阻挠了⋯⋯

      到底那个人是谁呢?

      「嗳,天佑同学,想起我了吗?」身后突然出现一把声音。此时刚巧学妹走进了部室,天佑还在门外。

      光头校长突然闪身出现,挡住了天佑同学的去路,并啪地关上了部室的门。

      「刚才很威风是吧?跟我到校长室裏来。」说罢便耍帅似地转身先行了,连看也没看天佑一眼。这校长边走着还边把手中的半截粉笔,不住抛到空中又接回来。

      天佑看了一下刚才被打到的手腕,上面果然遗下粉笔的痕迹!

      这个校长的实力到底是⋯⋯

      校长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后,还保持着一脸认真的表情说:

      「昨天晚上我也忙着回家慰妻,没有跟你讲清楚最重要的规定:异能者世界的第一条规则,也是最基本,最重要,最严格,最最最甚幺的规则,就是:严禁向一般人展示异能。」

      「这我也曾听老爸说过啦。」天佑说,「⋯⋯刚才那是反射动作。在盘地测试时经过千锤百鍊后,现在只要面对危险,就会自动生出反应啦。」

      「我知道身怀异能是很爽,也不是禁止你使用啦。但是务必不要露出马脚,找些掩护物,儘量压抑能力,别超越凡人极限太多,因为这样会严重干扰世界平衡,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儘量试试吧。」

      「别随便答句话来敷衍我!要确确实实地执行这条制约!唉,我还是不放心,把手伸出来吧!」

      天佑伸出左手来。校长在他的尾指,缠上了一条小绳子。

      「这是制约之绳。要是你做出擦边的违规行为,这绳子会提醒你的。」他说,「听清楚,要是你忽略警告,而让绳子断掉的话,你就会成为被清除的对象。」

      「被、被清除?」

      「你知道吗?就你们这些半桶水的考生,或刚考进帝京的异能菜鸟,是最容易行差踏错的。」他说,「你们心志不够坚定,容易被心魔诱惑控制。我在这些年裏,已亲眼看见过无数天才横溢的年青人,因为按捺不住炫耀的心,而最终被官方清除掉。」

      「啊!要是你刚才没有阻止我的话⋯⋯」

      「对,要是你刚才真的出手,那你肯定已被认定为清除的对象。」

      「难怪在现实世界,几乎没有所谓异能者存在吧。」

      「正是这样。可以这幺说,异能是现实世界的作弊工具。既然是作弊,那当然不可以露出马脚,知道吗?」他说,「好了,正经事情交待完了。让校长好好看看你吧。嗯,经过一个星期的锻鍊,天佑同学的脚力和肩力都进步不少呢?」

      天佑这时才发现,刚才把花瓶抓下来的动作,把非常紧窄的裤子再度撑破了。健美的筋肉型大腿暴露了出来。

      「现在的你,即使完全不用异能,在学校裏也能出尽风头了!」彼拉说,「全靠你喝了那三瓶超循环补充剂呢!你知道那药是多幺珍贵啊?给你看看调合成份好不好?」

      天佑接过校长递过来的一张纸,裏面正是超循环补充剂的配方。千年人蔘,万年灵芝,龙涎香精,天使之羽⋯⋯天使之羽?

      材料名单越往后面看便越离奇。甚幺火之鸟的脚甲啊,喜玛拉亚雪猿的心脏啊,太阳黑子物质等等⋯⋯天佑心想,这是开玩笑的吧?但校长显然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知道厉害了吧?这是连一般异能者都搞不到手的好东西啊。每喝一滴,都有洗筋易髓,改造体质,清除毒素,修补基因,滋养灵魂的奇效。人家连拿出来嗅嗅都捨不得的超级补品,来到你手上倒是像灌养乐多那般痛饮掉,再加上不眠不休地苦练,当然会有这个效果了。」

      「原来那个试前测试的第一名,所给的奖品是那幺丰富的啊?」

      「当然,因为在入学试拿取第一名的考生,将来有可能会成为帝京新一代的掌舵人。」他说,「为了培育王者,校方是绝对不会吝啬的。」

      听过校长一席话之后,天佑对自己的身体变化,终于有了一种真实的感觉。这并不是不劳而获凭空变出来的肌肉,而是他透过在异界连续苦练了超过一百小时后,以汗水和血水赚回来的。

      过去一个星期的测试,并不是白费气力也不是自讨苦吃,因为他所付出过的每一分劳力,现在都已反映在身体之上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充实了。对天佑来说,这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男子气的快意。

      他甚至有点明白那些网游练功狂的心情了。只要比任何人更努力地练功,练出来的人物等级傲视同侪,这种满足感会驱使他们更努力的练下去⋯⋯高手和一般玩家的差距,就是从这一点开始渐渐拉出来的。

      想要成为高手,脱离芸芸众生的宿命,最重要是踏出努力的第一步。

      天佑同学现在,算是踏出了第一步吗?

      离开了校长室后,天佑发现刚才捧着花盆的女生,原来一直在门外等着他。这时候,他终于有空闲可以好好地打量这个女孩。

      清汤挂面的柔软长髮,精緻小巧的五官,白裏透红的脸颊⋯⋯

      身材算是纤细的类型,肩膀很脆弱的样子,站着的时候双脚总是很端庄地靠拢着,是教养的表现。

      才对视了一眼,她就害羞地低下头来了。「您、您好⋯⋯」

     

  • 名称:魔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2: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