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超清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虽然这考生个性极之讨厌,可是毕竟生死悠关,天佑依然决定出手相救!

      谁知天佑刚起步,卡卡双目兇光一闪,那五个蓝色小丑便把弯刀砍落!

      天佑来不及救援,只有亲眼看着这家伙被围砍至死。

      那是确确实实的血腥场面,鲜血肉片飞溅,内脏器官流满一地⋯⋯这还是天佑第一次亲眼目睹,考生测试失败的下场。

      「原来⋯⋯没通过测试的考生⋯⋯真的会死掉啊?」

      「不然你还以为这是小孩子玩游戏啊?」彼拉说,「不过你放心吧,他不会像这样一团肉碎般,被送回现实世界的。」

      「这话怎说?」

      「失败的考生,被送回现实世界之时,所有负伤都会转换成精神伤害。至于损伤程度嘛⋯⋯则视乎他本人的意志力和性格有多坚强。以这位考生作例子⋯⋯情况好的话,他大概会被恶梦缠绕个三、五年吧,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自己被斩死之类的⋯⋯若是情况坏的话,他大概会变成疯子,无药可救了吧。」

      「从第一次测试到现在,共有超过七万名考生已被淘汰了。那即是说⋯⋯那七万多人,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全都会变成疯子?」

      「那也未必。在早段便被淘汰的话,精神损伤会比较轻一点。都是做几天恶梦,或者以后看到血就会呕吐之类的。但测试到了后段,考生所受的精神考验便越是严厉,差不多可以说,要是不能成功考进帝京,便肯定会变成脑残或植物人⋯⋯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着超级天才或一般凡人,处在这两者中间的一般潜力者,早就被重重测试和难关等给毁掉了。」

      「我突然觉得⋯⋯心裏好寒冷。」

      「所以我在过去二十年裏,对挑选潜力者都是非常谨慎的。半桶水的潜力者,想要考进帝京的话,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还不如让他们继续当凡人的好。」他说,「呵⋯⋯但是天佑同学是不会步入这种结局的。你将会成为异能世界中的一颗闪亮的星,这从你最初的潜力值测试时开始,就已是注定的了。」

      二人无言地看着那渐渐透明,最终消失掉的破碎尸首。五只蓝色小丑也已被卡卡收回,重新融入进盘地中央高空的那个蓝色大光球去了。

      至于卡卡,他早就把脖子伸到别处去,欣赏着另一位考生的绝望表情了。

      毕生第一次亲眼看到血肉模糊的死亡画面,天佑心头的冰冷是难以言喻的。他放眼看着盘地上余下的考生,才明白到他们如此拼命,除了是想要通过测试的决心之外,也是确确实实想要逃命,儘快脱离这个随时会导致生命危险的恐怖战场。

      尤其目前已到了测试后段,高手们早已凭实力轻易过关,余下来的都是潜质最普通的家伙,但盘地上的异兽却越来越强,在害怕失败的超强压力下,大家都渐渐变得神经质,人性中黑暗的部份慢慢地显露出来。

      无耻地抢怪抢扑克点,以弱者作为诱饵,甚至互相残杀之类,遂成为他们加速收集点数的手段。帝京官方似乎是默许这些行为的,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这次测试的考官人选:小丑卡卡。这家伙就是最喜欢看到人家被折磨的大变态。

      或许官方就是故意要透过这次测试,把考生们抱着的所有天真想法,都彻底地沖洗掉吧。

      虽然这是一个合理的逻辑,却不等于每一个考生都会接受这种逻辑。心头无比震撼的天佑同学,在心裏自问道:「以这种方式选出来的家伙,就是出色的异能者吗?」

      在天佑眼前,刚好就出现了如此一个画面。有五个流氓似的家伙,在逼迫着一个满身是伤的考生,要他当诱饵。

      他们的方法很简单:把这个考生的双手綑绑着,然后直接抛向兽群。

      由于强化比比耶是种低智慧的傀儡型半生物,只会朝向最接近的猎物发动攻击。看到诱饵朝向牠们飞过来,就会全部冲过去抢同一只猎物。

      那五个流氓便可以获得渔人之利,从外围向兽群的背后施袭,轻易地逐一杀死牠们。

      这些人的实力并不强,祭出的剑气才不过两、三吋左右,各人身上也多多少少负着伤。恐怕在测试初段时,他们也是被高手们抢怪的对象吧。

      现在高手们全都过关了,池中无鱼虾为皇,就轮到这些人作威作风,欺负比他们更弱的考生了。

      那十几只上当的异兽被清除之后,那个当诱饵的考生躺在乱糟糟的烂泥地上。他大口地喘息着,表示尚未死去,只是看来受伤更重而已。

      「哈哈哈⋯⋯这诱饵还真是超级管用啊!」

      「上次那个才被抛一次就挂掉了,这个却很命硬呢。恐怕可以用到我们全部过关为止吧!」

      「别说废话了,再来!这次抛那边!」

      说罢,其中一个无赖便扯着那诱饵的头髮,硬要把他抛向另一群异兽当中了。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本来就是如此残酷和自私的。这就是人性的真面目。」彼拉说,「对天佑同学来说,去认识这种事情,年纪还是太小了吗?」

      「我⋯⋯不认同这种事情。」

      「天佑同学,你⋯⋯不是想要插手进人家的事情裏吧?」

      「哼。」天佑可是愤怒到极点了,鼠尾草剑顿时祭出了半丈长的血色剑气,反映着他当下的心情。

      这本命元气的颜色变化,是一种能力上的突破。根据刚才咏琪所说,天佑同学的本命元气如今也进入了「淬炼」的门槛。这是异能入门者的第二个觉悟,到目前为此只有以黎强为首的极少数考生,可以凭自修到达这个境界。

      其实现时天佑那手执小草当剑使的能力,已是突破第三觉悟「质变」后的成果。恐怕他是帝京历史上少数先觉悟「质变」,后来才补回「淬炼」的入门者吧。

      而事实上,要不是他巧合地碰上了极度渴材的咏琪,天佑根本是无缘以考生的身份,去达到第三觉悟的境界。

      天佑深呼吸了几口,强自压制着怒意,紧握着血草剑,慢慢走向那班无赖。他搭着其中一人的肩膊,那人兇狠地回过来头,瞪了他一眼后,便全身剧震,倒退三步。

      他明显地被天佑的怒威所压倒了。

      「请问一下⋯⋯」天佑以不带感情的声调问道,「那位被绑着双手,塞着嘴巴的考生,到底有何得罪,要被几位如此折磨凌辱呢?」

      其余四人也转过头来,想要看看谁在多管闲事。但他们一看到天佑手中的血剑,自己手中的破剑便全部被比下来。那一张张狰狞自私的嘴脸,竟迅速地变成商人般的奸狡笑容:

      「呃⋯⋯这位大哥,请问、请问有何贵干呢?」

      天佑心裏好笑。看这班人的年纪,应该也是大学生了,现在竟然叫他这个高中生当大哥呢。真是欺善怕恶啊。

      「咳嗯,那我就不客气了。本大哥现在问你们,拿弱者当诱饵这种无耻行为,是人类可以干得出来的吗?」

      「你在说甚幺!」

      这班家伙顿时气得满脸通红,憋不住想要动手时,看到天佑的血剑,又满脸铁青地害怕起来。但不打,又等于是认同了他的辱骂。他们就这样憋在打又不敢,不打又不行的尴尬裏。

      「这家伙拿的是甚幺武器?怎幺不是官方配给的剑?那东西⋯⋯怎幺看也只是根小草,但那可怕的剑气⋯⋯」

      「怕、怕甚幺⋯⋯我们有五个人,就是被他一剑干掉两、三个,余下的人也可将他击杀啊。」

      「好,那就由你来打头阵吧。我跟在后面支援。」

      「你这家伙,刚才还一直要争先的啊。遇到难啃的骨头便退缩起来,这还是个男人?」

      「别吵了,你们两个就猜拳决定谁当先锋吧。小弟主动牺牲自我,为你们断后。」

      「对方才一个人,哪用甚幺断后?」

      「你们少废话!」五人中看来是领袖家伙,喝止了其他人。他站了出来,满脸淫贱地跟天佑商量道:「这位大哥,看来也是个「行古惑」的吧?我们就按道上的规矩来拆帐好吗?」

     

  • 名称:眼镜蛇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1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