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2超清

      所谓「异能」的根本,就是激发个人小宇宙而产生出近乎无限的能力。但让小宇宙本身作为一项法宝来使用?这就等于把总统本人当成棍子,拿来砸外星人嘛!根本就不合逻辑!

      「我也不是很清楚啦,当时实在走投无路,情急之下才变成这个样子⋯⋯」

      「完全无法理解!这是不可能的,本命紫府是异能者的灵魂,是产生能量的地方,本身是没有战斗力的⋯⋯慢着!我终于明白你有甚幺不寻常之处了!」她惊愕地看着天佑说,「你说你在《上人道》重练了九十八次,对吧?」

      「对啊。看着我重练的柜檯小姐薇拉和蕾安,都可以做证。」

      「我刚刚想起来了,根据《上人道》的系统设定,应该是不可能重练的!因为所有准考生的双脚都被钉死在那段自动台阶上,参与测试者就只能有两个结果:被打败而失去资格,或是打胜而通过测试。你到底⋯⋯是怎幺重练的?难道你找到了系统的盲点?」

      这个重练的过程,真是一言难尽啊。但看见咏琪那近乎抓狂的表情,天佑于是耐下性子,向她解释他被那倒楣力量折磨的过程。咏琪好像在听着外星人语言似的,完全不能理解天佑所说的话。

      「你所说的甚幺怪风,天雷,陷阱之类,全都是系统设定裏所没有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就在天佑担心咏琪会承受不住刺激时,她却突然想通了般,拍了拍手!

      「但是⋯⋯完全无法以常识理解⋯⋯那不代表这考生是个⋯⋯真正的逆天者?可是⋯⋯他的偏差值才只有0.1啊⋯⋯」

      「唉⋯⋯连官方人员都无法解释我的倒楣啊⋯⋯」

      「当然了,嘿嘿嘿⋯⋯希斯之泪这种秘药,是她这种年纪的丫头会知道的吗?」

      「你说甚幺?」天佑和咏琪同时怀疑地看着彼拉。

      「没有!我没有说甚幺!」

      「唉⋯⋯真不知道你是倒楣还是幸运呢。」她说,「正因为那个不可解释的力量,你才可以成为唯一一位,在上人道测试享有重练优势的考生啊。」

      竟然用「享有」来形容自己的重练经历,天佑同学当下真是无言以对了。

      这时候,天佑的腕錶突然响起了讯号!

      「第三次测试的说明会即将开始,请各位考生前来盘地中央的「扑克牌」集合。」系统讯息提示道。

      天佑于是很有礼貌地跟咏琪道别,便要离去赶上说明会了。咏琪毕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官僚,虽然被这个准考生所做出的种种奇事所吓倒,还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因为她同时肩负着帝京官方人员之外的「另一个使命」,爱惜人才早已成为了她的本能。虽然眼前这个准考生,似乎不需要任何帮助,必能轻易考进帝京,但她还是想要在可能的範围内,稍为帮助他一把。

      「慢着!天佑准考生!」

      「甚幺事?咏琪小姐?」

      「咳嗯,我虽然无法想像,你怎幺使用元气珠来进行战斗,但你不觉得这个战术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吗?只要一次失手的话,换来的后果就是死亡啊。再说往后的测试,难度会以倍数上升,你真有信心凭着这种赌命的战法,撑到最后吗?」

      「那⋯⋯咏琪小姐,我可不可以向你再申请一把剑?」

      「你就那幺喜欢我们配给的断剑吗?」

      「当然不是。」

      「难、难道咏琪小姐打算送天佑同学一把真正的好剑?」彼拉顿时口水直流。

      「怎幺会?这样做不是作弊吗?」咏琪叹了口气,「天佑同学,在上人道测试开始前的那个解说,你应该还记得吧?告诉我,异能者是甚幺?」

      「能够做到普通人所不能够做到的事?」

      「凭甚幺?」

      「⋯⋯凭本命元气的运用?」

      「对了。」咏琪摘下脚边的一根鼠尾草,「只要把本命元气运用纯熟的话,以一根小草也能够摧毁最坚硬的岩石。」

      咏琪像舞剑般挥动着那根约二十公分长的鼠尾草,空气中渐渐出现了嗖嗖的破风声,彷彿她手中拿着的是一柄软薄的钢剑。

      接着她娇咤一声,鼠尾草尖端顿时现出了逾丈长的青色剑气,并隐隐然散发出阵阵草香。她斜眼盯着三十公尺外,一块半米长宽的石头,身影一闪一回,手中的鼠尾草已回复正常般软垂下来。

      几秒钟之后,「裂」的一声,那块石头被四十五度角地切开两半,上面那一半沿着切面滑到地上,发出了一记沉响。

      「鼠尾草不算是武器了吧?你只是用自己的实力,改变了草的形态而已,所以不算是作弊啦。」咏琪说,「异能入门者的第三个觉悟,就是「改变事物形态的能力」。」

      「这⋯⋯这是怎幺办到的?」

      「将自身的本命元气包裹着物件,隔绝外界一切物理、化学和生物定律的限制,强迫物件服从你所重新设定的规则:这是一切异能应用的基础。」咏琪说,「以刚才作为例子,我是把一根鼠尾草,重新设定成一把钢剑了。「重新设定」的能力,是没有任何限制和界线的,一切都视乎你的想像力,和本命元气的修为。」

      天佑也试着折了一根鼠尾草,握在手中,然后以意志力引导着,把本命元气给灌注进去,就像之前他把本命元气灌进破剑中一样。

      但这幺一试,他才知道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任务。帝京官方配给的那把入门者专用剑,属性实在设定得太妙了,那是几乎连精神稍为强韧的普通人也能使用的异能玩具。而要是把注入元气的对象,换成是一般物质的话,难度便相当大了。

      这讲求的是对本命元气的形态控制,对初学者来说,就有如要利用意志力控制滴出体外的血液,让它们随意在伤口附近流动那幺困难。

      首次的元气灌注练习,是相当消耗精神力的。花了约两分钟时间,天佑感觉到他终于冲破了障碍,手中的鼠尾草顿时漫出一层淡薄的白光。

      咏琪手按着胸口,像是要制止自己过于急促的心跳似的。「⋯⋯好、好。你已懂得以本命元气支配外物的技巧。现在,试着改变这根鼠尾草的形态吧。」

      根据咏琪刚才向自己分享的经验,天佑试着把手中的鼠尾草,想像成一把锋利的宝剑。他在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咏琪刚才使出的那一手,心裏渴望着想要跟她一样,拥有以一根小草斩开岩石的能力。

      但天佑试了好几次,除了覆着小草那层白光变得越来越厚,光芒越来越强之外,那小草仍旧软软低垂着,完全没有杀伤力。

      咏琪只是静静地等待着,让天佑自己摸索,完全没有催促的意思。其实即使天佑最终无法领悟「质变」的境界,这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因为这根本不是准考生可以达到的程度。

      咏琪所以如此大胆地,让天佑浪费精力去试图作如此高阶的突破,都是因为刚才看到他那颗巨大得可怕本命元气珠。

      按这个体积和光度推测,这个准考生的本命元气水平,应该比一般考生强大八十至一百倍。奇蹟突破的可能性应该还是有的,咏琪心裏顿时产生了对奇蹟的渴望。

      这是她身为一个女人,追求浪漫的特殊方式。

      「呼⋯⋯再来!第七次!⋯⋯咦?⋯⋯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要把本命元气渗透进鼠尾草的每一个细胞,甚至每一颗原子裏去吗?我终于明白「支配」的意思了,原来并不是用本命元气包裹着外层那幺简单的!」

      天佑引导着本命元气,渗透进鼠尾草的组织内部。剎那之间,在天佑同学的脑海之中,突然闪出无数小草的内部影像,包括它的外皮,输送管道,细胞,细胞核,遗传基因,甚至细微到份子原子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已完全融入进这小草之中,这小草已成为了他存在的一部份。这就是「支配」吗?

      外围厚厚地包裹着鼠尾草的本命元气,渐渐渗进草身,最后白光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这小草散发着一种无形的生命力,感觉就像是某种生命力超强的活体似的。

      「天啊,领悟得太快了⋯⋯」

      咏琪双眼突然精光四射,举起手中的鼠尾草剑,水平地朝着天佑的心脏刺来!

     

  • 名称:偷星九月天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