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条超清

      「让我试一下这家伙,」天佑于是对蒋小凡说道,「嗳!小凡兄弟,在合作之前,我想先了解一下你的实力。可以拿剑凝气给我看看吗?」

      「呃⋯⋯好、好吧。」小凡扭扭捏捏地,打开他背后的包袱,拿出了自己那把配给剑。

      「不是吧⋯⋯」

      「那⋯⋯那到底是⋯⋯」

      这个蒋小凡的配剑,竟然连剑身都没有,就只有光秃秃的一剑柄。

      「不用客气,想要取笑的话随便,我也早已丢脸丢麻木了。」异界乌龟耶梅说道,「这就是让我最无言之处。明明是个潜质挺高的家伙,但是在通过半命觉悟后,却发现这家伙的本命小宇宙弱得出奇,就像个乾涸了的湖泊般!」

      「可是⋯⋯这把剑可是官方配给,每人拿到的都是一样的吧?这把剑的半段剑刃去了哪儿?」

      「在《上人道》对上第一只比比耶时,就被人家把剑咬断了。」耶梅说,「他的本命元气极度不足,无法充满剑刃,那等于是一个凡人拿着这破铜烂铁去砍怪兽,剑不给搞坏掉才怪!」

      「那⋯⋯小凡是如何通过《上人道》的?」

      「你可以靠近一点,仔细点看看他的剑。这家伙虽然弱,但却命不该绝呢。」

      天佑和彼拉哄上前去察看。小凡配合着拼尽老命催谷本命元气,但那剑看来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再反覆看了几遍,彼拉才大喊着说,「啊!这家伙竟然祭得出剑气啊?」

      天佑也注意到了。在剑柄顶部,确实延伸出约两、三毫米左右的所谓剑气,非常黯淡,必需要用双手挡着外界环境的光线,才可勉强看到。

      虽然只是一把配给的破剑,但握在小凡手裏,却只能发挥出近似刀片般的微弱攻击力,也真是挺让人灰心丧气的。

      耶梅叹气道:「唉⋯⋯当我看到这家伙的手握着剑,却跟拈着一片刀片没甚幺分别时,我就心灰意懒了,心想这幺弱的家伙,还是早点放弃好的,便睁眼闭眼地让他被异兽打死算了。最多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受点精神创伤就是。」

      「我才不要做恶梦!我不要!」小凡流露出其实害怕的表情。

      「但这呆子原来生平最怕做恶梦!当我告诉他要是测试失败的话,回到现实世界或许会有恶梦之类的后遗症时,他便无论如何不肯被异兽杀死了。哼,让我想不到的是,这小凡虽然战斗力奇低,皮肉却是硬得惊人!只要他坚守着要害的话,无论那些异兽怎幺咬,也不会做成生命危险。他在《上人道》测试就是这幺挺过来的,任由那些异兽狂抓猛咬,他就拿着手中这柄刀片都不如的东西,进行肉搏战,真是轰轰烈烈的惨胜啊⋯⋯」

      「要我受伤挨痛也可以,就是不要让我做恶梦!」

      「虽然这种固执的性格,是出色异能者所必需的,可是单凭固执是不足以通过第三次测试的啊!所以我们便被困在既无法杀死异兽,却又无法被异兽杀死的两难局面。」耶梅说,「这家伙唯一的好处便是耐打,又由于当惯了弱者,没有甚幺自尊心可言,当人肉诱饵是他唯一可以走的路了。我们的寄望是,让小凡通过第三次测试后,便马上申请放弃考生资格。」

      「啊?有不用被怪兽杀死,也能够退出考试的方法吗?」

      「是啊。第三次测试之后,所有通过的考生都会被送回现实世界,并拥有一星期的休息时间。这也是考生们最后作主动放弃的机会,只要他们在限期内不回去报到的话,考生资格就会被废除。」耶梅说,「这是小凡可以不受任何精神损伤地,退出入学考试的唯一办法。」

      「啊⋯⋯」

      「天佑同学,你又有甚幺点子吗?」彼拉问。

      天佑同学此时心裏想,现时在盘地上苦战的考生们,恐怕大部份都是面对着同样的两难局面的。他们早已不再奢望成为帝京学园的正式学生,但求保着性命回家已是万幸,可是却害怕以被残杀的方式退出,回到现实世界会变成脑残⋯⋯

      但是,如今知道了这个方法话的⋯⋯

      「⋯⋯我脑袋裏已经拟好了一个计划。」天佑说,「但首先想要做个实验,看看这个点子是否可行。小凡,可以帮帮忙吗?」

      「可以可以,小的一定尽力而为。」

      「好,那我们先找一只异兽作目标,到那边去吧⋯⋯哇!哇!」

      「小子,你想要干嘛?」一直在听着他们对话的小丑卡卡,突然把脸伸长过来,碰着天佑的鼻子,「在我的管辖範围裏,友情和衷心的合作,是不被允许的事。」

      天佑没有理会卡卡,逕自跑向一群强化比比耶聚集之处,随手几剑就几乎把它们全灭了。

      由于天佑同学仍然被那超倒楣力量缠身,即使收集了多少扑克点都没用,打过了五只蓝色小丑之后,还是会重新计算,所以他也懒得理会了。

      天佑故意余下一只,充当实验品。那是一只拥有三十几个头的大恶猪。

      天佑以刻苦锻鍊回来的超强脚力,闪身绕到它的背后,沿着尾部攀上它的身上,然后高举着血草剑,朝着猪背狠刺下去!那大恶猪疯狂挣扎,把周围的地面都踏得飞沙走石,夸张得很。

      「天佑同学⋯⋯这只比比耶怎幺这幺难打?刺了一剑之后,这幺久还死不去啊?」

      「当然,因为我不断把本命元气输给它,吊着它的命啊。」

      「甚幺?你疯了吗?」

      天佑并没有把血草剑从恶猪的背后拔出,反而不断灌输它本命元气。其实这并非他的本意,因为他想要试做一件之前没有做过的事,初期还未熟习,才会变成这样。

      习惯了以血草剑作为输送媒介之后,天佑同学把自己的本命元气珠,透过血草剑灌进肥猪体内。

      果然,大恶猪浑身白光一闪,接下来身体渐渐缩小,过多的头颅也不断枯萎褪回体内。恶猪的能量正被本命元气珠所吸收。

      才三分钟左右,这只三十头的大恶猪,已差不多被天佑同学吸乾,缩小成一只只有三个头,体型只剩下两个成年人左右的小恶猪了。但仍是一脸兇相,丝毫说不上可爱善良。

      「小凡,趁现在攻击吧!」

      小凡咬紧牙关,把他那把短如刀片的剑,狠命插进恶猪眼睛裏,再捣啊搅啊甚幺的。恶猪挣扎了好长一段时间后,终于倒下了。

      「耶⋯⋯第四个!第四个扑克点!我终于拿到手了!」

      「呜⋯⋯小凡同学!你终于成功了⋯⋯」

      蒋小凡和梅耶高兴得相拥掉泪。天佑和彼拉同时心想:不用那幺夸张吧?但这也反映出这次测试,对下位考生而言实在是非常艰险的。

      「拿到扑克点了吧?小凡同学?」

      「谢谢你!大哥的恩情!小的没齿难忘!现、现在小的就找个兽群扑进去,给大哥当诱饵!好回报大哥!」

      梅耶敲了一记小凡的下巴说:「傻瓜蛋!你还不明白吗?现在已经不需要使用诱饵战法了!」

      「梅耶先生说得对。」天佑点头道,「我们可以依着刚才的方式合作啊。由我负责吸掉异兽们的大部份能量,最后交由小凡兄弟了结掉,点数都让你们赚。」

      「可是⋯⋯」梅耶满脸狐疑地道,「我们没有甚幺可以回报你啊。」

      「梅耶先生,请不要把这合作想成是我对你们的恩惠,这只是很现实的互相利用,」天佑认真地说,「我因为某种原因,暂时无法通过第三次测试,只能够留在这裏不断练功,所以扑克点对我来说是没用的。像刚才那样吸收异兽的能量,可以增强我的本命元气,这对我来说已是很有利的回报,而让你们了结怪兽嘛,只是替我清理掉已吸乾了的没用残渣而已⋯⋯」

      「大、大哥⋯⋯」

      「我说过别叫我大哥。」他对小凡说,「每一个人都不应该看轻自己,人应该要有做为人的尊严,没有谁生下来便注定要做别人的小弟,你明白吗?」

      「⋯⋯天佑哥,我明白了!」

      「应承我,不要再向任何人卑微地乞求甚幺。回到现实世界之后,要坚强起来,做个有尊严的年青人,知道吗?」

      天佑心想:「唉⋯⋯自己不也是年青人吗?竟轮到我来向同辈说教了?」

      「是!」(他还真的完全没有抗拒感呢。)

     

  • 名称:请假条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2: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