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村官超清

      紫苑看着李云东,说道:「方法很简单,将另外一样具有其他属性的法器炼化到七宝通灵扇当中便可以了。」

      李云东问道:「怎幺炼化?」

      紫苑笑了笑:「这个你可以自己以后渡过天劫了再慢慢摸索,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与人斗法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又或者如果不是实力绝对压过了对方,不要企图去抢对方的法器。」

      「斗法,一般是人与人,法器与法器之间的争斗,这是上马对上马,下马对下马,可如果你去夺取对方的法器,就一定要与对方法器内的真元法力做战,这是人与法器的斗争,是上马对下马,智者所不取,一旦对方拼了被你法器所伤也要给你一下,你就会同时被人与法器双重围攻,那样将会兇险莫测,生死难测!」

      李云东听了心中有所感悟,他说道:「我明白了,抢夺对方的法器有点像贴身肉搏,兇险难测,你能很快击败对手,对手也能很快击败你,胜负只在一瞬之间。」

      格斗之中,贴身肉搏最是兇险,因为一旦贴身对方所有的要害便在自己的打击範围之内,可同样自己所有的要害也在对方的打击範围之内。

      这个时候拼的就是人的反应、经验、本能以及运气!

      斗法也是一样,一旦贴身肉搏,力量、法力、神通,这些决定胜负的因素就变得次要起来,因为一百斤的力量打在要害上,人会死,可用十斤的力量打在要害上,人同样也会死,法力和神通也是如此。

      紫苑点头道:「没错,如果你碰到比你强很多的高手,如果对方强行来夺你的法器,而你的法器之中所隐藏的属性力量又远超他的意料并且拖住了他的法力真元,那幺你趁机给他一下,你也是可以反败为胜的。」

      李云东一声长歎:「听君一席话,胜打十年架啊!」

      紫苑忍不住抿嘴笑道:「这是什幺歪理邪说!」

      李云东呵呵笑道:「看样子我今天没白来!」

      紫苑目光流转,她心中一动,说道:「下回来之前先打个招呼,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背后。」

      李云东笑道:「我哪里有无声无息的,是你太入神了,我走到你身边你都没察觉到。」

      紫苑不禁脸颊微微一红,她嗔道:「总之以后敲门就对了!」

      李云东笑道:「好好,下回我一定敲门。」说着,他走出了紫苑的卧室,来到阳台上,他正要离开,却忽然想到了什幺,又问道:「对了,为什幺你的法器上就有金属性,而阮红菱的法器上没有?如果她的法器上也有这属性,我只怕早就死了。」

      紫苑微微歎了一口气:「红菱名义上是我师父的徒弟,可她几乎没有被师父教过几天,师父只是传过她法器,然后就羽化成仙了,根本没来得及在她的法器上加注其他的属性力量。」

      李云东忽然问道:「你师父是不是叫王远山?」

      紫苑目光幽幽的出神,她随口应道:「是……」可她很快惊醒了过来,又羞又恼的瞪了李云东一眼:「你刚才都看见了?」

      李云东见状不妙,哈哈一声乾笑,拔脚便飞回了自己的阳台,大声道:「我不是故意的,就看见了你师父的名字而已!」

      紫苑在阳台上羞恼交加,脸颊红得如同傍晚的彩霞,但李云东的话好歹让她有了一丝宽慰:还好他只是看见了师父的名字……

      可她鸵鸟还没当多久,便忽然间反应过来:什幺叫「就看见了你师父的名字」?这说明他还是看见了其他的东西啊!要不然为什幺要加个就字?

      「那,那这幺说来,他看到师父给我留下的楔语诗了?他,他看见我写他的名字了?我,我,写他的名字没有其他的意思的,只,只是……」紫苑心慌意乱,脑袋里面乱哄哄的想着,一时间她呆呆的站在阳台上,心乱如麻,不由得癡了。

      李云东回到自己的家中,他想了一会自己看到的楔语诗,不由得想到:这诗到底什幺意思?

      他想了一会,不得其所以然,便没有再多想,将七宝通灵扇从布兜中拿了出来,然后自己又将一直藏在家中从吴浩那里得来的战利品五阳血华珠和吕凤萍的鞭子给拿了出来。

      李云东盘膝坐在客厅里面,看着面前这三样法器,喃喃自语道:「嗯,我现在手头上的主战法器便是七宝通灵扇,它的属性为阳,那幺我在其中加点阴气进去如何?可问题是,怎幺加呢?」

      李云东闭上眼睛开始运气,他能感觉到强大的元阳之力在体内奔涌,可这股纯粹的元阳之气又要如何才能生出至阴之气呢?

      一个外家拳的高手练一辈子拳,如果不能由刚劲练出柔劲来,那一辈子也只是个拳师,成不了大家,碰到顶尖高手十有**会是惨败收场。

      同样,一个内家拳的高手如果不能从柔劲中练出刚劲来,那一辈子也只是个花架子,打不了人,能练不能打。

      修行也是这样,纯阳之力爆发力虽强,力量虽大,但不能持久,纯阴之力虽然绵长浩蕩,但爆发力不够,不能攻坚克敌。

      一定要阴阳结合,相辅相成才是王道!

      李云东看着面前从左到右摆放的七宝通灵扇,暗道:这是纯阳属性的法器。他目光又落到中间的暗红色软鞭上,李云东伸手将它拿了起来,心道:自己得到这样法器,还没好好的看过,也不知道这是一件什幺样的法器。

      他微微一运气,试探了一下,却感觉里面里面传来了一股阴柔之极的力量,李云东心中一动:「嗯?这是阴属性的法器?」

      他再尝试着探了探,却忽然间感觉到里面传来了一股坚韧而绵长的古怪力量,这股力量与其中的阴气比较接近,但又有所不同,两股力量又隐隐相互扶持相互滋长,这让李云东很是吃了一惊。

      李云东摸不清这股力量的来源,一时间便放下了这根软鞭,没有再去试探,以免不明敌情而导致法器反噬。

      李云东目光挪到五阳血华珠上,一时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忽然间想到自己和吴浩搏斗的时候,五阳血华珠所释放出来的无数冤鬼幽魂,尤其是五阳血华珠在打到吴浩自己身上的时候,那火焰将吴浩烧成灰烬,冤鬼幽魂又将他的魂魄噬啃得乾乾净净的恐怖情景。

      李云东想到这里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用手拿起这两枚五阳血华珠,目光不住的打量着,心中暗自凛然。

      只见这枚五阳血华珠通体乌黑,就像鲜血结块了一般的颜色,这珠子大约拇指大小,表面光滑,李云东隐隐可以透过表面看清楚里面一阵涌动的暗红色气流。

      李云东微微运气进去一探,立刻便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极的气息陡然间反扑了过来,兇狠淩厉,气息冰寒彻骨。

      李云东眉头微微一皱,体内的元阳之力勃然发出,犹如滚烫的洪流迎上了这股阴冷之气。

      这两股气息一撞,刹那间,这五阳血华珠便猛的一下从他手掌心中脱出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剧烈颤抖着,像是下一秒钟就会爆裂开来。

      李云东心中猛的一惊:不好,这要是在这里爆裂了,我受不受伤倒在其次,这个房子可就毁了!

      李云东站起身来,伸出手便朝着五阳血华珠抓去,刚一抓,这五阳血华珠便忽然间一阵暗红色的光芒猛的一闪,照得房间里面都是一亮,紧接着嗡的一声,这五阳血华珠猛的爆裂开来!

      这一刹那,李云东只见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在眼前不断的翻滚变大,无数黑色的幽魂和冤鬼从这火焰中嚎叫着,面目狰狞兇狠的朝他扑来!

      李云东想也不想,立刻双手飞快各作金刚拳,左手食指直竖,以右手的小指缠握住左手食指的第一节,而左手食指端支拄着右拇指的第一节,一记真言大手印拍了出去。

      李云东眨眼间气沉丹田,舌绽春雷,一声大喝:「唵!!!」

      这正是菩提引导第一智印、能灭一切无明黑暗之大日法界金刚拳印!

      李云东这一招大日如来手印拍出去,眨眼间一个金色的手印便直飞了出去,从阳台上直飞上天空,拉出一道长长的金光,直到极远才慢慢消散。

      这数不清的冤鬼厉魂被这大日如来手印一拍,当面打中的,哼也没哼一声便烟消云散,而一些哪怕是被擦到边的也顿时浑身冒烟,哀嚎着四处逃窜,不敢再往李云东跟前寸进一步。

      可冤鬼易灭,明火难熄,李云东只见眼前凭空呼呼烧着一个火团,这个火团剧烈的扭动着,它不停的往中间压缩,然后猛然间爆裂开来,房间里面火星四射!

      李云东下意识便一挑脚尖,将七宝通灵扇挑了起来,一手抓住宝扇的扇骨,一只手猛的一挥,唰啦一声这七宝通灵扇猛的打开,扇叶如同飞轮铮铮作响。

      这七宝通灵扇在客厅中一转一旋,立刻便像一个巨大的旋窝硬生生将四周的火焰都吸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时间这七宝通灵扇也跟着熊熊燃烧了起来。

      就在李云东正要灭掉这股暗红色的火焰时,却忽然间看见另外一枚五阳血华珠也跟着嗡嗡的剧烈抖动了起来,然后猛然间跳到了半空中,颤抖了一阵,轰的一声爆裂开来!

     

  • 名称:苦乐村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50: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