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奸超清

      李云东站在紫苑身后看着这首七律,他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隐隐感觉到这首诗当中说的便是自己。

      尤其是第一句金丹一现尘缘定更是让他心中古怪难言,仿佛以往阮红菱对紫苑说过的那些本来不明白的话,此时李云东心中仿佛有些了悟。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云东轻轻的乾咳了一声。

      紫苑顿时浑身一紧,瞬间将面前的纸捏成了一团,猛的扭过身来,低声喝道:「谁?」

      她扭过身来,一只手捏着纸团,另一只手中则缭绕着淡淡的青色流光,像是下一秒钟便有极其厉害的法术要释放出去,给人以雷霆一击。

      紫苑一眼瞧见李云东,顿时一愣:「怎幺是你?你怎幺在这里?」

      李云东乾咳了一声,不答反问道:「怎幺,你来我家那幺多次,我来你这里一次也不可以吗?」

      紫苑放鬆了神经,手中淡淡的青色流光缓缓的消失,可另外一只手却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纸团,她耳根微微有些发红,神情明明有些窘迫却强装无事的问道:「那你来多久了?」

      李云东本想问她那首诗是什幺意思,可眼见她这副模样,便不好意思再问,说道:「我刚来一会。」

      紫苑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将手中的纸团藏在了身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的问道:「找我有什幺事情吗?」

      李云东本来没什幺事情,只是出于好奇才过来一看,可却没有想到看见了刚才那一幕,他想了想,心中一动,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没什幺,只是想到今天晚上我降服六合剑的时候,心中有些疑问。」

      说到修行的事情,紫苑便渐渐恢复了平静和淡定,她盈盈而立,说道:「什幺疑问?」

      李云东说道:「我在降服六合剑的时候,用了我的鲜血,因为我记得苏蝉曾经对我说过,我的童子元阳血专破天下一切阴气?」

      紫苑点头道:「没错。」

      李云东又问道:「那处子元阴血应该是专破天下一切阳气了?」

      紫苑忽然淡淡的笑了起来,她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一定。阴阳相生相剋,所谓童子元阳血专破天下一切阴气,那也是看具体情况而言,你的童子元阳血中本身就带有强大无匹的金丹元气,再加上你内丹雄浑凝练,所以你的童子元阳血几乎可以攻破天下间所有的阴气。」

      「但是如果对方的阴气强你太多,那你也是无法攻破的,这个道理就好像水与火的关係。水能灭火,但一盆水岂能浇灭一栋房子的火?」

      紫苑解释完后,她不解的看着李云东问道:「你为什幺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李云东说道:「我今晚降服六合剑的时候虽然有些惊险,但过程却是比想像中的要顺利得多,几乎是我的童子元阳血一触碰到六合剑,这六合剑就立刻被降服为我所用。所以我在想,如果哪一天我用七宝通灵扇与人斗法,如果对方用强大的处子元阴血破了我在宝扇中留下的阳气,那我的七宝通灵扇岂不是要被人夺去?」

      紫苑听完,面露讚赏的神色,她说道:「你能想到这一点,足见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修行人了。没错,天地间阴阳五行相生相剋,如果你能知道对方的修炼属性,并以此进行针对性的攻击,就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你制服六合剑就是这个道理。」

      「也正因为这样,因此很多的修行人便将自己的贴身法器设置了好几个不同的属性,使得你根本无法用一种办法来瞬间降服法器。」

      说着,紫苑手腕一转,从衣袖中取出一根三指来宽的紫色丝带,她将丝带的一头递到李云东的手中,微笑道:「你尝试一下来制服我的这个法器。」

      李云东讶然看了紫苑一眼:「你不怕我把你的法器抢跑了?」

      紫苑微微一笑:「你如果真有这种神通法力,那我就该拜你为师了。」

      李云东哈哈一笑,眼中隐隐流露出跃跃欲试的目光,他用手指抓住这丝带的一角,只觉得触手处光滑柔顺,几乎滑不溜手。

      李云东尝试着向这条丝带中输入自己的元阳真气,可刚输入进去,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阴气反弹了回来,这股阴气绵长柔和,仿佛浩瀚广袤的大海,任凭李云东怎幺调动自己的元阳真气狂攻猛打,都能够平淡无奇的化解他兇猛的攻势。

      李云东心中一凛,他停了一下,然后猛然间调动自己体内所有的元阳真气,倾举国之兵攻了过去。

      这一下攻势兇猛,仿佛大海之中落进了一座接天连地的高山,掀起了滔天巨浪。

      李云东见这股阴气终于有些要败退的迹象,他心中大喜,以为自己马上要胜了紫苑的这件贴身法器,正要乘胜追击,却忽然间感觉这股法器之中,忽然间蹿出一股阳气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这股阳气并不算强大,但始终在李云东的力量周围牵制着他,让他无法专心攻打这股阴气。

      而另外一股奇怪的力量则显得又强又硬,像是开山刀,又像是青锋剑,一下又一下在侧面猛攻着李云东的元阳真气。

      李云东的元阳真气和这条丝带中的元阴真气互相克制,他此时处于上风的时候自然势如破竹,可对上了这股奇怪的力量和一丝元阳之气,以一敌三,便一点也讨不到便宜了,几个回合下来,李云东由节节胜利到局势相持不下,再到被这三股力量打得节节败退。

      眼看就要被反噬到自己体内的时候,紫苑忽然间抽回了他手中的丝带,微笑着说道:「如何?」

      李云东一头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这是怎幺回事?里面会有一股阳气我能理解,毕竟像你这样的修行人,至阴之气中生出至阳之气,阴阳生生不息,那是很正常的。可另外一种力量是怎幺来的?这是什幺力量?」

      紫苑微笑着对李云东招了招手:「你过来看看。」说着,她手指在这条丝带上一抹。

      李云东凑过去一看,却见这条丝带上泛起一阵阵金色的流光,在这金光中,丝带上隐隐出现一排神秘而古怪的符文。

      李云东不解的问道:「这是什幺?」

      紫苑目光爱惜而感歎的看着这条丝带,手指轻轻从符文上拂过,她轻声道:「这是我师父为我用金砂烙上的符文,也就是你刚才感受到的那股奇怪的力量。这股力量是五行中的金属性力量,是为了防止有人专门针对属性相克来破我的法器用的。」

      李云东啊的一声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你这件法器里面又有阴属性,又有阳属性,还有金属性,对方克制得了你的至阴之气,却克制不了你的至阳之气,就算两者都能克制,却要败在你的金属性这道埋藏的奇兵之下!」

      紫苑微笑着点头:「没错,斗法如同用兵!孙子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我这法器之中的三股力量便是这个道理。以我最主要的至阴之气拖住你的主力之师,再以一股阳气四处游击骚扰,让你心烦意乱,不能分心,然后再出一支奇兵,突然间杀出,这样你就无法抵御,自然被打得节节败退了!」

      李云东听得眼睛发光,他击掌讚歎道:「妙啊!没想到斗法也能有这幺多的学问!」

      紫苑笑着说道:「你以为斗法就是比谁的力量更大,谁的法力更强,谁的神通更广,谁就一定能赢吗?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刚筑基遇到阴阳派的吴浩和吕凤萍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他们的法力神通都比你强得多!可你还是赢了,你说为什幺?」

      李云东面露沉思之色,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一时没有说话。

      紫苑说道:「这当中有吴浩和吕凤萍轻敌的缘故,可当时你的心志远比他们要坚强得多,你的临场应变也比他们强得多!修行人斗法,无不是兔起鹘落,电闪雷鸣的事情,往往几下就能分出胜负,不可能像电视里面那样打上几百个回合。所以,斗法如用兵,如果你没有绝对的胜算,那幺一定要想方设法以弱兵骄之,以强兵抗之,以奇兵胜之!」

      李云东听了喟然而歎:「我明白了!今天我才知道为什幺苏蝉说你是年轻一代修真界的第一高手!幸亏我刚筑基成功的时候,遇到的敌人不是你,否则我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紫苑摇头道:「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天资天赋当世少有,机缘巧合更是百年难遇,不到半年的时间你就修炼到了神通的境界,这等进度简直骇人听闻,你再这样修行几年下去,只怕我拍马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李云东呵呵笑了起来:「好了,我们两个不好互相拍马屁了。对了,我想问一下,我的七宝通灵扇能不能多加一种属性进去,我总是怕这件法器被人夺走。」

      紫苑点头微笑道:「可以!」

      李云东眼睛一亮:「可以?有什幺办法?」

     

     

  • 名称:通奸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9: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