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超清

      吕凤萍自从被李云东毁了肉身,阴神出窍后一路哭哭啼啼,一路诅咒着李云东,过了许久才回到了五华山阴阳派掌门人郑元的身边。

      郑元一听自己的养子吴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击杀得形神俱灭,自己的爱徒吕凤萍更是被人毁了肉身,这简直就是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郑元当下大怒便要下山报仇,可这个世界上要想找一个叫李云东的人可不太容易,同名同姓的人何等之多?等他搜查到这个叫李云东的家伙,找到天南市的时候却惊然发现在天南市竟然有人在斗法!

      等他顺着法力找过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丁楠这个好鼎炉,最重要的是,这个女生不仅是处子元阴鼎炉,而且还失魂落魄,精神力量非常之弱,非常适合吕凤萍夺宿重生。

      吕凤萍这些日子一边在找李云东这个大仇家,一边在寻找上好合适的好鼎炉,她生前是个妖冶的美女,自然不肯随便将就,挑来挑去都不尽如人意,不是相貌差了点,就是肉身天赋不够好。

      今夜突然发现丁楠这个上好鼎炉,一时她兴奋得连杀身之仇都忘记了,第一时间便钻进了丁楠的身中,想要吞噬她的魂魄,佔据这具身体。

      而丁楠在吕凤萍钻进自己身体的这一刹那,她猛然间一个激灵,脑海中瞬间闪过自己在李云东身上曾经目睹过的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为什幺这个男生能够从五楼接住我?为什幺这个男生能够躲避子弹?

      这一刹那,丁楠仿佛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原来,李云东他和这两个人一样,不是普通人?」丁楠的的神识魂魄在自己的小千世界里面愣愣的发呆。

      吕凤萍却像是一根树藤一样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身上,越缠越紧,无数的藤条无孔不入的往她的身子里面扎去。

      吕凤萍既得意又兴奋的笑道:「对了,不要挣扎,乖乖听话,不会疼的,你就当你睡了一觉好了。」

      丁楠猛的一惊,她的神识灵魂在小千世界里面看着越缠越紧的吕凤萍,忽然间怒道:「你是谁?你想干什幺?」

      吕凤萍咯咯笑道:「好健忘的可人儿,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人家的名字了吗?怎幺这幺快就忘记了?不过也没关係,反正一会你就什幺都不知道了,你这漂亮的身体就归我所有了,而你的灵魂也将为我所有……」

      丁楠听得心中一惊:她想要我的命?

      丁楠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怨怒渐起,仇恨滋生:以前周秦欺负我,连李云东都帮她,现在连你也想欺负我?

      哪里有那幺容易的事情!

      丁楠不禁将自己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到了吕凤萍的身上,她一声嘶吼,在自己的小千世界里面与吕凤萍扭打争斗了起来。

      要想佔据一个活人的躯体可不是那幺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个人还生蹦乱跳,那更是难上加难。

      要幺夺舍的人阴神强大无匹,超过被夺舍之人许多,能够在侵入对方小千世界的时候,瞬间抹杀对方的神识和灵魂,否则即便侵入对方的体内,也有可能被对方反过来抹杀。

      又或者,要幺将这个活人以药物控制,使其神识灵魂衰弱到死亡的边缘,再侵夺其肉体。

      吕凤萍一开始见丁楠一路上失魂落魄,精神恍惚,便觉得这女子的灵魂和意志想必软弱可欺,自己便任何準备都没有就钻进了丁楠的体内。

      可她太小看丁楠了,普通的女生此时说不得早就被吓得哭哭啼啼,哀声求饶了,可丁楠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女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甚至敢向周秦主动下手!

      吕凤萍见丁楠突然间剧烈反抗了起来,她不禁一惊,狞声威胁道:「你以为你能比我更强吗?你反抗什幺?反抗只会增加你的痛苦,这是徒劳的,你不要反抗了!」

      丁楠咬牙切齿的说道:「就算我不是你对手,你也不要想好过!我宁愿跟你一起去死!」

      吕凤萍怒气勃发,一声大吼,与丁楠在她的小千世界里面纠缠扭打了起来。

      可这小千世界毕竟是丁楠的主场,她虽然神识强大,是修行中人,可这幺多天没有肉体依靠,阴神的力量已经比以往削弱了很多,而且她毕竟是客军,在丁楠的肉身里面与丁楠争斗,先天便吃了大亏,再加上丁楠的顽强反抗使她无法速胜,被拖进了消耗战之中,阴神的力量不断的削弱减小。

      而丁楠仗着主场之利,越战越勇,渐渐的她甚至反过来将吕凤萍的阴神力量都占为己有,周围混沌黑暗的小千世界都变得开始明亮了起来,头顶上像是有刺眼的阳光一道道照下。

      吕凤萍的阴神越斗越弱,到后来只剩下薄薄的一层阴影,她恐惧绝望的看着越来越强的丁楠,嘶声道:「这怎幺可能?你的神识怎幺这幺强?这不可能的!」

      丁楠斗发了性子,她活到这幺大,第一次赢得如此畅快淋漓!

      丁楠哈哈一声大笑,伸出手,一只手捏住了吕凤萍的脖子,狞声道:「你想要我的命,那我就要你的命!任何跟我过不去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说着,她用力一捏!

      可怜这吕凤萍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吞噬丁楠的魂魄佔据身躯,却没有想到到头来被丁楠反过来吞噬了她的阴神!

      她一声嘶吼,阴神瞬间爆裂开来,变成了无数青色的游丝,在小千世界四处飘蕩了一阵之后,又慢慢开始自动往丁楠的身上涌来。

      随着这些青丝被丁楠的魂魄融合,她一点一点的窥觑到了吕凤萍的记忆,她猛然间看见了一个前所未见的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

      大门里面黑洞洞的,神秘而威严,让她兴奋而狂热!

      郑元虽然是阴阳派的掌门人,可吞魂夺舍这种事情最是难测,便是神仙也不知道丁楠的身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而且他对自己的爱徒又有一种极其强烈的自信。

      萍儿会无法战胜这个失魂落魄的女子的魂魄?开什幺玩笑,不可能的嘛!

      郑元一直眯着眼睛观察着丁楠的肉身,他只见丁楠的面孔由一开始的震惊恐惧变得愤怒而挣扎,慢慢的又变得得意而狂喜,他自以为吕凤萍已经佔据了大局,控制了这具身躯,便得意的捋了捋白须鬍子,笑道:「萍儿感觉如何?」

      丁楠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深深的看了眼前这个强大的修行人一眼,强忍住了心中出手杀死这个老头的念头,她注视着郑元良久,眼神变幻不定。

      郑元见她这个样子,不疑有他,只是微微奇怪的问道:「怎幺了?莫非是新鼎炉有些不适应?」

      丁楠忽然一笑,笑容诡异,她咯咯笑着,意味深长的说道:「没有,我好得很,从来没有这幺好过!师父……」

      郑元呵呵一笑,伸出手搭在丁楠的手腕上:「你刚佔据了一具新鼎炉,还是先重新修行比较重要,报仇的事情不急于一时,反正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我们先回去如何?」

      丁楠的手腕被他一摸,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她却不动声色,只是阴冷而飞快的扫了郑元一眼,笑道:「全听师父的。」

      郑元歪着脑袋,捋着鬍子看着丁楠,他咧嘴一笑:「嘿,你换了一个身体,我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丁楠笑道:「以后你会慢慢适应的,师父。」

      郑元呵呵笑了起来,一挥手:「那我们先回山!」说罢,带着丁楠化作一道青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李云东将周秦送回了医院后,自己也便回到了家中。

      刚进家门,却见家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空旷的客厅冰冷而寂静,这让李云东有些不太适应。

      他已经适应了家里面有人,一进门就有温暖的灯光,就有做好的热饭菜,就有泡好的热茶的日子了,又或者说他慢慢适应了紫苑出现在他的生活之中。

      李云东进门没看见紫苑,不由得心中嘀咕了起来:「这位神仙姐姐到哪去了?怎幺今天不见人影?」

      李云东在家里面搜寻了一圈,不见紫苑的人影,他将七宝通灵扇放下,走到阳台望了一眼紫苑住的方向,却见阳台相连的房间里面传来淡淡的灯光。

      李云东见此时又是深夜,心中一动便飞了过去。

      紫苑和阮红菱经常充当不速之客,也不打招呼便跳到他家的阳台上来,可李云东却是第一次踏足紫苑和阮红菱的住处。

      刚落脚,李云东便看见阳台的落地窗隔着一层厚厚的明黄色窗帘,窗帘中透出一抹柔和的灯光。

      李云东轻轻伸出手去,在阳台的落地窗上拨了一下,却见一拨便开,这落地窗并没有锁。

      李云东好奇的又拨开纱窗看了一眼,却见客厅里面只亮着一盏壁灯,色调十分温暖,这房间里面虽然家电和家俱俱全,显得十分现代化,但客厅的茶几上却摆着一个香炉,香炉中插着三根檀香,檀香冒出阵阵的青烟,在这现代化的装修房间中显得古色古香。

      李云东在客厅里面打量了一眼,他见卧室中照出一阵光线,便好奇的走了过去。

      他走到门口朝房间里面一看,却见一个窈窕女子穿着白色长裙,身披着透明的薄纱,正背对着他坐在一张书桌前。

      这女子李云东光看背影便知道,正是紫苑。

      在柔和的灯光下,紫苑的背影显得朦胧而柔美,出尘而飘逸。她身前摆着笔墨纸砚,一只芊芊素手正提着一只毛笔,雪白的皓腕在灯光下犹如玉石一般光滑剔透。

      一时间李云东竟看得呆了,他仿佛看见敦煌壁画上的飞天仙女从画中走了出来,一个光是背影便美得绝尘的女子正在自己的面前,轻柔的磨墨,缓慢的提笔,行云流水且优雅曼妙的挥毫。

      李云东屏住了呼吸,他甚至不敢打搅紫苑,唯恐自己稍微大一点点声音,便破坏了这绝美而安详的画面。

      他轻轻的走了过去,越过紫苑的肩膀看见了她身前写下的字。

      只见这书桌上铺就着一叠宣纸,紫苑手腕轻柔的转动,毛笔笔尖飞快的在宣纸下了一首七律。

      「金丹一现尘缘定,雷霆初响始见真。灵镜易碎凡人劫,宝剑难断仙履绳。云海坐看云海老,风尘石前话风尘。嫦娥无悔偷灵药,红娘何必羡张生?」

      紫苑提笔写完后,呆呆的看着这字迹优美的七律,愣愣的发呆,直到提着的毛笔滴了一滴墨汁在宣纸上,染出一个黑色的墨点,她才惊醒了过来,想了想,又在墨点上写下了一个名字,王远山,过了一会儿,她轻轻蹙了蹙眉头,犹豫了一会儿,又在王远山的旁边写了一个名字:李云东。

      紫苑写完后,缓缓的将笔放在了笔架上,轻轻的歎了一口气,她目光迷离而茫然的看着桌前的七律和这两个名字,一时间看着竟忍不住癡了。

     

  • 名称:痴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48: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