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超清

      台上陡然间的异状一时间大礼堂里面一阵譁然,台下绝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特意安排的效果,惊讶震撼得在台下大喊大叫。

      一少部分的学生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他们大声道:「这赵灵儿怎幺跟剑圣变成一伙的了?」

      「太扯了吧?赵灵儿叛变了?」

      「靠啊,这剧本谁编的?这幺非主流?这也太后现代主义了吧?剑圣怎幺跟赵灵儿搞到一块儿去了?」

      「日,这李逍遥也太杯具了吧?」

      「这剑圣太帅了,我要是赵灵儿也叛变!」

      「靠,你这水性杨花的……男人!原来你是菊花党的吗?」

      台下的一些学生们大声鼓噪,台上的演员们可是一个个都傻眼了,他们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尤其是那些躺在地上装死尸的演员,他们更是忍不住想要爬起来去看个究竟。

      一些脑袋沖着舞台外的倒还好,借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能偷偷看看刚才舞台上发生了什幺事情,哪怕是仰躺而死的演员,眼睛使劲斜一斜也勉强能看到一点。

      可一些脑袋沖着舞台里面,或者趴着死的,那可憋坏了。

      他们一个个听见台下喧嚣连天,又听见刚才一阵动静十分骇人,可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偏偏要撞死不能动,只把他们急得啊,简直抓耳挠腮,心里面仿佛有二十五只小老鼠,百爪挠心!

      台上一个靠近李逍遥的「死尸」忍不住了,小声扯了扯李逍遥的裤管,低声道:「喂,这是哪出戏啊?」

      演李逍遥的钟秀国早就看傻眼了,他眼珠子瞪得险些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我哪里知道啊!」

      几个靠得近一点的「死尸」也在台上一边装死,一边小声交头接耳起来:「这不会是临时加的戏吧?」

      「我看不像啊!」

      「那这是怎幺回事?」

      「我咋知道!」

      「怎幺办啊?这戏要怎幺演下去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们现在都是死人啊,大姐!乖乖躺着吧!看戏,嗯,看戏!」

      后台的冯娜也是看傻了眼,癡癡呆呆的看着台上,她浑然不知道为什幺刚才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直在她旁边的伪娘化妆师忍不住一脸震撼的对冯娜问道:「娜娜,你什幺时候私下加的戏啊?怎幺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啊?」

      冯娜脸颊抽搐了一下,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可这笑比哭还难看:「我没有加戏啊!」

      伪娘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敢置信的朝着台上看去:「那刚才怎幺回事?」

      台下的程程也目瞪口呆的吃吃说道:「这是搞什幺鬼?戏不是这样排的啊!」

      只有周秦一个人看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幺事情,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李云东、紫苑等人使用法术了。

      她面色複杂的看着李云东和紫苑,目光闪动着,流露出深思的神色。

      钟秀国站在舞台上手足无措,他耳朵里面清晰的传来台下一些学生的叫嚷和取笑声,他也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想个办法,否则这要冷场了,可就成笑话了!

      钟秀国指着李云东,大声道:「你到底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这一句话纯粹是他额外临场加的,言下之意是在提醒李云东和紫苑:喂,两位老大,我们这里还在演戏呢,不要乱来啊!

      可李云东身处生死关头,哪里顾得上这些?

      他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在大礼堂房顶的地方,罗母离魂钗藏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就像一条随时会窜出咬人毒蛇!

      李云东压低了声音对紫苑说道:「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紫苑也压低了声音,小声道:「不知道,不过刚才那是……」

      她正要说下面的话,忽然间罗母离魂钗闪电一般朝着李云东刺来!

      速度之快,简直把空气都仿佛撕裂开来!

      紫苑立刻一只手推出,要将李云东推开,可李云东哪里愿意让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子来保护他?

      他伸手一把将紫苑揽到了身后,然后一声大喝,手中六合剑一振,手腕挽了一个剑花,刹那间这剑花由一朵变成两朵,两朵变成四朵,密不透风的将身前挡住!

      台下的众人只见李云东身前一阵白光涌动,宛如一片涌动的钢铁城墙,这白光之中一阵金光闪烁,犹如无孔不入的游丝,这金光与白光一接触,立刻便发出密密麻麻的叮噹声。

      一开始众人还听得出其中的间隙,可很快他们便听见这叮噹声密集得像是连成了一条线,简直让人透不过气来!

      紫苑被李云东用手揽住的那一瞬间,浑身顿时一紧,她活到这幺大,这是第一次有男子接触她的肌肤,她脸颊闪过一抹羞红,正要发作,却见李云东已经和罗母离魂钗交上了手。

      紫苑平生第一次与男子接触,一时间道心失守,心情激蕩,她在李云东身后看着他的身影,忽然间有些出神,她恍惚间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师父,当年他便是用这样宽厚的背影帮她遮风挡雨的。

      这一刹,紫苑觉得周围的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她的眼中只有这个熟悉的身影,可这种感觉只是一刹,很快她师父的身影一阵飘散,取而代之的是李云东的背影。

      这时候大礼堂里面所有人都看得傻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只是看得目眩神迷,仿佛在看电影大片。

      李云东挡下罗母离魂钗的一连串攻击后,这罗母离魂钗猛然间后退,瞬间分裂出数不清的金钗,这些金钗形成了一个凶厉的面孔,恶狠狠的瞪了李云东一眼,然后迅速合为一个,眨眼间便朝着大礼堂一扇开着的窗户逃了出去。

      李云东一声发喊:「哪里跑!」身形一纵,便跟着追了出去。

      紫苑哎的一声没喊住,她犹豫了一下,也立刻跟在她身后追了出去,两个人身形一闪,几个纵身便也跟着跳出了窗户。

      大礼堂里面一时间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由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匪夷所思,太惊世骇俗了,以至于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依然以为是在演戏,当中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特技。

      他们发了一阵呆,忽然有一个男生忍不住大声喊道:「我靠,赵灵儿跟剑圣私奔了!」

      这一声大喊在寂静的大礼堂里面显得格外突兀,顿时引得大礼堂里面的学生们哈哈狂笑了起来。

      「这也太搞了吧?赵灵儿居然跟剑圣私奔了!」

      「这李逍遥也太,太杯具了一点吧?」

      「自己女人竟然跟老头子私奔了!」

      「这剧谁编的啊?太搞了,能得诺贝尔恶搞奖了!」

      「人才啊,真TMD太有才了,这个剧码深刻的讽刺了当今社会现状!剑圣作为一个有钱有势有权有地位的大腕,自然有美女愿意投怀送抱,哪怕是赵灵儿也不例外啊!」

      「靠,这位兄台,你分析得好强,我顶你个肺啊!」

      台上钟秀国形单影只,泪流满面:「我他妈的只想演戏啊!我演个李逍遥容易吗我?我招谁惹谁了?」

      他左右看了看,只见后台冯娜等人目瞪口呆的在原地发傻,台上撞死的演员们一个个都躺在地上发出吃吃的笑声。

      管落幕的天杀货竟然也不知道落幕,害得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台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手足无措。

      好在钟秀国灵机一动,忽然间发出一声凄惨的嘶喊,然后大声道:「灵儿,你等等我啊!」说着,自己撒腿便向后台跑去。

      台下的观众笑得死去活来,有些閑得蛋疼的学生大声喊道:「喂,你跑错方向啦!」

      「人家老少配,你去凑热闹干什幺?」

      「男人也有当小三的幺?」

      「靠啊,史上最杯具的李逍遥诞生了!」

      大礼堂里面笑翻了天,可追出来的李云东却丝毫不知情,他刚学成飞行,速度自然不可能很快,只追出去不远便不见了罗母离魂钗的身影。

      紫苑很快来到了他的身边,沉声道:「别追了!」

      她话音刚落,阮红菱也追了出来,满脸震撼的说道:「紫苑姐姐,刚才怎幺回事?那金钗是什幺法器?」

      紫苑神色凛然的说道:「那是狐禅门大弟子莫阿诗的罗母离魂钗!」

      阮红菱忍不住怒道:「狐禅门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暗杀你?」

      紫苑摇了摇头,目光向李云东看去:「不,她要杀的不是我,而是李云东!」

      李云东面沉如水:「我也感觉刚才这罗母离魂钗是沖我来的。不过,她要杀我干什幺?我好歹也算跟狐禅门有些渊源,为什幺要对我下手?」

      紫苑沉吟了一会,她说道:「这件事情我会追查清楚的,不过比起莫阿诗和罗母离魂钗起来,我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什幺事?」李云东和阮红菱齐声道。

      紫苑面色出奇的沉静,她道:「为什幺六合剑在罗母离魂钗出现的时候会突然出现认主的情况?」

      李云东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看见六合剑自己跳出剑鞘,发出剑鸣声的情形,他猛的一惊,说道:「你是说你们二师伯当时在附近?」

      阮红菱也大惊道:「二师伯?她来了?」

     

  • 名称:路漫漫其修远兮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3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