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炽天使超清

深夜,万籁俱寂时,有个独处的人仍理所当然地清醒着,时川浪游捡起桌上散放的文件,打算归拢成一叠,却被夹在纸张间特别锋利的新纸边缘割伤手指,豔红血珠立刻渗了出来。

时川浪游没有吸吮伤口,也未曾试图止血,只是平举着右手,望着伤口的眼没有情绪,只因本尊已沉浸在另一段刚结束不久的特殊经历中,他在反覆咀嚼那段记忆。

那是接续在妖离开之后,他和戒之眼图书馆馆长凯因的会面。

洛歌斯学院许多人都知道当今的领导学生进入学院前就已有一定程度的法术能力,也清楚时川浪游因其四属性平均的幻素之材,并无被指派适合他属性的直属学长和教师,许多人也都当他自学成才,就结论而言这种判断下的并不算错误,但也不是全盘正确。

魔法一词,历代都是充满祕密与隐晦符码的知识,真要靠自学往往很多地方不得其门而入,早在时川浪游的少年时期就已经接受戒之眼馆长的精神指导,并独立考过一级生证明,进入戒之眼馆研读更高深的魔法书与禁忌符文。

同样以幻素之材比较,连凯因也不得不承认,时川浪游的天分远高于白羽,甚至他让时川浪游进来戒之眼图书馆,不曾放水的情况下,时川浪游也没让馆长等太久就成功了。

对时川浪游来说,当他称呼凯因为馆长时,表示两人所在立场是彻底的公事公办,纵有师生之谊也撇开不论,

「这件事恐怕不能再瞒着你了,龙风的藉口还撑不到一年,真是麻烦。」话是这幺说,凯因看起来也没有紧张的意思。

白羽所申请的学院见习课神祕更改结果的缘由,不是咒术学院的院长龙风临时起意抓人补缺,而是在他之上的凯因授意对方,把未经世事的少年带入洛歌斯学院的决定。

白羽入学后逐渐产生的影响和变化历程开始被特别敏锐的院生们留意,洛歌斯人多少明白白羽被分配到他们之中的事情和馆长有关,具体的真相却仍处于迷雾之中。要明快并正确地解析馆长的用意并非易事,饶是经验丰富的时川浪游也不忘预作保留。

「关于那个人的详细事蹟和绘像,尚存民间的文物几乎都被销毁或私人收藏,而根据黄金时代之前的规矩,图象是格外不可靠的纪录,就连白梦堡的院图和连戒图书馆也没多少我们学生能看见的资料。或者这幺说更好,一开始就清点过了,为了确保就算有人对那个人感兴趣也无从追迹。」时川浪游看似自问自答,其实是让凯因自由选择交代的重点。

「或许萨珈那里还保留着当初那个人和那个时代的遗物,毕竟他是飞翼家族的传人。」萨珈是温公爵的名字。

「他应该也有所怀疑,不然就不会在创立纪念日对小学弟开那种玩笑。还有妖,他们都快追上我的发现进度了。」绑着马尾的青年哼笑一声,直白提问:「到底小学弟和怀特温有什幺关係?」

「感觉不出特别相关,飞翼家族缔造魔法师黄金时代的星纪,夏族根本还不存在西北大陆不是吗?」凯因四两拨千金地说。

「历史上,怀特温公爵死时才十九岁,未婚,当然也没有子嗣,原本飞翼家族该就此绝灭,但是她改头换面以温家人的形式绵延至今,甚至还有一定影响力,一千五百多年来与旧姓贵族的羁绊不曾断绝。虽然温家宣称他们是旁系扶正的血统,但其实还是有直系的私生子血缘留下来吧?」

时川浪游就是在凯因建议下研究怀特温和飞翼家族的事蹟,为的是理解古时术士的力量和滥用力量介入人类势力玩弄政治的后果。

「那时『魔法师』几乎成了飞翼家主的代名词,怀特温死后,初代大魔导才出生,但在希洛普西克利亚学习魔法漫游北大陆,最后建立洛歌斯学院统合魔术历史的漫长岁月里,都还无法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印象。」

为何飞翼家族甘为人类王族鹰犬?后世无从得知,但更像他们操纵人类王国取得巨大的权力,最后导致贵族嫉恨反扑,联合其他想扳倒飞翼家族的术士设计怀特温,使怀特温最后也不得不退出宫廷舞台,结果两败俱伤。

当时,魔法世界也笼罩着飞翼家族巨大的阴影,那是被魔术与禁忌色彩深锁的一群人,产出了许多法师与巫士,而其中最强者则是历代的飞翼家族族长。

在那个人支配下,远超过国土以外的世界也害怕着这个代代都不曾衰弱,往往早慧强悍的最强术士,似乎其中还隐藏着更多深远谜题。

「最初以为萨珈只是个有钱的大少爷,可是他带着温家姓氏,生长在从未接触魔法的现代星城,居然也能在火系魔法上取得这种进境,这一族的血统真是强大到匪夷所思。」时川浪游说。

「可是根据我的调查,白羽确实和现在的温家没有关係,连远房亲戚都不是。」

「你怀疑的方向不太有创意,浪游。」戒之眼馆长安详的回答。

「至少也缩小了可能性不是吗?」百忙之中时川浪游也只能确定到这样,当然要委託他人调查不是办不到,但时川浪游不想让可能动摇自家学院的祕密外洩,哪怕最后证实是误会也一样。

「如果是温家人,他们应该还保有飞翼家族历代家主的资料和画像,不是白梦堡那幅掩饰的肖像,而是真实全貌,不过萨珈不可能让外人染指他们自家密藏。」魔法从来不是现任温公爵的最大兴趣,也因此萨珈才会是看守祖先祕密最忠实的后裔。

「但温家的人要这幺存在下去也是他们的自由,我只是关心小学弟的事情。妖也有事情瞒着我。凯因馆长,貌似你总是给我们不同的拼图碎片,却又不让我们看见全貌。」

「有件事你猜错了。萨珈虽然是继承人,可是他还不被允许接触家族记录,因此他离怀特温的真相尚还有大段距离,这是他会留在洛歌斯学院的理由,希望从学园这边得到资料。」馆长轻盈地点明时川浪游的疏漏处。

「您果然掌握得一清二楚。」时川浪游定定望着眼前的人物。

「如果您不肯说留下白羽的理由根据,我只好找萨珈和妖两人讨论了。」

「不用急躁,时川浪游,也有属于你的任务。」凯因金紫眼睛闪动着微光,一手按着书本封皮上的精緻宝石镶片。

「先不谈白羽,为何选择你作为他的直属学长,现在又传你至此,你应当心里有数。」

「因为我们同样是幻素之材?」时川浪游开口。

「那是部分原因,主要是你们有一部分是非常相似的,另一部分则极端不像,我认为你可以带给那个孩子好的影响。」凯因的话让时川浪游沉下表情。

「你在元素魔法的资质威力上或许可以和飞翼家族的大公爵分庭抗礼,那个『真正』的你。」

时川浪游仍然保持原状,但呼吸却加快了。

「我们取得一个比较基础了,浪游,因为现在讨论的是你和白羽都远远处于未知状态的人物。但光是元素魔法的强弱,就不只是发动威力而已,当初『魔法』一词包含的内容要複杂更多,而怀特温在各方面都是顶尖人物,巫术、幻象魔法、召唤术、魔药和亚生物实验等等,就连黄金时代的魔法师们也没一个能在他死后追上他的脚步。」

「这和他死时只有十九岁的纪录无关,而是怀特温在世时的战绩,因此这个大魔法师一定有某种特殊方法将自己的法力与知识传承给后代,与其将怀特温当成天才独立看待,不如说他是某个伟大精神的最后一代来得恰当。相信你应该对这种可能性不陌生,只是目前已知的巫术对于这种传承的缺点和风险使得传承效果无法完美。」

现今只靠断简残篇更是难以想像当时魔法发展到巅峰状态所开拓出来的可能性。

时川浪游沉吟,馆长暗示怀特温正用某种他们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迄今?

「光是同等于怀特温某个面向的力量强度不就让你喘不过气来了,因此封印了自己的长才吗?」馆长温和却不留情地指出事实。

「你是天生的战争兵器,具有改变时代的力量,如果说现在的和平让凶兵无法发挥威力,比恣意发洩还要艰难的就是控制这种天赋。」

时川浪游握紧指尖,仍保持沉默。

「即便如此,你还是比白羽幸运,因为你从小就有自觉,二十岁那年你也做出了抉择。你觉得现在的白羽能够接受他必然面对的命运吗?」凯因微笑:「而那个命运将远比你所面对的要严酷许多,无人能对他伸出援手。」

「既然如此,为何让他学习魔法,那样不会更快……」时川浪游无法再说下去。

「他可以就这样作为普通人一直生活下去,以前不也是如此?」

「你觉得我们不管就不会有其他外力涉入那孩子的人生?无知固然是种弱点,有时也是最大的安全堡垒,可惜这堡垒终究会崩塌,那孩子如果想要为自已战斗,他就只能独自拾起能够成为武器的东西。」馆长继续说下去。

「以我来看,白羽那种程度的精神,一瞬就能令其崩溃。」凯因十指交错靠在胸前,「也可以激发他的潜能,让他快速得到力量,但那都是徒劳的,因为那孩子不过就只是个孩子,他不懂也不会使用力量的根源,只是让力量惊吓自己,然后耽溺或放弃抵抗而已。」

时川浪游知道凯因的话正确无误,他隐约从凯因放出的消息里推测出连白羽自己都不知道的祕密。

「怀特温还在这个世界上,而详情虽尚未釐清,但白羽极可能是他的目标?」

「目前你可以这样想。」凯因仍是回了个模拟两可的答案。

「将近一千五百年了……」时川浪游没有说出这段数字代表的各种恐怖意涵。

「所以,这可不是我们的小见习生能轻鬆应付的对手。」凯因懒洋洋地说。

「我明白。」时川浪游并非虚应,他是真的明白,以往也曾经发生过怪物入侵学园的大事,距离现在不过四年前,却像是一个世纪般久远,那是会侵蚀灵魂取而代之的魔物,任何人被那种魔物盯上,旁人就算想要加以保护都无法办到,因为人们与那怪物彼此吸引,最后灵魂与身体遭其吞噬。

现在怀特温可能造成的威胁性就算不在那种魔物之上,也不会逊色多少。

从惊涛骇浪的学园历史中走过来的时川浪游,有时也会觉得这所学园根本就是盖在禁忌深渊上的厄运之巢。

「《噬夜》……凯因老师,你给我们上的课不是偶然。」

「嗯。」凯因换了个姿势,用手掌撑住脸慵懒地一笑。

「现在才承认,真够狡猾了。」时川浪游一瞬间便想通许多事情,然而除了想通,现在却是什幺事都无法做,只能等待情况明朗。

传说中,怀特温公爵虽然自杀,但他的遗体却始终不曾被发现。

戒之眼图书馆中收藏了更多逸史,后人不是不想将怀特温的堡垒彻底拆卸瓦解并搜查,但无人能办到。这个大魔法师的南方据点,历经一千五百多年后依然屹立不摇,何况当时时代背景还是剧烈的兵火,更让人感到神祕难解。

据说,当时攻入领地的大批军队无一倖免,尸体遍布领地外的葡萄园、小麦田,一路绵延散乱在白梦堡美丽的庭园,到沉重奢华的大门之内,延及整座城堡。但掌权者却不敢再派兵进入怀特温的领地,藉由皇宫里其他魔法师确认怀特温之死后,便让现在咒术学院的华美堡体以及周围古领地荒废。

那遭遇诅咒的古堡与田地,竟不受时间和天灾侵袭,无人耕耘的果园仍然结实累累,黑白两色的城堡沉默地轰立在山丘上,直到一百年后周围才变为荒野。

商旅传闻古时大贵族的城堡与领地内外因有大批军队死亡,迄今鬼怪横行,宁愿远远地绕开,视为禁忌不敢多谈,之后成为艾杰利学园古代学院的发源地之一,在初代大魔导的守护下又生出繁荫绿地。

然而在无人採收的葡萄园果实腐烂的气味飘散时,杰弗炎斯王国就瓦解了。

咒术学院会建在白梦堡里并非偶然,因为他们仍然戒备着,这个君临黑暗的魔法师再度复活。

  • 名称:终结的炽天使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30: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