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超清

在路灯下走了一阵,破流忽然「啊」了一声,惊起两个少年侧目。

「果然先有蛋才对吧?是蛋。」

托着下巴,少女愈想愈觉得自己的推敲有道理。

「为什幺这幺简单的问题要搞那幺複杂呢?」

「什幺?」白羽没想到破流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想想,鸡一定是从蛋孵出来的,但却不是所有的鸡都会生蛋,所以就必要条件来说,还是要先有蛋。」

她很得意地绕到两个少年前面摇摇指头。

这倒是个好回答,除了完全不考虑问题背后涵义这点。

「还有,泷清雅,为什幺你跟着我们,不回去你家吗?」

「谁跟着你们,女人,我有自己的方向。」

泷清雅狠狠地瞪了破流一眼。

白羽则是立刻闻到了硝烟味。

原本只是想拿到签名,却没想到连人都带了出来,还付出自己意想不到的代价,光是想到就后悔不已,一切就只是为了这个泷清雅在家耍自闭不肯去学校和社团,然后他忽然心血来潮又打算继续参加海新社,但就这样连累到白羽被泷家首领盯上,白羽迄今无法平衡。

看见那个人举止作风,难保不会某天忽然就送另外一位他中意特质的女性来和白羽配种出他理想新娘人选,白羽才刚沾到边就立刻强迫自己遗忘这个恐怖想法,但他的确相信泷星凰是会做出这种行为的男人。

而泷清雅未来在社团里又会变成何种规模的麻烦人物,这已是不证自明的趋势。

「泷,趁还能说话,反正你答应留下来了,乾脆社长就给你当,既然你能打败破流,大小毛也不会有意见,破流也能退到副社的位置,你应该不会想被两个实力不如自己的人管。」

白羽将琢磨了半晌的内心话吐出。

这样也可以避免社务上的冲突,就算是个虚职也好,或许能安抚这个泷的心理让海新保持和平。

「不。」

泷清雅瞇着眼,指尖比向白羽鼻头。

「想管我?你们算哪根葱?要我顶那个烂摊子门都没有!」

「啧!」

破流遗憾地咂了下嘴。

见泷清雅不上当,两人只好暂缓推託计画。

「你打算怎幺办,海新的成员照旧,暂时是不太可能招到新人。」

否则他们也费不着专程上泷家来挖泷清雅这个危险分子,比起广告招生并改变训练内容和壮大社团相比,全体海新社员都一致通过选择保持现况的作法,毕竟他们没那幺多时间金钱和热血,而且每个人对青春定义就是平安无事。

「而且短时间内也不会有大幅的改变。」

白羽不忘补上但书。

「那和我无关。」泷清雅从来都不想和那些废物牵扯上关係,社团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喂!」

泷清雅在一处街口转向,走过斑马线,衣袖在夜风中翻飞,对白羽的呼声丝毫不应,就这样独自消失了。

「唔,我头好痛。」

白羽按着额心横向割伤,分不出是血契的印记还是日后和泷清雅的相处哪样使他头痛,或许是两者加乘。

「不可能就这幺无关吧?」他喃喃道。

这个人的哥哥可是强迫他订下那种约定,而动机白羽用鞋子想也知道是因为泷清雅,儘管箇中原因白羽还未釐清,但从泷星凰对千虫和自己的魔法毫无惊讶等诸多表现判断,会使用魔法的人在于对方也无稀奇到见了就要网罗,何况白羽只是三脚猫,一切只能留待日后他若有机会向泷星凰询问再做打算。

破流在白羽眼前挥了挥手,等他看向自己。

「这样好吗?和泷清雅的大哥做那种约定,你真的要生个女儿嫁给他喔!未来会被黑帮首领叫岳父,白羽你真的不介意吗?」

少年必须用力握紧拳头才能保持风度,他露出日常微笑面对破流。

「我很介意,但我看妳当时好像不太介意,另外,女儿要生也不会由我生!」

破流尴尬地摸摸头髮。

「那种情况我也没办法嘛!我连那蓝头髮的矮冬瓜都打不过,你没看到他连一招半式都没出就撂倒泷清雅?要说他能打赢泷清雅我绝对相信,但他会不会赢得太轻鬆了?所以只能期待你的口才啰!」

「不过他说喜欢你的时候,我真的有替你担心,甚至决定就算没胜算也要放手一博!」

「是喜欢我的眼神!不要用会让人误会的省略!那我是否该为妳的义气感动?」

白羽发难理由是他很确定泷星凰的要求一出口,破流表情掠过一瞬安心,并且明显地放鬆下来,完全不知白羽所受的煎熬。

「呀哈哈!」乾笑,少女低估了这个怨气很重的同学,他和自己都有某种能共通的直觉。

「只要不被杀就很幸运了,看到泷星凰时我的想法只剩下这样,那个人真的很恐怖。」

当被注视时,感觉对方看待一块榻榻米和看自己毫无差别,而他面朝弟弟的泷清雅、白羽也是相同的视线,对破流而言,泷星凰是深不可测的人物,但不只是单纯感到深沉而已,兼具令人窒息。

「对不起,白羽,『下次』我一定会帮你说话,当然代打是不行,不过破流会站在你这边。」

「没有下次了!」

白羽连忙打掉那不吉利的预言。

少女绕过少年的脖子,搭着肩膀安慰他,虽然当事者完全不觉得那是安慰:「另外泷清雅有说,他老哥只是性格有问题,不好男色这点可以安心啦!」

接着破流摊着那张姑且算是完成的最低标準人数社团申请书,在路灯光环下轻快地转圈,留下脚步迤逦满脸唏嘘的同伴,他的气力都花在和泷家那对兄弟对峙上了。

「创立纪念日!创立纪念日!加上开放给準备活动的一週停课,总共有两个礼拜不用上课,而且可以去找我的学长,太棒了!呜哦!」

就算曾有生命威胁,也瞬间被不久后即将到来的大型庆典给沖淡了,破流一心只看到前方的美景。

见破流那幺开心,白羽只好学着不去想太多,终究海新社还是保住了,而撇开泷星凰不谈,泷清雅在自己看来倒不会很难应付,扣除对方使用暴力的前提,白羽料想自己还算游刃有余。

为了毫无兴趣的事物努力到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白羽看着破流狼狈却仍挺直的背影。果然和这个女孩在一起,不,应该说和身边的人一起行动时,他就容易沖昏头,在这之前他才习惯独自一人,对于能力以外的决策,要更能明快地捨弃,不属于自己愿望的事物也决不多费心思争取。

明明这样才是最轻鬆的生活方式,可是遇到海新里那些比他将这条铁则实施得更彻底的人,却无法不心软,从这点来看他就输给他们和乾脆插手的破流了。

「妳呢?带这样的伤回家,不会被晴阿姨和玄宗叔骂吗?」

虽然不是重伤,但也是明显在手脚上留下血痕的伤口,即使伤口自然止血,但被精卫划开的布料边缘也染红了,十分刺眼,现在应当也疼痛不已。

「只要说是练习失误应该没问题,我本来就不太擅长和专修武刃阶级的人对招,骂是会被骂两句,不碍事!」

白羽执起破流右手,拆开绷带帮她简单地包好无法单手处理的明显伤口,口中淡淡地说:

「女孩子应该要小心保护自己。」

这也是白羽想将泷家遭遇到此为止不再追究的原因,光是看外表,损伤较大的是破流,而他却没有确实保护她的能力,也无法替她战斗,他们只是各自做了有限的努力。

「嗯,所以我要变得更强,这样以后遇到泷清雅那种家伙也能轻鬆地干掉对方!」

破流口气笃定地说。

「还有,虽然你说想要学武术是很好,不过你今天露的那手怪风我很满意!」

「是飒然壁。」

白羽无奈地补充基础魔法的招式名称。

「对,那个魔法也要认真练,这样我们就能搭配出招了,魔法啊……真有用呢,只要再强一点,然后让我适应那种感觉,就能抓住泷清雅的弱点了!」

破流非常认真地盯着白羽说出这句话来。

「为了我的方便,我会好好训练你的反应能力和体能的。」

「……还是告诉晴阿姨妳和泷清雅的战斗超过练习安全範围好了。」

如果破流早点认输,至少不会带出那幺多伤口。

她赌一口气不服输,还是泷清雅主动终止战斗,白羽那时看得胆颤心惊又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想来针对这里就有点火气了,白羽默默地整理思绪。

应该是专业的破流却比他这个外行人还不懂进退,要是泷清雅性格再横暴单纯一点,此时她能不能走着出来还是未知数。

因此被抓住衣领用力摇晃时,白羽仍打定主意,至少要破流反省直到送她回翔云道馆最后一秒为止。  

  • 名称:伪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8: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