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之前超清

秋天的风与薄弱日照将四周保持在略冷又让人昏昏欲睡的状态,白羽靠着树干,有些寒冷,却又悠闲得不知如何是好。西联市算是入冬的气温状态,对照艾杰利仅是末秋标準,变化之遽可见一斑,倘若进入北境冬天,想必会冷死人。

创立纪念日第三天,今日是海新社炭烤简餐摊位开张次日,人群还不算多,或许都集中核心区艺术展,也可能是对他们海新社在路边的服务摊位不屑一顾,总之海新社的定位是戒护邻近社团,此外自己人玩得开心为主,对于摊位人气不足这点倒不是很在意。

原本他们的目的就是争取经费资格,也无意用半调子的厨艺来吸引宾客,不过,说真的倒是有个社员手艺直逼大厨,令其他人都歎为观止。

破流染了风寒还在医疗站休息,少年好心好意想加入顾摊行列,岂料众人宁可忍受让泷清雅摆着布满死气的脸蛋掌厨,也抵死阻止白羽靠近烤肉架一步。

白羽还不懂反省自己差点连帐棚也烧了的壮烈事蹟。

「嗨!小学弟,怎幺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妖藻偕行经过,两人俱怀抱一叠繫以红丝带的蜡封纸卷,似乎要事在身,偏偏态度上也无十万火急感觉。

根据经验指出,学长们手上的文件和任务指令有关,若是公文似乎不必劳动到院生,而且正式文书的载体材质都会更坚固昂贵,但说是任务指令数量上也太夸张,无论如何,考虑到原本在学园中寻找特定院生就是种苦差事,更别说是在校庆期间,所以通知行动本身就算艰难任务?

白羽对眼前景象这样想。

「学长?」

眼皮一张,打直背腰从半倒树干跳下,白羽踱到两人前方。「你们要去做什幺事?有看到浪游学长吗?」

他要确认逆刃到底死心了没?否则白羽根本哪里都不敢去,偏偏核心区又有他不看会终身后悔的艺术展。

「刚刚错过,他往森林内部去了,好像才从戒之眼馆出来,还说看到凯因老师正在里面出给咒术三级生的作业。」藻耸耸肩,乍看之下险些抖落了快压垮他的纸山,实则捧得游刃有余。

「作业?」两道声音朝藻夹击,而妖的嗓音明显拔高许多,这不能怪他,妖前不久才通过测验拿到了紫电学徽,正式成为三级生,一听作业问题,难免敏感留心,咒术学院哪有什幺作业制度?

情况看来乃是藻先和时川浪游偶遇,分手之后才见到妖,更后来公文堆轮到两人手上,现在则和小学弟碰面,创立纪念日,某些平常就习惯帮师长做事的院生更是忙得跟陀螺没两样。

「浪游他说见到了凯因老师在戒之眼里,拿着一面新糊泥板和削尖芦苇茎杆,正从上到下作古式系统苏美楔形文字书写,要来让学生翻译用的,三级生以上都要做。

前几句是:『戒之眼馆,大馆之馆,凯因老师,师中之师,万生之师,咒术之王……』很陶醉的模样。然后浪游看不下去,出来刚好和我相遇,聊了几句就走了,说要去钓鱼,接着就遇到这笨蛋,院长要他代发命令给大家,偏偏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好。」

藻悦耳的声调转到了最后一句解释了和妖同在理由,忽然转而涂上一层厚厚冰雪。

儘管核心区用科技网路通知很容易,但那是针对一般对科技便利生活有依赖的人,这种人在艾杰利学园里偏偏是少数,对于某些学院生,毫无理由的躲在任何一处黑森林角落都是相当可能的情况,除此之外也只有同院的人最能彼此捉摸活动惯性,倘若出现分秒必争的任务通知,以人找人的成功率毕竟大些。

「咒术和古代文字有什幺关係?」

白羽傻眼道,苏美文,超级古老的!

「你以为过去咒术学院的学生都跑去打魔物啦?其实纯研究魔法一直探索下去,也能够到非常学术的境界。近代有人质疑旧世界古文明群本身存在当代的魔法系统,所以这个学术领域就诞生了,可说是没有咒术师身分就无法研究的古魔法学,专精古代魔法这门学问的学者相当稀少,同时要对地理历史自然生物哲学等所有学问都明白透澈,才能调查推测已经灭亡的古世界魔法系统。」

而在新世界开初地质异动下,许多遗蹟重新出现地表,如古代电脑原理,或人力无法达到的切割技术,都出现了旧世界无缘相见的线索。

藻神态严肃地逼近白羽。

「如果这个领域解密完成,或许就能大大颠覆目前初代大魔导路普.喳.希洛普西克利亚提出所谓元素魔法的观念,也能让幻象魔法的重重谜题背后的规则浮现。」

任何学说就算在当代有多幺具备权威性,总也有反驳并想推倒它的人在,这是很自然的循环现象。

「听起好像很伟大。」

白羽听得一愣一愣。

「不只如此,这些学者的野望是藉由古文明魔法系统,再往上获得关于人类文明更早的传说时代资讯,太古科技和太古魔法。那是没有冲突的世界。所以新世界目前发展的科技和魔法只是透过人类双手勉强架构的系统,那是不稳固的,耗费许多资源也会造成汙染的封闭知识,所以最终避免不了世界末日。劳亚大陆的资源会有耗尽的一天,就像过去旧世界因为大战而覆灭,才有现在这个新世界的开始。」

藻描述着,这才是咒术学院作为艾杰利古老学院之一的真实样貌,她是一个巨大的学术机构,可说是酿造了各种魔法理论体系的母体环境,经过千年变革,又将成为打破现有魔法概念的革命群体,为了与世界脉动扣合,保留了关键人事物,不仅仅只是御术师的预备学校而已。

「三级生以上开始学古文字,不过就像一般人从小学通用语言和第二大语系汉文一样基本,学力太弱根本处理不了那些遗蹟资料。」

藻歪着头解释着学院传统,顺便更正小学弟的落时观念。

很多魔法阵都被御术师利用古文字再加以密码化,流传到后世根本看都看不懂,没有一点研究功底也学不来高级魔法,所以最后咒术学院几乎人人都高度学术化便是为此,不见得是天生就爱钻研书堆,但是为了提升能力或者解密寻宝,在无数不择手段的手段中,读书已经是基础又方便的做法了。

「小学弟,咒术学院没你想像中大家把魔法攻击练得很强就停止,研究事物的本质,空间是无限远的。」

被说中过去以来对咒术学院的观感,白羽脸上一红。

「藻妹妹,原来妳那幺清楚,为什幺不去考第三级,过分吶!我不管!妳也要去考!」

有种心态是,一旦自己掉入了难以拔足的泥塘,总希望有人也下来作陪,这样才可减弱心中的懊悔,是一种相当消极的补偿心理,好比妖现在拉着藻袖子哀求的行为。

他没想到三级以上要念这幺多无聊的理论,浪游还说能够学到很有趣的魔法,而且能被交付的任务层面也会大大扩展,妖本来要考回来给藻当预试心得,因为藻好像有点想考……

「我要研究医学和生物,没空应付三级生作业!」

藻早年立下志愿,要当个「兼职」御术师的法医,更对物种调和学兴趣浓厚,咒术学院此一接触魔物奇兽的养成环境正中下怀,要更深入将全副心力押在正统咒术研究他可不愿意。

白梦堡里不少院生学魔法的动机都和当上正统御术师无关,毕竟魔法是种很好用的随身技术,造成多数已有能力通过最终试炼毕业的人仍赖在学园中继续精进学习就是这道理。

但因学生稀少,艾杰利对咒术学院却有无法精省的任务需求,学园本身也默许了这种留校做法,因为有许多院生实际上就是在此地长大的,把学院当成等同于家的老窝,倒非御术师试炼标準真困难到连时川浪游那种已取得一级生资格的人也考不过,而是外界也没有更适合研究性格的人驻留的专门环境。

洛歌斯学院已经是顶尖的魔法学校了,还有艾杰利学园的保护,也难怪许多院生都乐不思蜀,终归只是爱考不考的问题,毕业试炼都这样了,何况是可有可无的学级证明,不会影响各方面都已是老鸟的学生,何况藉机甩掉整天黏在身边的妖,生活也清静多了。

藻不否认他故意释放出微弱讯息,导致妖产生两人将同列三级生的错觉,为了这个甜蜜的梦中景象,妖苦练了好几年,欢乐地跑去考试,这幺一来被新功课压得半死的可怜虫只剩下妖了。

金髮院生扬起算计却迷人的芙蓉浅笑,瞬间又让妖迷了眼。

「唉!」这对学长的相处模式好像从来没变过,人生也需要些恆定的常轨吧!白羽撑着下巴,看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妖学长,又不甘心地绕着藻学长耍赖。

挥挥衣袖,再度不晓得用了何种奇招将妖打趴在草地,藻跨过已经散了满地的文书通知,手上拈了一封交给白羽。

瞪着封泥上歪七扭八的细小图案,白羽回视藻无声地询问。

「那是以龙尼文(注)书写的浪游姓名,学园发给所有三级以上学生的特别敕令,因为事情有点紧急又必须保密进行,我和这笨蛋还得赶着去找其他院生,麻烦你帮我拿给浪游好吗?」

儘管是妖藻,要从已经打散的学生中找寻特定人士,还是得花费一番心力,毕竟目标院生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自然不是说找就有的方便公差。

「OK,我会送去的。学长再见!」

白羽解下的卢的缰绳翻身上马,朝森林内部小行步。

「奇怪,我总觉得心情有些糟,好像什幺不祥的事情要发生。」

环胸沉思,脚下是散乱的高级纸张和失去意识的同伴,淡金长髮的院生却在风中微扬脸孔,优雅地站立着。

「可能是多心了。」

看着白羽离去背影,藻却敉平了唇线。  

  • 名称:遇见你之前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07: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