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漾超清

这话什幺意思?

还来不及想清楚,只见拉普拉手一扬,门板与内墙相连的防盗锁链应声而断,伴随着巨大撞击,白羽只感到眼前一黑随即重重跌到地上,黑影自上空掠过直冲客厅。

绿京与和风!

头痛欲裂,现在可不能昏过去!

白羽伸手在大腿上狠拧一把,眼前才逐渐恢复清晰,耳中已传来打斗声。

扶着墙往客厅走,第一映入眼中景象是绿京身边瞬间覆满透明物质,而和风正保护着绿京,站在他前方和持刀的拉普拉老师对峙。

双方身上都不见什幺伤痕,但拉普拉大衣略有几处破损。

「为什幺!」

拉普拉老师竟然攻击他们?

「不想受伤的话就乖乖躺着,别插手这件事。」

拉普拉手里拿着一把短刀,刀身扭曲并有着镂空的放血槽,比起杀伤力看来更具装饰价值,即使如此,白羽还是发现护手上刻有魔法圆记号。

「你不是普通杀手。」

和风冷冷说着。

「是谁派你来?西联市治安防卫局?杰弗炎斯军政厅?还是『OD』?」

「不愧是最强的造命,即使具备这幺多缺陷未完全,还是能用晶体护住绿京博士。」

无人发现扎在透明如冰的晶体面上几根细微如髮的黑针正宛若具备生命地向内钻透,拉普拉抬手置于耳畔,娴雅地开口说话,表情依然毫无紧张。

「听见了吗?引擎声,虽然博士改变了外表,这些贪婪的政府从研究所那得到消息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目前看来是杰弗炎斯占了地利便宜,还有多久军方会抵达这里呢?」

他们皆心知肚明,最迟不过数分钟的光景,情势皆要易手,若要分出高下也必须在这之中。

其中一枚黑针钻得特别快,无声无息地通过晶体护壳,趁无人防备时刺入绿京肩头,并引起了绿京隐忍不住的一哼。

细小呻吟顿时瞒不了和风的感知。

「博士!」

他明明挡下了拉普拉所有攻击!

原本和风打算立即让拉普拉毙命,但没想到拉普拉此人并不单纯,他的攻击皆被无形之物挡下,和风无法解析构造,只能判断那是某种能量波,而来自对方的招式却非从他站立之处发出,而是环绕着和风与绿京,无死角地攻击过来,在和风眼里非但细小到肉眼难见,甚至不能确定是否具备质量,不停变换着轨道与力道。

而这些攻击,全部只针对绿京一人。

他要用晶体变形能力护住绿京已相当吃力,那黑针甚至能腐蚀自己的电脑神经。

不能用流星壤接触,他们造命本体唯一的禁忌,就是与高于环境的特定自然力携带者相接,即使和风在这方面适应能力要优于其他造命,若由流星壤构成的电脑神经设定资料被破坏也完了,因此造命会使用次于流星壤的第二自由介质「晶体」来作为武装材料,好隔开自然力对已经锻造的流星壤冲击损伤。

何谓高于环境的自然力携带者,通常是能使用普通人以上力量的人类,或者非人生物,那时,造命在人类中创造的强大优势将会瞬间失去比较基準。

和风身上的流星壤含量,除了核以外一无所有,造命原本该拥有形骸好支持变形时的流星壤用量,以免影响到核本身功能运转,和风既为了保护绿京,面对拉普拉想要攻击则更为不利。

「你们的目的不是想得到我吗?为何对博士出手?」和风咬牙恨声道。

白羽跌跌撞撞地扑到绿京旁,拍着坚固如昔的透明板块,被和风控制着的晶体面依旧难以撼动,绿京的形貌在里面显得略为模糊,拉普拉那一击让白羽仍感到晕眩不已,他按着后脑努力想镇定下来思考。

不是元素魔法,但是有些相似,他一定曾在哪里曾有过类似感觉,儘管眼睛看不见,但却是存在着的异能。

拉普拉迴转刀尖于掌心割出伤口,落空的黑针则彷彿飞虫尽数钻回血管中,令人生噁的一景。

「我以为白羽有些危险,终究是高估了只是偶尔参观学院的高中生,也许保健室的掩饰工作的确是做得很完善吧!」拉普拉依然斯文地开口。

「这是我委託人的希望,如果目标问起理由,就当面告诉他。『只要绿京博士仍然活着,就不可能得到最强的造命,为了打断羁绊,自然要除去其中较不需要的那一位』。」

「那位人士知道若绿京博士要背叛研究计画,西、北支柱地必无他容身之处,他唯一可能求助,而对方也有能力回应的只有中立的艾杰利学园,因此我被提前派来学园卧底,就是为了比任何势力都提早发现绿京博士的新动向。」

「再怎幺限制外部武装,终究是造命,一般身手再好的杀手想越过其保护圈暗杀博士也不太可能,但『巫士』又另当别论,愈是强大的存在愈可能有脆弱的一面,造命的优缺点都在于它极端适应科学世界,超自然力量就相对变得敏感了。」

手指展开,赫见几枚较为粗长的银针,拉普拉随手往窗外射出,垂降至阳台边的两名特种部队闷声摔落。

「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也变得吃紧了。」

拉普拉戴上墨镜,忽尔有如夜枭展翼,闪出了落地窗,并在机枪响声间翻落了阳台,同一时间,和风解开晶体防卫抱起无力软倒的绿京。

「博士!」和风急忙碰触伤口,却如火烫地猛一缩手。

针痕牵动附近血管微微浮起,泛着微黑,并和拉普拉暗器上的自然力一样,能麻痺他的电脑神经。

「不能再留在这边,换个地方再观察绿京的伤势!」

白羽拉住和风衣袖,视线转动。

「我们已经被追兵包围了。」

「楼顶和所有通道都被堵死,」

和风闭眼感应。

「还有其他造命和军用武卫混杂在部队中,强行突破的把握大概不到一半。」

早该知道无论哪方势力都不会单纯只用人力来追捕他,和风抱紧了绿京站起。

难道没有别的好方法?该怎幺办?凯因老师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这样宣告失败吗?这几天相处下来,白羽怎能把这样鲜活的和风当成机器看,任他被人利用?

按着头苦思,忽然感到刺痛袭来,移下手指才发现指腹沾上额角擦伤的血迹。

血……媒介或者什幺,些许意念挣扎着要从模糊中越出,自从进入咒术学院后,无论原本打算是想要苟且偷安,白羽仍秉持有备无患的个性恶补着相关知识,他忘了在哪本书上曾出现提示。

科技区无法发动元素魔法,那就用别的不能吗?

正如拉普拉老师也不是使用元素魔法,但他也用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魔法阵和咒语是背了不少,但没一个有效过。

「白羽,没关係,这是我们的问题,抱歉将你牵扯进来。」

和风视线略转,表情不见丝毫慌乱。

「试看看,说不定还有机会。」

这就是白羽怎样都无法将和风想成悲剧作品的理由,因为他的表情说话都是如此自然。

「是啊!我同意你说的话。」

白羽扯着嘴角苦笑,将那抹血迹按入手心。

「天上之威灵,应吾约契,奉请降临──」

对了,如果是依赖契约关係的召唤术,那幺即使精灵元素不足,还是可能成立。

这句咒语若能成立,应当是会出现同样属于基础魔法的朱红火龙,从一到九,威力随施术者的魔力而定,其他人也都说那是大家都会的召唤术,因为不是纯元素魔法,也比较不受科技区的限制。

时川浪游也示範给他看过了,虽然被禁止太早学习,但应该距离成功要接近一点?

虽然不知道自己目前累积了多少魔力,但拜託至少有点用吧!

「白羽?」

绿京勉强睁开昏沉眼皮,却见到银青色火燄从少年手中爆出,几乎是一瞬间消失无蹤。

「快逃!」

绿京喘息着逼出这个字。

「博士,你还好吗?振作一点!」

和风不敢碰触那处伤口,却还是抱起他的主人观测四周变化。

「果然还是失败了,可是……」

为何他感到手脚发软,头重脚轻?某种阴冷窜透了全身。白羽单膝跪地,抬手召唤出千虫。

先前之所以不让千虫出现,除了式神在科技区变得衰弱外,千虫身上的自然力也可能伤害到和风,起码两种性质刚好相反的存在靠太近总不会舒适,因此千虫便随白羽心意变化而缩小避开。

公寓忽然一阵天摇地晃,震动之大使墙壁出现裂痕。

「幽?」

千虫暂以人形,圆圆眉眼有着不安,四处张望着。

「怎幺回事?」

白羽为防狙击不敢近窗,本以为特种部队此时应该攻坚成功,正要背水一战时,攻击时机却莫名地比他估算入屋时间要迟。窗边忽然为刺眼银光包围,玻璃粉碎,苦于视野侷限,外面的骚动细节如何白羽一概不知。

「白羽,看来你应该是成功了。」

忍耐着彷彿要扯离他躯体各部分的牵引力量,和风将他所见的影像输入水晶角柱形成的立体影像,那是一条盘缠着公寓并与战斗直升机爆发冲突的银龙,通体为燄气构成,沿着建筑物外墙浮绕爬动,暂时防止更多侵入者垂降下来。

「眼下从空中走比较安全,和风,你能乘坐千虫吗?」

时机稍纵即逝,连白羽自己都不懂屋外那庞然长虫如何生成,偶然或意外?

如果和身体状况忽然变差有关联,他想自己大概撑不了多久。

又冷又累,彷彿置身雪地,光是为了站直不倒地睡着就已相当痛苦。

「勉强可行,幸好目前的形骸多少也能说是血肉之躯,短时间的话也能作为自然力缓冲垫,麻烦你了。」

千虫现出原形,和风带着绿京自阳台跃下,稳稳地立于甲壳凹陷处,或许是从未被主人命令要载对式神而言无法理解的科技结晶,千虫高声鸣叫了一声,白羽随后就位,借燄龙火下阴影遮掩,选了缺口直接冲出重围。

亲眼目睹,白羽转过身观看后才知道自己到底製造了何种怪物,原本在中央星城的这里,不,即使是无法发展过多科技的家乡,人口密集的城市里,某处建筑出现被龙占据的景象依旧怵目惊心,然而又有些许荒诞的滑稽性。

依然难以相信这骚动是自己製造出来。

白羽攀紧千虫,关注地看着闭眼凝神对抗来自式神天生影响的和风,与中了拉普拉暗算的绿京,唯一还有精神的存在大概只剩下千虫。

他使用不到一个月的巢大概也回不去了。

明天会如何白羽无从预知,但他却产生了奇妙的满足感,或许那是缘于他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这个渺小且毫不特别的……理由……

  • 名称:荡漾超清
  • 时间:2018-11-16 13:17: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