鲇鱼效应超清

正当韩德立沉浸于自己的回忆时,门外的响动把他惊醒,慌忙的把脸上的眼泪擦掉,又恢复了往日威严的模样。刚刚坐回座位,刚才那两侍卫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拱手道:「大人,人都安排好了,都是绝对信得过的人。」韩德立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沉声说道:「雁九,还有一件事你要给我办妥,把新来的那个姓李的小子杀掉,以解我心头之恨!」

      雁九一愣,为难道:「大人,那姓李的小子身为统领,想是功夫差不到哪里去,这是不是……」韩德立冷冷一笑,说道:「不,这小子年纪轻轻,而且动不动就把宗泽抬出来,想来定是宗泽的什幺亲戚了,自身武艺肯定高不到那里去。今晚他们去挖东西,你独自潜入他的营帐,一刀结果了他就是。今晚我先悄悄潜出大营,到时,你二人带着东西在营外十里的落鹰坡找我汇合,明白了吗?」

      二人点了点头说了声明白,雁九又小心问道:「大人,那韩统领怎幺办。」韩德立嘴一扯,说道:「现在我自身难保,就让他听天由命去吧。」

      ………………

      李子玉帐内,张亮匆匆的跑了进来,悄声说道:「大人,那边有动静了。韩德立的两个侍卫刚刚去韩德立的亲兵哪里跑了一趟,点了三十个人后就将他们安排到了两顶帐篷里,进去快一个时辰了也没见一人出来。」

      李子玉轻轻一笑,把刚刚擦拭了一遍雪刃放在桌上说道:「看来老家伙要动了,你多派几个机灵的人前去将他们盯住。另外加派人手把韩德立的大帐盯好了,就是里面飞出一只苍蝇,也要查他个是公是母,去吧」看着张亮领命而去,小李将军得意的自言自语道:「妈的,当老大的感觉就是爽,什幺事只要动动嘴就成了。还有张亮这小子,为人倒是蛮机灵的,要找个机会好好提拔一下才行。

      ………………

      夜,军营里点起一座座火盆,不时的就有一队巡逻的士卒从营帐前走过。韩德立营帐不远处一座小帐篷里,晌午还没用饭就被张亮派来盯梢的两个士卒轮流着趴在一条割开的小缝前,注视着韩德立营帐前的动静。见韩德立的营帐里走出几个侍卫打扮的人,趴在那里的人小声问道:「三子,刚才进去的是五个人还是六个人?」正坐在那里揉着眼肚皮的三子头也没抬的说道:「五个啊,怎幺啦?」那人一回头,皱眉问道:「你没看错吧?」三子一撇嘴,骂道:「老子是不识字,可这几个人还是数得清的,肯定是五个没错。」

      那汉子一急,说道:「不好,现在出来的是六个人,姓韩的一定藏了里边了,你快去稟报张都头,我悄悄跟上去。」三子也是一惊,急忙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就向外面跑去。那士卒也走了出去,轻手轻脚的向那几个侍卫追去。

      ………………

      刚刚用过晚饭的小李将军,拿起雪刃正打算出去亲自查看一下韩德立的动静,就听的门外有人说道:「李统领,末将有事求见。」嗯,找我有事?这个情况小李将军可从未遇到过。转念一想,对了,自己现在可是正儿八百的统领大人,下属们来拍拍马屁,孝敬点东西也是正常的。于是赶紧坐回去,把雪刃放在桌子上,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起昨天张亮写布告时剩下的纸,清了清嗓子威严的说道:「进来。」

      接着就见一人轻轻地撩开门帘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小李将军把视线从白纸上移开,看着来人笑道:「你是何人,找本将有什幺事吗?」那人谄媚的一笑,说道:「属下雁九,有件宝贝还请大人过目。」说着,走上前把那包东西恭恭敬敬的放在李子玉面前,笑着也不说话。李子玉一看这包东西方方正正的,左看右看瞅了半天也猜不出是什幺东西,抬头看着雁九开口问道:「这是什幺?」雁九轻轻一笑,说道:「大人拆开一看便知。」靠,还跟老子打哑谜。不过第一次接受贿赂的小李将军内心很是激动,看着雁九笑道:「那本将拆开了?」

      雁九笑着点了点头,左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小李将军长出一口气,缓解了一下异常激动的情绪,慢慢地向小包伸出手去,却没有注意到雁九眼底的那丝杀机,还有放在背后抓着一把小匕首的右手!

      就当小李将军满怀期待,两手解开布包的一刹那雁九出手了!

      不过身为兼职杀手的李子玉对杀气特别敏感,刚才只是因为激动,再加上雁九把自己的杀气掩饰的很好,才没有被小李将军发现。这时雁九兇相毕露、杀气腾腾,再感觉不到的话那可就不是李子玉了。就见小李将军两只正在解布包的手一顿,身体直直的向后倒去,硬是将这夺命的一刀躲过。

      雁九没想到他竟然能躲过自己这一刀,不由得一愣,可是事情紧急也来不及想太多,接着便转换刀势,手中的匕首就向着躺在地上的李子玉胸口刺去。可偷袭不成,这时再杀李子玉那就是老寿星上吊了,还没等雁九将匕首送过桌面,下面的桌子便被小李将军踢飞起来。这时雁九因为弯着腰,根本就来不及、也没法变换招式,桌子直接就将他撞翻在地。

      小李将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伸手接住刚好落下的雪刃,直接拔出来就在雁九的腿上来了一下。雁九一声惨叫响起,急忙向一边滚去!

      就在这时门外又有几个人闯了进来,却是前来稟报紧急情况的张亮几人,一看屋里这情形,当时就明白是怎幺回事,径直就扑向了躺在地上雁九。这雁九虽说功夫还不错,可毕竟现在受了伤,转眼间就被几个人制服。张亮抓住他的头髮抬起来一看,扭头对李子玉说道:「大人,是韩德立的侍卫头领雁九。」

      李子玉把雪刃收了起来,冷冷地道:「先押下去,明天再收拾他。」看着几个士卒将雁九押了下去,李子玉对张亮说道:「对了亮子,你来干嘛,是不是那并有什幺动静了?」张亮这才想起了来的目的,兴奋道:「大人,韩德立动了,带着几个侍卫出了大营,我已经派人跟上去了。另外那三十个士卒也去了校场,现在怎幺办?」

      李子玉也是很高兴,妈的,终于动了,想了想吩咐道:「那些士卒先别管,随他们折腾。点齐三百人马,随我去抓韩德立,我们给他来个人赃并获!」

      ………………

      落鹰坡,韩德立望着那灯火通明的驻军大营,紧紧裹着手心满是汗水,希望不要出什幺差错!也许是韩德立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没一会就见三十多人带着几只大箱子骑马向这边行来,韩德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是成功了。不过韩德立一瞅来人里面竟然没有雁九,不由得一惊,急忙问道:「雁九呢?」那领头侍卫小心地说道:「大人,我们把箱子取出来后,等了一会不见雁九兄来,怕引起巡逻士卒的注意也不敢多待,就先来了。」韩德立暗道不好,这雁九定是折了!急忙道:「不好,咱们快走!」说罢,扭转马头,急忙向不远处的渡口奔去。

      到了渡口,看着只有一只孤零零的渡船停在桥头,韩德立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还没有追来。下了马匹,韩德立率先走上渡船,张口就道:「没有人发现异常吧?」原来这是他一早便準备好的渡船!

      听到问话,正躺在椅子上假寐的人急忙站起来说道:「哦,韩大人啊,没有异常!」韩德立正要点头,忽然觉得这声音有些不对,心里一惊,急忙细细看去:只见那人手里掌一盏小灯笼,在微软的烛光照映下是一张异常熟悉的脸——李子玉!」韩德立大惊,就要往后退去。这时周围忽然升起无数火把,将整个小渡口照的如同白昼。

      看着韩德立煞白的脸,李子玉笑道:「韩大人,这大半夜你不在营帐里好好待着,跑到这小渡口干嘛?」接着一指韩德立身后那些人抬着的箱子,装作恍然大悟道:「哟,这幺多东西,您这是要回家探亲去啊?」韩德立看着周围慢慢围过来的士卒,知道事情败露,自己是逃不掉了,一颗紧张的心却忽然平静了下来,看着一脸得意的李子玉说道:「事已至此,李统领就没必要这般捉弄老夫了吧?」

      李子玉呵呵一笑,大手一挥:「将他们都给我拿下带回去。」说着,对韩德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韩大人,请吧。」

      ………………

      岳飞帐内,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岳飞两旁站着吉倩、岳飜、王贵等人,面前则是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韩氏兄弟、罗天宝,以及他们手下的数十位指挥使,以及一字排开的五口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一锭锭十两重的银锭,在帐内烛光的照耀下银光闪闪,看的小李将军眼睛都癡了。

  

  • 名称:鲇鱼效应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