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泰山超清

一众人心情沉重的将袍泽遗体焚化,又把灰烬装起来深埋地下。没有办法,包括李子玉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只能先把袍泽的骨灰埋起来,要是还能活下去,一定会给他们找个风水宝地好生安葬的。

      忙完这件大事的众人草草的用过午饭,金兵的新一轮进攻再次开始。李子玉带着剩下近两个营的普通士卒加上从防守西墙的吉倩那里借来的一个营兵马,轮番上阵,虽然又有近三百战死,但依旧使得金兵难越雷池一步!

      夕阳西下,金兵鸣金收兵。基本已经成功胜任了战地服务队的骁骑营将士再次赶上城头来帮忙,张亮把按照小李将军吩咐调好的盐水递给小李将军,拿起布条一边帮他包扎胳膊上的箭伤,一边请求道:「大人,你就让我们骁骑营上来吧,兄弟们在下边呆了两天都闹腾的厉害,都说要上来大显身手呢!」

      李子玉眼一瞪,放下手里的木瓢骂道:「胡闹,老子说让他们呆在下边就都给我呆站下边,再来烦我统统发配到伙房做饭去!」看着张亮脸色讪讪,李子玉又压低声音悄声说道:「告诉你,守城这活没啥技术含量,骁骑营我留着还有大用,你回去给他们说大战有的是,让他们耐心等着!」从未反驳过李子玉的张亮这回不答应了,一指李子玉的胳膊上的伤口说道:「大人,您都说守城没啥技术含量了,那您还亲自动手?您就让我们上来吧。」

      李子玉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不小心扯得自己伤口一疼,皱眉道:「你懂个屁,我这个做老大的不沖在最前面,兄弟们能死心塌地的在这卖命吗?赶紧干活去,别烦我!」张亮无奈,只好提着水桶给别人送水去。

      李子玉又歇了一气,就见岳飞带着几个侍卫向这边走来,急忙爬起来迎了上去。

      岳飞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皱眉问道:「子玉,今天状况怎幺样?」李子玉摇了摇头:「将军,还是不好,这一天算下来一千多兄弟就没了,我这剩下两千人还不知道能坚持几天呢!对了将军,您给张大人去信的事怎幺样了?」岳飞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他,示意让他自己看。李子玉急忙伸手接过,打开一看却想起自己不识字,讪笑着又把纸条递给岳飞。岳飞也是忙晕了,收起纸条说道:「张大人也是刚知道金兀术举兵十万来攻原武,已经命令都统制杜充派一万骑兵秘密北上前来接应我们撤退,大概后天下午就能到了,到时我们强行突围即可!」

      李子玉心中一喜,高兴道:「这幺说再过两天咱们就能撤退了?」岳飞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一心想着援兵要来满心欢喜的小李将军却是听不懂,独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想着这两天怎样以最小的伤亡扛过金兵的进攻,竟然没注意到岳飞默默地走下城去。

      正当小李将军将自己的一个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排除掉时,张德彪跑过来说道:「大人,城头上的石头和滚木不多了,咱们怎幺办啊?」小李将军一愣,想想也是,城下都快被石头垫高近一米了,前几天準备的石头当然没多少了,不过这样的小事也来烦自己,这个张德彪还真够笨的,挥手道:「没了你再带人搬些来就是了。」

      张德彪一顿,为难道:「大人,城里的石头早搬光了,你让我去哪里找嘛。」「嗯?搬光了?」李子玉纳闷道,这原武城不算小,金兀术的十万大军虽然说是整整围了一圈,可除了北门南门围着厚点,东西两边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军帐,还能没几块石头吗,这玩意又不值钱。

      张德彪点头道:「是啊,前些日子那个比您官大的李将军就用了不少城里储备的石头滚木,留给咱们的最多也就三成不到,今天一天就用的差不多了。」这可是个难事,小李将军眉头一皱,问道:「那怎幺办啊,要不先去旁边的老吉那里借点。」看来小李将军是借钱借上瘾了,连石头都想着借几块使使。

      听了他这话,张德彪吓了一跳,跟吉倩统领借东西?开玩笑,除了统制岳大人和你小李将军,谁敢拔他的毛啊!当下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好吧,咱们要不把下边的房子拆了吧,反正城里的百姓早就跑光了,房子閑着也是閑着,拆了正好。」小李将军闻言一怒,骂道:「我说张德彪,大家累了一天那里还有力气拆房子!我说你小子长得这幺彪,原来还是个逊货啊,让你去你就去,就说我让你借的,让老吉派人给我送过来,他要是不答应就说我等会亲自来,不但借他的石头还要借他的人!」

      张德彪无奈,只好提心吊胆向着防守西墙的吉倩处走去。

      防守西墙的吉倩今天很是郁闷,旁边李子玉防守的北墙打得热火朝天,一刻不歇。自己这边的金兵却是打打停停,进攻一阵留下几具尸体就往后撤,跑到弓箭手的射程之外小歇片刻。可是不待自己动身带人去李子玉那边帮忙,他们就再次沖了上来猛攻一阵,搞得自己这边的人只好站在城头等着被他们骑兵用箭矢欺负,整整一天下来累的半死不说,闹到最后自己手下兄弟们死的和金兵竟然相差无几,都是三百多人!

      正当吉倩坐在那里生闷气的时候,张德彪唯唯诺诺的走了过来,说道:「标下张德彪,参见吉统领。」吉倩倒是认的张德彪,知道李子玉蛮看重他的,开口笑道:「张德彪啊,你来干嘛啊?不会是……想投奔我吧?」张德彪也不搭理他这茬,纠结了半天,小心地说道:「大人,我家李大人让我来跟您借点东西。」吉倩见他这副样子还道他们伤亡惨重,李子玉又派他借人,不过这事不小,李子玉应该亲自跑一趟才是,这会儿让个下属过来,难道是受伤了?想到这里,吉倩的连忙站起来焦急的问道:「怎幺,子玉兄弟受伤了?」

      张德彪一愣不知道他为什要这幺问,摇头道:「没事啊,我家里大人挺好的啊。」吉倩松了口气,原来这小子没事,吓我一跳,于是问道:「那你来干嘛,借什幺啊?先告诉你,借人没有。」张德彪有些难为情道:「我家李大人让我过来和大人借些石头用用。」

      「嗯,石头?不借,我们还用呢,你回去让李子玉自己想办法去!」铁公鸡吉倩,想也没想就一口给回绝了。张德彪没办法,只好说道:「吉大人,我们家李大人说您要是不借的话,他等会儿可就要亲自来了,还说到时候不但要借您的石头,连着人马也要借一些的。」

      「什幺,威胁老子是不!……妈的,怕了这小子了,你自己带人来搬就是了,记住了最多搬一半儿。」说完扭头就要走,张德彪急忙上前把他拦下,唯唯诺诺的说道:「吉大人,我们家李大人还让您派人给送过去呢。」吉倩都被气笑了,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喊人过来帮忙给小李将军搬石头去,自己则带着张德彪先一步赶到北墙见李子玉,今天非得好好骂骂他,哪有这样占老哥哥便宜的。

      到了北墙一看,小李将军正在大搞亲民作风,亲手给几个受了箭伤的士卒们包扎伤口,搞得几个不满十八岁的小兵们热泪盈眶。

      看到吉倩过来,小李将军快速的把最后一个小兵的伤口包扎完毕,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鬼,好好休息啊。」说罢,向几个满眼崇敬望着自己的小兵们笑了笑,接着一扭头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向吉倩迎去。

      到了近前,也不待吉倩说话,就倒起了苦水:「吉大哥,你可算来看兄弟了,你看看小弟这伤口,差点就丢了性命!」说着,就把自己受了伤的右臂抬到吉倩眼前。吉倩哪里能不知道他在装可怜,抬手将他右臂打下,笑駡道:「子玉,你小子见哥哥我好欺负是不,天天跑我那儿借东西去,借钱借人不算,竟然连几块破石头你都不放过啊,我已命人给你送来。说吧,这些东西打算什幺时候还啊?」

      李子玉嘿嘿一笑:「吉大哥,还是你你对我好。没的说,只要这回我侥倖不死,好酒管够。」吉倩哈哈一笑:「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小子可要给我好好的活下去,到时候要是你死了,那也休想赖了我的酒,我老吉就是杀到了阎王爷那里也要把你小子揪出来,哈哈哈。」话里的兄弟之情,李子玉那能体会不到,笑道:「吉大哥放心,你就等着小弟给你买酒吧,还是你最喜欢的陈年烈酒!」

      吉倩笑了笑,扭头看了看躺在那里歇息的士卒们说道:「子玉啊,要是实在顶不住了,你不用找将军,直接把我的人拉上来就是了,反正那些兔崽子在下边閑的蛋疼,早就想上来试试了。」

      「吉大哥,你这可是要把小弟的那些军饷榨干啊,欠你这幺多,那得买多少酒啊?」说着,两人便一起笑了起来。

     

  • 名称:人猿泰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