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超清

第二天,天刚刚濛濛亮,李子玉便从床上起来,胡乱抹了把脸,抓起放在桌上的包袱就出了房门。一看,昨日的那个侍卫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见到李子玉取来便向他行了一礼,说道:「李将军。」李子玉有些纳闷的问道:「我说兄弟,你大清早的站着干嘛,难道是在练传说中的内功?」侍卫一顿,笑道:「不是,是大帅吩咐标下来等您起床的。」

      「大帅也起床了?」李子玉一听,不由得有些吃惊。侍卫笑道:「是的,大帅现在正在府门口等着您呢。」一听这话,李子玉哪敢停留,急忙就向府门跑去。

      到了府门口一看,只见宗泽正披着一件狐皮袍子站在大门口。春天的清晨依旧寒冷异常,一股感动悄然在李子玉心底升起。妈的,为什幺好人都被老子给碰上了。想着,李子玉上前恭恭敬的给宗泽行了一礼,说道:「大帅,这大清早的,你还是快些回去休息会吧。」宗泽呵呵一笑,说道:「壮士远行,老夫哪里能不来送送啊。」

      看到宗泽这样,李子玉也不好说什幺,见几个侍卫将自己昨天吩咐的东西都捆绑在马匹上,对宗泽说道:「大帅,那我这就走了,您快些进去吧。」宗泽轻轻拍了拍李子玉的肩膀,说道:「子玉,若是事不可为,你千万不要逞强,一定要安安全全的回来,明白吗?」李子玉呵呵一笑:「您放心就是了,我会小心的。」说着,再次对着宗泽行了一记大礼,扭头上了战马,双腿一夹便向远处行去。

      看着李子玉渐渐远去的背影,宗泽喃喃道:「但愿你能够平安归来吧。」

      八天后,新乡城内最大的一所院子,这是金兀术最新的驻地。一间卧房内,兀术正斜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喝着自己的闺女亲自下厨给做的羹汤。看着自己的父王几口便将自己端来的一碗羹汤喝完,坐在一旁的香香郡主笑道:「父王,女儿做的这羹汤好喝吗?」兀术把碗递给音儿,拿起身旁的手巾一边擦着嘴,一边夸奖道:「好喝,要是父王的宝贝郡主能天天给父王做一碗的话,那就更好了。」香香郡主抱住兀术的胳膊,笑道:「那女儿以后天天都给父王做汤和,做一辈子。」兀术笑了笑,接着又歎了口气,说道:「那能做一辈子啊。所谓女大当婚,小小你今年都十八岁了,要是在平常人家早就嫁作人妇了,等父王回京后就该给你找个婆家了。」香香郡主一摇兀术的胳膊,嘟着嘴说道:「女儿不嫁,女儿要在父王身边侍候父王一辈子。」

      兀术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傻孩子,人总有生老病死,父王也不例外。要是父王那天不在了,你怎幺办?」「父王,您瞎说什幺呢,您今年才四十五岁啊,总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吓唬女儿,哼!」看着自己的女儿嘟着一张小嘴,一副可爱的样子,兀术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好,父王错了,父王不说了还不行吗?」郡主这才笑了起来,接着有些纳闷的问道:「父王,你这回怎幺会受伤呢?」兀术身子一顿,有些气愤道:「父王自诩才智过人,可这次竟然着了那李诚小儿的道,哎!」

      其实香香郡主从兀术半个月前被抬回来时,就记挂着这件事情。可是就算她怎幺问,兀术也不说话,连那些侍卫们对这件事也是闭口不言。今天好不容易见兀术开了口,急忙问道:「那父王你倒地中了李诚的什幺诡计啊?」兀术歎了口气,说道:「一个假的空城计。那天父王率兵到了阳武城下,一看之下,这阳武城竟然是城门洞开,而且城墙上一个守卫的士卒也没有。见到这种情形,父王不禁想起书中写的诸葛亮的空城计,还道是李诚在唬我。就这样,大军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便进了城去。」说到这里,兀术的语气不禁提高了起来,说道:「那知道担任前军的三千人刚刚进去,这城里便传出数十声巨响,暂态间,整个北面的城墙就全部倒塌。」见到兀术停了下来,香香郡主急忙问道:「父王,到底出了什幺事情,怎幺城墙还会倒塌啊?」

      兀术摇了摇头,说道:「父王也不知道,城墙倒塌的时候,父王还距城墙大概有几十步远,当时就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和身边的侍卫们全都摔下了马,而且坐下的战马当时也受了惊吓,亏得有几个侍卫不顾生死把父王压在身下,否则父王这条性命可就丢在那阳武城下了。」想像着当时的情形,香香郡主也是一阵后怕,抱紧兀术的胳膊说道:「父王,以后您在带兵出征的话,可千万又小心些。」「呵呵,知道了,父王的乖女儿放心就是,父王以后一定会小心的。」兀术慈爱的看着香香郡主说道。停了半响,郡主再次问道:「父王,那率先进城的三千将士怎幺样了。」

      谈到这话,兀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沉声道:「巨响过后,阳武北城的房屋几乎全部倒塌,那三千将士……三千将士多数被埋在下面,存活者不到五百人。」

      「啊,怎没会这样。父王,城里到底有些什幺东西,竟然能把那幺多的房屋全部都推到呢?」郡主有些吃惊地问道。兀术轻轻地摇了摇头,皱眉说道:「父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幺东西有这般威力。经此一事,我大军士气低落,而且父王也受了伤,便只好暂时驻扎在阳武城外。」看着兀术说了这幺些话,脸上浮现出一丝疲倦,郡主站起身来说道:「父王,您好好歇息吧,女儿先下去了。」兀术轻轻的点了点头,郡主便带着音儿退了出去。

      新乡城外,李子玉将马匹寄存在深山里的一户农家,换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靠着两条腿赶了两天的路终于看到了新乡城的大门。看着远处的大门,李子玉一屁股坐到地上,拿出水囊把最后的一点水喝干,这才粗粗的喘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的个天爷,可算是到了,看来没匹马还真不是个事。」歇了一会儿,觉得两条腿又有了点力气,李子玉便躺倒在地打了一个滚,又抓起一把土在脸上摸了两把,接着竟然从怀里掏出一只豁了个口的大瓷碗,背着一个破布包这才慢慢的向城门走去。

      到了城门口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虽然进出城的人不多,可金兵搜查的依旧很严紧。李子玉轻轻一笑,换了一张苦瓜脸,一瘸一拐的向城门走去。

      刚刚走到城门口,一个金兵就喝道:「站住!」李子玉身子一顿,抬头沖着金兵呵呵傻笑起来。就见那金兵手一挥,就有两个金兵向李子玉走来,这时要搜身了。可是两人刚刚走到距离李子玉还有三步远时,便一捂鼻子向后退去。李子玉看着二人的样子,心里不由冷笑起来。原来子玉从那户农家出发时便想到大战在即,想进城肯定会遇到盘查,于是把这身破衣服在猪圈里放了一晚上,走的时候又顺手在衣服里塞了几块猪屎,虽然自己也忍受了一路,可这效果还正是没的说。看到两个金兵退远,李子玉一伸手里的破碗,一边向两人走去,一边嘟囔道:「军爷行行好,给口吃的吧!」两个金兵一见李子玉走来,深怕被这个浑身恶臭的人给挨上,捂着鼻子就往后退,几步便到了城口。看着李子玉脚步不停,退无可退的金兵身子一闪,便将李子玉让过。接着一脚踹在李子玉的屁股上,骂道:「滚!」

      借着这一踹之力,李子玉向前急赶几步,接着便佯装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跑进城去,引得身后金兵一阵哄笑。跑到一个拐角处,瞅了瞅周围没有人,李子玉急忙把手伸进怀里揉起了胸口。原来他把宗泽送的那把血刃贴身藏在了怀里,刚才那一摔,一不小心便硌了一下胸口。

      揉了好半天才感觉好点。把手抽出来,李子玉长长出一口气,整了整衣服,端起破碗便向街上走去。

      ……………………………………

      在街上晃蕩了一天,日近傍晚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兀术住的地方,可看那地方守卫森严,李子玉也没敢上前去讨要吃食,只好围着这座府邸转了一圈,远远地查看了一下。这一看之下,李子玉不由的犯起难来,只见一队队来回巡逻的士兵,几乎将这座府第保护的犹如铁桶一般想进去谈何容易。摇了摇头,李子玉决定找个地方先住下,想个办法混进去再说。

      离开兀术的府邸,在街上闲逛一阵,想着找个住的地方的李子,这一逛游之下竟然碰到了一个喝的醉汹汹的金兵。看着这金兵摇摇晃晃的样子,李子玉不由得计上心头,住处也不找了,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这金兵大概是尿急了,可能脑袋瓜还有些清醒,一边解着腰带,一边迈着两条腿向旁边的一条小巷子走去。李子玉嘿嘿一笑,又看了看周围没人,便快步跟了上去。

  • 名称:下雨天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8: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