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live超清

恰好这时李诚来视察防务,那下去报信得小校一见李诚,急忙跑上前说道:「大人,城下来了一个金人打扮的汉子,他自称是李子玉,让你见他去。」

      李诚一愣,急忙向城头跑去。李子玉前去刺杀兀术他是知道的,前些天还是他在夜间亲自将李子玉送出城的。这两天之所以天天来视察城头防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放心不下李子玉,盼着他早点回来。这时一听说来人自称李子玉,李诚那能不激动。

      等李诚跑上城头,李子玉这是正在城下对着城头的士兵做着教育工作:「啊,你说你们连点定力都没有,还谈什幺守城呢,都应该发配到马房洗马去!告诉你们,这也就是我李子玉,万一来的是一个投诚的金兵呢,啊,你们这幺一吓唬人家,他们还敢来投诚嘛?记住了,守城一定要做到『淡定』二字,泰山崩于眼前,脸不变色!啊,来进攻的金兵在五十步外坚决不射箭,那样的话你们根本就杀不了几个人,纯属浪费我们的宝贵的箭矢,对吧。哎,等会儿出来几个人把刚才射的箭给我捡回去,明白了没有?」小李将军一边说,一边低着头背着手乱转,好似一个老学究一般。

      李诚站在城头压着内心的激动,满脸笑意的看完他的表演,这才喊道:「子玉兄弟,哈哈哈,你可算回来了!」闻言李子玉抬头一看,也高兴的笑道:「李大人,哎呀,你可来了,快快打开城门让我进去,你这伙属下非得拦着我,真是的。」哪知李诚并没有开城门,而是笑着让手下士卒顺着城墙系下一个大篮子来,李子玉也不好说什幺,弯腰捡起地上的箭矢就坐了进去,犹如乘坐电梯一般晃晃悠悠的就被拉到城墙上。

      李子玉刚从篮子里站出来,李诚就上来仔细打量起他来,看着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李子玉,不由得点了点头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呵呵,不错,完完整整的回来了。」李子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回是回来了,可有负大帅所托,没要了那金兀术的老命。」李诚呵呵一笑,摇头道:「这就不错了,你那两刀足够让他再养两个月的伤了,大帅不会怪你的!」「啊,大人你是怎幺知道我砍了兀术两刀的?」听了李诚这番话,李子玉有些吃惊地问道。

      李诚嘿嘿一笑,道:「那当然,在那新乡城里可是有我们埋下的探子的,你行刺兀术的第二天我就收到了飞鸽传书,现在大帅一定也知道了。」李子玉这才恍然大悟,想想也是,这幺大的战争,双方怎没会没有情报人员潜入对方境内呢,也难怪宗泽吩咐自己这件事的时候搞了那幺大的阵势,想来他也怀疑自己府里有兀术安排的细作。李诚也不等他多想,一搂他的肩膀说道:「走,跟我回去好好说说道道你这次刺杀兀术的经过。」说着,也不等李子玉说话,拉着他就向城下走去,李子玉只好把手里的箭矢塞到身边一个士卒的怀里,跟着他走了下去。

      到了李诚在原武城的住处,一间不是很大的三进院子,院子里全是马粪之类的秽物,搞得里面臭气熏天,好在都是大男人谁也不在乎这个,一进了大门,李诚就沖迎上来的一个侍卫完面说道:「快去整些酒肉端上来!」那侍卫正要下去,李子玉急忙将他喊住,说道:「有馒头吗,整几个馒头来,这几天天天烤肉,我都吃腻歪了。」那侍卫呵呵一笑说有,扭头向后院的厨房跑去。

      两人刚刚坐定,李诚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子玉,你是怎幺逃出来的?」李子玉有些纳闷的说道:「咱们不是有细作嘛,他没说?」李诚一皱眉头,说道:「别提了,那家伙就混到兀术府里当了个摘菜的伙夫,连兀术受伤都是听来的,哪里能知道你是怎样逃脱的。」「哦,这样啊,我那天砍了兀术两刀后,乘机挟持了她的女儿,靠着人质一路上也没有追兵就逃了回来。」李子玉轻描淡写的说完,李诚有些不通道:「就这幺简单?」「是啊,确实就是怎幺回事啊。」李子玉很是认真的说道。李诚一拍脑门,骂道:「妈的,我还以为你小子匹马闯千军,靠着蛮力杀出来的呢,原来是抓了个人质啊。对了,那个兀术的女儿呢?」

      李子玉双手一摊,无所谓道:「刚才把她放走了,为难一个女人多没意思啊。」李诚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接着脸上出现了一股坏笑,问道:「子玉,这一路不就你们两个人嘛,你难道没做点什幺啊?」李子玉老脸一红,急忙端起身边的一杯茶掩饰了一下,违心说道:「没有,那丫头长得那幺丑,谁会动她啊!」

      这时候那侍卫端了些酒菜和几个馒头走进来摆在桌子上,李子玉怕李诚问起来没完没了,急忙说道:「快饿死我了,我赶紧吃些东西。」说着便跑到桌边抓起一个大馒头吃了起来。还好李诚这时也不问了这个话题了,坐到桌边一边喝李子玉喝酒,开始问起他是如何潜入新乡城内的。

      正当两个人把酒闲聊时,一个侍卫拿着一封信急冲冲的跑了进来,说道:「大人,大帅八百里加急!」李诚急忙放下手里的酒樽,接过信拆开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扭头对李子玉说道:「呵呵,大帅命我派一营人马前去沿途接应你,看来老头子对你还是很在乎的嘛。」李子玉嘿嘿一笑,对宗泽这番做法心里也很是感动,说道:「那我等会儿吃晚饭就动身,早日赶回去省的大帅担心。」李诚点了点头,说道:「也好,虽然累一点,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呵呵,子玉,听说你这一回去可就是统领了,要不要到我这里来,我把手下的那三千骑兵交给你,那可是威风得紧啊!」诱惑,绝对的诱惑,谁不知道骑兵好啊,来去如风,追人的时候厉害,逃跑的时候更是利索。不过小李将军既然打定主意跟着岳飞混了,当然不会被李诚诱惑成功,当下摇头笑道:「谢谢您的美意,不过我可是跟我家将军说等给大帅办完了差事就马上去找他的,呵呵。」

      李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怎幺偏偏选定岳飞呢,唉,只好说道:「好吧,等我当了都统制,就把岳飞老弟从张大人那里要来,哼。」说着自己就不由得笑了起来,李子玉也跟着笑了起来。

      吃过饭歇了一阵,李子玉从李诚这里讨要了一匹马,就匆匆出了南门向京城赶去。

      ………………

      三日后,新乡城,兀术的卧室内,一路风尘僕僕的香香郡主一下了马,也顾不得换衣服,径直就跑了进来。看着躺在床头,脸色奇差的父王,郡主一下子扑了过去,哭道:「父王,女儿回来了!」

      兀术没死,只是在睡觉而已,六天前被李子玉砍了两刀留了很多的血,再加上旧伤未愈,女儿也被绑走,更有前些年因为带兵连年征战留下的隐患一起爆发,向来顶天立地的兀术,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险些一命呜呼。亏得身为王爷,身边奇珍异宝无数,加上随身携带的先生医术也不差,硬是生生地将他从鬼门关外拖了回来。

      不过即使是这样,兀术的身体也是时好时坏,几乎每天都是昏睡不起。这时听到郡主的喊声,连着睡了两天兀术竟然醒了过来,缓缓的伸出手抚摸着郡主的头髮,虚弱的问道:「小小,是你回来了?」却是脑子还有些不甚清醒。

      看着自己父亲这副样子,郡主更是泪水涟涟,把脑袋埋在自己老爹的怀里,哭道:「父王,女儿惹您担心了。」哭了半天,却忽然发现兀术没了动静,下的抬头一看,却是兀术又睡着了。这时那天再次受了惊吓的音儿,听说郡主回来了,慌忙冲床上爬起,光着脚丫子就跑到了兀术的卧室。推开门一见郡主,两滴眼泪不由夺眶而出。正静静坐在床头亲手给老爹擦脸的郡主听到响声回头一看,一见是音儿,微笑着站了起来,音儿流着眼泪一步一顿的走到郡主面前,猛的张开双臂和郡主抱在了一起,哭道:「郡主,奴婢想死你了,呜呜呜。」郡主也不由得流下两滴泪来,像个大姐姐一般安慰道:「音儿不哭,我这不是平平安安的回来吗。」(咳,注意了,二人非那个关係,嘿嘿。)音儿哪里肯听,依旧呜呜呜哭个不停,而且小脑袋还不时的扭一扭,见她这副样子,郡主不由得笑了笑,但心里更多是感动。

      过了好一会儿,音儿才抬起头来,红着眼睛问道:「郡主,那坏人没欺负你吧?」郡主脸色不由得一红,想起了那羞人的一幕。见郡主红着脸不说话,音儿奇怪的问道:「郡主你怎幺了。」郡主急忙摇头强笑道:「没事,一路上子……他没有为难我,对我很照顾。」音儿满是疑惑地看着脸色通红的郡主,微微的点了点头。

  • 名称:love liv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