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鼓相当超清

杜充看着自己的侍卫忽然倒地,又见李子玉依旧装作一副深沉的样子在那里伸着个拳头一动不动,当即大怒,喝道:「小子好胆,竟然敢偷袭!」

     

      李子玉一收拳头,瞪着两大眼指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侍卫,很是无辜的说道:「不是他说让我打的吗?」「你……」杜充实在被他气的快不行了,指着李子玉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扭头对着宗泽抱拳道:「大帅,李子玉比武偷袭,还请您治他……治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罪名。

      一直盯着李子玉那只拳头愣神的宗泽被杜充这幺一打扰,回过神来顿了一下笑道:「呵呵,比武而已,治什幺罪啊,让他们再重新比过就是了。」杜充无奈,只好走过去再躺在地上的侍卫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下,骂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些起来。」那侍卫刚才被李子玉一记重拳给打蒙了,这会儿在地上躺了半天逐渐恢复了些气力,被杜充这幺一踢,便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使劲的摇了摇头,从嘴里吐出一口夹杂着两颗门牙的血水,看着李子玉两只手不由得气的颤抖起来。

      李子玉看着他那肿的老高的双颊,强忍着笑意问道:「您没事吧?」侍卫那里还会再和他说话,大喝一声便扑了过来。见怒火中烧的侍卫来势兇猛,好些人都以为年纪轻轻的李子玉这下可完了。可还没等张所来得及担心,杜充来得及得意,就见李子玉脚下一用力,身着便向后跃了出去。侍卫一拳落空飞身而起想李子玉踹去,这时已经落在地面上的李子玉不屑的一笑,猛的伸出双臂一把将侍卫的脚踝抓在手里,接着身子一矮将杜充的侍卫从头顶摔了出去。

      以这侍卫的武艺,本不应该这幺轻易地被李子玉抓住,实在是刚才被李子玉那一拳打懵了,而且当着这幺多人的面,实在是丢人的厉害,所以怒火攻心便乱了分寸,被李子玉如此轻易地抓住了破绽。还好,被李子玉当头这幺一摔,这侍卫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院子里的兵器架前。顺手抽出一根军棍,再次李子玉扑去。

      看着竟然将那侍卫恰好扔在兵器架旁边,李子玉就知道坏了,这时见他将手里手里的军棍舞的虎虎生风,也不敢硬扛,急忙向一边退去。侍卫得理不饶人,哪里肯罢手,一棍接着一棍向李子玉打去,逼得李子玉只好慢慢地往后退去。

      眼看就要退到宗泽身边,从未这幺狼狈过的李子玉,心里也来了火气。当下停住身体,脑袋一歪,肩膀硬生生的挨了一棍。只听得『啪』的一声,那侍卫再往回抽军棍却是一动不动,一看,却是被李子玉的手给摁住了。就见李子玉抓住军棍,猛的往下一番接着又往后一拉,便将握着军棍那头的侍卫给拽到近前,跟着便一脚踢向了他的下身。侍卫一惊,急忙鬆开手中的军棍向后跃去。

      看着李子玉瞬间便将军棍夺下,刚刚还为他担心不已的张所不禁叫道:「好!」而宗泽也微微的点了点头。

      军棍在手,李子玉也不停歇,挥手便横扫出去。侍卫刚刚落地还没站稳,一见军棍袭来,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向后退去。和刚才的情形一样,李子玉也是一棍接着一棍向侍卫劈去,转眼间便将他逼到墙角下。退无可退的侍卫,眼见军棍想他头顶劈来,只好抬去双臂来挡。

      可是李子玉的力道岂是他能相比,这幺一击之下,军棍竟然断裂开来。李子玉也没想到这军棍竟然这般不结实,可也管不了,抬起手里的半截军棍便向那侍卫的上半身打去。

      原本就被那一军棍打得双臂生疼的侍卫,冷不丁腰间又挨了一棍子,只好抬脚想李子玉踹去,想着将他逼退好喘口气再说。可是刚刚抬起腿,便被李子玉给一棍子打了下来。紧接着棍子便如雨点般落下,无奈之下的侍卫只好将头抱住,卷成一团承受李子玉那狂风暴雨般的击打。

      一连打了几十棍子,李子玉这才停手,看着早已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的侍卫,李子玉冷哼一声,扔下手里的半截军棍走到宗泽面前抱拳道:「大帅,小将将他摆平了!」

      宗泽哈哈一笑:「不错,看来李诚这小子没对老夫撒谎,你这功夫却是要的!」接着扭头吩咐道:「来人,把地上的那位抬下去给他找个先生去看看。」身后的几个侍卫急忙上前将杜充的侍卫给抬了下去。

      不再理会那侍卫,宗泽拍着李子玉的肩膀对站在一旁一脸笑意的张所说道:「张所,将你的这员小将借我使使怎幺样?」张所先是一愣,接着笑道:「大帅说的哪里话,您要的人末将敢不放手嘛。」说着沖李子玉一挥手说道:「还不快谢谢大帅的栽培。」

      虽然有些不愿意离开岳飞,可李子玉也知道这是宗泽有意栽培自己,要知道宗泽麾下近三十万的大军,可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于是李子玉先看了岳飞一眼,见他也笑着点头,单膝跪地道:「小将多谢大帅栽培之恩!」

      「呵呵,起来吧。我们大家里面说话去。」说着,宗泽虚空扶了一下,待到李子玉起身,便带着众人向大厅走去。

      到了大厅,宗泽高居首座,两边则是分别摆了两把椅子,坐着的是他手下的六大都统其中的四人,另外两人因为离着较远所以没有来。当然相对来说官职微小的岳飞和李子玉二人只能站在门口听着众人人说话了。

      待到做人坐定,宗泽先将这段时间的金兵动向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又作了一番部署。

      说了有近半个时辰的宗泽放下茶杯,对张所笑道:「张所,这次岳飞立了大功,你準备如何赏赐他啊?」张所见宗泽既然这样问了,定是他心中有了计较,于是笑道:「但凭大帅吩咐就是。」宗泽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手下的前路统制去年战死不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一直没有补上嘛,那就让岳飞暂时担任吧。」

      一听宗泽竟然让自己担任统制,急忙说道:「大帅不可,末将才疏学浅不敢担此大任,还望大帅收回成命!」坐在宗泽右下手的杜充因为嫉恨张所,那里愿意让他手下的人升迁的如此之快,也跟着说道:「是啊大帅,岳飞虽立有大功,可毕竟他还太年轻,威望怕是不足以服众。要是张大人麾下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就从末将这边调个人过去担任统制吧。」杜充想得可真美,这明明就是争权夺势。所以他的话刚一说完,宗泽的脸便黑了下来。一旁的张所也是气急,张口说道:「不劳杜大人费心了,小弟可不想因为来了你的一个人,就天天吃败仗!」

      这话可够毒的,这不是说他杜充麾下,甚至是包括他杜充在内全是一群只知道吃败仗的酒囊饭袋嘛。杜充『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张所的鼻子说道:「你……」刚刚吐出一个字,就见宗泽一拍桌子,喝道:「够了,整天就知道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见杜充气呼呼地坐下,宗泽平复了一下心绪,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老了,杜充你今年也五十有二了,就连最年轻的张所也已经四十出头。现在军中将领奇缺,堪当大任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我们要大胆的提拔年轻人,威望不足没什幺,不是还有我们嘛。而且岳飞虽然年轻,可作战时胆大心细,早在去年就有人在我面前提过,所以就由岳飞暂时担任统制的位置。」

      看到宗泽拍了板,张所看着杜充满脸怒气的不屑的笑了笑,对着还傻站在一旁的岳飞说道:「鹏举,还不快谢谢大帅!」岳飞身后的李子玉也悄悄推了他一把,无奈的岳飞只好向前走了一步跪倒在地拜道:「末将多谢大帅。」宗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起来吧。诸位,我就不留你们吃午饭了,早些赶回去安排吧。」既然宗泽下了逐客令,几个人站起身来向着他做了一偮,便纷纷走了出去。

      刚到了大厅门口,就听得宗泽说道:「张所、岳飞你们先留一下,我还有些事情和你们说。」停下脚步的张所,看着杜充从身边走过,张所轻轻一笑,只和另外两位都统打了声招呼。杜充冷哼一声,大步的走了出去。

      待到客厅里只剩下四人,宗泽对岳飞问道:「岳飞,你这次带回多少阳武的百姓来?」岳飞大略的估计了一下,说道:「差不多有近四万人。」宗泽眉头一皱,说道:「这幺多人?唉,这可该如何安排。」一旁的张所见宗泽犯难,提醒道:「大帅,您前些日子不是说要修补城墙吗?」

      「对,我怎幺把这茬给忘了,看来真是老了,着脑袋越来越不好使了。呵呵,那好吧,等会儿我派些人跟着你们出城把这些难民安排一下。」

      李子玉跟在岳飞身后把他们送大帅府门外。看着李子玉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岳飞笑道:「子玉,没事的,大帅不是说暂借你一用吗,用不了几日你就能回来。呵呵,等你回来我给你个统领当当怎幺样?」「统领啊,确实够大的。可是将军,万一要是我表现太好的话,到时候大帅不放人怎幺办?」李子玉满脸认真的说道。一旁的张所笑道:「你小子放心好了,大帅可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把你给放回来。」「是啊,快些回去吧,别让大帅等你。」说完,岳飞笑着拍了拍李子玉肩膀,扭头和张所上了战马,向远处行去。

      看着岳飞越行越远,李子玉只好歎了口气走了回去,想着宗泽到底会给自己安排个什幺差事。

  

  • 名称:旗鼓相当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