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迫的爱人 电影超清

一直在后面看着金兵阵势苦思破解之法的岳飞,见金兵沖来反而轻轻笑了起来。沖站在一旁因为己方将士不断倒地而有些焦急的岳飜笑道:「飜弟,你马上率领这一千将士,以长枪兵为尖,抵住金兵的盾牌手,然后辅以两名刀斧手左右攻击,这小刺猬就可破了。」

      看着岳飞轻描淡写的样子,岳飜有些不通道:「大哥,难道就这幺简单?」岳飞呵呵一笑,说道:「你带人上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看着岳飞胸有成竹的样子,岳飜再不怀疑,带着充做援军的一千将士按岳飞的法子结成小阵就沖了上去。

      刚刚一接触,就将原本快有些崩溃的战局扭转过来,只见一个个长枪兵用枪头死死地抵住金兵的盾牌手,使得原本满地乱转的『小刺猬』动弹不得,接着跟在身后的刀斧手仗着手中兵器比金兵的弯刀长,轻而易举的将盾牌手结果,剩下的两个金兵就只能各自为战了,没多大一会儿就被沖上来的其他宋兵消灭。

      原本就有人数上的优势,而且在士气上面也不输于金兵,这时又将令人头疼的小刺猬破掉,大宋将士更是个个奋勇争先,把金兵杀的是落花流水,节节败退,双方参杂在一起混战起来。

      李子玉仗着自己武艺高强,率先沖入敌阵,一把斩马刀挥舞的虎虎生风,将不断围上来的金兵想切菜一般撂倒在地,一时间竟是无人可挡。萨布里远远就看到了李子玉发威,见己方士卒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抛开身边的宋兵就想上前再去会他一会。可刚刚向前挪了两步,一把钢刀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一看,正是那二头领吉普澈,也不多言,大喝一声,弯刀就砍向了吉倩。吉倩原本见李子玉对付萨布里很是轻鬆,料想他和自己差不多,所以才敢上来拦截萨布里。可一交手就知道自己想错了,硬抗了萨布里一刀,不仅被震退两步,而且虎口发麻,手里得刀险些掉在地上。

      萨布里得势不饶人,紧追两步,想着先把吉倩废了,再去会李子玉也不迟。一刀接着一刀砍向吉倩,打得吉倩毫无还手之力。吉倩又勉强抵挡了几招,被萨布里抽冷子一脚揣在腿上,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把手里的大刀也给甩了出去,萨布里则乘势将弯刀劈向吉倩的脑袋。

      就在吉倩将要命丧萨布里弯刀之下时,萨布里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喝。萨布里余光一扫,只见一杆狼牙棒劈向了自己的脑袋。无奈之下只好收住刀势,急忙翻身一个侧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来人正是另一位指挥徐庆,徐庆原本正在与金兵两位百户纠缠,忽然发现吉倩情况危急,狼牙棒一挥吓退两名百户,拔腿就过来支援吉倩,正好在那千钧一髮之时将吉倩救下。

      看着狼牙棒落地激起的一片尘土,萨布里不禁有些后怕,这要是被击中的话,那还有活命的可能。可容不得他多想,徐庆抬起狼牙棒又向他劈来,这幺大的家伙萨布里不敢硬扛,只得再往一旁闪去,可这次却是异常容易的就避过这一击。原来,这几十斤重的狼牙棒可不是寻常兵器,虽然杀伤力奇大,可并非常人所能使用。徐庆虽然使的是狼牙棒,可也仅仅只是仗着自己力气大、能挥舞得起来而已,对于狼牙棒的使用却并非是什幺行家里手,所以萨布里轻轻一闪,他却无法转换方向让萨布里那幺轻易的就避了过去。不但如此,这一扑之间他却收势不住,直接越过了萨布里,将狼牙棒砸在萨布里身后的一名宋兵身上。直闻得一声惨叫,这名宋兵的脑袋就被砸得稀烂。

      萨布里一看这种情况,不由的嘿嘿冷笑起来,心道:原来这人还是个半截子货色。也不再惧怕徐庆手里的狼牙棒,转身扑向了徐庆。徐庆一看砸到了自己人,也是一惊,这时猛听得后面的吉倩喊了一声:「小心。」知道情况不妙,也来不及多想,挥起狼牙棒架在头顶,堪堪将萨布里劈下的弯刀架住。这时吉倩也瞪着两只牛眼杀了上来,三人战作一团。

      若单论个人武艺,两人加在一块儿也最多只能和萨布里打个平手。可山贼出身的吉倩这时岂会和萨布里正面硬拼,他乘着萨布里躲避徐庆的狼牙棒时,时不时的抽冷子给他来一下,打着就继续,打不着立马闪人,退到一旁继续晃悠,搞得萨布里还得分出三分力来防着他。这样一来,萨布里的攻击力可就大打折扣了,不但伤不着徐庆,反而被徐庆的狼牙棒逼得险象环生,没多久,身上便添了几道伤口。

      这时战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还算有些队形的金兵,因为李子玉在里面上串下跳的乱砍人,把个阵型搅得是稀巴烂,以点破面,整个金军的阵型没多久被打破。原本还因为能够相互依守,而扛住两倍于己的宋军攻击。这时阵型一破,就变成了一个金兵身边有好几个宋兵的局面,金兵败亡的速度大大加快。等萨布里好不容易抽空一看,就只有自己身后还有些金兵在郡主的指挥下组成一个大刺猬在顽强抵抗,其他地方再不见几个金兵的影子。

      萨布里一惊,发狠逼退徐庆,扭头就向郡主跑去。不跑不行,因为就在这一看之下,竟然发现李子玉张牙舞爪向这边跑过来。如果说有些金兵帮衬,他还自信可以挡一挡李子玉。可现在是对方三人群殴自己,根本连打成平手的可能性都没有。

      看到萨布里掉头就跑,李子玉哪能这般轻易放过他,身体猛然加速,人就像离弦之箭,越过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吉倩和徐庆,快步追了上去。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萨布里是满头大汗,积压在心底的潜力猛然爆发,连连越过身前拦截的几名宋兵,越发的接近了自己人。可是他快,李子玉比他更快,就在萨布里要逃进金兵所组成防御圈时,李子玉飞身而起,劈刀砍了下来。

      幸好郡主见李子玉追上了萨布里,不顾自身安危,拔剑沖了出来将萨布里挡在身后。其实李子玉等的就是这一刻,以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追萨布里,逃跑的萨布里把整个后背暴露在自己面前,只要把自己手里的刀扔出去,料萨布里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之所以追他,就是向乘着他沖进大刺猬时候,也跟着沖进去,只有那样才能将这个让人深感棘手的大刺猬以最小的代价破掉。

      乘着郡主咬牙切齿的将剑举起,李子玉手里的斩马刀稍稍一收,正好击在郡主的剑上,身体借着这股小小的反沖之力,越过郡主直接把脚踩在了萨布里的头上。一记精彩的三级跳,李子玉终于如愿以偿的跳进了大刺猬里面。也不停歇,乘着金兵还没有反应过来,挥刀就砍。吉倩一看李子玉沖了进去,惊喜道:「破阵!」说罢,两条腿溜溜的就沖向前面的大刺猬。

      一直在半山腰上稳如泰山坐镇指挥的岳飞一见李子玉竟然这样就给沖了进去,也是异常高兴,不由的说道:「好个子玉!」

      可李子玉在里面却不好受得很,空间太小,自己根本就施展不开,虽然说一开始砍倒几人,可反应过来的金兵纷纷转身向自己砍来,躲也没个躲处,只能挡住身前,霎间背上就添了好几道口子。亏得这时候吉倩带着人沖了上来将包围圈冲开,要不然自己也得变成刺猬。

      大刺猬一破,金兵就没了依仗,片刻间只剩下萨布里和几名金兵百户以及郡主和音儿站在那里。几人武艺不错,杀上前去的几位指挥迟迟拿不下来,李子玉一急,顾不得后背疼痛提起斩马刀就杀了上去。李子玉刀势狠辣,起落间就将和吉倩对战的一名金兵百户斩于刀下。转身扑向了独自一人力扛徐庆和韩顺夫两人的萨布里。两人一见李子玉上来,连忙退到一旁,深怕李子玉手里的那把挥舞起来呼呼生风的斩马刀不小心砍到自己。

      原本就受伤的萨布里因为没了吉倩在一旁抽冷子,还能与徐庆和韩顺夫二人勉强战成平手,可李子玉一上来他就顶不住了。论力气,小白脸似的李子玉爆发力强他数倍;论功夫,李子玉的刀法虽然看似杂乱无章,可刁钻异常招招取要害。所以萨布里只勉强的挡了几招,就被李子玉一个转身把斩马刀砍在了胸口,摔倒在地不停的吐血。

      正在一旁凭着一把小剑将吓傻了的音儿护在身后,依旧死死压制住指挥王贵的郡主一看萨布里倒地,心里一惊,急忙逼退王贵,就想过来救萨布里。可刚刚走出一步,就被上来的吉倩给拦住了,只见吉倩嘿嘿一笑道:「小娘子,先过了大爷这关再说。」说完很不要脸的提着把破刀就扑了上去,郡主心里焦急,哪能和他过多纠缠,剑锋直取吉倩咽喉。

      吉倩原本以为一个女人好对付,根本没将郡主放在眼里脑袋一撇,轻鬆的躲过了这一剑,可郡主手势一变,改刺为砍宝剑贴着吉倩的脖子就跟了过来,吉倩一惊,也顾不得丢人,身体直接侧倒在地,滚了回去。

      一抹脖子,粘糊糊的全是血。这时冷汗才流下来,心道:「幸亏老自机灵,再稍慢一步,这脑袋可就没了。」

      再说郡主见逼退了吉倩,也不再理会他,沖过去将李子玉砍向萨布里的刀堪堪架住。郡主将萨布里护在身后,双目喷火的瞪着李子玉。这样子可搞得李子玉很是纠结,手里拿着刀打也不是,不大也不是,两人就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看,谁也不动。

      这是躺在地上的萨布里出声道:「郡主,末将……末将有罪,你告诉大帅……咳咳……还请他放过我一家老小!」郡主这才不在瞪李子玉,蹲下扶住萨布里说道:「萨布里,你放心,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一定稟明父王。」说完,看着萨布里不停往外冒血的胸口,眼角不由的湿润。

      萨布里微微一笑,转头看着李子玉,说道:「李……将军,还请你……看在郡……主是女人的份上,放……她们一条生路。」说完,满脸祈求的看着李子玉。李子玉一看了郡主一眼,见她双目含泪,可依旧死死地盯着自己,摇了摇头道:「打仗是男人的事,我原本就没想为难她们。」

      萨布里这才笑了起来,又看了满脸不捨得郡主一眼,才缓缓闭上双眼。郡主感觉到怀里没了动静,痛苦的闭上双眼,两滴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良久,郡主才轻轻的将萨布里放倒在地,站起身向依旧呆傻的音儿走了过去。路过李子玉身边时,停了一下,眼神怨毒的说道:「我还会来找你的。」说完,也不理会双目怒瞪得李子玉,继续向前走去。

      拉上音儿,郡主扭头就要走,可这时韩顺夫却把二人拦住,冷笑道:「贼女,那里去!」郡主看了他一眼,有回头看了看李子玉,看他怎幺说。李子玉想着郡主刚才走过自己身边,所低声说的那句还会来找自己,狠狠地一拍脑袋,喝道:「让她们走!」

      韩顺夫急道:「李兄弟,这可是金人的郡主啊,要是抓回去,那……」李子玉不用听也知道他说的是军功,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屑道:「韩大哥,只要努力杀敌,军功多的是,何必在这里为难一个女人呢。」「你……」韩顺夫脸一红,却再也说不下去。这时岳飞走了过来,向韩顺夫挥了挥手,说道:「顺夫,让她们走吧,我们不是金兵!」韩顺夫这才涨红着一张脸,给郡主让开了路。

      看着郡主将音儿扶上马,自己也跟着上去,李子玉喊道:「疯婆子,若是以后还会再见,你最好不要再找我麻烦,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郡主身体一顿,没有说话,双腿一夹,战马小跑起来,越行越远。

      看着郡主走远,李子玉扭头对吉倩说道:「吉大哥,帮我把萨布里好好葬了吧,他还像个爷们!」说完,想着这个麻烦的女人,也不再理会众人,独自向山上走去。

      岳飞也没有理会他,只当是累了。命人将蹲在一旁依旧瑟瑟发抖的民夫喊过来,把粮草给每人分了一些,就让他们一直往回走,各自回家去,接着又让人把这两次劫下来的粮草集中起来付之一炬,这才带人返回山上。

     

  • 名称:被强迫的爱人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