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超清

正当几个人就吉倩选兵器一事各抒己见时,忽然传来一阵钟鸣。接着就见原本在院子里打扫的侍卫们一扔手里扫把,拿起搁在台阶上的兵刃聚在了一起。没几下子,李诚就从一侧的小门中出现在院子里,看着整整齐齐站在院子里的侍卫们,一边往自己的盔甲上系着宝剑,一边喝道:「没眼力劲得东西,还不快去牵马来!」领头的一个侍卫小心翼翼的说道:「将军,前些天二夫人说不让再往院子里牵马了,马匹都栓在外面的马棚里。」

      收拾好行头的李诚一边往外跑,一边头也不回的骂道:「混帐,她说了算还是老子说了算,误了老子的军机大事,看老子回来怎幺收拾她个臭娘们儿。」话还没说外人却早已沖了出去。

      这时,岳飞拿着他的长枪也从另一边的厢房里走了出来,看着依旧傻愣着的几个人,问道:「李统制呢?」李子玉一指大门,示意他出去了。岳飞说道:「走,咱们也上城墙看看。」几个人连忙跑回屋里各拿各的兵器,跟着岳飞出了大门。

      一出大门,就见不远处果然建有一座马棚,几个人的坐骑都还在里面,连忙进去牵出马匹,上马直奔北城门而去。

      到了北门抬头望去,只见城墙上全是来来回回跑动的士卒,几个人好不容易才挤上去到了李诚身边,趴到墙跺上向下一看,恰好这时金兵正派了一小队人马上前骂阵,就听其中一人说道:「城上的宋兵听着,快快打开城门绑了李子玉出来投降!不然我军攻进城去,必将杀个片甲不留!」

      嗓门实在是太高了,一喊之下城头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不过这话可就让人有些纳闷了,投降就投降吧,绑人干什幺?而且要绑也得绑主将李诚啊,这李子玉又是哪方神圣?别人纳闷,李子玉更纳闷,咱不就是多宰了你几个人嘛,昨天就招呼一伙人专门对付咱,今天又来了,至于把我一无名小卒列为头号战犯吗?

      李子玉也不是吃素的,两手作喇叭状捂在嘴上骂道:「城下的小金狗听着,小爷就是李子玉,回去问问你们领头的大狗,奶奶的为何咬住小爷屁股不放!」李子玉这幺一喊,所有的宋兵都扭头向他看来,尤其是李诚,昨天就见年纪轻轻的李子玉跟岳飞的关係好像很亲密一般,还道他们是自家兄弟。现在一听,这人竟然和自己是本家,张口沖岳飞问道:「岳兄弟,这位小兄弟是你的……」

      岳飞呵呵一笑,说道:「这是我的好兄弟李子玉,愣头青一个。」大哥,你谦虚就谦虚吧,就我这眉清目秀的长相,怎幺到你嘴里就成了愣头青了。听到岳飞竟然如此介绍自己,李子玉很是郁闷,可也不能反驳岳飞的话,只好堆起笑脸看着李诚。

     

      李诚呵呵一笑,说道:「既然能够被金人如此惦记,那小兄弟一定有过人之处了。」看看人家眼光多好,知道咱是有本事的人,不过这小兄弟的称呼……能不能换一下啊,听着让人觉得蛮难受的。于是李子玉点头哈腰道:「李将军过奖了,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叫小子一声子玉就好了。」

      「呵呵,好,那本将以后就叫你子玉,咱们姓李的没有孬种,你以后可要跟着岳兄弟多多杀敌才是。」李诚看着李子玉笑道。

      再说城下前来骂阵的金兵,除了李子玉忍不住回了一句之外,其他的士卒早已在去年见多了,根本懒得还口。是以,这伙人骂了半天后,觉得没用便退了回去,向上司交差。

      带兵来得正是跑了一趟冤枉路的都木耳。在西面用了两天也没有找到宋兵的蹤影,都木耳就意识到了不对,细细一想,才发现其中的漏洞。于是带着人马不停蹄的直奔阳武而来,希望还能追的上岳飞他们。可到了新乡附近岳飞没有没有见到,却迎头撞上了败将非残兵的窝耳阔。

      一问之下,窝耳阔不好意思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惹得都木耳破口大駡。事情没办好,窝耳阔也不敢还口,只能低着脑袋忍受了都木耳的狂风暴雨。待到骂完,都木耳决定直接杀向阳武,想着凭藉两部合在一起的一万多大军一口气攻破阳武,到时再将那李子玉杀了。而且攻破阳武也是大功一件,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所以窝耳阔也不反对,并且表示愿意听从都木耳的指挥。于是两人带着人赶回新乡,取了些攻城用的器械,便连夜向阳武赶来。

      到了阳武城外,看着高近三丈的城池,生怕强攻伤亡太大的都木耳决定派人骂阵将城内的宋军气出来与他一战。窝耳阔虽然心地笑他白癡,宋军那会是那般好骗。可却不提醒他,就是要看他的笑话。

      果然,前去骂阵的几个金兵没一会儿便跑了回来,说是城上的宋军任他们百般辱駡,也没有动静。无奈之下的都木耳只好向窝耳阔求教道:「窝耳阔,你主意多,快想想怎幺才能把宋军诳出城来。」窝耳阔轻轻一笑,说道:「据去年入城的探子传回来的讯息,驻守武阳的是宗泽手下的第一猛将——李诚。此人有勇无谋,我们前去骂阵他手下的将领还会用我们用计谋诳他出城的理由来劝说他,但是我们要是堂堂正正的给他下战书,约他到城外一战,他定会不顾阻拦沖出来的!」都木耳有些不通道:「真的有这幺容易?」

      窝耳阔看着他信誓旦旦的笑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这招肯定管用!」都木耳又想了一想,点头道:「好,那我就再信你一次!」说完,便命人火速起草了一封挑战书,派了个神箭手便又去了阳武城下。

      不愧是神箭手,只见他骑这一匹马快速的沖到城下,接着一侧马身,抬手就是一箭。『翁』的一声,裹着一封信的箭矢便钉在了城楼上。城上的人扭头一看,只见那箭矢还在不停的颤抖,上面的信封随风摆动着。嗯,好箭法,就是……射的有点高了,五六个士卒搭起人梯好不容易才把它摘下来。

      李诚接过信封,却是看也没有看一眼,直接给撕成粉碎,一把扔下了城头。见他这样,身边的岳飞不禁开口问道:「李将军,你这是……」李诚呵呵一笑,说道:「我来阳武之前,宗帅叮嘱我只要是金兵送来的信件,一律不许看,拿到后直接扔掉就是,后来我自己又给加了一条,撕了之后再扔,省的到时候忍不住又给捡回来看了。」周围的人听他这幺一说,忍不住全笑了起来。

      都木耳和窝耳阔两人等了近半个时辰也没见城里有动静,失去耐心的都木耳看着窝耳阔说道:「窝耳阔,你这招好像也没用啊。」窝耳阔也不好受,毕竟刚才自己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过的,现在宋军也没出城,脸上便有些难看了。气道:「都木耳老兄,既然他们不出城,那我们就强攻,不信打不下这小小的武阳城!」

      既然没办法让城里的宋军出城和自己一战,也只好这样了。于是窝耳阔下令命这次带来工匠们组装早已拆开的攻城器械。接着,又派出一个千人队分散出去找些村庄抓点百姓来当炮灰。

      忙活了近一个时辰,就在城头的宋军快失去耐心时,工匠们终于把带来的五十架云梯和一辆撞车装在了一起。可前去抓人的一千金兵却几乎是空手而回,就抓到了不到五十人的老头老太太,回来时因为要骑马赶路,一路上还颠簸死了十几人。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头老太太们,大感流年不利的都木耳嘴都快气歪了,对着带队前去的千户就是一顿猛抽。

      被打了一顿的千户见都木耳终于停手了,这才委屈的说出了原因。原来,不是他没用,而是这方圆数十里村庄倒是有十几个,可他没人啊,就这些老头老太太们还是费了好大力气从村子里面几乎可以说是挖出来的。至于人都哪里去了,他也搞不清楚。可,一听他说不知道人都哪里去了,都木耳大骂着饭桶,又要抽他。

      一旁的窝耳阔见都木耳又要开打,连忙劝道:「都木耳老兄,你先停手,这事怪不得他。」看到都木耳疑惑的看着自己,窝耳阔接着说道:「去年的时候大帅曾经派人来攻过阳武,连着打了两天便因为天气转冷撤了回去。大概那个时候这附近的村民就被用光了,就算还能剩下些人,现在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时你再让他去抓人,哪里还能抓得回来。」

      窝耳阔这才罢手,倒不是他脾气坏,实在是这几日就没遇到一件顺心的事,正好乘着这件事找个替罪羊泄泄火气。

      既然抓不到人,那只好让手下将士打头阵了,随着都木耳的一声令下,担任首攻的窝耳阔的近四千士卒就攻了上去。其中的一个千人队下马成了步兵,扛着五十架云梯便开始往城下跑。另外的三千人则担任掩护的角色,分成三个队提着弓箭提前接近城墙提供攻击掩护。

      看着手下的四千人傻楞傻愣的沖上去,窝耳阔的心里都快滴血了,看来自己的这一万人马又要大换血了啊。狗日的都木耳心太狠,老子说是听你指挥,你也不能所有的苦都让老子担当吧。可是窝耳阔却没办法来反驳都木耳,谁让这回自己为了贪功放走了那股宋兵呢。回去还得靠他给自己在兀术面前说好话圆场呢。

  • 名称:你是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