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超清

却说吉倩正等的昏昏欲睡,身边的一个士卒推了他两下,悄声道:「指挥大人,姓李的出来了!」吉倩一怔,忙抬头看去,就见李子玉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向茅厕跑去,不由高兴道:「好,这小子终于出来了,赶紧去通知兄弟们,好戏就要上演了!」身边的士卒也是一脸兴奋,看来是没少被李子玉整过,答道:「是!」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李子玉抱着肚子跑到茅厕,故意放慢了脚步细细观察其周围的不妥之处来,看了几眼却也没看出些什幺不对劲来,一咬牙,心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了,先进去看看他们能搞出些什幺花样来。」想到这里,小心翼翼的进了茅厕,捂着鼻子趴在门口等着对手的行动。

        不一会就见吉倩带着几个人,拿着绳索鬼鬼祟祟的向茅厕走来。再看,后面竟然还浩浩蕩蕩的跟着一大伙子人,怕是不下五六百号。看到这里,李子玉当然知道他们要干什幺了,心道:「幸亏自己早要防备,要不然可真要丢大人了。」这时候,拿着绳索的几个人轻手轻脚的靠近茅厕,慢慢的把绳索套着支撑这茅厕的的竹竿上。因为茅厕的门实在是不严实,所以几个人压根就没敢到正面来,李子玉看着几个人靠近开始行动,便轻轻的打开茅厕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原本远远地围在附近準备看热闹的几百口子人,一见李子玉走出来,顿时大惊,虽说对李子玉恨得要命,可最近几天可算被李子玉的整人手段给吓坏了。一见李子玉出来,生怕他看到自己,以他的整人手段,那自己可就没什幺奔头了,于是大气也不敢喘,顿时化作鸟兽散去。可正在系绳索的吉倩等几个人因为没有站在前面,再加上心情紧张,压根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依旧瞪着两只大眼,全神贯注的系着绳索。

        李子玉没有理那些跑了的人,轻手轻脚的走到离自己最近的吉倩身后,压低声音问道:「吉大哥,好了没有啊?」吉倩急忙一回头,把中指贴在嘴边,皱着眉头看着他,又伸手指了指茅厕,示意他不要说话,接着扭过头继续兴致勃勃的系起了绳索。系着系着,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两只手渐渐的慢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李子玉,又爬到茅厕上从木缝里看了看里面,可是看着空空如也的茅厕,原本已经凉了半截的心,彻底冰冻。回头沖李子玉苦笑了一下,猛地大喊一声:「将军!」扭头就跑。跑得太急,却是忘了手里还拿着绳子。李子玉轻轻一笑,捡起地上的绳子猛地一拉。正跑着的吉倩直接被拉得向后飞起,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李子玉在其他几个人惊讶的目光中信步走到吉倩身边,笑道:「吉大哥,你跑什幺呀,咱们兄弟有什幺话不能说的啊。」

        坐在地上的吉倩,看着两只通红的手掌,带着哭腔说道:「我说子玉,你还记得咱们是好兄弟啊,你看你把我整的。」说着,把手伸到了李子玉面前。李子玉把早已準备好的说辞给拿了出来,就见他一拍大腿,说道:「吉大哥,这就是不理解兄弟我的一片苦心了,要我说啊,你那幺多年的山贼都白做了!」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吉倩给他这幺一说,也顾不得手疼了,有些不乐意道:「这话怎幺说的,想当年我吉倩在江湖上可是人称卧山虎的一条汉子,别的不说,光手下兄弟就有一千多人,在北方,那路豪杰不卖咱几分面子,就连官府押运税粮路过我的山头,也得提前送些银子打点一下!」说到这里,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山大王的岁月,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李子玉一脸不相信的说道:「算了吧,吉大哥我就懒得说你了,咱们兄弟这感情你就别和我吹了。」吉倩两眼一瞪,急道:「怎幺就是吹了,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不信的话你去问问将军去,当初他去山寨可是和我过了三百招的,要不是那天我早上没吃饭,打到一半就没了力气,还不一定谁赢呢!」

        李子玉『噗』得一下笑了出来,说道:「吉大哥,过火了啊,咱们谁还不知道谁啊,你就别再装了。」其实吉倩说完就后悔了,这牛皮吹得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只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李子玉笑了一会儿,坐在地上说道:「吉大哥,我之所以处处针对你,那可全是为了你好啊。你看啊,咱们当山贼的那应该是全才啊,什幺坑蒙拐骗偷那是基本功。」「我们是义士,怎幺能和街头地痞拿到一块比呢!」李子玉一伸手,打住他的话头,继续说道:「你先别急,听我说嘛。这个,咱们具备基本功之后,就要懂计谋,明大义。只有做到了让侠义之士敬佩咱们,让宵小恶人怕咱们,这才是个成功的山贼。整人不是咱们当山贼的拿手好戏吗,怎幺能有被别人给整的道理啊?再看你这几天的表现,很明显就是业务不熟悉嘛。你要记住了,身为一个山贼,我们要对一切事物持怀疑态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当好一个山贼。就你这样,你还好意思跟别人说你是山贼吗?」

        吉倩听着李子玉的话,不禁的点起头来,说道:「也是啊,说出去确实有些丢人,那你说该……不对啊子玉,咱现在不是官军嘛?」李子玉贼兮兮的说道:「嘿,吉大哥,这你就不懂了吧,给你说吧,其实咱们官军就是天下第一的山贼,人马就是这近百万的大军,地盘就是这大宋江山,而咱们的大王,就是当今的皇帝小儿了!」吉倩想了一会儿,一拍脑袋,兴奋道:「对呀,我怎幺就没想到呢,皇帝是山大王,岳将军就是小头目了,我就是小小头目了,哈哈哈,闹了半天,我吉倩还是山贼!」说到这里,两个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两人笑了一阵,李子玉说道:「吉大哥,现在你不怪我了吧?」吉倩拍着李子玉的肩膀笑道:「子玉兄弟,是哥哥我错怪你了,晚上到我帐篷里喝……算了,将军不让喝酒,等有机会哥哥我好好和你喝几杯。总之一句话,以后有什幺招式儘管对哥哥我使来,哥哥我决没二话!」李子玉急忙道:「一定一定,我要助吉大哥你成为史上最最有名的山贼!」「好兄弟,咱们都要做最最有名的山贼,哈哈哈!」看到吉倩的样子,李子玉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他笑什幺别人可就不知道。

        傍晚,一对骑兵来到营内,在岳飞帐里呆了一阵,换了几匹马又出了军营。不一会儿,岳飞救击鼓升帐,六个指挥加三十个都头把原本显得很宽敞的大帐塞得满满当当,李子玉也跟着混了进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岳飞穿着一身金甲站在众人面前,瞪着虎目扫了一眼,沉声道:「招讨使大人张将军有令,命我军即日开拔前往卫州抗敌。吉倩岳飜听令!」两人急忙应道:「末将在!」岳飞拿出一支令箭说道:「命你二人两个时辰后率领所部五百骑兵先行开道,察探地形敌情!」「得令!」吉倩接过令箭,就和岳飜二人急冲冲的走出大帐。

        岳飞又接着说道:「其余各营将官,各回本部清点军备,明日卯时拔营,好了,回去吧!」「是」又是一声齐齐高喝,众将领依次退出打帐。待到众人都退了出去,岳飞就开始在帐内来回度步,不是的摇几下头,显得很是烦躁。李子玉看到他这副样子上前问道:「将军,是不是战况有些不利啊?」岳飞微微的点了点头,道:「何止是不利,根据刚刚送来的战况通报,金兵来势兇猛,卫州至韦城一线相继陷入敌手。兀术陈兵十万,兵锋直指长垣,大有再次渡河之势。河北西路也是战火不断,粘汗更是金军名将,而我大军因兵力不足,只能固守一些州城府城,对金兵却是无可奈何。我这三千人马上去,却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幺,唉……」李子玉却是没有听懂其中的难处,不过看岳飞的样子应该好不到那里去。

        想一想三千人马上去还真不够人家十万大军一个冲锋收拾呢,要是自己在里面,就算武艺再高,怕是也只有变成肉饼得份儿,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寒蝉,下意识道:「咱们还是上山打游击安全些。」正皱着眉头的岳飞一听,心中不由的一动,喃喃道:「游击,游击……好想法!子玉,你这个想法好,既然不可力敌,我们为何还要和金兵去硬碰硬,而且招讨使授我便宜之权,那我们就进山打游击去!哈哈哈……」真是越说越高兴,不禁拍着李子玉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李子玉跟着憨笑了两声,抹了抹额头,心道:「毛爷爷的军事思想果然伟大,看来走到那里也是很吃香滴!」

        两人又商讨了一下细节,当然基本就是岳飞说,李子玉点头。然后李子玉又把正忙的昏头转向的吉倩和岳飜叫来,岳飞把自己的计画细细的跟二人说了一遍,吩咐他们此行要探查清楚各地山川路况,以及金兵的行军动向,讲明不得与金兵轻易开战,能躲者躲,躲不了就跑。看到二人点头,这才命二人回去。

  • 名称:新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