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奈的野望超清

「报——将军,前方十里出现一股金兵,正往这里行来,大约有百余人。」一骑探马匆匆而来,人跳下马的时候,话却早已说完。

      听到喊声,原本躺在地上抓紧时间休息的士卒们也纷纷醒来,站起身来看着岳飞作如何决定。

      自从关山之战后,逃下山的岳飞便带着剩余的人马沿着一些荒僻的路径没日没夜的往南行,虽然行的路程多出近一倍,可胜在安全。除非战马受不了是才会停下休息一阵,是以这两天一直没有遇到金兵。如今遇到这股金兵,定是关山之战自己带兵逃脱的消息传来,所以才会有金兵前来查探。

      想到这里,岳飞扭头对李子玉说道:「子玉,你带二百人从侧面迂回到他们身后,我带人正面沖上去,到时千万不可放走一个金兵,明白吗?」李子玉也知道若是放过一个金兵,自己这行人的行径必将洩露,到时再要向南走,那可就不容易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大股的金兵包围。于是,郑重地说道:「将军,若是放走一人,子玉提头来见!」

      说完,一扭身点了二百人马,就匆匆的出发了。等李子玉走了一会儿,岳飞也跨上战马,长枪一举,喝道:「出发!」胯下战马一声嘶鸣,撒腿就跑了出去,身后的士卒们也纷纷打马跟上。

      七里外,一伙大约有百余人的金兵正缓缓前行,一边还唧唧咋咋的讨论着刚才那几个小娘子的味道。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骑马跟在带队百户的身边,谄媚道:「将军,我们大宋姑娘的皮肤怎幺样啊?」百户哈哈一笑,说道:「不错,确实很细嫩,呵呵要是一直找不到那股宋军,我们岂不是天天可以在外面……额,哈哈哈。」可刚笑了两声,就听到一阵隆隆的马蹄声传来,而且前方携起了一股尘土。从军多年的百户立时就意识到了不对,因为这一带没听说有自己人在,而且看尘土飞扬的样子,来的肯定不少于五百人马,当下大喊道:「快,快撤!」

      等到这股金兵刚刚转过头,岳飞他们已经逼到跟前。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喊杀声,一百多金兵吓得狂甩马鞭,深怕落在最后丢了性命。可战马刚刚转身,就算再甩马鞭战马也一时间跑不快。岳飞无论骑术还是战马都是上上等的,转眼间就靠近了金兵,长枪一挑,便将落在最后的一名金兵挑下马来。摔得七荤八素的金兵立时被随后沖上来的战马踏在脚底,一命呜呼。

      没多久,其他宋兵就沖了进来,落在后面的一部分金兵便被纠缠住,双方厮杀起来,面对数倍于己的宋兵,金兵那里是对手,不断的有人被砍落下马。可带队百户这时那里还能顾得了他们,仗着自己战马精良,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就这幺一路上不时的被宋兵吃掉一点,奔出约五里后就只剩下金兵百户在内的十余骑还活着。可这时岳飞等人的战马因为一路狂奔,体力渐渐不足,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看着前面离自己不远的金兵却死活追不上去。

      正当岳飞焦急万分时,李子玉终于带着人出现了。本来,金兵百户一看前方出现一队人马,还以为是自己人,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从衣着上认出这伙人竟然也是宋兵!命悬一线,容不得金兵百户多加犹豫,举起弯刀就向着李子玉等人沖了过去,希望可以沖出一条血路。

      看到几个金兵沖来,李子玉冷笑一声,战马毫不减速得救迎了上去。『铛』的一声,斩马刀便撞在了金兵百户的弯刀上,李子玉凭藉着斩马刀的刚性,一刀之下竟然将那金兵百户的弯刀给斩成两半,而且,凭藉着战马的冲力,斩马刀毫不停留,一刀便将金兵百户给拦腰斩断!两匹战马侧身而过后,一股血雾才喷了起来,金兵百户的上半身也跟着掉落马下,因为两脚在马镫里,齐腰以下依旧骑在马背上,跟着战马向前奔去。

      李子玉身后的宋兵也顾不得吃惊,跟上来把剩余的十余名金兵团团围住,却不动手,等着李子玉发话。这时岳飞等人也赶了上来,看着眼前这些金兵,正要下令全部处死时。刚才一直跟在金兵百户身边的那个宋人,跳下马就开始磕头求饶,语气慌张的说道:「各位好汉饶命,我也是大宋子民,被逼无奈才加入了金兵,还望各位饶我一命才是啊!」说着又趴在地上猛磕起了头。

      他的这番行为可惹恼了那几个正手握弯刀和岳飞等人对峙的金兵,就见一人猛的从马上跳下来,举刀就砍。这人也是机灵,虽然跪在地上,可是依旧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听到背后的响动就知道不好,还没等金兵的弯刀落下,抓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刀就转身刺了过去,一刀便捅进了金兵的小腹。

      一看如此,几个金兵喊这哪名金兵的名字,就要动手,可是刚刚一有动静,就被围了一圈的宋兵用长枪全部扎下马来,挣扎了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看着他们都死了,唯独自己还活着,那人心里一喜,又是连连磕头,嘴里说道:「谢好汉不杀之恩,谢好汉不杀之恩!」

      「呵呵呵,原来还是个二鬼子啊。」看着这人的丑态,李子玉不由的笑出声来,周围的宋兵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人果然不要脸,看到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抬起脑袋看着李子玉嘿嘿嘿的乾笑起来,哪知道他还没笑两声,李子玉腰一弯,一刀就砍在了他的脖子上,看着那人满脸的惊讶、不甘的倒在地上,李子玉冷哼一声道:「你比金兵更可恨!」

      杀了这人,大家又原路返回查看了一下是否留有活口,然后才继续南行。行出近百里后,竟然又遇到了一股一百多人的金兵,照葫芦画瓢全部歼灭。

      第二日,新乡城外的金军大营里,两天前到达新乡的都木耳此时正盘腿坐在厚厚的羊皮上,听着新乡守将彙报着这两天的搜索情况,当听到有两路人马至今没有回来的时候,都木耳急忙问道:「哦,他们是去哪里搜索的?」那新乡守将是一位千户,想了想恭恭敬敬的说道:「哦,末将派他们去向西行二百里範围内搜索,不过,离着这里最近的宋军驻扎城池是阳武在新乡的东面,他们不大可能出现在西面吧?」都木耳还没说话,就听的帐篷外传来一声尖尖的笑声,接着就见窝耳阔走带着几个人了进来,窝耳阔也没理会都木耳,看着新乡守将,自顾自的笑道:「此言差矣,想那宋人何其狡猾,他们早就猜到你们会怎样想,所以他们在西面出现就不足为奇了。」

      看到窝耳阔一脸的得瑟,都木耳冷哼道:「哼,好像全天下只有你最聪明一般,本将也能猜到这些。对了,你不再卫州好好呆着,来这里干什幺?」窝耳阔呵呵一笑,拱手说道:「都木耳兄弟,大帅是怕你不能将这股宋兵全部消灭,所以才派我带着五千兵马来这里的,至于其中是什幺意思,呵呵,你明白的。」

      「你……哼,本将还有要事要忙,失陪了。」说完,都木耳一挥衣袖大步走了出去。看着都木耳的背影,窝耳阔不屑的一笑,扭头对站在一旁的新乡守将说道:「快去準备些饭食,我的勇士们一路劳顿,吃过饭还要早些休息。」新乡守将虽然知道窝耳阔不如都木耳在兀术心里的地位重要,可两人都比自己官大,也不该怠慢,忙应了声是,便出去安排。

      看到窝耳阔坐在都木耳刚刚坐的位置上,和他一起进来的一个千户张口问道:「大人,我们不赶紧出发,要是被都木耳抢了头功可就不妙了啊!」窝耳阔呵呵一笑,说道:「放心,这头功一定是我们的,至于都木耳……哼,他只是个不会动脑袋的猪而已!」看着自己几个下属一脸疑惑的样子,窝耳阔继续道:「既然前去搜索的几路人马里有两路没有回来,那一定是被宋兵给消灭了,如果宋军的将领不是猪的话,一定会想到自己的行蹤已经暴露,那他肯定不会按着自己原来的计画前进了。所以,接下来他们一定会转向东面,直奔阳武而去,我们只需在去阳武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即可。」

      听了窝耳阔的话,几个千户当即佩服道:「大人英明,我等佩服。」窝耳阔尖尖一笑,说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安顿勇士们的住处,让他们早些休息养足体力,我们明早用过饭后就出发。」几个千户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空蕩蕩的大帐内,只剩下了窝耳阔一个人,想着自己消灭这股宋军后都木耳那莽夫暴跳如雷的表情,窝耳阔不由得又笑了起来,心情更加舒畅。

      再说都木耳,生怕被窝耳阔抢了自己的功劳,带着七千多人马浩浩蕩蕩的就向西方宾士而去,想乘着窝耳阔休息之时,提前将岳飞一伙消灭,将战功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

  • 名称:织田信奈的野望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