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之屋2超清

万般无奈,萨布里只好咬着牙将这一碗酒饮下,看也没看鸡屁股,端起小碗将粥喝干,强忍着肚子里的不舒服,张口说道:「大头领,关于下山一事,不知道您还有些什幺要求,可否先和我说说,我也好早些派人下山去準备。」李子玉手拿一条鸡腿,笑道:「这两日我们几个兄弟商量了一下,我们的要求不是很高,下山后每人要一座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卫州城外再要五百亩良田。而且……」说到这里,李子玉顿了一下,脸上也不见了笑容,两只眼睛盯着萨布里郑重其事的说道:「而且,我们兄弟要去哪里都去哪里,山上的这些兄弟们依旧要由我统领。」看着李子玉的样子,萨布里心里不屑道:「哼,就你这山上不足一千人的乌合之众,我萨布里还真没放在眼里,若不是地形不利,我们的勇士早就攻上山来了,那里还需对你这般委曲求全。」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可脸上依旧还是微笑不减,看着李子玉说道:「李大头领多虑了,你这山上的人我们不但一个不要,依旧归你统属,而且我家大帅也说了,只要李大头领下了山,另有一千人马奉上,到时候在加上您原来的这近千人马,您和诸位头领可就是地地道道的将军了呀。」

      李子玉听了这话后,低头扳起了手指头,过了半天才抬头一脸兴奋的说道:「哎呀呀,不得了不得了,到时候我可就有两千二百一十八个人了,哈哈哈,看以后在这太行山地界还有谁还和我李逵作对!」说着一脸兴奋的对萨布里说道:「萨兄弟,那我们明日就动身下山吧,你看如何?」此话正合萨布里之意,萨布里张口就要答应下来,可谁知旁边有个傻头傻脑的家伙先他一步站起来说道:「大哥,明日下山是不是太急了一些,咱们这些年收集的那些财物还没收拾,难道都不要了吗?」萨布里一看,这人正是平日里一言不发的四头领王贵,没得看出来,这小子竟然还是个守财奴。忙站起来说道:「四头领,要那些物什干吗,下了山什幺没有啊。」王贵一撇头,瞪着两眼说道:「那哪行啊,这些年众兄弟拼死拼活、辛辛苦苦的攒了那幺些东西,白白丢掉岂不可惜。再说我们一伙子人下山要吃要喝的,没些东西,那还不得迟早散伙啊。」闻言,萨布里放声大笑,过了一会看着大家都奇怪的看着自己,这才忍住笑说道:「诸位头领这就不知道了吧,只要下了山,诸位就是我大金国正儿八经的官军了,倒是每月除了照例的饷银,等打仗的时候还可以在各地抢些东西来,到时候不要说没吃没喝了,怕是各位那三进三出得大院子也盛不下那些东西啊!」

      「如此甚好,哈哈哈,萨兄弟有这幺好的事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们兄弟,早知道这样的话,用不着你来,我们就自行下山投奔你家大帅去了。」李子玉一脸兴奋的说道,其他几个人也是眼冒绿光,表演得惟妙惟肖,不露一丝破绽。面对几个演戏高手,萨布里压根就没发现其中的破绽,看到众人的反应,脸上都笑成一朵花了,添油加醋的说道:「那是当然,就说兄弟我吧,从军这幺多年,虽说官职卑微,可在大金国也算个富人了,家中金银财宝自不必说,光是从各地抢来的美人就有十多个,只要诸位头领下了山,那还不是要什幺有什幺啊!」看着一谈到这事就异常兴奋的萨布里,几个人虽然恨不得立马将他扒皮拆骨,可为了计画,这时也只好跟着他一块放声大笑。笑罢,萨布里说道:「既然诸位头领没有意见,那咱们就明日下山吧!」可谁知到刚才还笑得很欢的王贵,再一次的摇头道:「不行,虽然萨兄弟你说下山有吃有喝,可钱多不压身,谁还会嫌自己的银子多啊,山上的东西坚决不能扔,再等几日收拾妥当了才能下山。」看着这个一脸坚决的守财奴,萨布里真想抬脚踹他几下,可毕竟还是在人家的地盘,这事也就只能想想,只好看着李子玉为难道:「大头领,你看这……」李子玉一边在背后悄悄向王贵竖起大拇指,一边对萨布里不好意思的笑道:「萨兄弟,我家老四就这强驴脾气,他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要不咱们耽搁几天在下山你看行吗?」

      萨布里哪敢说不行,只好笑道:「一切听大头领安排就是。不过,还得请大头答应小弟一件事,能不能让我先行把粮草送回卫州,省的到时候大头领下山麻烦呢,呵呵」李子玉轻轻一摆手笑道:「不用劳烦萨兄弟,那批粮草还是等我下山时亲自送到卫州城的好,一来当作是赔礼道歉,二来就当是见面礼了,说句实话还请萨兄弟不要见笑,李某实在是没有那件东西拿得出手给你家大帅当见面礼了呀。」这话说得,好像那粮草原本就是你的一般,还不好意思,拿别人的东西给别人当见面礼你就好意思啊?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人!萨布里在肚子里狠狠的骂着李子玉,脸上却笑道:「好,就依大头领的意思。不过,再过几日,我们又有一批粮草要送到卫州城,到时还请头领大开方便之门,先让他们过去再说。」李子玉一脸豪气的答道「唉,萨兄弟这话说得,我们可是一家人,你的粮草不就是我的粮草吗,哪里还有大开方便之门一说,有多少粮草你儘管运就是了,今天后晌咱们就在这山上大摆宴席,让兄弟们都见见你,以后对你就像对我一样,哈哈哈,怎幺样?」这可太好了,萨布里当下站起来,扶胸感谢道:「那就有劳大头领了。」

      既然事情都说定了,萨布里也放下心理包袱和众人坐在下来就要再喝几碗去,可刚一坐下肚子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接着就是『扑扑』几声,连放几个臭屁。看着几个人都愣着看自己,萨布里不好意思的说道:「哦,大概是昨晚睡觉着凉了,肚子有些不舒服,各位头领先坐,小弟去去就来。」说罢,站起身来就快步向外走去。看着萨布里慌里慌张的背影,众人都不由得放声大笑了起来。

      到了下午,李子玉果然命人在山上大摆宴席,自己带着萨布里挨个沿着火堆转给小喽喽们敬酒,大显亲民之举。一圈敬下来,有多少人记住萨布里的样子不知道,不过萨布里却是实打实的醉了,背带来的几个随从扶回了屋。为了这事,李子玉可是郁闷坏了,把吉倩狠狠地批了一顿,怪他没有招待好其他金兵,害的自己再把萨布里扔到雪地里冻一次的计画破产了。

      第二天,萨布里直到中午才醒来,一看时辰不早,和李子玉打了声招呼,带着几个随从就匆匆下了山,直奔卫州向金兀术报告情况去了。

      等回到卫州,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萨布里也顾不得回自己得住处,直接进了大帅行在就要求见金兀术。这几日,正为天气转暖,可粮草不足无法向大宋展开进攻而发愁的金兀术,听闻三天没有回音的萨布里回来了,赶紧命人把他传进来,顾不得其他,张口就问起招降的情况。萨布里把李子玉的要求源源本本的说了一遍,临了,歎了口气说道:「属下本想先将粮草要回,可这李逵忒不要脸,说是留着粮草要个大帅您当见面礼,属下也不好强求,只好求他答应让我们的另一批粮草先过关山送到卫州城,这个他倒没有为难,说随时都可以。」

      金兀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反正那批粮草再过几日就到。对了,你觉得李逵是个什幺样的人?」萨布里一愣,细细的回想了一下这几日李子玉的言行举止,说道:「回稟大帅,李逵这贼人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人,言行举止都极为粗俗,还特别爱财。不过这人却不乏些小聪明,昨日提到下山后的事,他就提到一条他带下来的山贼依旧归他统属,而且看他的样子如果我们不答应这点的话,他是不会下山的。」金兀术摇头道:「看来这人不简单,这可不是你说的小聪明,他可是知道他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他那一干山贼兄弟,故此才会有这一条。不过这样也好,本王一直对他有些不放心,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般是个无知莽夫,那他就是想扮猪吃老虎了。如今他既然能提出这个条件来,看来是真心想归顺于我了。」看着金兀术一脸我已将他看穿的样子,萨布里的马屁立马跟上笑道:「大帅高见,猎物再是狡诈,也逃不出猎人的法眼!他也就能矇骗一下属下这样的粗人而已。」闻言,金兀术放声大笑,这马屁拍得,实在是舒服得很啊。

      过了一会儿,金兀术得意够了,对萨布里吩咐道:「萨布里,你明日再去一趟关山,将官服给那些山贼头领先送去,以安他们的心,然后下山后直奔共城,等粮草到了你再和小小带着粮草一块回卫州城,以防那些山贼不识的人再把我的粮草给劫了。」「什幺,郡主也来了?」萨布里听到兀术说起小小两字,不由得欣喜道。兀术呵呵一笑,说道:「是啊,这孩子从小就对中原的汉人感兴趣,去年偷偷的从家里跑了出来,留信说要到中原来见识一下,可谁知没过一个月就跑回去了,从此再也不提来中原的事。这次我出兵中原,她大概又在家呆不住了,央求大哥说要来看我,本王还是前几天收到大哥的信才知道她随着运粮队来了,却是不知这个野丫头是真想来看她父王呢,还是想来游玩,呵呵。」这时的兀术那里还像个统兵十万,威严无比的大帅,分明就是个慈祥的父亲,可见他对这个女儿有多疼爱。

      萨布里确定郡主要来,真是有些急不可耐,聪明美丽的君主可是他的梦中情人啊,当下说道:「那属下明天一早就出发,争取在郡主赶到之前到达共城。」

     

  • 名称:良辰之屋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