牝超清

看着萨布里眉头紧皱的样子,李子玉一伙人不由得暗自窃笑。即便如此,李子玉这厮却不愿放过萨布里,左一口鸡翅,右一口鸡腿,实在不行的话还要站起来伸手去抓吉倩盆里的鸡脖,一边吃的满嘴流油,一边还有继续对萨布里口齿不清的笑道:「味道不错,萨兄弟,来,吃吃吃,呵呵。」萨布里先看了看离自己老远的其他几只盆子,里面有油滋滋的大鸡腿,还有鸡翅,还有……再看自己面前的两只盆子,呜,为啥老子盆里就只有鸡屁股呢!萨布里郁闷了,站起来伸手就想拿李子玉盆里的鸡腿。「来,萨兄弟,咱们兄弟干了这碗!」李子玉的一句话将萨布里身在半空中的手给定住了。靠,你这山贼头子也忒不是东西了吧,你端酒干吗啊?看着李子玉端着一只大酒碗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无奈之下的萨布里只好收回手端起自己面前的大酒碗,咣当一声之后,仰头一口喝干。

      哇呀呀呀,好烈的酒!萨布里只觉得一股热浪顺着嗓子眼就流进了自己的肚子。火,太火了,自己的体内就像着了火一般,直接穿透了五脏六腑,眼泪夺眶而出。啊,受不了了,急需食物压下体内热气的萨布里也顾不得太多,伸手抓起几只鸡屁股就塞进了嘴里。佩服,无比佩服,看着眯着眼睛的萨布里张开血盆大口将四五只鸡屁股一股脑的塞进嘴里,接着就是一阵猛嚼,油滋四溅,如此壮观的景象,在座的九个人可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好不容易将体内热气压下去的萨布里,刚想喘口气,吉倩就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的基本行事原则,端着碗站了起来,憨厚的一笑,说道:「萨兄弟好酒量,来你我兄弟也干一杯。」萨布里心里一合计,不成,他们有九个人,就算自己酒量再好,这幺一个个来自己也得趴了,金国好汉就是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嗯,就这样。于是萨布里端着碗站起来笑道:「二头领且慢,我们这般吃酒没甚意思,依小弟只见咱们还是一块来吧,各位意下如何啊!」说着,满脸笑容的盯着李子玉不放。李子玉轻轻一笑,端着酒碗站起来说道:「呵呵,既然萨兄弟说了人多热闹,那咱们就一起来吧。」于是大家纷纷站起来碰了一碗。烈酒下,肚萨布里老兄又是一阵埋头猛吃,借着酒劲也就不觉得鸡屁股有多噁心了。

      看着萨布里又是七八只鸡屁股下肚,李子玉再吃端起碗说道:「萨兄弟,前些日子劫了你的粮草,我李逵先说声对不住,咱们一笑泯恩仇,喝了这碗以后就是好兄弟了,不知萨兄弟意下如何?」目的还没达到,萨布里自然不回在这时去计较,压着心里的怒气笑道:「李头领说得好,喝了这碗咱们以后就是好兄弟了,来,大家一起干了。」『咣咣咣』又是一碗烈酒下肚,当然,在众人笑呵呵吃着鸡腿的时候,萨布里有是好几只鸡屁股下肚。

      还没等萨布里喘口气,李子玉再一次的端起碗来说道:「来,为了今后咱们兄弟间友谊长存,大家喝了这碗!」我靠,还让不让人活了,有你这样的吗?不过见到大家都举起碗来,萨布里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可为了不丢咱金国人的面子,也只好跟着端起碗来,看着眼前碗里晃来晃去的酒水,萨布里一阵眼晕,即便如此,还是咬了咬牙强灌下去。就这样,一碗接着一碗,几只接着几只,李子玉想出百般藉口,什幺为了关山干一个、为了我姓李了干一个等等等等,愣是灌了萨布里十五碗,直到萨布里钻到桌底下打起呼噜才甘休。这时再看萨布里,面前的两盆鸡屁股,只剩下一盆多一点。

      几个人也不管萨布里,自顾自得坐在椅子上摸起肚子来,李子玉扭头对站在身后负责倒酒的一个士卒说道:「唉,这位兄弟你叫啥名啊?」士卒弯着腰满脸讨好的笑道:「回大人的话,小的名叫张亮,大人有何吩咐?」李子玉摸着肚子苦笑道:「我说小亮啊,看着你长得挺机灵的,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实诚人,跟下边这位喝酒你用得着每回都给我倒满嘛?千万记住了,对敌人,就是要本着不死不休,至贱无敌的原则,发扬损招、烂招奉上的精神,切记不可心慈手软,正大光明得来招呼他,你看现在,虽然前两点咱们都做到了,可就是因为你非得要跟他来个正大光明,让我白白多喝了好几碗水。虽说这白开水喝多了也不上头,可它涨肚啊。要不是后面几碗这小子晕了,我们几个都没喝,要不然这七八碗再下去还不得撑死,你说是不是啊?」张亮忙答道:「是是是,大人您说的对,小的记住了,还请大人放心,等明天再喝的话,您就看小的表现吧!」「嗯,好了,外面的金兵都被摆平了吧?」看到张亮点头,李子玉接着吩咐道:「那你找几个人把萨布里扔到后山上去,先让他醒醒酒,降降火,过一个时辰再把他抬回来找间屋子先住下,明白了吗?」「明白了,大人放心就是,小的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说着,张亮就跑到外面喊了人进来把萨布里从桌子下边拖出来。

      看着几个人把醉成一滩烂泥的萨布里抬了下去,李子玉不由呵呵一笑:「呵呵,小样儿,吃那幺多鸡屁股,再受了凉,不拉死你才怪呢!哈哈哈……」

      第二天天还没亮,脑仁生疼的萨布里就起来开始折腾,在间小木屋内四处找起马桶来。可翻了半天连个马桶影子也没看见。『咕噜噜』又是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从肚子里传出来,萨布里再也顾不得翻马桶,夹紧双腿,奔奔跳跳的沖出木屋。一股冷风袭来,萨布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仔细看了看四下没人,跑到屋子的一边就开始脱裤子。

      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过后,萨布里才长出一口气,摸着肚子自言自语道:「喔,好险好险,差点没忍住。奇怪,这是怎幺回事,在关外冰天雪地里这幺些年也没遇到过几回拉肚子啊,这回怎就着凉了呢?千万可别拉起来没完,丢自己的脸是小,辱没了我大金国的名头可就不好办了。」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怎幺回事,这时觉得肚子舒服了一些,四下看了看旁边有块小木头,伸手捡起在屁股蹭了几下,站起身来用力的扔了出去,免得留下『罪证』。

      刚要提起裤子,就听到有人骂道:「谁啊,谁拿木头砸爷爷了,啊?」萨布里一急,提起裤子就跑进了屋里。

      一直到天亮萨布里也没睡着,看来真的是拉肚子了,自从有了第一次,隔一会就得出去一趟,到现在为止小屋四周都留下了萨布里的『痕迹』。萨布里正趴在被子里揉肚皮时,敲门上响起,就听得外面有人说道:「萨大人,酒菜已经备好了,我家大头领吩咐小的前来唤您去大厅再喝几碗去。」一提到酒字,萨布里就觉得肚子里又是一阵翻腾,想起昨日在大厅狂喝烈酒,狂吃鸡屁股的惨像,萨布里就不想再去那个伤心地。可有没法不去,毕竟正事还没谈呢,于是强打起精神说道:「你行会去吧,就说我稍后就到。」

      打发走来人,萨布里站起来摸了摸肚子,觉得欲望不是很强烈,于是出门向大厅走去。

      进了大厅,李子玉几人早已开吃,每人面前两只碗和一些肉食,桌子中央还放了一只大罎子,不用猜也知道里面是酒。萨布里笑着和几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做到了主位上,低头一看,面前竟然又是一大盆鸡屁股,还好,旁边除了满满的一碗酒还给搁了一小碗粥。不过,这碗是不是小了点啊?萨布里看了看自己面前一把手能盖住两个的小碗,又看了看李子玉几人面前都是两只跟盘子似的大碗公,不禁皱起了眉头。李子玉好是看出了萨布里的不快,『啪』的一拍桌子,沖张亮喝道:「张亮,为何萨兄弟的是小碗啊?」

      张亮好似被吓到了一般,语速极快的说道:「回大头领的话,昨日洗碗得时候,一个兄弟不小心将几十只大碗公全给摔了,就剩下十九只了,小的昨日见萨大人那幺爱吃鸡屁股,喝酒又是海量,又生的如此孔武有力,就想着萨大人肯定喜好肉食,于是擅作主张留了十只大腕等会吃酒用,剩下的大碗给几位头领盛粥用了,特意给萨大人用了只小碗,又把昨日的鸡屁股热了一下端了上来。」李子玉听了这话,有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五大三粗的萨布里,笑道:「呵呵,怪不得萨兄弟看上去强壮如牛呢,原来是喜欢吃肉啊,昨日哥哥我喝多了,这事没了解清楚,呵呵,既然萨兄弟喜欢吃肉,那就多吃些好了。」说完咕噜咕噜的就把一大碗粥喝了下去,又端起旁边的酒碗,笑道:「今天天气不错,咱们先干一碗再说。」

      天气不错?这也算乾杯理由嘛?萨布里鄙视的看了一眼李子玉,暗骂这个山野农夫,无知的可真够厉害。他来时就打定主意不喝了,先把正事敲定再说。于是沖李子玉笑道:「大头领,小弟昨日喝得有些多了,现在脑袋还疼呢。再说我们也该好好谈谈下山的以后的事了,小第以为等这件事我们商量好了再喝不迟,您说是吧大头领。」说完就笑呵呵的盯着李子玉不放。李子玉一拍脑门,仿佛刚刚想起还有下山这回事,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你看我光顾着喝酒了,竟然把这大事忘了。谈,咱们马上就谈呵呵。」听到这句话,萨布里算是放下心来了,看来今天是不用喝了。

      可还没来及高兴,李子玉一句话就要他差点吐血而亡。就听的李子玉说道:「来,咱们兄弟为了即将开始的谈判,先干一个再说,呵呵」

  

  • 名称:牝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