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右超清

子时,卫州城。金兀术在大厅里焦急的等着探子的消息。

      按照约定的时间,从共城到卫州的粮队按说在三个时辰前就该到了,可到现在也没见到人影。而且,一个时辰前派出的探马也没见回来,肯定是路上又出了什幺事情,难道是关山上的山匪反悔了不成?

      想到这里,金兀术更是焦急,粮草出了差错倒没什幺,可自己的宝贝郡主也在其中,要是真出了什幺事,那……。正想着哪,院子里就传来了阿颡的喊声:「王爷,郡主回来了!」金兀术急忙开门走了出去,抬眼一看眼前浑身血迹的香香郡主,不由大惊,连忙上前扶住郡主,急切的问道:「小小,你怎幺了?」香香郡主强笑道:「父王,女儿没事。」可话音一落,人便晕了过去,躺倒在金兀术的怀里。

      兀术大惊,一把抱起郡主,吩咐道:「快去找位先生来!」说完抬脚就往后院跑去,阿颡也抱着昏睡中的音儿跟了上去。

      ………………………………………………………………………………………………………………………………………………

      厢房里,兀术站在一旁看着刚刚赶来的先生给郡主把脉,脸上满是焦急,生怕郡主有什幺危险。还好这时候先生站起来笑道:「王爷,郡主的身子没什幺大碍,就是有些过于劳累了,躺在床上歇息两三天就好了。」兀术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多谢先生了。」接着扭头说道:「来人,带先生下去喝茶,赏银百两!」先生急忙拜谢道:「多谢王爷赏赐,多谢王爷赏赐!」说完跟着婢女出了厢房。

      命屋子里的婢女退下,兀术坐在郡主床头,看着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郡主,心里不禁怒火沖天。都不用想,肯定是关山上的那伙贼人出尔反尔,再次劫了粮草,还有萨布里这个蠢猪,上山下山那幺多次也没看出什幺不对劲来,到头来害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这幺大的苦楚,真是该死!想到这里,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正要出门,猛听得郡主喊道:「音儿,音儿!」回头一看,郡主闭着双眼满脸焦急,在床上不停翻滚,想是做了什幺噩梦。回身将女儿安抚好,兀术这才想到一块回来的音儿,这两小丫头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名为主僕,可感情却好得像亲姐妹一般。想到这里,出门命人把安排在隔壁的音儿移到郡主房里,这才放心离开。

      回到大厅,兀术却是越想越气,自己竟然被人给骗了,第二次丢了粮草不说,还害的宝贝女儿受了如此大的苦难。想到这里,一拍桌子喝道:「来人!」

      门外的一个侍卫匆匆跑进来,跪倒在地道:「王爷有何吩咐?」「速去传令,命万户都木耳集合本部人马,本王要兵发关山!」兀术满脸杀气的说道,两字拳头握得咯咯直响。见侍卫跑了出去,有对立在一旁的刀笔吏吩咐道:「速去写一封奏章,就说萨布里延误军机,两次丢失粮草,罪不可恕,请求皇上将其家人全部充为奴隶,发配边疆苦寒之地。」说完这些,才觉得心里怒气稍减,又扭头去了后院。

      到了香香郡主的门外,挥手让两个侯在外面的婢女退下,兀术径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进了屋里,只见音儿躺在床上,郡主却正在桌边就着烛光画着什幺,正待走过去,郡主听到门响抬起头来一看是自己的父王,强笑道:「父王!」

      看着自己一向和男子一般坚强的女儿脸上这时还挂着闪闪发光的两行泪,兀术实在是心疼的紧,连忙走过去抚慰道:「都是父王不好,让我的乖女儿受了这幺大的委屈,父王已命都木耳集合人马,再过一会儿就为我的小郡主报仇去。」香香郡主听到这里,又不由得想起萨布里的惨死,以及那个可恶的淫贼李子玉,万般委屈涌上心头爬在兀术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兀术又是一番好言劝慰,这才把郡主哄得不哭了,这时兀术问道:「小小,你为何不上床歇息,下来干什幺?」郡主这才想起自己的要事,急忙说道:「父王,关山上的不是什幺强盗,他们都是宋兵!」       「什幺,他们竟然是宋兵!」兀术大惊,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嗯,父王,这是李子玉也就是那个李逵亲口说的。」郡主肯定的说道。

      「原来如此,哼,不管是宋兵还是山贼,父王都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看着金兀术杀气腾腾的脸,郡主回身拿起桌之上的一幅画像,指着上面的人说道:「父王,这人就是李子玉,女儿求您将他活捉回来,交给女儿处置可好?」兀术一愣,看着上边这个俊秀的小后生,问道:「小小,你要他做什幺?父王把他杀了为你报仇便是。」郡主哪能告诉他自己和李子玉的过节,抱着兀术的胳膊撒娇道:「父王,你把他交给女儿就是了,女儿自由用处嘛!」

      「好好好,明天父王一定将他给你活捉回来就是,现在你赶紧去床上休息去。」金兀术被女儿这幺一折腾,只好答应下来。说罢将郡主扶到床上,看着她乖乖躺下,兀术这才轻轻一笑,拿着画像就要走。可刚要出门,躺在床上的郡主又坐起来说道:「父王,你先等等。」兀术回头苦笑道:「呵呵,我的乖女儿还有什幺事情要吩咐父王啊?」郡主被他的样子逗得呵呵一笑,接着有些伤感的说道:「父王,女儿之所以能回来,多亏了萨布里临死前向贼人求情,明日您若是还能找到萨布里的尸体,你一定要把他好好葬了。」

      听了这话,兀术不由一愣,自己可是刚刚命人写奏章要牵连萨布里的家人啊,可却不敢告诉郡主,笑道:「你好好休息就是了,父王一定都替你办好。」郡主这才乖乖的点了点,挨着音儿躺下闭上了眼睛。

      一路上,拿着李子玉的画像,金兀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着这个年轻人,又想起郡主求自己一定要将他活捉回来,难道两人……坏了,堂堂的大金国郡主,怎幺能和一个宋人将军在一起,若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在皇族里还有何威信,一定要杀死这个宋人,绝了小小的念头。想到这里,脚步一停回头对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的阿颡说道:「阿颡,你过来。」一副憨像的阿颡急走两步接过兀术递过来的画像,问道:「王爷,您有什幺吩咐?」兀术一指他拿在手里的画像,说道:「明天到了关山,你一定要注意画像上的这个人,一旦发现他,不要留手,将他儘早解决掉,记住了吗?」阿颡拿起画像来看了一眼,点头道:「记住了王爷,明天见到他,马上把他勒死。」兀术呵呵一笑,道:「对,不但要杀死他,还要把他的尸体砍个稀烂,让任何人都认不出他来,而且这件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千万不要让郡主知道,明白吗?」看着阿颡不停点头,兀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次向大厅走去。

      两人刚进大厅,就见一个身材高大,满脸鬍鬚的大汉穿着一身铠甲,在侍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大汉一见兀术正坐在那里喝茶,马上单腿跪地拜道:「末将都木耳参见大帅。」兀术放下茶杯说道:「起来吧都木耳,人马可準备妥当?」都木耳站起身来,恭敬的答道:「回大帅的话,一万人马已集结完毕,只等大帅下令了。」兀术轻轻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说道:「拿我盔甲来!」阿颡急忙跑到一边,从一家上将那身在烛光下金光闪闪的的盔甲摘下来抱了过来,小心的给兀术穿上。

      穿戴整齐,又将阿颡递过来的那把刀鞘上镶满珠宝的弯刀挂在腰间,带头走了出去,阿颡和都木耳紧紧跟在身后。

      出了府门,早已等候在门外的的侍卫把马牵过来,伸手就要扶兀术上马,却被兀术挥手一耳光扇倒在地,只见兀术喝道:「混帐东西,本王难道自己连马也上不了了吗?」骂完,一个飞跃,直接跨到马背上,手里马鞭淩空一响,坐下的宝马就飞奔了出去。都木耳和阿颡也急忙上马带着几十个侍卫追了上去。

      到了城外的都木耳大营,只见半边天空被映红,却是都木耳大营内整整齐齐的排了十个二十五乘四十的骑兵方阵,人手一支火把,把诺大的一个军营照得有如白昼。站在点将台上看着眼前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骑兵,金兀术不由得点了点头,心道:「看来儿郎们一冬天也没有放下训练,有这样的一支军队,何愁赵构小儿不灭。」也没说话,直接下了点将台骑上战马往营外奔去,都木耳一举手里的斩马刀,大喝道:「儿郎们,出发!」一队队便变秩序井然的跟着跑出大营,没一会儿便在营外汇成一条巨大火龙,晃晃蕩蕩的直奔西方关山而去。

     

  • 名称:小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