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旋律超清

靖康二年五月,大宋康王赵构,在应天府举行了本朝以来最为寒酸的登基仪式,仪式举行地点位于应天府内皇家行在,到场嘉宾除了是所有的正八品以上武官,就是应天府内的各级官员了,加起来差不多有近五百人。没有外国的使臣,也没有像样的装扮,有的只是一把昨天刚刚漆了一遍金粉个缩小版龙椅。身穿五十多名女工赶制了两天两夜的龙袍,坐在龙椅上享受了群臣的三跪九叩。而后进行了一场异常简单的祭天仪式,对着太祖的牌位,烧了一些黄纸,大礼就算成了,赵构正式的成为了大宋的第十位皇帝。年号建炎!

      当天,赵构正式下诏启用已告老还乡的主战派代表人物李纲为相,表明了自己抗金的坚决之心。在军营各处贴出皇榜,讲明了陈留之败乃刘浩无能,并撤去刘浩军职。依照军法,本应斩首,不过念其多年来对朝廷忠心耿耿,陛下隆恩,赦免了他的罪状,令其告老还乡颐养天年,终身不得複用!并犒赏三军将士,各级有品秩的军官统统晋升一级,望众将士奋勇杀敌,以雪靖康之耻。岳飞因此升了一级,再加上前几天报的战功,由承信郎直接成为了正九品第五十阶的保义郎。

      五月间,花开正旺。应天府城外,岳飞带着李子玉和岳飜前来为即将返乡的刘浩送行。此时的刘浩早已没有统帅大军时的威风了,前来为他送别的手下将领,竟然仅仅只有岳飞一人。不过刘浩依然是满脸的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失落。就听岳飞伤感道:「大人,您这一走,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再见了,末将没什幺可送的,只有把这把自己的这把剑送给您了,就当留个念想吧。」说着,就把自己腰间的宝剑解了下来,递给刘浩。

      刘浩接过宝剑,仔细的用手摸了摸,又把它递给岳飞,笑道:「鹏举啊,你能来送我,我就很高兴了。这把宝剑交给我这还乡之人,可就成了英雄无用武之地了,还是把它交给你,在战场上多多杀敌吧。」接着,又满脸认真的嘱咐道:「你志向高远,以后必将成就一番大事。可你心性太过耿直,在官场这个杀机四伏的战场上,还需多加小心,切莫粗心大意害了自己啊!」岳飞抱拳道:「多谢大人教诲,末将必将铭记在心!」

      刘浩看了看已经老高的太阳,说道:「时候不早了,你我就在此别过吧!」岳飞两眼微红道:「大人,一路保重!」刘浩笑着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上马,狂奔而去!

      岳飞怔怔的看着刘浩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说话。等了一会,见岳飞还没反应,李子玉就说道:「将军,刘大人已经走远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岳飞轻轻歎了一口气,说道:「大人对我有恩,看到他如今的样子,我心里实在是有些不好受。」岳飜劝道:「大哥,您就不要想那幺多了。刘大人虽然被免职了,可毕竟还保全了性命,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是啊。」岳飞说道:「陈留之败,并非刘大人之过,可到了最后……唉!」说到这里,只能化作一声长歎了。三个人沉默起来,谁也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

      ……………………………………………………

      午夜,张邦昌带着一队护卫,连行两日赶到了应天府。在王伯彦的接应下秘密进城,来到了赵构的所住的行在。

      张邦昌心绪不安的在偏殿里等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赵构才穿着一身龙袍来见他,看到赵构进来,张邦昌马上跪倒在地,见礼道:「罪臣张邦昌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构从他身边走过,坐到小龙椅上,这才说道:「张相请起,朕要的东西你可带来了?」张邦昌赶紧答道:「带来了,请皇上过目。」说着,把手上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王伯彦。王伯彦走到赵构跟前,打开盒子。

      赵构看着盒子里在烛光照耀之下显得光彩夺目的传国玉玺,双手微微颤抖的将它慢慢捧起。激动道:「从现在开始,真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宋皇帝了,从今以后,天下间,看有谁还敢小觑朕!哈哈哈……」等赵构笑罢,张宗昌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微臣来给您带来一件礼物,还请皇上过目。」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卷黄绫来。赵构看着满脸谄笑的张邦昌,知道这肯定是个好东西,而且对自己还有莫大的用处,不由急道:「伯颜,快快给朕呈上来!」

      接过上面绣着几条龙的黄绫,赵构急忙打开一看,刚看了几眼,就大喜道:「好,好东西。张爱卿,你是如何找到这孟太后的?」看到赵构满脸喜色,称呼起自己张爱卿来,张邦昌不禁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说道:「回皇上的话,金人逼迫臣当伪楚的皇帝,臣是万死不从,最后他们用两位陛下和全城百姓的性命来威胁臣,臣万般无奈,只好答应下来。本想着金人一撤兵,就还政于皇上。没想到金人提前把两位圣上送到了北方,当今皇室,唯有皇上您才有资格统领天下。于是就想着把传国玉玺交给您。可又怕有乱臣贼子借皇上没有传位诏书,以此为藉口谋反。随命人经过多方打探,才在城外的一座尼庵里找到了太后,写下了这张传位诏书,说明比皇上才是正统,让乱臣贼子没有谋反的介面。」

      张宗昌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自己当皇帝是被逼无奈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又前后表了一下自己对赵构的忠心,就是想借着这张传位诏书获得这位新皇帝的好感。

      果然,赵构听罢,看着这张对他异常宝贵的传位诏书,说道:「张爱卿,你有心了,为了大宋的基业,自愿被天下人误会。朕,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你!」

      竖日,赵构在行在召集群臣议事。众人看到跟在赵构身后进来的的张邦昌和赵构亲密无间的样子,不禁纳闷这是谁,竟然和皇上的关係如此亲密。原来,古时交通落后,身为外臣,有的一辈子也没有去过京城一次。更别提见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大人了。再加上在应天府的除了原来的地方小官,就是一伙品秩地位的武将,根本就没有人认识张邦昌。宗泽原本就属于封疆大吏,虽说没有见过张邦昌,但毕竟听说过很多关于张邦昌的描述,仔细的对照了一下眼前这人,不禁心下有了几分疑惑,但还是不敢确定。

      赵构满面春风的坐在龙椅上,众臣见过礼后,指着张邦昌笑道:「众位爱卿,这为就是我大宋良臣,宰相张邦昌!」

      「啊,张邦昌?!」众人大哗,不敢确信的看着眼前这人。有的武将一听是张邦昌,伸手就去腰间摸刀。一摸之下,却是空空如也,这才想起来见驾时,刀留在了外面。见到这副情景,绕说张邦昌的脸皮经过千锤百炼,也不禁有些尴尬。

      看到众人的样子,赵构不由笑道:「众位爱卿,你们误会张爱卿了,关于张爱卿在京称帝一事,另有隐情。」赵构把张邦昌对自己说的话又重複了一遍,众人这才收回了对张邦昌敌视的目光,纷纷抱拳道:「大人为国为民,不惜让天下人唾駡,实乃我等楷模,我等竟然还误会了大人,真是罪该万死啊!」张邦昌假惺惺道:「诸位,为了我大宋基业,为了天下苍生,老夫受再多的委屈也是应该的。至于你们误会老夫一事,却也在情理之中,老夫是不会怪罪你们的。」

      看到误会解释清楚,赵构道:「众位爱卿,张爱卿这次秘密到应天府,为朕送来了两件东西,来人,呈上来!」就见一个侍卫,双手捧着一个木盒走到赵构身前。赵构打开木盒拿出玉玺,说道:「这是张爱卿冒着性命危险送来的国宝——传国玉玺!」「啊!传国玉玺?」众人不由得瞪大两只眼睛,看着这方代表着正统的玉玺。接着,贺喜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还有一件,张爱卿你就拿出来吧。」赵构接着吩咐道。

      张邦昌从怀里掏出传位诏书,咳嗽了两声,满脸威严道:「传皇太后懿旨!」众人不由一愣,见赵构站起身来,跪倒在地,也急忙跟着跪下。赵构道:「儿臣接旨。」张邦昌看着懿旨,一字一顿的念道:「孟太后懿旨:国家不幸,二帝北狩,社稷动摇,天下不宁。九皇子赵构,德才兼备,堪当大任,故由赵构继承大统,统帅万民,以安天下,钦此!靖康二年四月二十九日。」赵构恭恭敬敬的接过诏书,叩头道:「儿臣赵构谢恩领旨!」

      见赵构站起身来,张邦昌也跪倒在地,和众人一起说道:「恭喜皇上继承大统。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 名称:妖精的旋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