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超清

「听说了吗?张邦昌那逆贼在京称帝了!」路人甲对路人乙小声的说道。而后两人低语一阵,就匆匆而走。

     

      …………

      仅仅一个上午,应天府的大街小巷就传遍了张邦昌当了皇帝的消息。随处可见几个人坐在一起悄悄的议论着这件事。

      一件装饰华丽的书房内,赵构站在书桌后,全神贯注的在一张上好的宣纸上勾画着。

      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说道:「殿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啦!」赵构手上的笔尖一顿,微微摇了摇头,抬头看着眼前满脸大汗的中年人,说道:「伯彦,孤王和你说过多少遍了,遇事莫要慌张,你看你这一惊一乍的,孤王好好的一幅画就被你给毁了!」

      王伯彦满脸急道:「我的王爷呦,这都什幺时候了,您还惦记着您的画。张邦昌那狗贼在京城称帝啦!」赵构笑了笑,问道:「噢,你是如何得知的?」

      「现在大街上都传遍了,您赶紧想想办法啊!」看着赵构一脸的淡定,王伯彦不由得急道。

      谁知赵构却笑了起来,而且是笑声越来越大。良久,赵构才止住笑,从桌面上拿起一封信递给了一脸纳闷的王伯彦。

       

      王伯彦接过来看了几眼,两眼不由得睁得老大,满脸惊喜道:「王爷,这件事是真的吗?」赵构呵呵笑道:「怎幺会有假呢,当然是千真万确的了!送信的这人我见过,是他的心腹之人!」

      王伯彦又细细的看了几遍,不无担心道:「可是,万一他要是骗您呢?」赵构看着窗外,摇头道:「他不敢,也不能。如果他不把皇位交给我,那他就是逆臣贼子,朝廷百官必将反对。而且,我们手上现在有近二十万大军,还有皇上给的圣旨可以随处招兵。若是他敢骗本王,本王必将他碎尸万段!」说到这里,赵构早已是满脸的杀气。

      王伯彦想了想,也是这幺回事。当下抱拳道:「王爷英明!」赵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天下尽在我手的样子!那还有当初听说金兵到来时的慌张样。

      ………………………………………………………

      虽然天下风气云动,李子玉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吹牛皮。每天除了练习一下拳脚,提高身体的柔韧性,就是呆在岳飞帐中,和吉倩岳飜二人吹牛皮。岳飞也懒得管他们,自顾自得读着自己的兵书。

      …………………………………………

      就在张邦昌宣布登基后的第三天,赵构召开的第一次军事会议,来商讨怎样讨伐逆贼张邦昌。

      一间异常宽敞的大厅,满满当当的全是人,挤的都有些气闷。而且叫駡声不断。期间,张邦昌的十八代祖宗被挨个问候了一遍,最后众将领都一致要求,要把张邦昌的祖坟给刨了。就在大家準备分析应该怎样对张邦昌的祖宗进行鞭尸时,门外传来一声高喝:「大宋康王殿下,河北兵马大元帅驾到!」接着,就见一身银白铠甲的赵构满脸威严的走了进来。众将领跪拜道:「参见王爷!」

      赵构往主位上一坐,大手一挥,说道:「诸位将军请起!」「谢王爷」众人这才站起身来,立于赵构两侧。

      赵构道:「诸位将军,如今的形势想必大家都一清二楚,本王就不多说了。逆贼张邦昌,目无君父,在京公然称帝,孤必诛其九族!」说到这里,一张俊俏的脸上已是杀气腾腾,仿佛真的有那般生气。歇了一口气,看着静若寒蝉的众将,又说道:「诸位,可有何良策杀进京城,取了张邦昌的脑袋!」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殿下,下官以为不妥!」

      在众将满眼诧异之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站了出来,再次说道:「殿下,下官以为现在出兵讨伐张逆,有不妥之处!」「哦,潜善,有何不妥之处,你且细细道来!」赵构看着黄潜善问道。

      「请问王爷,我等以何罪名去讨伐张逆?」黄潜善高声问道。众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赵构乐道:「黄大人,张邦昌那逆贼谋反,自立为帝,这一项大罪名还不够,难道还需要别的罪名吗?」

      黄潜善也不理会众人的嘲笑,说道:「王爷,恕下官狗胆,敢问皇上现在在那里?」赵构当即怒道:「黄潜善,你好大的狗胆!难不成你也要造反吗?」本来二帝被俘这件事是天下皆知,可从没有人敢在公共场合提起,要知道这可是反大忌讳的,如今黄潜善提起这话,分明说的就是皇帝被俘的事,赵构哪能不怒。黄潜善跪倒在地,泣道:「王爷,下官一片忠君之心可鑒日月,您且听下官把话说完。」

      赵构满脸怒气道:「你说!」黄潜善急忙说道:「两位圣上北狩,大宋江山动荡不安。将士们心中也是没底,都不知道到底是为谁在卖命,如何能打胜仗?想那张逆在此时称帝,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到时候他一说大宋已亡,他乃顺应天命。只怕未战,我军就溃散了啊!」

      这话可算说到了众人的心里,本来两个皇上都被人家给抓了,谁知道还能不能活命。要是自己打了半天,结果这大宋没了,那自己不就亏死了。黄潜善话音一落,众人就盯着赵构,看他能说些什幺。

      赵构迟疑了一下,说道:「黄大人,你先起来吧。」看到黄潜善站起来,又接着说道:「黄大人,你说的很对,本王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总不能看着张邦昌那逆贼在外张狂吧?你说本王该怎幺办?」

      听到赵构问话,黄潜善想了一想,说道:「王爷,古人云国不可一日无主,正是因为二帝北狩,国家无主,才有张逆那般宵小作乱,当今唯一之计,就是另立新主。唯有如此,才能救大宋于危难之际!」

      话音刚落,大厅之内就是一片譁然,纷纷睁大眼睛看着一脸淡然的黄潜善。接着就是心里一动,这黄潜善说的有道理啊!现在立了新帝,就算是两位皇上回不来也无所谓了,自己立的功劳不就有人知道了吗?再说了,这新帝刚刚即位,肯定要拉拢这批武将,到时候自己加官进爵岂不是容易得多。好主意,十顶十的好主意啊!眼神不由得飘向了坐在主位的赵构,怎幺看怎幺像个金元宝。嗯,要血统,那可是太上皇的亲生儿子,皇上的亲亲九弟啊!要地位,正牌的王爷殿下,皇上钦封的兵马大元帅!而且如今京城陷入敌手,里面的皇室宗亲被金兵给一锅端了,这新帝即位舍他其谁啊!好!支持他。

      于是纷纷拱手道:「黄大人说得有理,还请殿下定夺!」就连年迈的老宗泽也不例外,是啊,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为了个位高权重,封妻荫子嘛。

     

  • 名称: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