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两断超清

不久,一个在外放风的汉子跑进来,说道:「大哥,将军他们出发了!」正坐着和李子玉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吉倩一听,忙站起来说道:「兄弟们,走!」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就从后门走了出去。李子玉跟出去一看,呵,只见后院拴了有二十多匹马,不由暗歎吉倩不愧是做贼出身,这隐蔽工作做得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就这样,一行人在吉倩这个曾经的山贼头领的带领下也不走大路,沿着小路一路疾驰,却总能赶在岳飞他们前面到达下一站,每当李子玉趴在窗户跟前偷看牵着马进入小镇的岳飞和岳飜,心里总是快活得不得了。如此这般走了两天,就进了相州地界。眼瞅着离汤阴也越来越近了,吉倩和李子玉商量了一下,準备今天路上就给岳飞来个惊喜。

        六月的天,正午正是最热的时候,李子玉和吉倩等人懒洋洋的躺在树下阴凉处,等着岳飞和岳飜的到来。没等多大一会儿,就见岳飞和岳飜二人骑着马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两人满头大汗的样子,就知道也是热的不行了。

        再说岳飞和岳飜二人,从早上出发,一路疾驰,到了正午,也正打算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好不容易见到前面有棵大树,正準备下马,却见地上早已躺着二十多人,旁边还有二十都匹马在悠闲的吃着草,心中不禁暗暗提高警觉。古时候行路之人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了,因为这种人往往都是些杀人越货的强盗。

        待二人走到近处,地上的人一骨碌全站了起来,岳飜一见,伸手就要拔刀。这时李子玉走到前面,笑嘻嘻的说道:「将军,你们这速度可真够慢的,我们可是等你多时了。」

        「子玉?怎幺会是你?」一看竟然是李子玉,岳飞不由得满脸惊讶的问道。李子玉一看岳飞露出自己期盼已久的惊讶,笑道:「何止是我,吉大哥也在这里。」岳飞细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些人竟然全都是自己的将士,看到这样,岳飞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有些生气,喝道:「你等不在军营好好呆着,跑到这里作甚!」

        看到岳飞的脸色有些黑,吉倩忙低着脑袋站了出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指挥,是我带他们来的,要打要罚您就沖我来吧!」

        「吉倩,你可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岳飞沉声问道。李子玉一看岳飞不但不领情,竟然还是这种反应,原本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有些生气道:「将军,你这是什幺意思,大家好心好意的来追随你,你不感动一下也就算了,怎幺还要给大家脸色看!」一旁的吉倩忙拉了他一把,低声道:「子玉兄弟,你先不要说话。」说完抬起头来,看着岳飞道:「指挥,我不该带着大伙擅离军营。可是,我们是您招下山来的,对于我们这伙山贼,只有您是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如今您不在了,我们呆在那里还有什幺意思,大家伙一商量,觉得还是跟着您快活,所以我们就全跑出来了。」

        「胡闹!吉倩,你和众兄弟的好意,我岳飞心领了。可你要知道擅离军营,可是要当逃兵论处的,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岳飞摇了摇头说道。吉倩这人小心眼颇多,知道岳飞重军法,说上句话的时候就想到岳飞会这幺说,忙说道:「指挥,您也知道当逃兵是要斩头的。我们都离开军营好几天了,现在如果回去的话,肯定都得掉脑袋。如果您实在不想让我们跟着您,我们只好回去当山贼了!」

        岳飜本来就和吉倩对脾气,前两天还因为吉倩没来送自己,有些气恼呢。这时看到吉倩他们竟然都跟着离开了军营,原本心中的怒火早已烟消云散,在一旁也劝道:「大哥,吉倩说的有道理,你要是真的不要他们的话,他们也只能重操旧业了。到时候为祸一方,可就是你的错了啊!」

        岳飞也不是不通情理,只是在军中日久,总喜欢以军法来要求自己和别人,这时候听岳飜这幺一说,沉思了一会儿,歎了一口说道:「唉。好吧,那你们就跟我一块回乡吧!」话音一落,众人不由的欢呼起来。上前把岳飞的包裹接过,又把马牵了一边,围着岳飞说着这几天的事情。只有李子玉还生着闷气,自己坐在树边不理岳飞。

        大家伙放下了心,猛然觉得早已过了午时,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于是拿出带的乾粮和酒水,围在一起吃喝开来,当真是好不快活。

        岳飞走到李子玉身边坐下,看着嘟着一张嘴的李子玉,不由笑问道:「子玉,还在生我的气啊?」李子玉撇了撇脑袋没理他。看着李子玉的样子,岳飞笑道:「呵呵,我怎幺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孩子气了,没了前几日在战场上的杀气,竟然还跟我闹起了脾气?」让岳飞这幺一说,李子玉才忽然发现自己最近忽然变得爱笑爱闹起来,要是搁在以前,就这幺点事,根本不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心绪,自己别说生气了,就是理都不会理得。自己又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才想到因该是和吉倩整天厮混在一块,打闹惯了,又不用每天算计着别人,想着如何杀死对手了。心情一放鬆下来,大概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本性暴露出来了。

        想到这里,扭头看着岳飞说道:「将军,我就是觉得你刚才有些过分了,大家好心好意的跟随你,你却不领情,还要赶大家回去,这是什幺道理啊?」

        「呵呵,是我不对,你就不要生气了,赶紧过去吃些东西,待会儿还要赶路呢。」岳飞拍了拍李子玉的肩膀,笑着说道。

        李子玉这才站起身来,过去和大家一起吃起来。

        酒足饭饱,众人说说笑笑的就上路了。可是越往北走,就显得越荒凉。往年这个时节,大道两边的庄稼早已是绿油油的一片,可现在放眼望去,却是一片荒凉。路过几个村庄,房屋被烧毁大半不说,竟然连个人影也没有。

        岳飞原本的一张笑脸,也越来越黑,吓得众人都不敢说话。连着走了一下午,一行人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投宿的村庄,只好连夜赶路了。

        傍晚时分,当众人行至一处树林时,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士卒忽然连人带马摔倒在地。一阵战马的嘶鸣后,跟在后面的人纷纷停了下来,顺手把腰间的刀拔了出来。

        这时,道路两侧噜啦啦的站出一群衣衫褴褛的汉子,拿着棍棒挡住了岳飞他们的去路。一个拿着一把斧头的汉子站出来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从……村长,他们的人好像都有刀!」这汉子原本喊的是震山响,可到了最后,声音却越来越低。说完这句转身就跑,站在他身后的汉子们,一听他说对方有刀,一惊,跟着就跑了起来。

        用不着岳飞下令,士卒们几下子就把这伙人围了起来。岳飞打马上前,看着这伙人衣衫破烂的不成样子,而且手里拿的都是些棍棒锄头之类的,怎幺看也不像是强盗,不由问道:「你们是什幺人,为何要做这些勾当?」

        一伙人战战兢兢的望着眼前这些手拿大刀的人,谁也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儿,一个老者双股战战的站了出来,跪倒在地求饶道:「好汉饶命,我等本是附近村民,只因粮食被金贼抢光,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出来干这辱没祖宗名声的勾当,还请好汉看在我等可怜的份上,饶我等一条性命吧!」说着就给岳飞磕起头来,身后的村民也急忙跪下磕起头来,纷纷嚷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岳飞连忙跳下马,扶着老者说道:「老人家快快请起!大家都快起来。」等扶起老丈,问道:「老人家,您快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老者一看岳飞问起,不禁流下两行眼泪,泣道:「壮士,都是那些天杀的金狗,他们不但抢了我们的存粮,而且还胡乱杀人,好几家的闺女媳妇都让他们给糟蹋了,唉……,大伙好不容易逃进了山里,可是都快两个多月了,带着的一点粮食早就吃光了,可派人下山,总是说没有官兵前来,大伙也就不敢下山了。可是山上的妇孺老幼都饿得不行了,老头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带着年轻人下山做这些勾当,有辱祖宗啊!」听着老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完,岳飞双目赤红,咬牙切齿道:「金狗……」

        大伙也都是气得不行,看着眼前这伙可怜楚楚,饿得皮包骨头的人,纷纷把身上的乾粮拿了出来。李子玉更是气得不行,心道:「这他妈的和日本鬼子有什幺区别,都是一伙畜牲!」

        最后,岳飞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全部银两递给老者,说道:「老人家,用不了几天金狗就又来了,你们不能留在这里了。再往南些就有朝廷的大军,您拿着这些银两,带着大伙去投奔亲友吧!」老者捧着手里的几锭银子,感激道:「多谢壮士,多谢壮士了!」说着就要给岳飞跪下磕头。岳飞急忙扶住他,说道:「老人家,不可这样,折杀岳飞了!」

        告别了老者,岳飞担心着自己的父母妻儿,一路不歇,直奔汤阴而去!

     

  • 名称:一刀两断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