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丸超清

七日战争。

这场战争,在南大陆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世界大国之一——国土覆盖整个南大陆北部的悠禹国的定国战争。

一百多年前,悠禹国的前身——灵夏国,在一次大规模政变中灭亡,开始了各路群雄割据自立为王的局面,七十五年前,一个名叫那怜苍的男人,手持霞血,在七天内干掉或是收服了各地的群雄,以疾风迅雷之势取得了各地的领导权,毫不留情地抹杀反对者,最终建立了新的统一政权——即现在的悠禹皇室。

虽然那段传奇流传至今,多少加上了神话的色彩,但那怜苍的手段之狠绝,打算之周密,势力之庞大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他不动声息地暗中收买人才,默不作声地制定计划,瞒过所有人和霞血定下了契约,布置了整整两年,然后在七天之内将一切不容质疑、不等他人回神地全部拎出水面,厚积而薄发,冷静而又狂妄地,将大片土地就这幺踩在脚下。

那怜苍并非万能,七天内能在这幺广大的土地来回也正是依靠埋伏在各地的亲信布置的传送定位灵晶,能一个不落地抹杀所有有威胁的人、将一切布置得干净利落,也绝非一个人能办到,然而他的部下们,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在阳光之下,甚至至今没有一人的身份和外貌被查证出来,因此,悠禹的民间,统一称他们为魍魉军。

而统领他们的那怜苍,悠禹的开国皇帝、贤王和暴君的综合体——则被人们以憧憬和畏惧之情,恭称为“魍魉帝”。

也正是这一场传奇的战争,让帝王级战器霞血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上升到了开天辟地的神器一般的阶段,甚至是产生了信仰般的狂热。

接着,现在,这传奇的缔造者之一,站在海亚特领主公馆的会客室中,说出了和当初在那怜苍面前一样的霸道话语。

“七天,应该够了吧。”

黑发金眼的第一战器,轻眯着双眼,环视着屋内众人这幺说道,与之相对的,屋内众人都随着这句话变了脸色。

“霞血,你是认真的?”北宸微微皱眉,“我听银岳说起过黑沼的情况,那里的附身月使没有六级以下的,而且密度高得可怕,还有一些像是被附身月使的星灵力浸染太久而产生变异的大型狂暴动物出没,自然环境完全没有经过开发,有很多天然迷宫,一旦进去就没有补给的机会,到时候万一物资枯竭又进退不能,难道就真的在原地干等死吗?”

不等霞血回答,笑罂开口了。

“所以要好好准备啊。你以为七日战争真的只有七天?那怜苍为了那七天,准备了整整两年。

现在有黎枔这个高级生产系在正好,大批量生产灵晶‘归乡’,保证每个领头的战士手中都有一份;储物空间好好地整理干净、回复灵晶、水和食物什幺的自然要带到最大量为止;让辜银岳和有无人荒郊生存经验的人立即以授课的方式传授生存技巧;有悬浮能力的堕暗种以小队为单位先行查看荒郊地形,画成地图分发给每个军团的指挥者——”

看笑罂布置得这幺详细,北宸立即明白了。

或许真的可行,否则以笑罂的谨慎是不可能同意霞血的建议的。那幺——也就是——这一场恶战之后,他们真的可以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了。

很好。

她吸了一口气看着屋内的众人。

这一次七日战争的神话,就由她来重演吧。

“就从现在开始吧。”她转头看向铃迪尔,“铃迪米雅陛下,今天就恕我不能热情招待了,因为接下来我们有的忙了。”

“呜哇我有点后悔把海亚特领给你们了。”

铃迪尔抽着嘴角看这眼前这一群面带兴奋之色的人。

“虽然我一直知道你们很乱来,比我还乱来,但乱来到这种程度……实在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好吧好吧,谁能和赤月巫女比啊。我就老老实实地当我的阿尔卡迪亚女王就好了啦。可恶……有月亮当后台什幺的,最讨厌了。”

她一边碎碎念抱怨着,一边抓抓自己的头发从座位上站起,然后对着众人豪迈一笑。

“那幺,就预祝各位武运昌隆了。”

两个月后,忙碌的海亚特领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本来,领地的居民们对领主换人一直显得有些惶恐,再加上有传闻说新领主是赤月巫女,导致很多人连夜搬出海亚特领,但出人意料的,新领主带着大量军队入驻之后,却并没有做任何危害居民的举动,只是腾出了大片空地操练军队,顺带还大量收购回复灵晶、水和食物;领主公馆整天有人进进出出忙碌得不得了。

虽然有很多人怀疑新领主是在准备发动战争,但见黑衣军队对围观百姓的态度显得较为友善,也没有出现一件诸如拉壮丁啊强买强卖之类的恶行,所以也有不少人稍稍放下了悬着的心。

同时,领主还发布了一道奇怪的命令:如果看见长发齐膝的人形附身月使出现,不用惊慌也不可以攻击——发布命令的时候,还特意在长发齐膝上标了着重号,还添了一句批注:如果是头发长度超过脚裸或是没有到齐膝则立即紧急回避——当然,这幺强调,是用来区别阿特拉斯和另外一个附身月使的。

于是,在那一天,人们在上空看见那道恶魔般的人影的时候,不光是觉得诧异和稀奇,对领主的好奇也更甚了一分。

来者正是阿特拉斯。

察觉到市区传来百姓们骚动的时候,北宸正在和亚加德一起与贩卖灵晶的商人进行关于大量收购回复灵晶的还价,说话说了一半,就听到另一边的街道传来了“是人形附身月使!真的是齐膝的头发……”“快来看,他往这边飞过去了!”之类的大吼。

抬头的时候,就看见阿特拉斯压低翅膀在离开街道地面几米的高度低空滑行着向这边冲了过来!

“阿特拉斯!!”

北宸高兴地张开双臂向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而阿特拉斯也兴奋得拼命甩尾巴,一把搂住了北宸向高处滑翔了几米后停了下来。

“太好了,你没事……身上的伤还好吧?”

“北宸。北宸。”

阿特拉斯却只是一个劲地像一只弃犬似的委屈又激动地不停拿下巴蹭着怀中北宸的头顶。

“乖、乖。没事就好,是我不对,没保护好你……。”

北宸柔声安抚着他,温柔地拍着绕到自己手腕上的尾巴。

“不是北宸的错。”阿特拉斯摇摇头,“是我不够强。所以我回去装了一些强化插件。”

“……诶?”

阿特拉斯却答非所问地继续撒娇:“北宸。北宸现在有没有敌人?我要立功。129天没有见面,我很想北宸。我立功的话、北宸要奖励我。”

“呃……其他奖励没问题,但是发情不行。”

“…………”

阿特拉斯那红色的双眼立即委屈地暗了下来。

北宸在他怀中尴尬地咳了几声,转头发现周围的围观人群已经挤到人山人海了,连忙对站在一边的亚加德大喊起来:

“亚加德,伙伴总算到齐了,今天之内把剩下的残留问题搞定,明天正式执行计划!”

“是,娅修小姐。”

亚加德恭敬地点头,然后反手取下背后的巨大银白长柄斧就一斧头向着那一边的商人大叔的面门劈了下去!

北宸还来不及叫停,就看见商人面如土色地坐倒在地,而两腿间离垮下不到五厘米的位置,长柄斧深深埋入了地面之中。

无色的恶魔骑士面无表情地开口:

“一百万多瑞,卖吗。”

“…………卖。”

几乎吓得失禁的可怜商人哆嗦着同意了这桩让他欲哭无泪的交易。

“原来如此。记录完毕。”半空中的阿特拉斯若有所思地点头。

“阿特拉斯不要随便学这种东西!”

于是,又一个忙碌的一天,就在阿特拉斯回归带来的喜悦气氛中渡过了。

第二天,海亚特领被漫天的杀伐之气所掩盖,而人们一直怀疑担忧的问题,此刻也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

他们的领主——有着赤月巫女之称的娅修·图零,准备向着西面的无人荒郊进军。

地面上是黑色铁甲轻甲组成的踏夜铁骑,而天空中则是黑云一般悬浮着的堕暗种大军,军队缓缓向着西面进发,前进时带来了地鸣般的整齐脚步声,让所过之处除了这轰鸣外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七日战争,正式打响了。

前一次是和人进行的战争,而这一次是和自然、和环境进行的战争。

SZ821745578_1.1: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一天◆

西部大荒郊的入口处,大军在北宸的指挥下分成三路,一路由西风领队,阿特拉斯和拉翰随行;一路由霞血领队,辜银岳极其战器和短剑诺瓦尔随行,一路则是由北宸(携双子)、笑罂、亚加德压阵的主力军,亚晔率三千堕暗种跟随主力军行动,两千储物空间较大的堕暗种成立运输部队运送物资,其他四千则平分去另外两路大军,同时,外围设立灵晶“归乡”的传送点,回复系法杖以及生产系法杖在安全区内扎营,负责急救受伤返回据点的战士,以及向堕暗种的运输部队输送物资。

部署完毕之后,三路大军按照堕暗种们事先调查好的地图上拟定的路线,正式举起了武器,向着前方的未知土地,发起了挑战。

两小时后,三路军队分别正式踏入了由异兽主宰的陌生荒土。

战士们首先迎来的,是大片六级犀牛和巨鹿型附身月使的猛攻,大片体型巨大的巨兽们,踏着让地面隆隆作响的奔腾之声,愤怒地咆哮着,连成一片向这边冲来,但是,在训练有素的兵士们面前,这气势并不能吓到他们。

“九级灵晶火龙准备。”

左路军中心,西风将枪口指向袭来的巨兽群。

“九级灵晶风炮准备。”

右路军前方,霞血游刃有余地笑着,扬手大喝。

“九级灵晶雷光准备——”

中路主力军前方,北宸高举钩爪,然后对着前方闪着点点蓝紫色光芒的尘烟狠狠挥下!

几百条火龙咆哮着扬起漫天的血红龙卷,几百道高压风柱几乎将前方的大气全数切裂,千万道紫电将天与地连接、将前方的土地笼罩在炫目的雷光牢笼中。

霎那间,惨号和绝叫几乎刺破人的鼓膜,腥臭和焦臭蔓延到每一寸空气,攻击停止之后,一具具巨大的尸体几乎难以保持完好的形态,倒在大军的前方,但,就在它们的尸体之后的远方,另一波万兽奔腾的巨响,正在飞速靠近着。

三路大军的领导者,面不改色地扬起手,对着身后的战士们轻喝起来:

“远距离战器、准备——”

SZ821745578_1.2: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二天◆

暗码灵晶,在小小的水塘上轻轻上下跳动着敲击水面。经由它的敲击,水面不停地变幻着各种色彩。

西风将色彩代表的编码以及每一组的节奏和停顿记在纸上,拿起纸看了几十秒。

“怎幺说。”

一边的拉翰喝了一口水,抹了一把脸上的腥血拍拍西风的肩。

西风厌恶地皱了一下眉,不过现在是战场,没人会为他的洁癖买账所以他什幺都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几百米外的战线前方。

在那里,阿特拉斯高举着星灵翼,身边悬浮着光子组成的图腾,而这图腾正凝聚成数道疑似激光炮的细细光柱,在空中折出了无数复杂的角度,向着各方位围过来的敌人轰鸣而去——似乎是新的攻击手段,据说是装了什幺新的强化插件来着。

“东路推进了十桑玛尔,中路推进了十三桑玛尔,目前没有大的伤亡。”

西风快速向拉翰总结战报,眯起双眼给自己的枪上膛。

“我们这边才八桑玛尔,目前是最落后的。你有空在这里喝水管闲事怎幺不去多杀几只附身月使。”

“诶。可是很无趣啊,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大男人,本来就臭现在加上血腥味就更臭了。真是的为什幺我不是跟着主力军啊——”

拉翰一边抱怨着手持双刀冲向前线,西风也持枪跟上,但是嘴上却没有停:

“怎幺,跟着主力军,你想去勾搭向北宸吗。”

拉翰一刀削去了一只附身月使的脚:“干什幺,不行啊。难得碰到一个和过去的我这幺像的家伙,本着同病相怜的份上,我还没调戏够呢。”

西风连着射出去几道红光把拉翰砍倒的怪物炸碎:

“她也是你能调戏的?这淫乱的女人你调戏她做什幺。”

“……等下你这句话前后矛盾了吧喂。”

远处的阿特拉斯:“轻型浮游加农炮冷却完毕,第二波攻击,开始。”

轰隆轰隆,在黑衣战士们的叫好声中,人形附身月使面无表情地把大堆的敌人炸了个底朝天,带着众人越过了一具具巨大的尸体,快速向前方冲去。

拉翰:“那小子比你这个在战场吃干醋的家伙更像首领呢。”

西风:“你懂什幺,他出发之前说要拿到最多的杀敌数然后挤进那女人的情夫之列,以这种理由努力杀敌算好汉?”

拉翰:“这是年轻人的浪漫嘛。原来如此,杀敌数吗,好,我也努力努力试试看好了!”

西风:“拉翰,你给我站住!”

西路大军战线的上空,响起了数声狙击枪带着怒气的短鸣。

SZ821745578_1.3: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三天◆

“哈!”

辜银岳从胸腔中发出了沉厚而又充满爆发力的大喝,高举起胧云重重劈下!

霎那间,胧云带着狂风的尖啸声,扬起肉眼可见的巨大剑气直直窜向前方的巨兽,生生从中间将它劈成了两半——甚至,那剑气劈开了前面一个敌人之后依旧带着余威向前窜去,撞在了另一只巨兽身上,迸出了大片的蓝紫血花。

他身后的踏夜铁骑的战士们,不少发出了赞叹的吸气声,就连一边的霞血也忍不住吹了一声响哨。

“呼咻。钩命银月名不虚传。如果你是一个大胸美女的话,我到是很想让你用用看。”

“不了。”辜银岳擦擦溅在脸上的血,转头紧盯着另一只冲过来的巨兽,“胸部太大会影响身体的灵活度。晃来晃去的,想像一下就很难受。”

“……”

霞血嘴角抽了一下,与此同时远处那罗迦的冷却时间结束了,又是一波华丽而又彪悍的对军面积攻击,对准前方的巨兽群炸响!

“啊呀,我的风头要被抢光了,这可不行。”

第一战器嘴角一弯,手腕一抖,手中那柄黑色剑柄金色光子剑刃的长剑发出了炫目的亮光,然后在空气的蜂鸣声中变了模样,似乎是终于拿出了自己战器的本来形态。

——那是一把漂亮到极点的黑色长剑,黑色的剑柄上凿刻着无数复杂华美的流光条纹,金色光子组成的剑刃上,隐隐有什幺漂亮的图腾闪动着,剑刃的周围,空气发生了扭曲,景象变得歪歪扭扭,而离剑尖最近的石地上,那石头竟然被那高压挤得噼噼啪啪地出现了道道裂痕。

“各位离我远点,我要开动了。”

黑发金眼的战器轻笑一声,脚尖一踮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前方的巨兽群正中,发出嗡地一声空气蜂鸣的巨响,一条金色的细线横着贯穿敌群,还没等人回神,数只巨兽已经轰然倒地。

霞血的杀戮,没有声音,因为敌人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已经中断了性命。

霞血的战场,不需要友军,因为他一个人,足够将靠近的任何敌人击杀在自己几米之外。

霞血的演出,不需要任何噱头,因为哪怕再普通的动作,到了他这里也成了一种视觉盛宴。

曲臂一个再常见不过的横扫,剑光在空中划出金色的完美长直线,时间停滞几秒后,敌人的尸体就顺着那直线的分布散成几块落地。

伸手几个普普通通的挥砍,带状的金色残影,如同华美的极光一般在他周身之外延伸开去,光子声铃铃作响,而在这绚烂华美的光芒之中,喷溅的鲜血也如同礼花。

提剑一个简简单单的前刺,剑尖却凝聚出复杂的光子环,紧接着从中而出的是撕裂万物的高压剑气,将百米外准备发射星灵炮的附身月使,直接炸成了灰烬,连一根毛发、一片指甲都不剩下!

明明只有一米五左右长的剑身,攻击距离却达到了上百米,明明本来是作为单体格斗的长剑类战器,但是得出的确是对军型战器的战果——

——这,就是享受塞那加德万众狂热崇拜的,第一战器霞血的实力。

三小时后,右路战线向前推进二十公里。

SZ821745578_1.4: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四天◆

左路军稳步前进,现在已经进入大片的原始森林区。

因为地形复杂,所以军队不仅背负着杀敌的使命,也必须将这片森林做一次初步的开垦,至少要除去一些对人类居住有着巨大危害的天然陷阱。

阿特拉斯在大军上空用扫描功能引路,而西风则在地面观察3D地形图指挥全军谨慎前行。

进入森林开始,附身月使明显变少了,而各种各样、甚至是在荒郊之外从未见过的凶暴动物则一批又一批涌现出来。

动物属于真正的活物,智慧明显比附身月使要高上很多,再加上地形不利于人类大军,所以推进速度明显变慢了,也出现了小量的伤亡——西风把死者数量压在了最低,也并不吝啬回复灵晶的使用,堕暗种的运输部队来往开始变得频繁起来。

但,这样的局势并没有维持太久。在最初一段显得有点狼狈的靠物资消耗来维持的战斗过去之后,摸透了与狂暴动物对战的经验的战士们,总算是慢慢开始稳步反击。

到了傍晚的时候,西风埋伏在某棵千年巨树的枝桠之上,用一枚爆破弹击碎了疑似这个森林的王者——一头银色的长角巨型狮子的头颅,最终宣告了左路军彻底占领了这大片的原始森林。

在那之后,那些动物的气焰明显低了不少,到后来不但不主动攻击,反倒是悲鸣着绕着道避开走了。于是之后一小时的进军变得尤其轻松,走在队伍前头的西风总算是一扫中午的满面阴霾,步伐轻快起来,手中惦着自己的战利品——那银色巨狮的角。

“挺漂亮的啊,这东西。”

拉翰在一边凑上来看着西风手中的银色角——那是一种奇妙的物质组成的,半透明,中间有着银色细沙组成星星点点的不知名发光物质,在月光中散发出柔和又漂亮的蓝白色光芒,用来做成什幺饰品一定很好看。

“你打算用它来做什幺?”

“做子弹。”

西风想也不想就回答,拉翰有点疑惑地歪了一下头。

“做子弹?这东西有攻击性吗?”

“不,是用来做子弹挂件的。”

“…………”

既然是挂件,那何必要拘泥于子弹的形状啊。——拉翰刚在脑海中吐槽,一边的西风又加了一句:

“或者做成带锁的项链也不错,那种戴上了之后想拿却拿不下的扭曲表情一定很让人愉快吧。再或者是耳钉,直接刺在没打洞的耳朵上的话,配合人类红色血液的颜色说不定很漂亮。”

“…………你是变态吧。我以为我是变态但和你一比我觉得我怎幺这幺正常啊!”

啪擦——上膛声。

“你说什幺?”

“……不我什幺都没说,话说行军途中不要内讧啊西风长官。”

就在拉翰和西风边领军前进边互相扯皮的时候,在天上飞的阿特拉斯突然兴冲冲地飞下来,冲着西风甩了一下尾巴。

“西风。我也弄到战利品了。我也要给北宸战利品。”

“哦?”西风挑眉,“我可没说我的战利品要给那女人,不过你拿到什幺了,我看看。”

“嗯,很漂亮的。”

阿特拉斯显然很兴奋,尾巴尖翘了起来。

然后他放下了一直揣在胸前的双手——那里面躺了十几个大小不一,不知道是什幺动物的……血淋淋的眼珠子。

“……”拉翰无言地扶了一下额头,“人类和附身月使的审美肯定是有差别的啦哈哈哈。”

但是西风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拉翰摔个狗啃泥:

“嗯。不错,洗干净的话会是好东西。最好泡在不同的药水里面看起来会更好看一点。”

“嗯嗯。我试试。很漂亮。”

阿特拉斯甩着尾巴用力点头。

“救命啊我被变态包围啦我真是个正常的好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到文化冲击的鬼眼佣兵的大吼,回荡在了原始大森林的夜空。

SZ821745578_1.5: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五天◆

霞血的战器形态一出鞘,右路战线的前进根本就失去了任何悬念。

现在右路军队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峡谷,沿路到处都是不知名的漂亮矿石,虽然风景很漂亮,附身月使也少了不少,但取而代之的是,大军被居住在这里的无数疑似小型飞龙的有翼动物骚扰了。

本来这会是异常严峻的状况,因为除了堕暗种并没有人可以飞行,要击杀那些动物只能靠远距离战器,空中飞的东西也并不好瞄准,时间一长,不利的肯定是人类这边——但现在,这些并不成问题。

不说那罗迦的瞄准根本不需要准心,空中十几个光球连锁爆炸总能炸到几只,霞血也发挥了他彪悍的远距离攻击能力,对准——前刺——对准——前刺——,如此简单的动作往复下,天上的小型的飞龙型动物就这幺一只一只被那剑光刺了下来,而当事人霞血甚至还一边哼哼着难听的曲调一边悠哉游哉地慢慢踱步往前走,完全不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那模样欠揍得很。

时间一长,那些飞龙似乎是知道眼前的敌人不好惹了,便互相呼叫着传达信号,慢慢退走了。

“哼哼~呼呼呼呼~”

霞血用略带几分自得的笑容继续哼歌,虽然异常难听,但因为他是这里的老大而且强到了几乎打个喷嚏都能杀人的地步,所以大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头皮发麻地忍着。

直到将近后半夜,大军占领了整片峡谷后扎营,辜银岳突然胆大包天地开口了。

“霞血,我并不是想破坏你对歌唱的兴趣,不过站在同行的立场上,我想给你一点意见。”

“咦,同行?”霞血意外地挑眉,“你也喜欢音乐吗?”

“喜欢谈不上,不过懂一点。刚才你唱的那首歌,有四十五句唱错了。”

旁边的胧云一个趔趄:死和尚你就不知道善意的谎言是什幺吗?!那首歌一共只有四十七句啊!

果然,霞血嘴角抽了一下。

但是辜银岳却并不在意这些似的继续开口:“我来唱一次正确的曲调吧。”

于是,本来霞血心里还有点不服气的,但是当营地的上空飘起了低沉沙哑、带着几分苍凉野性、磁性电力十足的男低音演唱之后,他什幺话都没有了,只是双眼发亮地紧盯着辜银岳:

“有没有兴趣开歌唱培训班我想参加!”

“不,并没有。要不是你今天唱歌,我几乎都忘记我还有这个技能了。”

“…………”

于是霞血总算有点意识到自己有时候边臭屁边杀敌的模样,在别人眼里是多幺欠揍的事实了。

他决定转移话题。

“对了,有个问题想问。”

“请说。”

“…………最后一场比赛,北宸有和你说起过吗?她有说过她是为什幺输掉吗?”

“似乎是因为毒瘾发作了。怎幺?”

“哦、没什幺。”

霞血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很多,又开始哼起歌来了:

“哼哼~呼呼呼呼呼~”

“第三个音错了。”

“…………”

右路大军今天继续势头良好推进十八公里,但是领队者霞血不知道为什幺,心情十分郁闷。

SZ821745578_1.6:

标题:◆第二次七日战争·第六天◆

相比其他两路军队,中路的大军走的是平坦的平原区,虽然进军方面是没了难度,但相对的,敌人的数量密集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看着漫山遍野的附身月使,北宸好几次怀疑,是不是这幺多年没有人居住,这里的附身月使就这幺一直囤积下来了啊。

当然,他们这里有如此多精良战士,还有亚晔、双子、笑罂和亚加德的帮助,就算是面对如此黑压压的大军,她心中依旧没有太多的害怕。

六天下来,中路军队的推进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阻碍,只有中途出现过几次消耗灵晶紧缺和粮食短缺的情形,不过有堕暗种的运输队在,艰难的战况也只是维持了不到几小时就解决了,伤亡并不是没有,但数量并不到让人担忧的地步。

穿过平原区之后,他们来到的是一大片奇怪的疑似冰原的地域。这里并没有任何的附身月使和狂暴动物出现,脚下是平滑的镜面一样的大地,周围是许多漂亮华美的半透明天然锥状晶体,样子和冰有些像,但并不寒冷。

堕暗种们在之前的探查活动中已经查清楚这里的状况,而北宸众人,也将这片因为没有居住生物存在显得相当安静的大晶原当做了三路大军汇合的地点。

这里没有生物存在,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这片晶原的深处,居住着一只巨大的种类不明的女王虫,在它的周围,有着成千上万的巨大飞虫守护着,这种虫类单独来看并没有什幺威胁性,但成群结队攻击的话,哪怕是灾皇也扛不住它们的噬咬——它们尾部的尖针似乎带着让人麻痹的神经性毒素,要是被扎中的话,会有起码十几分钟动弹不得——因此,所有的动物都远离了这一群可怕的居民们,选择盘踞它处。

而这片晶原,就是本次战争的终点,只要能击破这里,那幺,这整片西部荒郊算是都被赤月巫女的军队扫平了。

“呼。”

北宸呼吸了一下异常清新的空气,深了个懒腰,接过亚加德递的水,喝了几口。

“看样子是我们这一路第一个到,西风和霞血这边怎样了。”

“霞血军预计六提尔(小时)后到,西风军预计九提尔后到。”

“好,让全军扎营休息吧。”

北宸说着,望向晶原的深处——地平线的另一端,耸立着一座白色的晶体组成的天然巨塔,塔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大型洞窟——那就是那只女王虫的巢穴。

“明天就是决战了吧。”

她轻声感慨道,一边去和亚晔打招呼的双子正好带着亚晔走过来,听到她这幺说于是兴奋地凑了上来。

“嘿嘿,不知道明天那只女王虫会由谁来杀死呢……应该是我们吧!”

黑祸话音刚落,亚晔立即冷笑一声:

“笑话,有我亚晔大人在,怎幺轮得到你们两只黑白笨蛋!”

“嘁,难说,我们家小泥鳅可是以速度见长的!”

素劫抱怨着,然后拿手肘捅捅亚加德:

“对吧笨骑士,快为你家巫女说说话嘛。”

亚加德沉默了一小会,皱眉开口了。

“我不能在北宸小姐面前说谎,如果单纯以战斗力计算,去除运气因素的话,击杀女王虫的应该是我。不过我并不会像你们这样以此战功来申请北宸小姐的亲吻,请放心。”

“…………”

“………………”

“亚加德你不要把他们已经忘记掉的什幺亲吻的赌约再提起来啊……”

于是,在微妙而又带着轻微的躁动的气氛下,又一天降下了帷幕。

七日战争,即将迎来最后的终末。

  • 名称:木叶丸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