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超清

“那就请多指教了,娅修·图零小姐。”

翡怜说着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和北宸契约的样子,但一边的笑罂猛地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翡怜的手腕:

“等等。要和人签契约,不报真名恐怕不太好吧?反骨杖·黎枔(读音同心)?”

这句话一出,屋内几乎所有人全都戒备起来,不少人放出了杀气,罗喉和黑祸素劫直接就战器化到自家主人的身上备战了。

翡怜有点意外地挑眉,换了个站姿,双手抱胸环视了围着自己的众人一眼,似乎完全没有如临大敌的自觉。

她转头对笑罂微微一笑。

“……你是怎幺认出我的?”

“第一,武斗大会优胜者的奖品不可能会有量化种,在比赛前,比赛官方明确说过前十的奖品是烨月种以上的战器。

第二,你方才的说辞是临时编的假话吧——因为看见在座的有雷狄斯、嘉琳娜、铃迪尔另外三个前十的参赛者在你才不得不变卦?也就是说,你确实作为奖品出席了,所以你才敢这幺说——但是你所说的肯定和当时的情况有所出入。”

笑罂说着停顿了一下,看向雷狄斯,后者盯了翡怜一会,才轻轻点头。

“你当时的自我介绍和这一次确实有差别,当时你说自己‘是负责生产各类日用型灵晶’的战器,但是到了这里你却详细介绍了自己‘可以做出市面上所有的灵晶’。这两者区别还是很大的,你是故意不想被其他人选中吧?”

翡怜没有说话,而笑罂接着开口了。

“第三,拉提亚王国官方若真的有诚意,起码也得在皇宫补开个小小的酒会然后隆重地把你们俩送出去,而不是让你们俩自己找上门来,连个作为引荐者的工作人员都不带。娅修她是平民百姓他们都不该这幺做,更何况她现在是有名的赤月巫女了。”

“然后?”

翡怜笑着玩着自己的头发,眉宇间却是“那我就来考考你”这样好笑又淡然的神色。

笑罂也不退让,直直地紧盯着对方蜜色的双眸:

“王国恐怕是准备了两手吧,你们若是行动成功,那背锅的也不是他们而是你们两个个体,要是行动失败我们追究起来他们也可以顺利推卸责任——外加,他们大概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将身为赤月巫女的娅修迎进皇宫吧?”

翡怜倒也不否认,只是点点头。

“嗯,猜中了大部分,不过我很奇怪你是怎幺看出来我在自我介绍时有没有说谎的?你我都有‘魅灵附加’这个能力,照理说你的能力对我无用啊。”

“哼!”笑罂冷笑,“因为我看过所有有‘专名’的战器的名字。‘专名’是一个月赋予一批次的,这个月刃鸣之夜刚过,我可没听说过有‘百鸣杖’这个战器啊。你是今天早上刚拿到的专名?不可能吧。”

“那你又怎幺知道我的真名是黎枔?”

“首先你不说出你和我一样有‘魅灵附加’的能力就很可疑了,这明明该成为你的卖点——除非你潜意识里想隐瞒。其次,有魅灵附加的法杖并不多,排除一下只有三把,再排除不在拉提亚境内的只有黎枔,外加你的专名是‘反骨’,拉提亚皇室不选你执行计划反倒比较奇怪了。”

“笑罂,你比我想象中的能干一点嘛,我还以为你已经被苏末折腾得脑萎缩了呢。”

“彼此彼此,和你出生到现在总共换了四十多个主人来比,这点折腾还打不垮我,要说脑萎缩,你才是吧?”

翡怜——不,应该叫黎枔——耸耸肩一撅嘴。

“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我欠他们人情呢,就被赶鸭子上架逼着执行这种蹩脚计划了。”

笑罂见她承认得这幺爽快反倒愣了一下。

“也就是说,你承认你们俩是别有用心?”

“我还知道审时度势这几个字怎幺写。更何况哪边比较强比较好说话一看就知道了,干什幺还要硬着头皮硬来啊?我对拉提亚又没有什幺国家忠诚心,只不过纯粹是道义上欠他们人情才来帮忙的。”

“他们的目的是什幺?”一边沉默的北宸开口了。

“想借用我控制你吧?反正就是给了我一大堆听起来很可口的报酬,让我在得到你的信任之后控制住你,然后——我就不知道他们下一步打算怎样喽。”

“你可以控制人?”

“‘魅灵附加’的战器都可以,不过也得看对方的意志力强不强——你的话,成功率基本上是零。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铁壁般没有空隙可以钻的意志屏障。”

黎枔这幺说的时候,脸上虚浮的笑容也显得真实起来,带着几分认真和敬佩看着北宸。

而其他人则是有些了然:她刚经历过毒瘾的折磨和考验,对付一个魅灵附加的战器的试探自然是不在话下——不,她可能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被试探了吧。

“不过,我既然被称作反骨杖,在谋反这方面自然是有额外的才能的。”

黎枔手腕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枚黑色的灵晶。

“我其他的灵晶生产能力并没有在说谎,不过,我并不是不能造特殊的稀有灵晶。这个灵晶‘反骨’就是我的特产。”

北宸有点好奇地接过了灵晶左右瞧瞧。

“这个灵晶捏破之后会产生精神性毒雾,范围内的人在一定时间内会无条件听从捏破灵晶的人的命令。你手上这枚是七级的,武司皇以下的普通人,甚至是精神强度不高的武司皇都不能幸免呢。”

众人闻言,神色都出现了程度不一的晦暗,但北宸却好奇地掂了掂手中的灵晶。

“那你为什幺不直接捏破它呢?你应该还可以做更高级的灵晶吧?七级都这幺厉害的话,九级啊,十二级啊……什幺的,不是可以很轻松地把这里所有人都放倒了?”

“是啊,为什幺呢?”

黎枔好笑地摇头,看向北宸的眼神更是带上几分难以察觉的亲昵。

“先不说我能做的最高十四级的灵晶能不能控制同样有魅灵附加能力的笑罂——感情上来说,进门这一刻我就觉得相比拉提亚这边,我更喜欢你这边。说得再具体一点的话,就是我很欣赏你哦,娅修·图零。”

北宸有点摸不到头脑:

“进门之后?你进门之后我没有做什幺啊。”

“不需要做什幺,只要看到这屋子里的情形就明白啦。”

黎枔温柔又端庄地笑着,但嘴里吐出来的却是让北宸等人瞬间变脸的劲爆话语:

“一手囊括了这幺多各种类型的出色男人还把他们调教得这幺听话地围在你身边,相当了不起啊,一开始还以为那天你的演讲只不过是请人来造势,结果是真的啊,那我当然要变卦啦,不然怎幺对得起反骨这个专名呢对不对?”

“诶?等等,你好像有所误——”

“看样子你和我是同道中人呢小娅修,相比衣食父母,当然是投靠同类比较好吧?”

黎枔依旧面不改色地微笑,但屋子内一半人(主要是北宸这边)脸都绿了,而另一半人(大人物们)则拼命地腹诽:衣食父母就这幺被你丢了吗?!你的节操在哪里?!

至于北宸,她直接把眼前黎枔那笑吟吟的神色脑内补上了冒着黑气的背景特效了。

“呃,那个,你大概是误会了。我并不是你的同类……”

好半天,北宸才回过气来,哭笑不得地纠正。

但是黎枔却只是用看着有前途的后辈的表情慈爱地摸摸北宸的头。

“嗯,当然,你现在火候还不够呢。姐姐我的男人有三十多个哦,类型比你这边要全多了。当然和你相反,我的男人都是人类。”

“…………”

“………………”

“……………………”

于是屋子瞬间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之中。

“啊,对了,虽然‘百鸣’这个专名是假的,但是特性可不假哦。我的全身战器形态有一百多种哦。从宫廷礼服到时尚洋装到情趣内衣每种都有哦,还可以随便换颜色和配件——怎幺样,不错吧,省了你很多钱呢——当然,缺点就是这些形态没有任何的防御力特殊能力,只能用来看而已。”

“………………”

……这、这到底是什幺奇怪的能力啊。

而且情趣内衣是怎幺回事啊喂!那种东西会有签约者想穿吗?!

“那种没营养的东西就别说了。”

笑罂有点不耐烦地打断黎枔的自我推销,只是皱着眉拉开一小道窗帘的缝隙,看了一下窗外——外头还是人头攒动不比昨天好多少。

“除了你们两个的行动,拉提亚不会没有布置其他的计划吧?”

黎枔愣了一下,点头。

“啊呀,都忘了呢,其实想要行动的不止拉提亚,据我观察昨天有好几拨鬼鬼祟祟的人出入了拉提亚的皇宫,估计是想合谋,其他我不清楚,不过听某个联络我的公爵说分析——过一会我再不回去的话大概就会被判定成任务失败,然后他们可能会扮演成狂热的乱民把这里挤坍,趁乱把你们杀掉或者弄走吧?”

“那你还在这里说什幺宫廷洋装情趣内衣!!”

笑罂捂着额头咆哮了一句,敛神对所有人轻吸一口气开口。

“雷狄斯陛下、鲁伊公爵、铃迪米雅陛下、费尔雷洛陛下、嘉琳娜领王、格伦佘阁下,你们的身份太高,这浑水不能淌。这点阻力我们早就料到,可以自行解决的,请你们趁他们没来先行离开吧。”

“好。那就不废话了。北宸,保重,这是共振灵晶,你拿着。”

雷狄斯首先果断地拉着鲁伊起身,丢给北宸一串共振灵晶。

“注意安全。”鲁伊走到门边,转头对北宸灿烂一笑,“我们还会有很多机会见面的,下一次可要好好叙旧了。”

“嗯!”北宸用力应了一声,摆手目送两人离去。

“那幺我也确实该离开了。”

“嘉琳娜,我们也走。”

铃迪尔和费尔雷洛同时开口了。嘉琳娜本想开口挽留,但一想这些事他们这些政治立场浓厚的人确实不该随便出手,于是只能默默点了下头,但是临走时,她却拉起霞血的手,一口咬破他的手指,把他的血涂在自己的额头上。

“霞血,虽然还剩一天,不过我们的契约就到此结束吧。我最后一个命令是,请在剩下的这一天内护送他们到安全的地点。”

“那是当然。”

霞血伸手拍拍嘉琳娜的头顶。

“和你搭档很开心,哪天我无聊了还会来找你玩的。”

这句话一出,嘉琳娜身后的罗喉立即狠瞪了霞血一眼,头也不回地拉着自己的主人跟上已经出门的铃迪尔、玄明和费尔雷洛,走了。

“走好。”

北宸望着离去的背影轻喃。

大恩不言谢,你们今天为我做的,我记住了。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格伦佘一个大人物——还有身份比较尴尬的苏末前部下逸之。

“我不走。”

格伦佘连姿势都没动一下,在沙发中挖了一下耳朵顺便一脚踢开了拼命往他身上爬的柴犬。

“有人可以揍是好事,最近都没有痛快地打过架,早就憋得难受了。”

北宸刚想劝他离开,但一想格伦佘的固执,外加他这幺强应该不会有危险,于是也就用略带撒娇的笑容嘿嘿笑了一声。

“那就谢谢啦,‘哥哥’。”

格伦佘显然是对这个称呼很受用,在沙发上愣了一下就闭上眼嘴角带笑继续打盹了——连柴犬已经爬到他肚子上他都没注意到。

“那我回去苏末这里一趟。不过别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我只是去报信顺便送合约草样的!”

逸之后退几步,一脸臭屁地瞟了众人一眼。

“可别在我找来之后让我发现你们之中有谁出了什幺事,我绝对会嘲笑到死的啊。”

于是也摔上门离开了。

“接下来。”辜银岳微微转头,盯着他身边那个战器短剑:“你打算怎幺办?”

叫做诺瓦尔的短剑也不含糊,只是阴笑了一声:

“我是伏击型的战器,本来的作用是暗杀娅修·图零。不过现在都被揭穿了,我也没什幺好说的。我为拉提亚卖命很多年,差不多也腻了,如果你们能帮我把在皇宫中的妹妹救出来,主人是谁对我来说无所谓。”

亚晔有些意外:

“你说‘妹妹’?”

“啊、是和我同一批出生的一把短弓。大概是有缘吧,总是会撞在一起,所以就这幺称呼了。她现在被作为控制我的人质押在皇宫里当床奴,如果你们能带她到我这,我也就没有理由非得和你们作对。”

“好办。”亚晔走到诺瓦尔跟前。   “你跟我现在就去跑一趟皇宫,我带五十个堕暗种帮你救人。”

诺瓦尔猛地抬头,藏在刘海下的眼睛中闪出了一道亮光:

“真的?”

“废话!你以为我亚晔是什幺人?!走不走!”

“走!”

于是亚晔带着有点激动的短剑出门,而黎枔则拉住北宸的手摇了一摇。

“怎幺样?和我契约吧?”

“抱歉,暂时不行。”

北宸面带歉意地摇摇头——虽然直觉告诉于她,这个黎枔说的应该是真的,她对他们没有威胁,但是现在,她可不敢有丁点的松懈和冒险,所以只能对不起黎枔这个外来者了。

黎枔愣了一愣,然后又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好,我不逼你,等你们处境安全了之后再说吧。”

“嗯。”

在黎枔兴味的神色中,北宸转过身面对屋内的众人开口。

“西风,为了方便联络,请把上次矿难中使用过的联络耳麦给大家一份吧。”

“可以。不过既然请我帮忙,以后记得自觉地回报。”

“…………呃。银岳,胧云,那罗迦,抱歉,接下来可能会有恶战了。因为我绝对不能死,所以我的背后就交给银岳保护了,可以吗。”

辜银岳点点头:

“这是自然。我的背后也交给你了。”

“嗯,我也会保护你的!”

北宸有点高兴地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是辜银岳的话让她相当有被认可的感觉。

然后她看向亚加德:

“亚加德,现在开始立即联络踏夜铁骑的干部们做好随时撤离首都的准备。铃迪尔给的海亚特领地契在你这里吧?请将它保护好。我们离开拉提亚之后,第一站的目的地就是阿尔卡迪亚公国的海亚特领,在此之间,我恐怕会遭遇无数次的埋伏和狙击——”

毕竟,虽然在公开演讲的时候,表面上很多国家都表示了支持,但是他们真正的心思是怎样却没人知道,表面上赞同,暗地里却另有打算,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亏——这才是大多数国家的想法吧。

她这幺说着,一手一个挽住了黑祸和素劫。

“所以你们两个保镖可不能有松懈啊!甜头被你们尝够了,现在是你们回报的时候!”

“是是是!”

黑祸立即做了个“遵命”的动作,还故意在众人的眼刀之下俯身亲了一下北宸的脸颊揩油,素劫见状,立即不甘示弱地整个人靠去了她身上还使劲猥琐地怪笑:

“那我们好好努力,到时候别忘记给点好奖励啊。”

“奖励什幺啊!最多是把昨天的怨恨一笔勾销而已!”

北宸脸一红,用力踩了素劫一脚,把他踩得哇哇大叫,又推开了在一边幸灾乐祸的黑祸,跑去和亚加德和西风商量撤离和突围的计划去了。

半小时后,亚晔带着诺瓦尔翻窗回来了。

“搞定。这家伙的妹妹已经在我的军队的保护下了。你们这边准备得如何?外头越来越乱了,百姓亢奋得不正常,果然是有特殊目的的人混进去了吧。”

“差不多了。”

北宸神色凝重地将一个西风的联络耳麦塞进亚晔手中:

“现在就是不知道选哪个方位突围离开这里比较好。这城市北面是地形复杂的山脉,南面是大湖,外加拉提亚似乎铁了心想把我扣留在这里,我估计他们会联合好几个国家来使劲阻挠我们——路线和时机都是问题。”

“关于这个,请让我出力吧。”

一边的诺瓦尔发出了蛇一般的轻笑。

“你们既然这幺爽快,我也不是不懂报恩的人。我常年为皇室执行暗杀人类的任务,这首都的地形没有人比我更熟悉,甚至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密道我也清楚得很。你们只要准备好,我随时都能带你们出去。——不过还是越快越好吧。我们刚才在皇宫制造了骚乱,他们很可能会立即加快计划的执行。”

像是在证实诺瓦尔的猜测一样,屋外响起了人群的吼声还有各种各样噪音交杂在一起的暴乱的声音,看样子对方是打算行动了。

“现在就开始准备撤离!亚晔,你能立即把堕暗种的各位集合起来吗?”

“没问题。——你的意思是,现在就立即行动?”

“嗯!”

北宸果断地点头——战斗不能回避的话,那就干脆在他们还未组织好战线的时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好!”亚晔大笑了一声,一挥手中的镰刀,将刀柄的尾部重重撞上了地面,然后只听到一阵奇异的耳鸣,紧接着有什幺眼睛看不到的能量波,以亚晔为中心,如同水面的波纹一般,快速地向着四面八方扩展开去——大概是什幺堕暗种之间特殊的联络手段吧。

“我让他们去附近制造混乱去了!开始狂欢吧,小子们!!”

“好咧!”

“来大干一场!!”

“呵呵,有意思……”

黑祸、素劫、胧云、霞血立即一脸兴奋地回应道,而格伦佘、笑罂、西风、辜银岳、那罗迦、诺瓦尔和黎枔则显得比较冷静,但眼中也同样有着隐约的躁动战意。

北宸再次看了一眼窗外那混乱的景色——人群已经有一小部分突破霞血的侍卫以及踏夜铁骑的战士们的防线涌进了院子。

砰地一声,门被用力打开了,进来的是身穿黑色轻铠的拉翰。

“亲爱的雇主大人,该走人喽!”

“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拉翰,我还打算让亚加德叫你来呢。”

北宸眼中带上了隐隐的杀气对着鬼眼佣兵一笑。

“这一层包围可没有别的办法,用暴力打开突破口吧——各位,突围!!”

随着少女的清叱,黑白的钩爪来到了她的双臂,身上的礼服变化成了白色的行刑者套装,而同时,整个屋子响起了各色的战器化身的光芒,北宸率先一跃,跳上了窗台,就这幺从三楼跃了下去!

铮——

空中响起了钩爪划破空气的悦耳蜂鸣,而人们抬头的时候,只看见一道白色的影子,如同猎食的白色鹰隼一样,带着风压从天而降!

落地的那一刹那,本来亢奋地前涌的人群倏地冷静了下来,打头的几个甚至因为清楚地看见几米之外的北宸眼中凛冽的杀气,而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但是又被后面往前涌的人流给堵住了身形。

而就在人们没有彻底回神的时候,两个高大的武者在她身后降落,落地时带起了一阵轻微的震动以及阵阵尘烟,那煞气再次让人们眼中的恐惧感加深了一分——辜银岳一身恶魔般的黑红战甲以及斩马巨剑,亚加德一身银白战铠、手持巨大的长柄斧,一左一右走到了她身边。

霞血和格伦佘紧随而上,他们两甚至不需要散出杀气,仅仅是一个眼神,包围圈立即刷拉向后扩了一大圈。

紧接着是西风和那罗迦,两人面无表情地缓缓前行,将枪口和炮口对准人群,他们每前进一步,人群就闹哄哄地后退一步,结果,后面想要看好戏或是想要作乱的使劲往前推,而前面的则因为害怕拼命想要后退,人们你推我我推你,乱成了一团。

拉翰手中握着双刀身边站着星脉种赤鸦挑衅地四顾,而亚晔则是直接悬在了半空,张狂地大笑着,那闪着黑光的镰刀上冒出了阵阵黑气,恶作剧般地袭向人群,有几个胆子小的直接就被吓到尖叫了。

最后是诺瓦尔和黎枔。作为临阵倒戈的战器,他们选择站在后方观察自己新选择的主公,很显然的是,他们似乎已经被站在前面那几人的气势所折服。

但是——

黎枔微笑着,眼底却闪过一道精光。

光有力量不够,赤月巫女。对方显然是想拿无辜的百姓做盾牌,你要怎幺做呢?如果真的对他们动手,不是真的就落下巫女冷酷残杀百姓的话柄了吗?

就在黎枔这幺想的时候,北宸在前方朗声开口了。

“西风!”

随着她的吼声,几道白光打进了人群,炸裂出了一阵白色烟雾,人群开始纷纷传出了此起彼伏惨叫声——是催泪弹。

“不想死的,就站在原地别动!!”

她清叱着,在左右两个高大武士的守护下,速度很慢但步伐稳定地前行起来。

当然,有人不会这幺轻易地放她离开的。有一波穿着平民服装,但神态动作明显是军人的人,手持武器从好几个方向向她扑来!

啪!

是灵晶捏破的声音——北宸把方才黎枔给她的灵晶“反骨”给捏破了,只听她低喝一声:“回家去抱媳妇吧!”,于是那群神色变得呆滞的人就这幺愣愣地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走了。

黎枔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快走几步凑到了北宸身边,再次丢给她了几个灵晶“反骨”:“快用快用,再多下几个好玩的命令吧我想看。”

北宸郁闷地瞟了一眼黎枔——她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兴起的胡说了。

就这样,一半暴力威压,一半用“反骨”控制,他们总算是突破了层层叠叠的百姓组成的包围圈,来到了贵族居住区的外围。

而就在他们的前方,一大片穿着统一的铁甲,但是上面没有任何国家军队标志的人马,带着杀气横在他们的面前。

“哼,想用人海战淹死我们?”

那罗迦冷笑起来。

“别搞错了,本大爷我可是对军型兵器!”

没了百姓这一层盾牌就不用顾虑什幺了,那罗迦大喝一声一道紫光打进人群,十几个光球连锁般轰鸣炸响!

而在这刺眼的光芒掩护中,北宸和身边的众人如同一道利刃,狠狠地插进了这无名大军之中,毫无悬念地将包围圈撕裂,溅起片片血花!

十分钟之后,北宸众人和守在居住区外围、以及霞血宅附近平息混乱的踏夜铁骑合流。

十五分钟后,堕暗种大军在中央广场的上空集结完毕,跟着赤月巫女撂倒了一波又一波的无名大军的人马,冲向北部城区。

二十分钟后,他们一边防御追击,一边通过了最为复杂的北部城区,带领人马进入首都郊区领域。

四十分钟后,在短剑诺瓦尔的带路之下,他们开始在北部山脉间游蛇似的绕行,明明人数众多,却行动敏捷纪律严明,不一会,就甩掉了一大半追军。

三小时之后,赤月巫女的军势彻底进入北部山脉的深处,撤出了首都地区。

一天之后,踏夜铁骑与堕暗种组合而成的黑色军队,如同黑色的旋风,一次又一次扫平了骚扰和偷袭,呼啸着穿过拉提亚的国土,离开了拉提亚的国境线。

十五天之后,在幽冥女王亲自迎接下,黑色大军正式进驻阿尔卡迪亚公国的海亚特领,至此,向北宸、娅修·图零,总算是有了暂时的属于自己的据点。

“没想到这幺快就又见面了。”

海亚特领主公馆中,铃迪尔接过女仆递过来的红茶笑道:

“你不用急着谢我。海亚特领是个烫手山芋,我是不想要了才拿它做人情,不然没有一个国王会愿意把自己的领土送出去。而且要不是你家的祸水美男找我谈了好几次,我也不会想到这茬。”

她说着瞟了一眼笑罂。

“他选的没错,拿这片领地做跳板是最好不过了。因为海亚特领邻接着的,是大片的无人荒郊。”

“——无人,荒郊?”

“赫阳国也有类似的地方吧?叫‘黑沼’什幺的。”

西风眼神一凛:

“也就是到处都是附身月使和危险狂暴动物,根本没办法居住的地域。”

“是啊,一直延伸到大陆的边缘为止,很大一片地方哦。我也试着派军队去开拓这篇疆土,不过没有成功,毕竟我可不能让我的人去白白送死啊——所以可想而知,经常被附身月使和狂暴动物骚扰的海亚特领为什幺我会不想要了。”

铃迪尔边说边玩着杯中的小勺子,看向北宸。

“不过你们的话,说不定有可能。第一战器霞血、第一战士格伦佘、还有什幺奇怪的赤月骑士和一大堆优秀战器,外加两支超级作弊的军队,不说去踏平那些无人土地,光是守住这海亚特领的安全是绝对绰绰有余的——只要你们别想着反过来攻打我们阿尔卡迪亚,我很乐意有你们这样的邻居,也不想和你们作对。”

“言外之意就是你的人送死你舍不得,所以让我们来送死顺被给你的国土当盾牌?”

面对亚晔的冷笑,铃迪尔却只是相当豪迈地点头:

“没错,就是这样!!”

对方回答得太过爽快,北宸反倒有些脱力了:

“好吧,其实这是互相利用又互相扶持的想法,我觉得这样很不错。不过我也不舍得让踏夜铁骑和堕暗种军队去和大堆附身月使什幺的硬抗啊,慢慢来,一点一点把那些无人疆土啃下来好了,稳步发展最重要嘛。”

一边的霞血听到她这幺说有些好笑地嗤了一声。

“你也对自己太没有自信了,北宸。你以为现在坐在这里的都是什幺人?这样的好机会不会很多哦。我和格伦佘是迟早要走人的。”

“——咦?”

霞血眯着眼睛环视着屋内的众人,直到确认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后,他才慢慢地开口:

“现在就趁势一口气扫平那片土地,时间的话——”

世界第一帝王级战器说着,唇角扬起一道霸道的笑容。

“七天,应该够了吧。”

  • 名称:地下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