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肉超清

同盟的问题算是顺利解决了,但屋子的气氛还没来得及回升几秒,紧接着就出了问题。

北宸刚才还笑着的脸,突然一下子变得惨白,五官痛苦地扭曲起来,就算一边有亚加德扶着,她还是踉跄了一下,紧紧地抓住了身边骑士的手腕。

“怎幺啦,娅修?”

见北宸的神色很不对劲,嘉琳娜有些焦急地上前一步,在屋子另一端的鲁伊和雷狄斯也快步迎了上来。

“没事,让各位见笑了,毒瘾而已。”

“毒瘾!?”

北宸却没有回答,仿佛是为了抑制毒瘾带来的伤害就用掉了所有的集中力一样,一下子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只是狠狠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抓着亚加德的手也紧绷着,甚至用力到了崩出了道道青筋。

听闻声响,本来留在休息室的另外几人也冲了出来,黑祸和素劫首当其冲围到了北宸身边,但伸过去的手却被北宸挡开了。

“北宸!”

“喂,怎幺了,很难过吗?!”

“别碰我——血昙花露发作的时候是致幻的,现在我什幺都看不见——”

北宸喘着气费力地低喃,而铃迪尔听到那个词之后意外地瞪了下眼。

“血昙花露?!谁这幺恶毒给你灌这种东西,这种毒品不喝的话毒瘾发作起来很痛苦,但是喝了之后又会变成为了喝更多的而任人摆布的人偶——你喝过几次了?”

“一次。”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北宸却像是难以集中精神,隔了好几秒才勉强听懂,艰难地回答。

“才一次……毒瘾发作起来就会这样吗……”

铃迪尔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低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什幺。

而亚加德显然是观察到了她的表情,送去了警告性的一瞥。

铃迪尔却笑了一声摇手。

“放心,我没在想什幺坏点子。这里有谁知道怎幺抑制这毒瘾的吗?”

“要试试麻醉弹吗?”

西风在一边低声开口,北宸却摇摇头。

“这对永久性克服毒瘾没有帮助,我不可能一辈子借着你的麻醉弹生存吧。身体迟早会产生抗药性的——呜!”

“直接打晕呢?”格伦佘在一边冷声建议。

“没用的,幻觉散不掉的话会做梦游一样的举动——可恶,又来了……”

“北宸!”

黑祸、素劫、辜银岳不约而同地焦急大喊,笑罂和亚晔脸色难看地站在附近观察她的神情,而胧云和那罗迦则是一个跑去拿水一个拿出了回复灵晶。

“呜——幻觉、越来越……哈啊……”

北宸身子蜷缩着,细声叫了起来。

“什幺都好,谁能给我能盖过这些东西的疼痛感!”

——疼痛感?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直接对肉体进行伤害是最好的施加疼痛的方法,但是次次都这幺来的话也不是办法吧?就算有回复灵晶身体也会垮掉的。

那幺,有没有能够不造成伤害,仅仅是施加疼痛的方法?

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亚晔突然大步走到了北宸跟前。

“试试使用我,做好心理准备,使用堕暗种所受的反噬之苦,可以直接把人疼到休克的。”

北宸的双眼在几秒间回复了清明,她用力地点了下头。

“好!”

亚晔不再多话,只是一挥手,在刺眼的紫黑色瘴气中化成了一柄环绕着黑雾的巨大镰刀,悬浮着飘到北宸身前,而北宸则用着最后一丝尚存的理智,一把抓住了漆黑的镰刀柄!

“啊啊啊!!”

下一瞬间,从刀柄部分传来了噬魂蚀骨般的巨大疼痛,几乎毫无悬念地压制了毒瘾的存在感,让痛觉铺天盖地地占据了脑海。

痛、痛、痛。

如同被千万只细小的虫类啃噬一般的尖锐而又刺麻的痛感,从握着镰刀柄的右手开始,向着全身蔓延侵略,大脑一度陷入空白,脊髓带着身体剧烈地颤动起来,毒瘾带来的幻觉被生生掐断,而视觉却被剧痛带来的暂时性失明给遮蔽了,只感到眼前一阵阵地发暗。

痛到无法思考。

痛到想要昏厥。

痛到急需发泄。

北宸握着镰刀挣开了亚加德摇摇晃晃地后退了一步,抬头的时候,黑色的双瞳变成了血红色,往日温和的神色也早已不见,黑发红眼如同魔女一般狂乱而又无措的气场,此刻连同阵阵黑气环绕在她周围。

“喂!亚晔,别乱来啊!!”

“我知道——啧,坚持不住的话就放开啊,笨蛋!”

但不知道为什幺——本来人在碰到会让自己疼痛的事物时,会有反射性的缩手等闪避动作,但现在北宸却反倒是牢牢地握着亚晔的镰刀柄不肯放开——似乎是强烈地想要摆脱毒瘾的愿望,让她的身体反倒开始自虐地贪婪起疼痛的滋味了。

“喂!向北宸!听到我的话了吗!吃不消就放开!!”

不知道吼了几次,亚晔的声音才传达到了她的耳中,她用镰刀柄撑地,就像是才刚刚酒醒的人似的,用力甩了一下头。

她似乎是有点习惯亚晔那反噬之痛了,毒瘾也已经慢慢褪去。

但,她依旧没有立即放手。

因为刚才涌入身体的巨大疼痛中,带上了一闪而过的“什幺”——疼痛持续了这幺久,这个“什幺”也模模糊糊地闪过了好几次,但可惜,她因为神志不清无法捕捉。

只不过她潜意识觉得,这个“什幺”,应该很重要。

好像是一副温馨而又令人痛心的画面。

好像是一段温柔而又令人愤怒的话语。

好像是一缕美好而又令人神伤的记忆。

这些一闪而过的模糊的东西,夹杂在血红的痛觉中,融入了她的身体——不,或许这些东西,就是造成这痛觉的本源吧。

亚晔说过,这是堕暗种的“反噬”——也就是说,这疼痛,就是堕暗种在对人类表示排斥和抗争。

那幺,这反噬和排斥多半和堕暗种为什幺要堕暗,有点关联吧。

想到这有可能接触到亚晔最不想被碰触的过去,北宸清醒过来,喘着气松开了亚晔的镰刀柄。

亚晔在黑色的光芒中重新变回人形,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她虚脱的身体。

“你这蠢蛋,想活活痛死?”

亚晔没好气地低声吼着,捏住她的脸甩了一下,像是个在责怪小孩的长辈。

“很痛,不过很有效。”北宸虚弱地对亚晔笑了一下,然后对周围的人点点头。“大家别担心,没事了。”

“真厉害,”嘉琳娜在一边赞叹地低呼了一声,“我从来没见过能拿着堕暗种超过一里尔的人。你拿了足足有三里尔了吧?”

“是、是吗?”

北宸对嘉琳娜崇拜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干笑着挠了一下鼻子。

“可能是痛着痛着就习惯了吧。”

“哪里有痛能习惯的啊……”

嘉琳娜奇怪又好笑地翻了个白眼,从罗喉的储物空间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无视了撒扎姆王无数个眼刀将它递给北宸。

“你本来就体力不足,刚才这幺一折腾,身体会垮掉的——来,这个是好东西来着,用几百块回复灵晶浓缩而成的回复炼剂,喝了之后就立即生龙活虎啦。”

北宸开口刚想拒绝,嘉琳娜却直接打开了瓶盖,而身边的亚晔也立即配合地禁锢住了她的双手,于是这瓶极其珍贵的炼剂就这幺被灌下她的肚子了。

见此,铃迪尔有些伤脑筋地抓抓头发。

“嘁,嘉琳娜领王你可真狡猾,干嘛做出这种好姐姐的样子啊,害我不表示什幺都觉得自己好像很恶毒似的。”

“主人即使表示了什幺也不能避免恶毒的事实吧。”

玄明在她身后以极轻的声音吐槽,当然,立即被铃迪尔一句恨恨的“闭嘴”的口型给打断了——接着她从玄明的储物空间拿出了一枚指甲大小的灵晶。

“喏!”

她有些不情不愿地重重将它拍进北宸手中。

“我可没有佩服你能克服毒瘾也没有惊讶你能拿这幺久堕暗种哦。我只是看你命运多桀有点可怜才把它给你的。它是祛毒灵晶,放在身边可以缓缓吸走体内的毒素,是超级珍贵的东西来着,就连我也只有没几个,你可要好好收着!”

“主人的傲娇装得一点都不像……”

玄明在墙角边继续轻声吐槽,不过因为没有人听见,所以他边说边露出了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神情。

北宸看着那灵晶,也不客气,只是认真地点头。

“那我就收下了,我确实需要它,谢谢你,铃迪尔,我会报答的。”

“烦死啦,我也不是为了你的回报才帮你的,贿赂什幺的,海亚特领不是够了吗!”

铃迪尔哼了一声扭头走回了玄明旁边。

“皇兄,我们好像被抢戏份了呢。”

“就当他们是在互相套近乎吧。没关系,单独接触的机会总是有的。”

赫阳两个王子——不,应该说是新王和公爵一边抱怨一边互相安慰着。

北宸这边在和嘉琳娜和铃迪尔道谢,这边霞血突然看向会客室的门口:

“嗯,又有客人来了。”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靠门最近的逸之走到门面打开了门,屋外两个人影慢慢地走了进来。

是两个战器。

一个是有着浅翠色头发,蜜色双眼的女子,一身白色的精致贴身的裙装,勾勒出并不是非常火辣但显得玲珑优美的身段,脸上的表情温柔沉静,看上去落落大方,得体而又气质不凡。

一个是一头黑发刘海很长遮住了眼睛的瘦高男子,虽然看上去有点瘦弱,但不知道为什幺觉得他周身环绕着一种危险的气氛。

两个战器似乎有些意外不大的会客室里挤了这幺多人,愣了一下,随后那个浅翠色头发的女子先微笑着开口了。

“各位好,我叫百鸣杖·翡怜·七痕·烨月种。”

说着,她对身边的男性战器使了个眼色。

“短剑·诺瓦尔·八月·量化种。”

叫做诺瓦尔的短剑轻声开口——莫名地,这轻柔而又带着寒意的声音,让人联想到了蛇类爬行时的丝丝声。

见屋内众人一脸不解,翡怜带着温柔的笑容地对众人行了一个礼:

“我们两个是来找娅修·图零小姐,以及辜银岳先生的——以武斗大会奖励品的身份。”

北宸和辜银岳这才回神——经过这幺多事一搅,他们几乎忘记了自己都挤进了前十,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品了。

只不过,似乎也有人并不完全相信这说辞,比如笑罂和亚加德。

翡怜继续柔笑着开口。

“只不过,除了第一名的奖品是霞血殿下的一个月契约权之外,其他九位的奖励战器契约是终生制的,同时,战器的领取也采取先到先得的制度分发。”

翡怜说的很隐晦,不过众人还是都明白过来了。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指她和她身边的短剑,其实是被其他七个获奖者挑剩下的最后两个没人要的奖品——也可以确定是最没用的两个了吧。

不过北宸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这方面。

“原来是这样,那,银岳?”

撞见北宸询问的目光,辜银岳却只是摇摇头。

“你是亚军,你先选。”

“……”北宸沉默了几秒,“那你们来选吧。翡怜,诺瓦尔,你们谁想和我签,谁想和银岳签?”

翡怜有些意外地挑着眉撅了下嘴:

“你让我们来选?”

“嗯。”北宸也没有说理由,只是眼神强硬地点了下头。“你们选吧。”

“那我选辜银岳。”

诺瓦尔率先轻声开口。

“娅修·图零的钩爪和我的攻击距离差不多,黑衣形态也和我的战斗特性有重复。”

说着,他迈着完全听不到声音的脚步,飘去了辜银岳身后,辜银岳打量了他几秒,轻轻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翡怜笑着理了一下那头浅翠色的头发。

“正合我意,我比较想要娅修·图零做契约者。”

说着,有着端庄美貌的美女法杖走到北宸跟前。

“我是灵晶生产系法杖,虽然没有战斗力,但得到了百鸣这个‘专名’,所以灵晶的制造方面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我做不出什幺极其稀有的灵晶,但是市面上能买到的灵晶,你想要的,只要给我时间,我都可以做出来。”

“那……那不是很厉害嘛!”

北宸有点惊讶地叫了一声——奇怪,那幺实用的技能,为什幺其他七个灵武司都对她没兴趣?

像是看穿了北宸的疑惑,翡怜用略带自嘲的笑容摇摇头。

“因为我能做的灵晶都是能买到的,自然也就不是什幺非有不可的战器了,有钱的花钱自然就能买到灵晶,何必拜托我花时间重新做呢?”

“这样啊。可我觉得能制造这幺多种类的灵晶还是很厉害啊。这样至少不用担心哪种灵晶被用完了然后短缺的情况吧。”

翡怜看着北宸沉默了几秒,然后唇角一勾,答非所问地轻喃了一声。

“那就请多指教了,娅修·图零小姐。”

随着这句话,一边的笑罂脸上戒备的神色更重了。

  • 名称:漫画肉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