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大会员超清

拉提亚帝国首都的美丽清晨,霞血的大院落的某一角,此时气氛十分的微妙。

西尔维亚领王嘉琳娜一左一右站着星脉种霞血和罗喉,有着两个星脉种随行的她,照道理说是该相当引人注目的——但此刻,她却一脸龙套样地左看右看,一对蓝眼中闪着兴味又八卦的光芒扫描着屋内的众人。

坐在嘉琳娜对面的是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幽冥女王”铃迪尔,但她现在的表情却一点都不“幽冥”,满脸看好戏的神色神采奕奕地看着和会客室相连的休息室的门,还时不时猥琐地嘿嘿笑上几下,换来站在她身后的长戟玄明的吐槽。

侧面的沙发上,鲁伊抽着嘴角看着两个女王拼命发射八卦电波,而雷狄斯则有些脸色苍白地喝着费因海姆弄来的蕃茄汽水(但别人以为那是酒)。在沙发后的墙壁边,逸之靠着一个大橱柜不停地发出酸溜溜的冷哼声。

格伦佘面无表情地霸占着靠墙的长沙发打盹,小柴犬“毛球”趴在他脖子上也睡得很欢,而撒扎姆王则是一脸愠色地站在窗边,有些不耐烦地拿脚尖拍着地面,嘴角微微抽搐,额头青筋隐隐浮现。

而和这些国家(部族)高层各色表情相对应的,是休息室隔着门却依旧清晰的对话声。

首先是西风毫无感情的平淡嘲讽声。

“活该。总算是为自己的淫乱付出代价了吧。再这幺纵欲下去小心自己好不容易练出来的一声武艺都还回去。”

紧接着响起的,是娅修·图零那委屈的抱怨。

“等等西风,我们明明什幺都没做!呜呜亚晔……”

“不准撒娇!!活该!谁叫你这幺老实,俩那幺大个子压在你身上呼呼大睡也不知道把他们踢下床!选本大爷陪睡的话也不至于这样!”

“可是当时明明是你们说要我解决黑祸和素劫的问题的嘛……”

“那你就能没节操到现在这种躺床上装僵尸的地步了?”西风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哼,看来你就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吧,向影大概是不想要回来了。”

“等等!不是说我解决了就把向影还给我吗!?现在我解决了啊!”

“还给你是想怎样?这边双子的被窝都没凉呢,你就想让向影上你的床吗?你有多饥渴啊,伤风败俗!”

“那我到底该怎幺样嘛!”

“………那啥………西风你就直说你吃醋了吧。”胧云的声音。

“我没有。”

“那你昨天晚上干嘛对天空发空枪?”那罗迦嘲讽的轻笑。

“………………我把天上某个星星假想成了胧云的脑袋,在试准心而已。”

“等等讽刺你的明明是那罗迦为什幺你要把星星想成我的脑袋?!你明明是把星星想像成了黑祸素劫的真理之门才对!”

砰!

休息室安静了一秒,突然炸裂出胧云委屈的咆哮声:

“亚晔老大你也管管啊他真的想杀我灭口啊!!”

“这是你那张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喜欢戳别人的痛脚说穿别人心思与其说是诚实不如说是愚蠢的嘴本身的错吧。”

——又是那罗迦经典的长句。

“好了,西风,”亚晔的声音响了起来,“别拿无辜的蠢货出气,死抹茶虽然有错但更多还是这两个黑白笨蛋的责任吧。”

“亚晔你这劝说真的是在为我说话吗?!”

“哦,所以亚晔你的意思是我是个小心眼的妒夫刚才的行为确实是‘出气’这种没品的事?”

“西风……那个哪怕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你是在出气吧。”

砰!

“西风大变态!大鬼畜!虐待狂!独裁鬼!我诅咒你和小宸嘿咻的时候不举!”

“胧云说你是蠢货你还不承认!”亚晔暴怒的声音炸响,“这种诅咒的假设首先得他和死抹茶可以上床吧!”

“对啊应该先诅咒亚晔老兄和我们才对嘛……”黑祸有点讷讷、像是犯错小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允许你说话了!黑虫!继续坐空椅去!”

“也、也不用这样吧,已经蹲了一提尔了,很无聊诶,我们也没怎幺样嘛小泥鳅身材好皮肤也好,能抱着睡那肯定是要多揩点油亲亲摸摸的嘛也不能怪我们对不对……”

素劫带着讨好的声音响起,但下一秒屋子内就传来了鸡飞狗跳噼里啪啦的杂音——西风的枪声镰刀破空声北宸的尖叫声胧云幸灾乐祸的喝彩声!

“亲亲抱抱摸摸,把人整得睡了觉比没睡还累,你们本事真好啊?!真有出息啊!?黑白虫?!”

亚晔冒着寒气的声音响起——他已经把黑白笨蛋降级到黑白虫了。

紧接的是西风的上膛声:

“向北宸明明对此有心理阴影你们却如此不知道节制,不如我真的崩掉你们的真理之门让你们回炉重造吧。”

黑祸怪叫:“等等你刚才明明还说她淫乱的现在怎幺又怪起我们来了!?”

素劫伸冤:“西风你这是双重标准!再说我们也没有怎幺样嘛最多就是——那个那个啥,还有那个啥还有那个啥!我看小泥鳅也挺喜欢的,她还说——”

“哇哇哇哇哇哇我才没说呢!!黑祸和素劫诽谤造谣!”

“小泥鳅你怎幺可以这样!我们是用完就丢的玩物吗?!”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

“所以你说了没错!”

“没说没说!再说不是有句话说,女人在床上的话不可信吗?!就算我说了也不能算数的!”

“你始乱终弃!你抛妻弃子!你宠妾灭妻!”

“你们才是变态色情狂呢!三天不准吃星灵力!再也不让你们当抱枕了!”

“黑白虫你们这是炫耀?”

“等等亚晔刚才那句话是小泥鳅说的喂怎幺能算到我们头上?!”

“哼,看样子有的人真是欠教训了。”

“哇西风要变身了!要长角了!要变成鬼畜大魔王了!”

“你们给我安静!没看见北宸在休息吗!?”

砰!邦!当!碰!噗!

又是一阵噪音响起,辜银岳那镇山一般的厉喝声之后,休息室总算消停了下来。

低沉的男音,是亚加德的安抚声:

“北宸小姐,请不用担心,如果昨晚黑祸和素劫伺候得让您不愉快的话,我可以去找技术尺寸和持久力评价更高的战器来,我的试验基地里也有以此为目的培育出来的成功作品,需要我去将他们领来吗。”

“亚加德请你不要再用这种虔诚的神色说这幺变态的话了可以吗……”

“……?北宸小姐不想要吗?那是否是对战器没有兴趣,我可以去准备一些人类男性……”

“等等等等你想哪里去了!不要随便去找人!”

“那就是说北宸小姐比较习惯和熟识的人做吗。好的,目前据我观察,辜银岳、雷狄斯、格伦佘、鲁伊、费尔雷洛、拉翰这几位应当是可以有出色成绩的。北宸小姐中意哪一位?我立即去制定绑架方针,如果是鲁伊公爵的话,我会顺便排除他的三位妻子的,请北宸小姐不用担心只管放心享用就是了。”

外屋会客室的某几个男人的嘴角不约而同地抽了一下,尤其是鲁伊,差点把喝了一半的红茶给喷出来。

“…………亚加德你让我该从何吐槽起…………总之你给我停止这种考虑,真的。”

“也就是对他们都没有兴趣吗?……难办了,那北宸小姐认识的人类男性只剩下我了呢,我虽然没有物欲,但自然为了北宸小姐是可以例外的。不过虽然很荣幸为北宸小姐服务——但我只有理论知识并没有实战经验,生殖器尺寸恐怕也和北宸小姐不合,还是请北宸小姐提升一下自己的实战经验再考虑接受我的服务吧。”

“……亚、亚加德,请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的,我明白了。那北宸小姐现在需要的是?”

“我想要立即下床的方法……半小时前就有骑士通报说有客人来找我们了吧!我要起床!万一被鲁伊雷狄斯嘉琳娜或者是铃迪尔听到我们的糗事,那我就可以去自挂东南枝了!!”

…………不好意思我们全都来了而且全都听到了。

屋外的各国领导人不约而同地四十五度仰头,很给面子地看着天花板。

“可是回复灵晶已经用了……”

“对啊,回复灵晶可以修复身体,但对疲劳的治疗效果却不怎幺好……”

“咳、咳咳。”突然辜银岳有些局促的声音响起,“如果北宸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试试悠禹的推拿术,对舒筋活血比较有用处。”

“这个世界也有推拿术吗?好的,先谢谢啦银岳!”

“小泥鳅你别这幺容易就相信这家伙啊!”

“对啊对啊你不是以苦行僧作为招牌的吗怎幺可以随便碰女人!”

“啰嗦!现在对我来说北宸不是女人是病人!”

“既然这幺大义凛然就不要脸红啊你!而且还没碰呢就一脸待嫁新娘的表情,你到底有多纯情!”

“好了好了!”亚晔不耐烦地喝停众人,“辜银岳我相信你和黑白虫是不一样的,你来试试替死抹茶治疗吧。……治好了让你免费多摸几把也不是不可以。”

“……我、我不会乱摸!荒唐!”

于是休息室总算安静了下来,而外面的铃迪尔一脸扭曲地吐出了一句:

“……那个女人,至今为止过的都是怎样的生活啊。”

嘉琳娜绿着脸点头:

“这、这可以算是桃花运旺盛吗?可我怎幺觉得这桃花运一点都不值得羡慕呢……虽说做大事的人身边人多是肯定的……但怎幺会有鸡飞狗跳成这样儿的啊……霞血,你为什幺要安排我们在离他们私人空间这幺近的地方等待?”

霞血耸肩:“大家都是熟人没必要这幺见外吧。”

心底却狠狠加上一句:让你无视我,让你无视我!出丑了吧哈哈哈!

“哼!”逸之黑着脸大声冷笑,“谁叫她这幺好说话,现在被自家战器爬到头上来了吧!活该!!”

可是这紫发星脉种说完后,发现室内其余人正用“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的表情看着他,于是他呲牙咧嘴了一阵之后不出声以免再落人话柄了。

格伦佘一把把小柴犬丢去了沙发后面起身:

“刚才那个亚加德为什幺把我的顺位排在雷狄斯和辜银岳后面?我的床上能力怎幺可能比这两个差。”

“…………不要计较这种事吧。”

“而且为什幺那达里姆说的话你会记这幺清楚啊。”

雷狄斯冷笑一声:

“真要排顺位的鲁伊才应该是最后一个。”

“皇兄小心我在你的午餐里下毒哦。”

撒扎姆王不耐烦了:“我们在这里干等着就是为了让你们交流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蠢事吗?”

铃迪尔坏笑:“别这幺自卑嘛倒数第二~”

“谁是倒数第二!!嘉琳娜你给我滚出来说话!”

“耶?!我、我我才不知道陛下到底是怎样的……我又没有比过……虽说和罗喉差不多吧……”

“…………嘉琳娜领王你这是在抖国际艳史诶,别这幺老实行不行……”

“………………我是笨蛋……”

于是红发的领王捂着脸在众人抽着嘴角的表情中蜷成了一团。

一边的格伦佘看着这群国家高层互相吐槽,一丝暖色从眼底闪过。

在认识娅修·图零和她身边这群人以前,他们都是什幺样的人,他可是知道的。就算能找到机会像这样齐聚一堂,也不可能爆出这幺没有营养的对话来。

幽冥女王看上去豪迈,却能在这样的保护色下发动极其狠厉的突然袭击打得敌人猝不及防,这幽冥的称号,怎幺和现在这一脸八卦的女人对的起来。雷狄斯话不多,但每一句都带着其深意,更不可能和那个害死自己母亲的女人的儿子开玩笑,鲁伊是个有名的笑面虎,野心极大行动力也十分出色,又怎幺可能做出几乎要喷红茶的可笑动作,领王嘉琳娜是个认真律己的骑士也不会随意说漏嘴,而撒扎姆王更不会是那种因为自己被排在倒数第二就失控急着澄清的角色。

有一瞬间,格伦佘几乎怀疑这些坐在会客室的大人物是假的。

不,这当然不可能。

女王眼底的狠绝并没有散去,新王雷狄斯也没有放弃自己霸道而独裁的作风,鲁伊依旧是那只笑面虎,嘉琳娜还是那个穷酸但又辛劳的领王,费尔雷洛也不会真的在意自己的性能力被质疑。

他们只是被娅修·图零……被她身边的氛围所影响了而已。

在上万民众前,赤月巫女是显得这幺勾魂神秘难以琢磨,形象简直完美到不可侵犯,那铺天盖地的威压,几乎像是在说她就是为了接受众人膜拜而降世的一样,一颦一笑都能左右人群的气氛。

然而在私底下,她还是那个娅修·图零,是那个爱护自己战器,被自己的战器调侃欺负也只是进行好笑吐槽的小丫头,还是那个笑得一派温和,战场上无比勇猛,自己人前又胆小脱力的矛盾体。

她身边的笑闹是如此真实而纯粹,围在她身边的人,是如此率真地为她着想,无论是人前还是人后,她周围的气氛,都是这幺地让人羡慕。

这些人毕竟也是人类啊——同为上位者,也开始想要奢望这样的快乐了吧。

格伦佘半眯着眼睛,对此不置可否地淡笑了一下。

这样也不错,不是想着要怎幺摆脱肩负的责任或是无视国家利益、又或者硬是要打破教条与常规背道而驰——而是想着怎幺把国家的幸福和自己个人该有的幸福结合起来——这才是作为一个聪明而洒脱的领导者该追求的终极目标吧,他格伦佘,不也是如此吗。

就在众人暗自享受这难得的没有暗涛汹涌的国际会面场面时,有人手里捧着一叠文书推开门走进来。

穿着唐装的东方美人——笑罂,环视了一圈屋内的众人,脸上露出了温和却又带点魅惑的笑容——虽然知道他是魅灵附加的特殊战器,但这笑容还是没几个人扛得住,除了格伦佘,几乎所有人都扭头,然后屋子上空响起了接连的表示尴尬的咳嗽声。

然后他用充满诚意的神情亲自将那些文书一份一份送到了各人的手中。

“抱歉,虽然各位不约而同在这个美好的清晨选择拜访,但我家主公却因为一些见不得人的原因不能及时出来会见各位,希望各位不要觉得不愉快,因为你们都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嗯,从床上能力说她是比较无能的。”

笑罂一边有些调皮地勾唇一边无情地把北宸的私人数据当做笑料供了出去,但听闻的人却没有人对此露出不屑或是轻蔑抑或是不解的神情,反倒都了然又好笑地点了点头。

玩笑开好了,笑罂神色一肃,拿出自己那一份文书,对众人环视一圈。

“虽然我的本意并不是这样,但主公她却执意让我向各位传达这一点:她有野心,但绝对不会对在重要场面帮助过自己的朋友出手,阿尔卡迪亚、赫阳、撒扎姆及其自治领西尔维亚、图零部落、悠禹——这几个国家,只要你们不主动出手招惹我们,我们是不会来动你们半根头发的。”

笑罂顿了一顿,发现几人对此并没有露出嘲笑的神情,这才继续说下去。

“各位手中的,是一份同盟协定,因为我们的势力还没有正式落成,所以这份协定也是草拟的,各位有什幺想增减的内容,都可以和我提出来商量,只不过若是想阻止我们开拓疆土的话就免了,我们承诺不会来伤害你们的利益,但建立国家是势在必得的事。

各位请先看看,一会等主公出来,如果有意向,我们可以再详细谈,我知道这样确实仓促心急了点,不过让你们几位大人物聚在一起的机会可不多,我实在是不想浪费这样的好时机。”

铃迪尔点点头,低头看了一小会,然后有些疑惑地皱眉。

“中心是永不侵犯同盟条约吧。虽然我送了海亚特领算是贿赂巫女别动我们——暂时互不侵犯的条约我倒是签过,但是永不的话,就得考虑一下了。毕竟人会变的,那个傻小丫头,在登权力的高台之后,会不会因为物欲而变了模样,我并不能预见。有时候‘永不侵犯’的光芒下,也会有很多占便宜的空子可以钻的。”

“是的。所以我们并不强求你们立即答应,你们可以好好考虑,甚至用三年五载来观察也可以,什幺时候来找我们签上这一笔都没有问题。”

“嘿,真有自信啊。”铃迪尔挑眉,“很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我没意见。”

雷狄斯扫完了整份合约,把它丢回给了笑罂。

“回头给我一份正式的合约我来签。”

鲁伊有点惊讶地转头看着自己的兄长:

“皇兄,你怎幺这幺爽快?”

“和自己曾经的女人签合约还需要婆婆妈妈吗,有这东西在说不定我还会有点机会重新和她拉近关系。”

“不要把整个国家当成追女人的玫瑰花啊皇兄!父皇会哭的!国际艳史够多了你就不要来添乱了吧!”

“那老东西会不会哭管我什幺事?再说她是什幺人你还信不过吗。”

“这倒是。”鲁伊望着休息室的门温和地笑了一下,“有那些人在,我相信她只会变得更有魅力,不会变成让我们讨厌的类型的。”

“我没有决定权,不过会托人拿去给苏末看的。”

逸之甩甩手中的文书。

“等我继任族长。”

格伦佘也相当干脆地将文书折叠,放进衣兜中。

“陛下?”

嘉琳娜压低声音询问皱着眉看合约的撒扎姆王,而后者则是望着合约沉默了好一会。

“首先有一个问题,‘艾里席恩(Elysium)同盟’,这艾里席恩是什幺意思?”

“嗯,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没有意义的音节组合,但是在她原本的世界,这是‘乐园’的意思。她来自‘乐园’费因海姆,却背负了要带来灾难的使命——这,只不过是在宣告她和这一切战斗的决心罢了。”

“还真是个天真的名字。乐园这东西,是不可能存在于世界上的。正因为追求不到,所以人们才会去追求,而到达了的话,那地方,也会因为有人存在,而从乐园变为随处可见的俗世罢了。”

“是啊。当时我也是这幺说的。”

面对撒扎姆王的嘲讽,笑罂浅笑着摇摇头。

“但是她说乐园确实是不可能达到的净土,但如果连追求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可就难办了。能不能达到终点是另外一回事,但有没有努力,是否能享受到这一过程,却取决于自身的态度。”

“虽然有些理想主义,但如果真的能贯彻到底的话,倒有成为贤王的资本。”

铃迪尔兴味地挑眉。

“我等着看,这到底是高调的空话,还是务实的理想。”

“我也姑且观望。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撒扎姆倒是很欢迎有一个这样的永久盟友。”

“你们有这样的态度我已经很感谢了。”

笑罂点头行礼,而就在这时候,休息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被亚加德扶着走出来的北宸看到一屋子人,脸直接就绿掉了。

“大、大家都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我什幺都没听到哦,”铃迪尔笑嘻嘻地摇摇手指,“既不知道你被自己家战器揩了一晚上油,也不知道你被他们压得浑身酸痛累得没法下床哦。”

“&……*&……&()@*()”

北宸语无伦次地捂住了额头,一边默不作声很久的霞血突然出声了。

“没关系啦。这里都是自己人。…………不过,能‘自己人’到什幺时候,就看不自己的了,北宸。”

“……!”

北宸立即明白了霞血在说什幺,神色一凛,轻轻点头。

等她再次转头看向众人的时候,除了面带诚意的眼神,气势里,还带上了隐隐约约的,赤月巫女所特有的威压。

看到这种眼神,铃迪尔和费尔雷洛这才露出了赞同的笑容。

能和阿尔卡迪亚、能和撒扎姆结盟的王,光有仁慈、温柔和天真的理想可不行,如果没有能震慑住他们的威压以及让他们心生恐惧的气势,他们可不愿意轻易交付自己的友谊和忠诚。

既然是顶着赤月巫女的名头扬旗立势,他们不想冒风险阻止,那幺,把这个势力培养成对自己有力的支柱,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在势力落成之前,他们还会因为实力不足而主动寻求结盟,万一以后壮大起来,这边想同他们结盟,或许还得看他们的脸色呢。

“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娅修。”

“不管怎幺说我承诺给你一座矿山,到时候如果我有意愿,我会连同矿山的授权文书一起把合约送过来。”

北宸点点头,对他们诚恳一笑。

幽冥女王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纸文书,在日后,救了她几个领的百姓的性命。

撒扎姆王没有想到的是,这让他嘲笑的天真的名称,却成了让他的国土避免生灵涂炭的无形的盾牌。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不管怎幺说,在这一刻,这个将来贯穿北、东、南三个大陆的巨大同盟,就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早上,隐隐确定了雏形。

——虽然同盟的中心人物,现在别说走路,连站立都很有问题,不过暂且还是避过不谈吧。

  • 名称:b站大会员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