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岛遥超清

无论是金兵,还是宋兵,都忘记了厮杀,怔怔的看着高举拳头的李子玉。

      原来李子玉沖下山来,一拳一个连杀几名金兵。忽然看到金将连斩几名宋军将士,甚是勇猛。就沖了过去,出其不意,一拳打在战马的脖子上,将战马打倒在地。

      金将头晕脑涨的从地上站了起了,使劲儿的摆了摆脑袋。双目喷火的看着李子玉,怒喝一声,举着手中的弯刀杀了过来。

      回过神来的两国将士,也呐喊着杀了起来。

      李子玉眯着双眼盯着杀过来的金将,在弯刀即将落在头上那一刻,仅仅只是一侧身子,就躲了过去。原本下垂的双手猛的抬起,击在收势不住的金将背后。金将一个扑趔,趴在地上。

      金将齿牙咧嘴的站了起来,拿弯刀的手也有些颤抖,黄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竟是断了两根肋骨。李子玉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周围的宋兵也不去招惹金将。喧闹的战场之上,李子玉和金将周围风平浪静,犹如龙捲风中心一般。

      盏茶的功夫,来偷营的金兵就死伤殆尽。只剩下金将自己站在那里,满身鲜血的岳飞慢慢的走到面前,冷冷的打量着金将,说道:「金狗,还不下跪投降!」

      金将强忍疼痛,冷哼道:「你们宋人狡诈,只会耍阴谋诡计,没有勇士的作风。是好汉的话,你我各领一队人马,摆开阵势一战。」

      岳飞闻言笑道:「勇士?你这勇士不也来偷营吗?战场之上,取胜才是王道。这偷营之计,我汉人在一千年前就有了,可笑你还敢用此计来对付我们。」

      一旁的李子玉介面道:「这就叫关公面前耍大刀,脑袋被猪啃了吧你。呵呵呵。」周围的宋兵闻言纷纷大笑。金将一指李子玉,怒道:「你……」却不小心扯动断骨,痛苦的紧皱眉头。

      岳飞笑着说道:「此话甚是贴切。」又对金将说道:「本将不杀败军之将,今天就饶你一条性命。你且回去对你家主子说,我大宋康王殿下已经聚齐百万勤王之师,不日就到达京畿。劝他还是早早撤兵回去,莫要多造杀戮。不然大军一到,就是尔等灭亡之日。给他一匹马,放他回去。」

      一名军士牵过一匹马来,把缰绳扔给金将。金将咬着牙接过缰绳,强忍着断骨之痛爬上马背,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子玉,这才打马而去。

      岳飞看着金将渐行渐远,转过头对李子玉笑道:「你是那位都头的手下,身手如此了得。却是不成听闻!」

      李子玉正要答话,不知何时从山上下来的成都头抢先答道:「回稟指挥,这人是我属下帐下的士卒李子玉。」

      「噢,不曾想到火头军竟有如此高手。实在是难得!」岳飞一脸惊讶道,接着又对成都头道:「从现在开始,把他调我的帐下听命吧,暂时做我的侍卫。」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李子玉,就忙着查看伤亡人数去了。

      成都头一脸微笑的走到李子玉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子玉啊,兄长我先在这里恭喜你高升。去了大人帐下可不要忘了咱们伙房的兄弟们,记得没事的时候来兄长这里,兄长还有几瓶好酒没捨得喝呢,有机会你我好好吃它几杯,怎样!」

      李子玉闻言笑了笑,接着一正脸色,道:「多谢成都头好意,不过我记得军法规定,军营之中不得随便饮酒,除非有主将下令,否则杖三十。都头您不会忘了吧?」说完也不管脸色难看的成都头,扭头向岳飞走去。

      看着李子玉的背影,成都头低声唾道:「小人得志,给脸不要脸的狗东西。」回头一看,猴子几个正捂着嘴偷笑,骂道:「混帐玩意儿,还不快去帮忙救治伤兵,莫非想挨军棍!」几个人顿时后作鸟散。

      岳飞帐内,看着报上来的伤亡情况,岳飞歎了口气:「真没想到,金兵战力如此之强,怪不得敢以二百人马来偷营,中了埋伏,还能杀我一百多将士。这勤王之事,看来没有想像中的那幺容易了。」

      岳飜劝道:「兄长不必如此担心,想这二百金兵也是他们的精锐了。」

      「但愿如此吧」岳飞放下手中的纸张,抬头吩咐道:「传令全营,抓紧时间休息,天亮之前离开这个山谷。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金兵天一亮就会来这里。」

      「是」岳飜抱拳答道。

      岳飞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李子玉,笑道:「子玉,过来。你小小年纪功夫就如此了得,不知你师父是那位高人?」李子玉走上前答道:「回将军的话,标下没有师父,这一身拳脚功夫都是自己瞎练的。比起将军的功夫还差得远呢。」

      岳飞呵呵一笑,说道:「不可妄自菲薄,想那金军将军一身功夫也甚是了得,就是本将想拿下他,也得数十回合之外,你却一招就将他肋骨打断,这等功夫却是难得的很。」

      「将军过誉了,我那些功夫顶多算得上是庄稼把式,打败金狗纯属运气。」被岳飞夸得有些脸红的李子玉,急忙答道。

      「嗯,年轻人能够如此谦虚,却也难得。好了,你先下去歇息一会儿。」岳飞摆手道。

      「是,将军也早些休息吧!」李子玉答道。

      帐篷大部分都在金兵来袭时烧毁,剩下的几顶也早已挤满了人。李子玉只好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和衣躺下。

      刚过了四更,岳飞就带领着将士们出发,向和统制大人约定的会合地点——陈留赶去。因为缴获了金兵的一部分马匹,连来时的六头驴和一头骡子也不要了,统统都换成战马,连李子玉也分到了一匹。只不过从来没有骑过马的李侍卫,一直跑在队伍的最后,很是难堪。等跑到了预定会合地点,才掌握了骑马的要领。

      到了陈留城外,只见漫山遍野都是一顶顶雪白的帐篷,骑在马上的岳飞感慨道:「想我大宋军士百万,武器精良,却被金人如此欺辱,致使圣上蒙羞,我岳飞当学汉之霍去病,他日封狼居胥,一雪今日之耻。」身后的李子玉听闻此言,心里歎道:「你有霍去病之志,赵构却无武帝之心,如何封狼居胥。」

     

  • 名称:森岛遥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