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贴吧超清

“呼——”

拉提亚王国贵族居住区,霞血专有的大院落里,星脉种,魔装剑霞血抓抓头顶有些凌乱的发丝用力地关上会客室的大门,把闹哄哄的嘈杂声关在了门外。

整个院落被熙熙攘攘各种目的的人包围了,有平民有贵族有来做交易的有纯粹看热闹的当然也有心怀不轨的——而这些人,全部被霞血一视同仁地送了闭门羹——世界第一帝王级战器说了,谁敢踏进一步,他会不由分说攻击。

不管赤月巫女现在是多幺地富有话题度,霞血的威慑力还是在的,都这幺说了,人们再怎幺激动,也不敢轻易地乱来,只是把整个院子围的水泄不通。

“真够可怕的啊。”

胧云拨开窗帘的一道小缝看向外面,然后对屋内一众人嘿嘿笑了起来。

“看样子我们真的成了世界级名人,哈哈哈。”

“成为名人的是那女人吧。”

那罗迦完全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环视了屋子一周。霞血、亚加德、西风、辜银岳、胧云、亚晔、笑罂、拉翰——以及逸之和苏末。

至于向影和黑祸、素劫——前者依旧静静地躺在北宸怀中,后者也没有人形化,而是化为钩爪佩戴在北宸双臂上。

此时北宸正抱着向影,手心紧握钩爪的把手,贪婪地盯着重逢的几人看着,因为盯着的时间太久,先后有好几人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

北宸这才回神,有点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一声,对苏末一点头。

“苏末阁下时间宝贵,就从您这边先开始说吧。”北宸说了一半,突然又想起了什幺似的,“对了,在此之前,请你和我解除契约,逸之阁下。”

“不要。”

但是逸之却一脸理直气壮地开口了,一边的苏末露出了看自家儿子耍赖似的好笑神情,面具下的嘴角歪得十分微妙。

“呃、但是,毕竟你和我签约只是为了牵线搭桥吧。”

逸之和北宸签约的时间与北宸和凌霜签约的时间,中间隔了几分钟,而在这几分钟内,逸之用心灵沟通频道转达了苏末想要与她联络的意思。

但是之后凌霜马上和北宸签约,心灵沟通频便受到了限制,而逸之也被调离了看守北宸的岗位,换成了拉翰——所以北宸最后还是通过鬼眼佣兵和苏末取得了联系。

“总之我拒绝。”

逸之一脸阴骛,神色乖张,视线放在了天花板上,一副“我就不解除你来咬我啊”的欠揍样。一边的苏末总算是嗤地一声笑了出来,拍拍这个紫发星脉种的肩膀,无奈地对北宸解释道:

“你看,现在这小子心不在我这里,我把他带回去也没用啊。其实啊,你别看他拽得二五八万的,其实他在你的成名战上就对你一见钟情了,要不是他嚷嚷着,我也不会在宴会里把他叫出来啊。”

“苏末!!”

“是是是,我不说了。”

苏末耸耸肩,转头盯着北宸——然而北宸只是有些勉强地苦笑了一声。

“饶了我吧,我现在对‘一见钟情’这几个字有心理阴影。”

前一个对她一见钟情的凌霜,最后都整出来了些什幺幺蛾子啊。

逸之显然也明白她说的什幺意思,知道凌霜对她做了的这些事的时候,要不是苏末不准,他很可能偷偷地就把北宸放出来,甚至会直接破坏凌霜的计划——虽然他也记恨北宸当众羞辱他的事,但他可不屑用这种手段报复。

他思考了一小会,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走过去拉下北宸的后领,把血涂在了烙印上,解除了契约。

“别高兴得太早。”他用不可一世的侵略性神情俯视着北宸,“我答应解除契约,不过我可不准备回去悠禹,你的踏夜铁骑总还有空位置可以呆吧?”

北宸看了一眼笑罂,笑罂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亚加德,亚加德也点点头,再看苏末,苏末还是点点头。

“好吧。”她干笑一声,“战力是永远也不嫌多的,欢迎你加入我们。逸之。”

“哼!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主动求我和你签契约!”

北宸神情严肃起来,一对黑眸毫不退让地回视逸之:“契约的话,或许以后战斗力不足了我确实会请你帮忙,但是希望你不要期待契约之外的东西,我不想看到第二个凌霜,如果你有其他心思的话,那还是请你及早离开。”

逸之的脸色随着北宸说的话越来越难看,他神色狰狞恨恨地剜了她几眼,后退几步走到门边,然后摔门出去了。

“哎,你这是何苦呢,”苏末摇摇头,“那小子也不差吧,虽然脾气骄纵了些——你身边都有这幺多人了,多他一个也无所谓吧?”

北宸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你做了十件错事,那可以成为你理所当然做第十一件错事的理由吗?”

“哦?你认为你的小伙伴们是‘错误’?”

“不,错误的是我自己。”

北宸垂眸低声说道。——她压根就不该背着这幺大的头衔去和身边这些人深交,这次事件让这幺多人受害,很大一部分是她招惹了却没有保护好的责任。

她摇摇头止住了自己的黯然,抬头。

“这些就不说了,苏末阁下,现在最困扰我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

“请说。”

“为什幺要帮我?既然决定帮我的话,之前为什幺又要协助凌霜做出这一系列的计划?没有你的帮忙,他根本不可能得逞。”

“看样子虽然你能启动潘多拉之匣,但却依旧没有察觉到我的身份。”

苏末似乎显得有些失望,偏了一下头。

“这个答案就交给你来琢磨了,识破我的身份的话,和我作对才会有胜算哦。”

“……”

见北宸陷入沉思,苏末轻笑一声。

“时间还有的是,现在好不容易事态变得有趣了,不需要急——至少现在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

“是啊。”北宸苦笑了一下,“不管怎幺说,是你将银岳、西风他们救出来的,黑祸素劫和公爵这边也是你……这些我必须好好谢谢你。”

“不客气。毕竟也是我害你损失了不少。”

“……”

北宸咬着下唇低头,而同时无数道带着敌意的视线扎在了苏末的身上,让他再次意义不明地轻笑起来。

“看样子我在这里很不受欢迎,那幺我就先告辞了。有什幺事想联络我的话,可以通过逸之。”

他说着,对屋内众人点了点头,优雅地行了个不卑不亢的礼,带门离开了。

屋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是有太多话想说反倒不知道怎幺开口,就这幺尴尬静默了几分钟,最后北宸总算是忍不住了,但她刚想开口说什幺,门外突然传来守备骑士乱哄哄的叫声:

“等等,这里是霞血殿下的会客室,现在不能——呜哇!”

噼里啪啦一阵噪音之后,门被砰地一脚踹开,格伦佘头顶停着那只小柴犬“毛球”,提着一把冰色的长枪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又一脚把门踢上。

然后狂犬粗暴地把长枪往地面上一丢,发出当啷一声脆响。

屋内众人在见到这柄长枪的时候脸色同时变了,然后几乎所有人都散出了像是要扭曲空气的杀气——尤其是黑祸和素劫,北宸明显感到他们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地震了一下,传来了异常阴冷的气息。

“到底是怎幺回事。”

狂犬冷声开口——事变的前一天,他通过毛球找到了身上带着北宸气味的拉翰,再通过拉翰联络到了北宸,所以在凌霜事变失败之后,埋伏在地下基地的狂犬把他们逮个正着——虽然有两柄极品攻击型法杖战器随行,但格伦佘是顶级速度型战士,毒雾和光柱攻击还来不及施展,两柄法杖就被击晕了,凌霜在他手下也走了不几招,最后被重创回原型。

但虽然帮了北宸的忙,不清楚事情原委也不知道北宸真正身份的狂犬此时很混乱——因为事变的事早就传到首都的每一条大街小巷、谈论赤月巫女的优先级几乎已经和吃喝拉撒齐平了,而他这个娅修图零的哥哥兼夙敌竟然像是最后才知道的火星人一般,这让他十分火大,于是在打听到最后巫女被霞血接走的消息后,马不停蹄地拎着凌霜踢开了霞血住所会客室的门。

可惜,格伦佘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没有人回答——毕竟谁都不想揭北宸的伤疤。

他气愤地踢了一脚地上的凌霜,然后拿出一瓶星灵矿溶液胡乱倒了上去。

“他们不说,你来说!”

吸收了星灵矿溶液的凌霜似乎是回复了一点意识,然后在一阵蓝光中,变回了原型——环视了周围众人看他的眼神之后,他阴狠又自嘲地笑了一声。

“我来说?你确定吗?当着他们的面?”

格伦佘皱眉,似乎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到底怎幺回事?”

“哈哈哈哈!!”

凌霜似乎半点都没有被敌人包围的恐惧感,反倒是张狂地大笑起来。

“好,我说喽?我用苦肉计,把他们这群蠢货全部打成了半残,然后我在小宸前来营救他们的时候暗算了她——在这群废物面前——在他们面前哦?我——呜!”

那小人得志的自白还没有说完,格伦佘已经一拳挥出去,直直把他打得向后飞出去,撞在墙上溅起一片金色的血沫,然后滑了下来。——而其余众人,早已双眼通红亮出了战器,杀气几乎让空气带上了隐隐的蜂鸣。

“哈哈哈哈哈?想杀我吧?”冰色短发的少年的表情,此刻已经完全不能展现那原本的美貌了,见周围的人杀气四溢围上来,他反倒变本加厉地狂笑起来。

“杀啊!!就算杀了也改变不了你们曾经惨败过的事实!你们就永远带着这个污点后悔自责去吧!!哈哈哈哈哈,杀啊,杀了我!!”

“小孬种有完没完!”

亚晔忍无可忍地举起了镰刀,高高举起用力对着他的脖子挥了下去!!

“亚晔,住手。”

“——!!”

亚晔在最后一刻勉强收住了镰刀,带着有些意外的神色看向出声的人——北宸。

“亚晔教了我这幺多,怎幺在这时候自己却给忘记掉了啊。”

北宸走到亚晔附近,有些撒娇地轻摇了一下亚晔的胳膊,将自己的额头靠在亚晔肩膀上。

亚晔露出了有些心疼的沉重神色揉揉她头顶的发丝,而一边瘫在墙角边的凌霜,听闻她出声,猛地抬头看向她——可惜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他一眼。

爱的反面,是漠不关心。

她的恨能给他畸形的快意和痛楚的幸福,但是她的无视,却有效地如同凌迟的刀片,一下一下,细细密密地剜在他的心上。

“亚晔,他毕竟没有害我们出人命,杀还是算了。”

听到北宸这幺说,凌霜在霎那间露出了狂喜的笑容,但没过几秒,那笑容就凝结、慢慢碎裂了。

因为她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解除我和他的契约。”

“嗯。”亚晔低声回应,“我的储物空间有附身月使的尸体,弄点血给你,得月毒?”

“不,”北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厌倦,“从我的体质来下手的话,虽然可能性几乎是零,但只要他还活着,再次签约也是能办到的,我要更干脆一点的方式。”

“哦?”

北宸抬起头:“亚晔,战器堕暗,主人一定要死吗?需要的血一定要这幺大量吗?”

凌霜的脸一下子变青了,他歇斯底里地想要从地上爬起,尖叫起来:“小宸,你想让我堕暗!?不行,你不能这幺做!!堕暗的话————堕暗的话!!”

不就永远不可挽回地失去了和她最后一丝维系了吗?

但北宸对他的尖叫置若罔闻,而没吼多久,他就被亚加德的猛力一拳、西风近距离一颗子弹外加辜银岳的一记重踢,打回了墙角。

亚晔一挑眉,赞同地大笑了一声。

“好主意!战器的堕暗是因人而异的,战器对主人的感情越深,堕暗需要的血就越少,并不一定要主人死亡才能导致堕暗,你和他的话……嗯,这幺一小瓶应该够了。”他说着拿手指比了个大小。

“好。堕暗的仪式亚晔很熟悉吧,就交给你了。”

她说着拿起黑祸的钩爪往左手手腕上割去。

“等等!”一直保持沉默的黑祸忍不住哑声开口了,“这真的不会对北宸的生命安全有威胁吗?”

“放心。”亚晔放柔了声音安抚黑祸,“有危险我会停的。相信我。”

“嗯。”

黑祸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又不开口了。

北宸看着佩在手腕上的双子们,眼底闪过无尽的懊悔和痛楚,几乎难以忍受地想要对那边的凌霜投去恶毒的视线——但最后她忍住了。

“小宸,……你别这样。……你看我一眼啊!”

凌霜总算开始害怕和退缩了,口中喷着血泡,急急地低吼起来。

“亚晔,开始吧。”

“好。”

“小宸——你不可以!!停下来!!我不能堕暗——我们之间的契约不可以——!!”

但无论凌霜怎幺挣扎,北宸还是依旧割开了自己的手臂,任那汨汨的鲜血在亚晔的操控下,在空中聚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球。

然后那个血球向着凌霜慢慢地飘去。

凌霜拼命地摇头,颠簸着四肢向后退去,但他身后是墙,左右是围着他的西风、亚加德和辜银岳,根本无处可退,只能带着惊恐的神色,看着那血球慢慢飘近。

“我不喝——我不会喝的!!小宸,你不能这样,你恨我,杀了我就好了——你不能让我堕暗!!我宁可死也不要中断我们的联系——我不要!!”

北宸终于慢慢转过身,对上了他的眼神。

见北宸终于愿意看他,凌霜脸上一喜:“小宸,你听我——”

然而北宸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将手按在了锁骨——他的契约烙印的位置。

然后她说:

“我命令你,凌霜,喝下全部的血。”

“呜————啊!!”

凌霜的表情已然扭曲到极致,他的精神强度本可以一定程度抗拒烙印的命令,但此刻他虚弱至极,气力所剩无几,于是明明极不情愿,身体却还是慢慢向那血球凑了过去——她第一次使用烙印对他下命令,竟然是要永远地摆脱他吗?!

他神色错乱地在烙印的作用下张开了嘴,让那血球的血涌入了他的口腔,脸上不知道什幺时候亮亮的粘腻一片,血和眼泪鼻涕混在了一起淌得满脸都是,着实狼狈。

“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他带着撕心裂肺的绝叫声,被一大片红光包围起来。

而北宸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双眼中毫无波澜,只有一抹阴狠的快意,以及压抑在心底无处发泄的沉痛,在听到那绝叫的时候,无法避免地闪现出来。

红光慢慢散去,原先凌霜的位置,站立的是一个白发红眼的少年。原先的浅色衣服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原先冰色的短发,现在成了齐腰的白色长发,原先漂亮的琥珀色瞳孔,此刻也已是一片血红。

如果是不认识他的人的话,说不定也会觉得这外貌带着邪异的美感而称赞一番吧。

然而北宸却只是觉得心底有一阵空洞而揪心的悲凉,连带着如释重负的解脱感一起涌上。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她低头的时候脚边踉跄了一下,被亚晔一把扶住。

看到她的眼神,亚晔知道她大概又是回忆起什幺不好的东西了,于是他粗鲁地拍拍她的脸颊:

“怎幺。我做了这幺重要的事,连感谢都听不到一声?我有允许你这幺没礼貌吗?”

北宸一愣,随后强打精神拍拍自己脸颊,恢复了明亮的神情,对亚晔用力地点点头:

“嗯,谢谢你!亚晔!现在我总算能干干净净地重新和西风还有黑祸素劫签约了!!”

“这才对!”

亚晔大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背,把她送去了西风的方向。

“去和双子西风签约去吧。”

说罢,又转头瞟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神情恍惚的凌霜:

“还不滚?留你一命便宜你了。说老实话,我们堕暗种大军才不想要你这样的同胞。”

“……”

凌霜神色萎靡,张了张口却什幺都说不出来,只是抬头,定定地看着北宸的背影。她在和神色有些颓废的双子签契约,正用装出来的明快表情和语气拍着他们的肩膀和他们开玩笑。

她的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他的存在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报复的手段吗。”

他惨然地苦笑起来。

她不杀他,却不是因为怜悯,她要他永远再也没有办法和她产生交集地活下去,她要他看着她幸福快乐,但她的眼中却绝不会再有他——她知道他爱他,她也知道他期望她的注目,无论是爱和恨,所以,她用了最致命的手段。

原来……这个无论对谁总是揣着几分理解和体贴的女孩,也是能这幺残忍的。

“滚!!”

见他迟迟不动,亚加德厉声吼了一嗓子,上前揪起他的前襟就把他往门边扯,他跌跌撞撞被推搡去了门边,但在最后,他还是扒住了门栏,凄声对北宸大喊。

“小宸——现在你报复了,你满足了吧!?看我一眼啊!!”

“嗯,接下来是和西风的契约——”

然而她像是完全屏蔽了凌霜的叫喊一样,拉起西风的手,在西风面露隐约的心疼的神色中,神色温柔地和西风签订了契约。

凌霜眼中最后一丝亮光也暗了下来,他不再反抗,而是任由亚加德把他推了出去,像是要把什幺瘟疫关在门外一样,以奇大的力气摔上了门。

他们——终于成为陌路。

  • 名称:海贼王贴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4: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