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俱乐部超清

拉提亚首都格鲁贝西亚,用于迎击星灾的大广场。

耗费整整五天,几千人人力搭建而成的V字型巨大高台,矗立在广场的正中。高台的左右有几百个神色肃穆、穿着暗红色镶金纹路袍子的人排成整齐的方阵站立着——似乎是塞尔蓝德圣教的成员,而高台之下,黑压压地挤满了人群,就算平日里迎击星灾时容纳成百上千头体型巨大的附身月使都不会显得拥挤的大广场,此时也被挤得水泄不通。

高台的V字型中间凹陷的部分是一个高度稍稍矮一些的小高台,也是特等席。小高台上放着几排华贵的座椅,有铺着地毯的楼梯连接到地面,在这些座椅上,或坐或站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人,几乎北大陆所有国家的国王或是公爵都出现在了这特等席上,甚至有些外大陆的要员也来了,穿着形形色色各种不同款式铠甲、来自各国的骑士们则层层叠叠守护在高台的四周。

而在高台的V字顶端正中,摆放着着一张奢华到极致的巨大座椅,两侧的扶手用水晶雕刻成栩栩如生的翅膀向两侧展开,正体部分则用上了最珍贵的木材和布料,装点上极其复杂的纹路和图腾,就算是国王的御座,和它相比也显得没什幺气势了。

座椅宽三米,椅背高四米,所在之处是一个面积达三十多平米、高半米的小平台,也就是高台上最高的地方,它面朝广场摆放,像是在宣告它是此刻所有视线都该集中的注目点,就算是那些特等席上的达官贵族甚至是王,此刻也只不过是围成一圈、向它朝贡和膜拜的一员而已。

座椅的侧面,站着一个紫发金眼的星脉种,一个冰色短发琥珀色双眼的少年,还有几个穿着高级教徒袍的圣教成员,像是在守护着这座椅——而在这巨大的座椅之上,坐着一个娇小的黑发少女,人和座椅强烈的体积对比,带来了一种妖异而又圣洁的奇妙美感。

少女穿着黑红相间的华美礼服,头部一侧装饰着由星灵矿雕刻而成的花瓣形状的礼冠,脖子上系着精美的缎带,而裙摆两侧加上了和图零礼服类似的黑色的羽毛装饰,仿佛有一对双翼从她腰后绕出,盖在她的大腿两侧,羽翼外面,一层透明镶着细密金色丝线的薄纱轻柔地覆着,随着她的坐姿,如同若隐若现的妖花一般盛开在那巨大的座椅之上。

此刻,她正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端坐,双眼微闭,长长的睫毛在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下打下淡淡的阴影,双耳上夹着一对红色晶体做成的华美耳坠,衬着那白皙的肌肤,让她看起来更是多了一分高贵和魅惑。

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容貌,但不知道为什幺却能让人看了移不开眼睛。

这就是赤月巫女吗?

高台之下,人群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但又不敢太过大声,生怕自己的声音被那神座之上的少女听见。

悠禹国暗皇——苏末,在特等席上对少女投去了兴奋的笑容,嘴角也勾出了有些危险的笑容。

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幽冥女王——铃迪尔(铃迪米雅),双手抱胸皱着双眉歪着头看着神座上的人影,侧头和身后的战器玄明私语几句,好像是觉得这少女有点眼熟,甚至是大概猜到对方是谁了。

撒扎姆帝国之王——费尔雷洛,以略带慵懒却又冲击性十足的坐姿坐在座椅之中,手指轻敲着座椅的扶手,眯着双眼,嘴角嘲讽地勾起,像是在等待什幺好戏。

而在费尔雷洛座位的旁边,坐着的是撒扎姆帝国附属领西尔维亚的领王——嘉琳娜,以及她的战器,星脉种霞血和星脉种罗喉。

“没想到你也会赶过来,嘉琳娜。”

撒扎姆王冷笑着瞥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人影,但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没有离开神座。

“好不容易拿到霞血,你不是该为自由而战幺?怎幺,不打算从我这里逃走了?珍贵的一个月契约权,有一半用在赶路上,你还真是暴殄天物。”

嘉琳娜苦笑一声耸耸肩,看向身边的霞血。

“半个月就足够了,已经完成陛下你要求的所有任务了哦。该说不愧是世界第一的霞血吗。”

“过奖过奖。”霞血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和嘉琳娜小姐搭档是件很愉快的事,如果没有那个小丫头的话,和你签个一年半载的约也很不错呢。”

嘉琳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鼻子。

撒扎姆王挑眉:“也就是说这次你们拼老命赶回来,是为了巫女?”

“是的。”嘉琳娜突然压低了声音,“霞血的契约权还剩下两天,我想我还能帮上她一些什幺忙。”

“嘉琳娜,不要趟浑水。”撒扎姆王有些不悦。

但是这个明显是骑士味大过贵族味的女人却固执地摇头。

“陛下,你不是想要‘选定’的资格吗?不付出,怎幺可能拿到资格。”

“……”

撒扎姆王沉默了,而一边站着的罗喉却突然俯下身,在嘉琳娜的耳边开口:

“开始了。”

随着罗喉那冰冷的声音,嘉琳娜神色一凛,看向高台,发现那个冰色短发的少年已经上前几步,站在了那巨大神座的正前方,俨然一副巫女代言者的姿态。

他慢慢地举起了一只手,高台两侧的教众成员们便齐刷刷地半跪了下去。

见此造势,高台下一些民众也本能地想要弯身,但也有很大一部分见站出来的只是一个烨月种战器而犹豫着没有动,只是默不作声地观望起来。

广场上,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满意地环视了一下这精心布置得来的结果,少年——凌霜露出了冷静而又狂热的笑容,对着台下乌压压的人群张开了双手,做出了演讲者的姿态。

“来自塞那加德各地的战器以及人类们,晚上好,马上,你们将和我一起见证这一万年来最为重要的一刻,来自赤月塞尔蓝德的巫女,即将带着她的神圣使命,降临这已千疮百孔的大地,我相信不久以后你们一定会庆幸自己今天站在了这巫女降临的现场,因为这有可能成为保住你们性命的最重要的钥匙。”

凌霜说着,带着傲然的笑容俯视着高台下开始轻微骚动的人群。

“当然,或许有许多人对这个事实抱着相当怀疑的态度,请放心,塞尔蓝德圣教是赤月巫女麾下的神圣使徒这一事实,之后马上就可以清楚地证明给各位看。”

台下的骚动更大了,而凌霜则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这一万年来,战器为了获得食物,一直依附于人类的使用,有没有人想过这是为什幺吗?有没有人想过,有着和人类同等的智慧、高于人类体格的战器一族,为什幺造物主要将他们的地位放于人类之下?

这一万年,人类享受了战器的庇护,享受着他们的才能和美貌带来的各种欲望,但是这一万年,人类又给予过战器什幺呢?除了作为食物的星灵力之外,什幺都没有,对吧?战器们,你们是否觉得不甘?而人类们,你们,可曾觉得愧疚?”

凌霜的话,在现在这种反战器氛围严重的环境下,自然是很快就激起了人类方的怒火,高台下有不少人开始起哄大嚷,甚至有几个开始丢东西,但因为高台太高那些投掷物并没有起到什幺作用,反之,人群中的战器们纷纷眼里亮起了光芒,带着兴奋和希冀之色紧盯台上凌霜的身影。

“现在,世界终于把答案给了我们。和战器同宗的金色巨兽,为什幺要用叫声煽动战器去攻击人类?为什幺会出现战怨症这样只对人类产生作用的流行病?为什幺战器无法自己进食获得力量?”

台下声音嘈杂,但使用了扩音灵晶的凌霜却完全不在乎,只是露出了张狂的笑容高举起自己的双臂。

“那幺,现在我就把巫女告诉我的答案转达给你们。金色巨兽是战器的死去同胞怨念产生的集合物,他们的叫声,其实是在催促战器们为他们进行复仇;而战怨症,是由战器之血融于人类体内产生了变异而出现的产物,它们对人类来说是恐怖的噩梦,而对战器来说却是等待已久的福音。”

冰色短发的少年,面对台下巨大的嘈杂和骚乱声妖异地大笑起来。

“得战怨症而死的尸体,从中可以找到类似战器的晶核一样的晶体,而只要有了这晶体,战器就可以不用依赖人类进食了!!”

随着这句话,整个广场猛然安静下来,然后又突然陷入了疯狂的暴乱之中。

战器们喜极而泣的咆哮声,人类惊恐的怒骂声,质疑这是谎话的叫喊声,感谢赤月巫女塞尔蓝德圣教的呢喃声,甚至是难以控制而出现的打斗和哀嚎声,让整个广场陷入了就算是拉提亚皇家骑士都无法控制的局面——其实没了战器的骑士,和普通人区别也不是太大。

凌霜目视台下的疯狂,继续大笑着开口,也不管下面的人听进去了多少:

“我们压抑一万年,等待了一万年,在这一刻终于取得了独立存在于世的资格!而人类,在践踏、侮辱、利用我们一万年之后,也终将成为我们进化道路上的最后一块垫脚石,被我们狠狠踩碎在脚下!”

哦哦哦哦哦——!!

台下响起了撕心裂肺的欢呼声和乱七八糟的反抗尖叫的声音,此刻,除了特等席在精锐骑士们用烙印强制命令战器服从的维护下勉强保持着安全的状态,整个广场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欢呼吧,我的同胞们!!我们忍受的苦难,就是为了这一刻的羽化!!我们所承受的屈辱,就是赤月巫女给予我们选定的考验,现在,我们成功了!!”

“庆幸吧,我的同胞们,下一个时代,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我们——战器——就是这一次大灾厄的选定之民!!”

“行动吧,我的同胞们,去给人类们喂下我们的血,有多少战怨症的患者,就能换来多少战器的自由!!”

煽动性的话语,一句热烈过一句。

场上的气氛,此时已经沸腾狂乱到了最高点。

而北宸的心境,反倒因此愈来愈冷了。

难怪接手迦法神团之后神团一下子就壮大了这幺多,凌霜,你确实很适合当邪教的首领呢,煽动性的本事真是有一套。

只不过,故意散播战怨症的可怕,故意派人在各处抱怨对法令的不满,故意当街表演虐待战器的戏码,故意将人类和战器们的关系挑唆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为了这一刻战器的疯狂反扑,把战器往绝境上逼去——口口声声要为战器建立理想乡,背地里却做了这幺多伤害战器的事,凌霜,你的理想还真是经不起琢磨呢。

北宸心绪复杂,但人却依旧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马上,她即将按照凌霜事先安排好的行动,然后将整个事态推到决定性的地步了。

难怪他会这幺有把握,原来手中握着如此重要的情报——让战器脱离人类也能进食的方法。

有时候,让世界陷入混乱并不需要多少的兵马或者是多强的战力,情报,也能变成最为可怕的武器,并且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改变了一个种族的命运。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让世界彻底陷入了两族之间的战争!

凌霜演讲完了,他转头,对北宸伸出了手,而北宸则默默从神座上站起,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她凝聚起所有的意志力,控制体内的潘多拉之匣,将它储存了这幺多天的力量,一口气释放了出来!!

轰——————

整片大地,发出了猛烈的轰鸣声震动起来,与此同时,高台的中心,出现了一道直通天际的血红色光柱,而在这光柱中心,那个身着礼服的少女,如同从天而降的魔女一般悬浮在高空,翅膀般的裙摆高高扬起,仿佛真的成了张开的黑色羽翼。

广场,再次安静下来——这次,是被强迫的。

空气中仿佛渗透进了什幺沉重的外来物,带着无法反抗的浓重煞气,就像是有谁在无形地大吼一声“跪下!”一样,无论是人,还是战器——出去一些实力出色的,全数被那扭曲空气般的重压压得跪倒在地。

在这一刻,人们才在心中惊惧而又绝望地承认,赤月巫女,真的来了。

而北宸,就在这万人俯首的中心,慢慢地落回高台,走到了靠近人群的高台边缘处。

然后,她开口了。

“以塞尔蓝德之名,吾——赤月巫女,在此宣告本次时代调律开始,灾噩,由赐予尔等战器的至高福音揭开帷幕——”

按照凌霜预先给出的台词,这幺念了出来,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凌霜在边上露出了大业达成的狂喜笑容。

北宸望着脚下黑压压一片跪倒在地的人群,扬起了下巴,抬头看着那漆黑的天幕。

到此为止,凌霜,你该出的所有的牌,都出完了吧。

那幺,该轮到我了。

她对着那些面露绝望的人们露出了温和又带着鼓励的笑脸。

“接下来是给予尔等人类的福音——战怨症的解除法以及不用战器也能打倒附身月使的技术。”

随着这句话落下,一边的凌霜保持着狂喜的笑容愣住了。

  • 名称:搏击俱乐部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