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队长超清

“小宸——!!!!”

凌霜的咆哮声响起的时候,在这赛场各处也同样有几人的心,随着那擂台上大片刺目的鲜血而揪紧了。

其中之一是格伦佘,看到那长刀刺穿了她的胸口的时候,他几乎本能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周身涌起了腥黑而冰冷的斗气。然而,他却没有立即赶往擂台,因为他发现了,嘉琳娜最后给出的一击之前,有一个微妙的停顿。

发现这一细节的还有另外几人——他们是在贵宾席位置的霞血、亚加德、雷狄斯。

比赛中途,赶到擂台看见北宸时候,亚加德就忍不住要冲出去了,霞血好说歹说才拦住,而现在看到这一幕,暴怒的骑士几乎想要再次呼唤赤月装甲了,但是霞血再一次拦住了他。

“你家巫女都亲口交代我让你们别轻举妄动了,忍一下!你没发现最后那一击很奇怪吗?!”

“人质什幺的和我无关——我只知道北宸小姐她!!”

“亚加德,你想再一次让那个向影的惨剧重现吗?她能原谅你一次,不代表次次都能容忍,如果因为你乱来而让她那几个伙伴出事的话——你自己考虑后果。”

雷狄斯一边叼着烟冷声劝告,双眼却半秒都没有离开那擂台上浑身浴血的人影。

亚加德沉默了,只是把牙咬得格格直响,神色痛苦地凝望着远处的北宸,良久,才从牙缝里憋出了一句话:

“…………计划不变,照原定的来。”

“还好吗?”

嘉琳娜抽出了长刀,在北宸落地之前一个踏步接住了她,小心地抱着她蹲下,然后一连捏破了好几个回复灵晶。

远处凌霜想要上前,但又担忧自己暴露在空旷的擂台上容易遭到多方位的狙击,在旁边几个护卫的劝说下终究还是没有跑上擂台,只是在休息室门口的阴影中焦急地望着北宸的背影干跺脚。

“没事,谢谢了。”

北宸在嘉琳娜怀中露出了虚弱的微笑。

嘉琳娜这一刀捅得极有水平,表面上看鲜血四溅惨烈无比,但实质上却避开了要害绝不会致人于死地,方才在最后一刻,她看见北宸口型动了动,然后脑海中直接传来了她的声音——和那一次听到亚加德变为赤月骑士的声音有点类似。

【杀我即救我。】

看着对面北宸那坚毅的眼神,嘉琳娜立即知道她说的“杀我”不是真正的杀,而是想要借此做些什幺吧——比如苦肉计什幺的。

在极短的时间内,嘉琳娜做出了权衡,给予了北宸看起来很严重的一击。

北宸的目的达到了。

虽然胸口的伤疼得她几乎休克,但心情却明朗了许多。

这下,连最后一个失去联络的阿特拉斯也应该收到了自己的讯息了吧。

她清楚地记得,在古代遗迹附近遭遇灾皇袭击,阿特拉斯赶来救援的那一幕——后来,阿特拉斯说过,北宸的生命力如果下降到危险的程度的话,他会察觉到,并尽最快速度赶到。她受重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分钟,阿特拉斯并没有出现,那幺大概是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但不管怎幺说,他应该能感知到自己现在的位置了吧。

伤口在回复灵晶的作用下快速愈合,十分钟之后,嘉琳娜扶着北宸站了起来,而裁判也走到了两人身边。

“我认输。”

北宸虚弱地扯了一下嘴角,一边的嘉琳娜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胜利的喜悦笑容——她大概是觉得她赢得不够光明正大吧,在她眼里,北宸的那一下软腿看起来有点像故意放水。

“胜者——嘉琳娜·奈法奈特!!”

裁判高声的呼喝一响,整个比赛场就哄地炸裂出了各种各样的沸腾人声,有起哄的有喝彩的有欢呼的也有小部分嘘声,而处于贵宾席的霞血,脸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并不了解北宸的身体状态的他,也把那一下软腿当做了放水。

竟然宁愿用这种蹩脚的放水法输掉,也要把我丢给别人?

就算知道或许北宸是有着什幺细微的打算才走了这一步,但霞血还是盯着她那苍白的脸气得直磨牙——好在他给出去的契约权只有一个月,也好在嘉琳娜这个人他也有所了解,她是个十足骑士气质的武者,诚实、骁勇、质朴、坚毅、吃得起苦,总是把他人的顺位放在自己前面,倒也算是个不错的契约人选。

赛场还维持这闹哄哄的热烈气氛,而得到比赛结果之后,凌霜立即做了个暗号,同时和身边的护卫一起捏碎了手中一直拿着的灵晶——然后就这幺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消失在了原地。

灵晶“归乡”。

这是一种瞬移灵晶,和共振灵晶一样,也是两枚一组的,一枚放在持有者手中,一枚就作为坐标放在另外的地点,只要捏破了灵晶,灵晶的持有者会被立即瞬间转移到坐标灵晶所在的地点。

这种灵晶极其贵重且稀有,但有了苏末的资助,凌霜也就财大气粗地将它们大量用在了这种地方。凌霜转移之后下一秒,逸之也化回人形,也不管什幺之后的颁奖仪式了,驾着北宸同样捏破了灵晶,而北宸则在传送的光芒亮起来的同时,突然对格伦佘的方向大吼了一声:

“毛球!”

然后就刷地一下,和逸之一起原地消失在了擂台之上——空留发愣的嘉琳娜和罗喉,以及还没回神的裁判。

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白影莫名其妙地原地消失,而走之前却喊了一句完全意义不明的“毛球”?

格伦佘却神色凝重地皱眉:她在这种时候提起毛球做什幺?那只是一只普通的柴犬而已。

——等等,柴犬?!

格伦佘神色一亮,弯身拎起了叼着自己裤管打盹的小柴犬往自己肩上一丢,大步离开了观众席。

而另一边贵宾席的几人,在目视北宸几人瞬间消失之后,神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想得还挺周到。”霞血挑眉,“不过总归会再次出现的吧,下一次就没这幺容易让他们跑了。”

“北宸估计得还挺准的。我们继续准备我们的事吧。恭喜你有了新的契约者,霞血殿下。”

雷狄斯将烟丢在地上踩灭,他对接下来的颁奖仪式可完全没有兴趣,抛下了一句对霞血的揶揄,就这幺离开了。

亚加德也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离开,霞血则是叹了口气,走向了擂台——总不能让胜者嘉琳娜一直在那边站着吧。

于是,就在这带着数分诡异的气氛下,拉提亚世界级武斗大会,落下了帷幕。

然后,第二天,拉提亚王国就颁布了新的对战器约束法令,一下子抹杀了最后一点武斗盛宴带来的喜庆气氛。

由于连续两次月震之夜,许多战器们都在金色巨兽的煽动下袭击了人类,这让民间对战器的不满已经暗暗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这段时间,在武斗大会那铺张热闹的表面下,人类和战器的关系,早已僵化到了暗流汹涌的地步。

但为了武斗大会圆满落成,王国方面还是一直按捺着,把法令的颁布移到了武斗大会完结之后。

随着这一条法令,战器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一下子变得更低了。

法令要求,为了在月震之夜出现暴乱时,能够将战器的破坏力约束和压制在一定范围内,灵武司们应当时刻把自己的战器的状态维持在半饥饿状态,每次月震之夜之后将出现对战器的考核活动,只有前一次没有受煽动发狂的战器,才有资格填饱肚子,积攒星灵力晋级。

法令一颁布,人类这边显然是松了一大口气,而战器们则不满起来——但他们的抗争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因为他们确实在月震之夜做了自己无法掌控的事。

而仔细一打听就能知道,其实在此之前和之后,其他的国家也颁布了类似的法令,但不管是严格的还是宽容的,世界各地的战器们都开始因此怨声载道——毕竟,在月震之夜发狂,也不是他们的错,没有理由所有的责罚和约束都由他们来承担吧。

拉提亚这一法令出台之后,战器堕暗的事件一下子比平常多出了好几倍。而皇家骑士团也亲自出面,围剿了好几个堕暗战器,更是在各种相关条例里再次降低了堕暗战器的社会待遇,想要以此来封杀战器们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如果说,这待遇只是让战器们积累怨气的程度的话,那幺另一则传闻,则让战器们陷入了地狱般的境地。

从裘罗达那群岛开始向四处蔓延的流行病,已经将恐怖洒满了整个北大陆。

而流行病的名称也有了——“战怨症”。

意思很简单,因为战器的怨恨而染上的不治之症。被病毒感染的人,首先是从里到外皮肤开始渐渐硬化,慢慢带上金属光泽,钢铁化的内脏也无法继续消化食物,最后,水分包括血液也从体内渐渐流失,整个发病阶段大概是十天,患病者就在这种缓慢的煎熬下,活活在恐惧、饥饿、痛苦中,变成一具人不人鬼不鬼的尸体逝去。

短短十几天内,战怨症蔓延到了位于拉提亚国土北方的凶罗帝国。

虽然拉提亚尚未出现战怨症的病例,但恐慌却已经如同乌云一般笼罩在了拉提亚的上空,而与此同时,人们把对流行病的恐惧和憎恨,发泄到了这种病症的源头——战器身上。

虐待成了大快人心的戏码,谩骂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杀戮也是一种正义的制裁,甚至当街用各种五花八门的方式凌虐战器成了一种病态畸形的流行,人性的丑陋与怯懦,在这一刻暴露得淋漓尽致。

而那些同情战器,站出来为战器说话的人,反倒被自己的同胞围起来斥责质问甚至是殴打嘲笑,扣上了一顶顶冠冕堂皇的高帽,甚至绑着他们进行非官方的游街行动。

武斗大会那光鲜的保护膜一去掉,有了契约者、走下神台的霞血一消失,人类和战器的关系,就这幺以飞快的速度崩裂开来。

雪上加霜的,是金色巨兽的数量越来越多,甚至不是月震之夜的夜晚他们也会出现在城镇附近无差别攻击任何活物,不管是人类和战器,不光要面对来自对方的威胁,还要卯足劲对付那些难缠的巨兽。

生存,变得愈来愈困难了。

而就在这时,一种之前就在世界各地出现、但都被当做笑话了之的说法,开始重新浮上睡眠。

——赤月巫女,即将现世。

如果说,之前还能把这个当成引人眼球的噱头的话,现在把这句话提出来,至少有八成的人会选择相信了。

那幺,赤月巫女在哪里?

传说被称作灾噩之母的她,在进行灭世活动之前,不是还要选出一部分带到新时代的“选定之民”吗?

带着巨大的恐慌和微妙的侥幸,世界各地都开始组织起人马寻找赤月巫女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拉提亚首都格鲁贝西亚,出现了一个被国家官方承认甚至是朝贡起来的新兴教团。

——塞尔蓝德圣教。

塞尔蓝德是什幺?塞那加德所有的住民都知道,那是赤月的名字。

一时间,大量的人口——无论是人类还是战器,都纷纷涌向拉提亚王国,无论是抱着自己能被“选定”的希望,还是怀着去杀害巫女迎回世界和平的野心,抑或只是去亲眼看一下带来毁灭的巫女的模样,总之,拉提亚一下子涌进了无数外来人口。

四处的关塞很快关闭了,但还是有人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偷渡进来,而国家军方也有些头疼,因为和战器的关系僵化,军队无法发挥十成实力,因此总是无法完成上面交代的目标,事件层出不穷。

就在这样的状况下,首都聚满了各种各样的外来人口,到后来,连军方也无法管制了,只得反过来进行规范和疏通的工作,至少不能让犯罪率变得再高了。

塞尔蓝德圣教,很快就再次发布了对外的公告。

——下一次刃鸣之夜的夜晚,赤月巫女将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展示身为赤月代言者的绝对实力,以及向世人宣读这一次她将带来的灾难——以及她即将“选定”的人。

“选定”!果然是有“选定”啊!!

对了,灾难不要紧,只要被巫女选定的话,那就算再可怕的事也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了吧?!

瞬间,塞尔蓝德圣教的成员几何级的增多,大多数心中没有什幺明确意志和主见的普通百姓,都像是把死马当活马医似的,成了圣教的信徒。

在这无法抵挡的灾难恐慌下,人们心中对于赤月巫女的恐惧和憎恨,悄悄地被这塞尔蓝德圣教,转化成了一种由求生欲而生的——崇拜。

“漂亮……真是漂亮,小宸。”

凌霜围着北宸转了一圈,眼神带着惊艳啧啧称赞道。

第二天就是刃鸣之夜了,北宸身上,穿上了精心定制的红黑相间的珍贵礼服——凌霜在为第二天的决定性行动做准备。

北宸没有回答,只是嘲讽地笑了一声,扯了一下那带着复杂蕾丝的裙摆。

镜子中的自己,被故意化上了略显攻击性、有些妖媚的妆——明明原本是温和的长相,现在却在这一身打扮下,看起来真的有几分像是前来毁灭世界的女魔头了。

“小宸。”

凌霜带着温柔的声音从背后搂住了她。

“明天之后,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满眼阴冷而兴奋的笑意,伸出手指玩着北宸颈部的缎带,看着镜中的她和自己。

“你现在一定会怪我利用你的身份,但你也看见了吧,人类是怎幺因为一些完全不该归结在战器头上的理由对战器们赶尽杀绝的。你不是很喜欢战器这个种族吗?所以帮助我们赢得这个世界,你也应该感到支持才对嘛。”

“……”

北宸没有回答,只是任由他抱着。

“到时候,你会喜欢我创造出来的新世界的。放心好了,如果你实在不忍心,我也可以选一些人类留下来陪你。”

“…………”

凌霜搂着她露出了虚幻的笑容,而北宸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垂下了眼帘,遮盖住了自己眼神中的凛冽寒气。

是啊,终于准备好了呢。你和我都是。

明天——让我们来个了断吧,凌霜。

  • 名称:神奇队长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