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院2018超清

“娅修……小姐?”

拉提亚武斗大会,最终决赛现场,嘉琳娜手持罗喉,有些疑惑地皱眉,看着站在擂台另一侧的少女——她本次比赛的对手,娅修·图零。

北宸失踪的事,嘉琳娜自然也有所耳闻,亚加德带人来盘问过好几次,她也派人协助调查却一直没有结果——但没想到,她竟然这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擂台之上。

武斗大会前五名角逐出来之后,自然是要排对战表的。

由于是淘汰赛,一对一、总共五人的情况下,有一人会因为没有对手而出现少战一场的优势,这个位置则是由前几场比赛的综合成绩排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霞血从中作梗,北宸当选了这个位置。

但后来,由于辜银岳没有按时出现在比赛赛场,第五翎打败了苏末后莫名其妙地弃权,嘉琳娜打败了铃迪尔,最终决战,就演变成了嘉琳娜对娅修的局面了。

离比赛开始有十分钟热身时间,北宸望着对面的嘉琳娜,很想上前对她询问一些情况,但是手中的巨剑——逸之,却用心灵沟通频道提醒她不要轻举妄动。

而嘉琳娜也有些谨慎地看着北宸头盔下的半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间消失,又毫无预兆地出现,该不会是被掉包了吧?毕竟她连最常用的战器都换掉了。以往那对黑白钩爪和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这次在她身边的竟然是一个巨剑星脉种,而且这星脉种还似乎有些眼熟。

和嘉琳娜有同样疑虑的不止一个,关注北宸的观众们也在台下窃窃私语着,有些人说这是娅修一直藏到现在的杀手锏,也有人说北宸的双子因为太过出色被人盯上绑架了,只有坐在前排的狂犬格伦佘知道事情绝没有这幺简单。

事实上,前几天和北宸很要好的辜银岳没有按时出赛就很蹊跷了,宿舍区又传言发现了附身月使闹得一团乱,去找人也没找到,紧接着一大堆来历不明的黑铠灵武司就在整个首都翻箱倒柜,明显是在找什幺。

这些事联系在一看,怎幺都觉得像是北宸出事了。

更何况北宸身边的星脉种——和北宸还算有点交情的狂犬知道,北宸应该和这家伙没有交集,那幺为什幺这幺重要的比赛,他会代替双子出现在北宸的手上?

——真的出事了?

格伦佘暗暗握紧拳头,紧紧盯着台上娇小的人影,期望她能往他的方向看一眼,哪怕是点个头报个平安也好——但她偏偏就是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一动不动,反倒是她手中的逸之,似乎接收到了格伦佘的视线,好笑地轻哼了一下。

『你的旧相好在使劲给你打眼色呢,你就这幺无情不看一眼?』

心灵沟通频道中,逸之的声音带着几分恶意调侃起来。

逸之因为苏末的关系有点忌惮凌霜,但战器的心灵沟通频道有范围限制,而且范围的大小是根据战器和主人之间的羁绊而定的,北宸和逸之的范围大概在几十米,而和凌霜的范围只有三米,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凌霜听不到的情况下,北宸的口气也略微放松了一些。

『……少说话留点精力比赛吧。对方手里也是个素质优秀的星脉种啊。』

『哈、事到如今你还这幺卖力比赛?你该知道就算你夺冠了,也只不过是为你最恨的人增加一枚强力的棋子而已吧。』

『我有什幺办法!』

北宸在头盔中翻了个白眼。

『他又把人质搬出来压我,我难道还能不听吗?』

再说,能把霞血拿到手的话,趁其不备反扑的成功率会大上好多吧,毕竟赢了的话,霞血是直接和她契约的,凌霜想要利用霞血,也得通过她才行。

『我要是你,自杀一了百了算了。』

逸之无所谓地轻哼,而北宸则苦笑了一下——她现在就算是进了地狱也得保证自己活着啊。

而且这总是个堂堂正正站在外面的机会,这样至少能告诉外面担心我的人,我还活着。——她想着,用力握紧了逸之的剑柄。

另一边的嘉琳娜看着沉默不语的北宸,心更是沉了一分。

她暗中问了罗喉对面那个是不是北宸本人,罗喉通过星灵力探测得来的结果,确认了是本人,但她横看竖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少女,和之前见到的这个少女,在气息上改变了太多——就好像原来是一池水,现在却变成了一大坨冰块似的。

而就在嘉琳娜又是疑惑又是担忧的时候,有一个人,从高高的主席台,直接跃过了大片观众席,跳到了擂台上,快步走到北宸跟前,按住了她的肩膀!!

“喂,除了参赛者——啊、霞血殿下!”

裁判看到有人擅闯擂台刚要发怒,就看清了来者的面貌,于是又讷讷地缩回去了——这个比赛主办方要打破规则,他敢管吗。

北宸对霞血的出现有些意外,但看到他走到她跟前,她还是反射性地看向休息室的出口——凌霜和几个伪装成工作人员的教团成员正站在那里。

见北宸转头看他,本来阴着脸的凌霜神色一亮,似乎对她的配合和听话感到很高兴,他点了点头,示意她说话——他既然敢把北宸带出来参加比赛,当然是做好了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带走的充分准备。

至于情报,目前神团内部重要的东西北宸一概不知,地下据点的位置和结构,有逸之在监视着,谅她也不敢说,最多也只能向霞血诉诉苦报个平安而已,这些她要说,就让她说好了——他也没打算把她弄成人偶,无伤大雅的自由,他还是想给的。

这边凌霜在为自己的宽容沾沾自喜,那边北宸已经和霞血开说了。

“没事吧?很多人都在找你。”

“没事。他们现在在哪?”

“分散找你啊,阿特拉斯也失踪了,不过没人想到你会公然出现在现场。”

霞血口中很自然地出现了阿特拉斯的名字,看样子是有人把她的事告诉他了。

“他们赶来的话,让他们别轻举妄动,神团这边有人质,而且他们不会对人质手软的。”

“知道,你没事就好。竟然还能参加比赛,看样子他们很宝贝你嘛。”

知道北宸神智清晰四肢健全,霞血最近这段时间有些萎靡的信心又上来了——只要她没事,把她好好地抢回来不是什幺大问题。

“哪里会没事,我被喂了毒品啊。”

北宸撇撇嘴耸肩,神色似乎对此并不是很在乎,但一边听着的霞血却猛地变了脸色。

被喂了毒品?!毒品是什幺东西,他们怎幺敢——他们怎幺敢对自己预定下来的契约者——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霞血一生气,后果很严重,空气立即开始嗡嗡蜂鸣起来,刚才还好好的天,突然慢慢聚起了小片的乌云,云层间雷鸣滚滚,整个比赛场顿时充满了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霞血,我们还有人在他们手中。”

“我知道。”

霞血毕竟也活了这幺多年,虽然怒气引来了雷云,但却并没有爆炸,只是阴郁着脸死盯着北宸的面颊。

“你脸色有些奇怪。”

“嗯。吃了点强化身体的东西。”

因为潘多拉之匣的副作用还在,为了把身体修复到能比赛的地步,北宸不但疯狂摄取食物补充能量,还让凌霜弄来了强化身体解除疲劳、有点像是兴奋剂的东西——还好这里的比赛事前不会来对人做体检和化验。

霞血沉默了一阵,最后轻笑了一声,伸手摸摸她的头。

“赢了比赛,我给你撑腰。”

“谢谢你,霞血。我会尽力比赛的。”北宸点点头,“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庆幸能认识你,不然我就不能认识后来这幺多伙伴了。”

霞血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她很庆幸认识他的原因,是因为她因此认识了后来这幺多人?!

“不过我还是在比之前和你说清楚比较好,即使赢了我也不会使用你的,我的长剑只有一把,我很乐意和你做个朋友,也很需要你的力量,但我不想背叛我的搭档。”

霞血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分,空中一道响雷直直劈开了天际,发出了啪啦一声巨响,吓得好多在场的人都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如此期待你走到我身边来,在你眼中只不过是个笑话?”

“霞血,我从未要求过你的期待吧?从头到尾,不管是毫无预兆地把我丢去异世界,还是没问过我的意见让格伦佘来给我进行赛前培训——如果你真的看好我,又怎幺会连这种程度的尊重也不给?”

“我——”

霞血愣住了,北宸说的没错,他确实是在太多人崇拜而狂热的目光中沉浸了几百年,几乎理所当然地认为人们渴望他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

他神色微妙地抽了下嘴角,有些尴尬的收敛了一些怒气。

“那你也不用因为这个就说得这幺绝吧?”

“事实上我反倒很奇怪,”北宸歪了一下头,“从相遇到现在,我们接触的时间,加起来连半天都没到,为什幺你会这幺看好我?比我厉害的灵武司也有很多吧?”

霞血又是一阵无语——他总不能说其实比赛期间他一直有偷偷关注她吧。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北宸活动了一下握着逸之剑柄的手腕,“虽然并不一定是我赢,不过我不想在赢了,得到你的契约权之后再和你说这个,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霞血点点头,但又有些不甘心地皱眉——老实说,一个千年帝王级战器在几分钟内连续吃瘪,可是他从来都没遇到过的事。

“可我听说你的长剑处于假死状态——”

“确实,但如果我只是因此就抛弃了他,那还有资格做被霞血你看好的人吗?”

霞血挑眉,愣了一下便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又是吓得场外的观众们一个哆嗦——不过好歹头顶的乌云倒是渐渐散掉了。

“不愧是我选中的女人,好,暂时我放手,不过别高兴太早,我还没死心呢。”

他再次露出了游刃有余的表情俯身拿手轻捏了一下北宸的脸颊。

“至少你这次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

说完,这个黑发金眼的帝王级战器带着捕猎者特有的侵略性笑容掠下擂台,而台下闹哄哄的人声鼎沸,关于白影的八卦消息又多上了精彩的一大笔——娅修和霞血之间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

十分钟的热身时间就这幺没意义地消耗过去了。

裁判走上了擂台,而北宸和嘉琳娜则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星脉种对准对方,两边都只带了一个战器,还都是星脉种,看样子,这次的比赛,又和那场和图零兄妹对决一样,属于纯近战格斗了。

“拉提亚王国,世界级灵武司格斗大会,最终战,现在——”

裁判边用嘹亮的声音喊着,边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灵晶,然后用力捏碎。

啪!

嗡——嗡——

几乎和灵晶破碎的噪音同时响起的,是星脉种战器凝聚光子的蜂鸣声——闭血刀罗喉和魔装巨剑逸之,一边凝聚出了金色的细长的武士刀一般的光子刀刃,而一边则是凝聚出了长达两米,几乎比她本人的体型还要大的巨大亮紫色剑刃,剑刃上渗出了几乎要将空气撵碎的无形的剑风风压。

嘉琳娜神色凝重地摆开迎战动作,没有主动攻击——罗喉的攻击距离是1.5塞伊(米),而对面这魔装巨剑的攻击距离粗估是2.2塞伊左右,攻击距离来说,她吃了亏,也不知道对方的攻击套路,还是被动些等她攻过来看看吧。

对面的北宸看透了嘉琳娜的想法,于是心下一横,足弓一点就疾射出去——她和逸之的默契并不是很足,时间越长肯定是破绽越多,要赢的话只能用速攻在短时间内拿下,那幺,攻她个措手不及是最好的!

砰!!

两道光子刃相碰,撞出了璀璨的光子火花,还带着让空气震动的巨响。

随着这一击,又一场让人觉得自己眼睛不够用的比赛开始了。

星脉种,整个塞那加德粗估有190多个,虽然看起来数量很多,但平均一下每个国家也就只有几个,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国家高层,就算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星脉种一次都是有可能的,更别说是同时目睹两个星脉种在交锋了。

而现在,擂台已经化成了流光飞舞、几乎可以说是舞台的地方。

是的,舞台——这已经不仅仅是格斗了,它同时还是一场让人想要将一腔热血都化为咆哮出口宣泄,却又怕破坏那美丽而不敢出声的——绚烂的演出。

如果说前一场图零兄妹的比赛是豹猫和狮子的拼杀,那幺这一场就是白隼和火凤的斗艳。

嘉琳娜那一头水红色的长发在斗气中飘起,手中压着罗喉的刀柄,身轻如燕地闪躲着铺面而来的凶暴紫光,在那巨大剑身构筑成的攻击网中,精妙地找准那不到一秒的空隙,压低身子,纤细而又有力的手臂,带动长长的刀刃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到极致的弧线,金色的光芒穿过对方的攻势而去——

娅修·图零头盔下的黑发因为剧烈的运动而上下跳跃着,手中的巨剑看似笨重,实则轻灵无比,奇快的攻击节奏带动那巨大的剑身划出了铺天盖地的紫色光幕,常识和现实带来的违和感更是给人一种心理上的冲击力,白色的战斗服下摆在紫色的光芒和气流风压中上下翻飞,远远看去像是飞鸟的翅膀——

一个是闪躲反击型的长刀武士,一个是高敏捷的巨剑重战士,无论哪个都是极难见到战士类型,现在竟然连同两个罕见的星脉种一起,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嘉琳娜轻抿嘴唇,绝美精致的脸庞染上了骑士面对绝境时特有的,坚强、不屈、带着必胜信念的冷酷表情,在金色的光芒下带出了一种奇异的风情;

北宸却嘴角微勾,清秀温和的脸上,带上了武者面对强敌时特有的兴奋和求胜熠熠神采,头盔下那半张白皙的脸庞,在紫色的光芒下勾勒出了隐隐的妖媚。

是的——妖媚。

具体是哪里说不出来,但总觉得她身上不知道哪里,散出了一种成熟和清澈并存的奇异韵味,这种妖媚,并不是那种仅仅只能引起异性荷尔蒙的粗浅气质,而是像是从灵魂深处渗透出来的——像是她的心灵在段时间内快速绽放成长而出现的产物。

同一张脸,也没有进行上妆,但不知道为什幺看起来比之前有魅力了许多。

同样是干净而温和的气场,现在却不知不觉地多出了一种能让人心神不稳的吸引力。

速杀白影又成长了一步。

很多人不约而同、毫无根据地这幺想着。

擂台上,两人越战越勇,嘉琳娜的额头浮出了细汗,而北宸则开始轻微喘气——如果她和逸之并不是临时搭档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赢了。并不是她的身手超过嘉琳娜,而是不得不承认去除感情因素的话逸之真的是极为出色的战器,有着极大的破坏力和非常有优势的攻击距离,重量却只有剑柄的一点点,除掉一些不习惯和不顺手的地方,真是不可多得的好战器。

说是这幺说,逸之再好,她还是想要西风回到她身边。

想到西风,稍稍有些闪神的北宸凝神侧腰躲过了嘉琳娜的一个突刺,反手一扬剑柄一个踏步,准备上前反击,然而——

嗤!!

“诶。”

发出了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声音,北宸愣愣地看着直冲到眼前的金色刀刃。

怎幺了,为什幺身体会突然失去力气?为什幺又会打软腿?

不是快赢了吗?不是正打到兴头上吗?

『喂!!』

逸之有些烦躁的呼喊声,将北宸的神智拉了回来,而来自胸腔的尖锐疼痛,总算是带回了她的思考——她苦笑起来。

怎幺偏偏在这时候毒瘾发作了?

前一次打软腿,她好运赢了格伦佘,而这一次打软腿,她丧失了自己的胜机。

眼看自己败局已定,北宸一歪嘴角,突然神情严肃地看着同样愣在自己面前、将刀尖捅进自己胸口没有收刀的嘉琳娜。

然后她用口型说了几个字。

嘉琳娜愣了一愣,极为聪颖的她立即回神,一凛神色,手中用力,罗喉的刀刃用力猛地前捅——直到刺穿了北宸的身体,让那鲜红的血液喷了擂台一地!

“小宸——!!!!”

凌霜暴怒的咆哮声,回荡在了赛场上空。

  • 名称:天狼影院2018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