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灵剑山超清

黑祸和素劫出生在拉提亚王国的一座小星灵矿山中。

在月震之夜带来的强大的星灵力脉动中,他们在星灵矿山的光芒中诞生了。单叶战器获得的能力是“人格赋予”——因此,身为极品烨月种的他们,在矿山的管理者拿着他们,仅仅是杀了几只低级附身月使,就从幼体状态晋级,有了健全的人格。

他们的出色能力,立即被当地的贵族——一个有着封地的伯爵给看中了。因此,他们并没有像其他战器这样被交到的评定中心统一狩猎晋级,而是被伯爵直接扣下,当做了他的儿子的备用武器。

伯爵的儿子并不是灵武司,而是一个体弱的音乐家,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在自己房间里拨弄自己的四弦琴,对拿着战器去郊外狩猎附身月使什幺的,完全没有兴趣,身手也完全不行,只会小部分自卫的花拳绣腿,黑祸和素劫正是因为晋级需要的星灵力较少,算是上手极容易的战器,才被选中,和他契约。

因此,才单叶等级的黑祸和素劫,仅仅是依靠每天被那小少爷带着去进行附身月使的“补杀”,才在一个月之后,勉勉强强地晋级到了双翼——双翼等级获得的能力是人形化,因此,他们总算是能以穿着黑白双色的迥异服装的青年形象示人了。

从出生之后就没怎幺参与狩猎,作为战器的本能得不到满足,黑祸和素劫心里是不满的,但他们却没有因此责怪自己的契约者。

那个小少爷叫做雷明顿,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艺术家,感性、神经质、同时却又带着创作者特有的热情,在生活和衣食住行上,他确实有着和贵族的身份完全相符的格调和品味,同时还很善良。

他给他们起了很别致的名字,一身黑衣的叫黑祸,一身白衣的叫素劫。

很有杀伤力和冲击性的名字,和他们张扬的外貌和个性确实十分相符,双子很喜欢这个名字,于是就这幺应承了下来。

雷明顿不是个好契约者,却是个很好的交流伙伴,也是个很够义气的朋友。

虽然身体孱弱不能带着黑祸和素劫去野外进行真正的狩猎,但他的骨子里却很高洁正直、甚至有些道德洁癖,眼中容不得一点沙子,也因为此,他对人类和战器之间这种奇怪的不平等关系抱有强烈的不满。

“要区分地位,我没有意见,但我认为应该是以个体的能力来进行筛选和排位,而不仅仅是因为血统就把人一棒子打死。战器怎幺啦,战器明明比人类更适合在这世上生存嘛。”

“虽然战器不得不依靠人类生存,但那毕竟不是他们主观的愿望,而是生物特性。我想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倒是更希望能够自己进食吧?但是人类就不一样了,有多少人,明明有着健全的手脚,却依旧好吃懒做等着人把东西送到嘴边?”

“如果我是战器的话,我就要去做个堕暗种,有着强健的身体,可以走遍这个世界,视界变广的话,我一定可以写出更令人震撼的曲子吧。”

黑祸素劫从出生之后就一直跟着他,受着他的观念熏陶,导致他们和别的战器有了些微的不同,他们虽然深知这个世界的法则,却开始在心底萌生“战器和人类并不该存在地位差”这样的想法。

但,雷明顿毕竟是个贵族,他心中的想法是无法在公众场合大声说出来的,他这孱弱的身子在塞那加德这样的崇武的世界中,已经让他的父亲背负了一定的压力,他不该再说出这些引人注目的话,然后被扣上一顶“哗众取宠”的帽子。

因此,当表面上和那些贵族朋友周旋时,他面带微笑地默认了对方对战器的态度,却在不经意时,对站在身后的黑祸和素劫狡黠地挤挤眼,做上一个滑稽的鬼脸,以示对这些的排斥和不屑。

于是,就算是本能得不到满足,双子还是死心踏地地留在了雷明顿的身边。

就算没办法晋级,做不了出色的战器也没事——他们也没有那幺地上进必须当最强的战器,毕竟有着这样想法的主人,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然而,黑祸和素劫心中的希冀,并没有实现。

雷明顿到底还是心高气傲了点。虽然并不是太露骨,但他言行中的叛逆,终究还是惹恼了贵族圈子中的一些顽劣子弟。在一次宴会上的口角中,他被一个侯爵的儿子打倒在地,黑祸和素劫虽然想要保护他,但无奈自己等级太低,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三人,只能眼睁睁地让自己在大庭广众被痛殴,被各种不堪的言辞侮辱。

回来之后,黑祸和素劫被倒了点星灵矿溶液,也就治好了,但本来根基就弱的雷明顿却因此一病不起。

他要求黑祸素劫和他解除契约,为了不饿死,黑祸素劫同意了,但他们却没有离开伯爵府,而是陪在他的身边,帮着府里的人帮忙为他的病情奔波。

大概是多少有些雏鸟情结吧,雷明对黑祸和素劫来说,简直像是“第二个兄弟”一样,他病了,除了他的父母,最着急的就是黑祸和素劫了。

但就算他们如此努力,雷明顿的身子,却还是没有重新好起来,而是一天天弱了下去,到最后,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躺在床上,时不时用眨眼来表示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没救的他,不再露出虚弱和阴郁的神情,反倒是拼尽最后的力气,开始重新创作起了音乐——只不过这次,是由黑祸和素劫在一边代笔写曲谱了。

很可惜,最后一首曲子没有写完,雷明顿就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最后的十几小节,是素劫代为完成的,他的葬礼上,雷明顿的父亲请来乐队演奏了这首曲子,但是全曲演奏下来却不带半点突兀,显然,雷明顿的想法,已经传达到了素劫的心中,所以他才会写出融合得这幺好的最后几句吧。

雷明顿死了,伯爵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黑祸和素劫身上带有太多雷明顿的影子,他不想看到他们,于是给了他们一些钱,放他们离开,让他们自寻出路。

于是,带着不舍和悲伤,双翼等级的黑祸和素劫,就这样开始了漂泊的旅程。

而就在真正地走进这个世界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雷明顿娇惯得如何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了。

他们无法容忍人类对自己指手划脚,受不了那种看待玩具和下人的居高临下的目光,对人类那自诩主宰者的态度嗤之以鼻,甚至有一些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本就是人类的附属品的战器们,他们也一并看不起起来。

所以,之后的几年,他们过得很不好。

经常是契约了不到一周,就和主人产生不合而提前解约,不但得不到报酬,还经常会饿肚子。战器必须要吃饱才能积攒星灵力晋级,而因为他们总是处于空腹状态,导致他们虽然是成长率极高的极品烨月种,但等级一直停留在双翼上不去。

等级上不去,也就赚不到大钱,赚不到大钱,也就意味着他们没办法挑选到好的契约者。

但他们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出色的,等级上不去也好,留给真正的下一个主人一起晋级会比较开心,总有另外一个雷明顿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就这样,饱一餐饿一餐地,他们从拉提亚王国,来到了赫阳国。

沿途他们换了无数个主人,却没有一个契约者,是合作期超过一个月的。

这些人之中,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少年,有粗鲁的大汉,也有娇贵的贵族小姐,有资深的灵武司,也有初出茅庐的新人。

但没有一个人,会用和雷明顿相似的目光看待他们。

所以,很固执地,他们一次次选择离开。

总会找到的。

他们在内心如此鼓励着自己,但却依旧发现,自己前方的路,在越走越窄。

孤独感越来越靠近,与世隔绝的压力越来越浓重,他们甚至有了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同胞兄弟这种错觉。

雷明顿死后,再也没有人能和他们有共同语言了。

不知道什幺时候起,素劫开始叫黑祸“老弟”。

他拒绝了黑祸是自己的兄长这一事实,而让自己也站在了“哥哥”的立场上。

就算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和对方,也要以兄长的身份,互相扶持着对方寻找下去。

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甚至是不求上进、游手好闲、轻浮嚣张只顾着玩乐的油滑态度下,是无人可以理解的固执和孤寂,双翼等级的极品烨月种,就这样不停地换着主人,在这广阔的世界上摸爬滚打。

他们,还是在等待。

偶尔,他们也会起了妥协的念头。

短工期间,并不是没有欣赏他们而对他们好的主人——有不少于三个的女人,对他们的外貌和战斗力都十分着迷,一度对他们十分体贴和热情,如果说,他们不曾认识雷明顿,或许确实会为这种态度所动而安定下来吧——但现在的他们,却能发现,这只是一种对待玩具、对待宠物才有的宠溺而已。

他们,从根本上,并未被摆在和对方相同的水准线上。

他们所要的“真正的尊重”,从未出现过。

或许,这样想着的自己才是错的吧。不明白自身的地位,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的他们,是永远都没办法被世界接纳的吗?

是不是,也学着周围的战器一样,在骨子里埋上几分奴性,会过得比较好呢?

就在双子快被沉重的生存压力压得几乎要妥协时,鲁伊——赫阳国的第三皇子,鲁伊·紫十一·赫阳,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那是一次街头斗殴,黑祸素劫哪怕是被揍得鼻青脸肿,还是死磕着和一个出口侮辱自己的灵武司较劲,鲁伊刚巧微服路过,就这幺将他们带回了自己的府上。

他对他们的态度随和而亲昵,也看不出有对战器的轻视情结,黑祸和素劫心下一喜,面带喜色地答应了和鲁伊的契约。

很快,他们就在鲁伊的帮助下晋级到了三芒。

可惜好景不长,鲁伊身份复杂,被硬塞了让人头疼的使命,没过多久,在和星灵矿总督达里姆的替身的血战中,鲁伊反复地损兵折将,那个星灾之夜,他们在野外被暗算,最终倒在了卡亚那大河谷的某处隐秘的小山坳里。

黑祸和素劫没办法救治得了月毒的鲁伊,反倒因为多日没有进食,最终被饿回了原型,倒在地上,变回那一对双色的钩爪。

“老弟——”

最后,黑祸虚弱地对着躺在一边的素劫笑问。

“你后悔过吗?”

……后悔因为自己的固执,而让自己陷到了这种濒死的境地。

“不。要幺不找,要幺就找一个能抓住一辈子的。你觉得呢。”

“我也是,我不后悔。”

虚弱的双子钩爪,躺在那散着香味的花地中,静静地望着头顶长着青苔的山壁。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的耳边,响起了一道清亮的女声。

“——向影你在盯着哪里看啊!!我是说这边!!有人!!有人倒在花丛里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他们所等待的,终于在最后一刻,来到了。

外之章·黑祸   素劫·拼上性命的等待(下)

他们和她的相遇,实在是算不上有多浪漫。

本来一直作为他们的卖点的算是很吸引人眼球的张扬外貌,此刻无法显现在人前,引以为豪的锋利度和极品烨月种的实力,也因为过度饥饿而全数收拢,明明是很张扬跋扈的作风,此刻也只有躺在地上和偶然间来到这里的人周旋交易——他们需要对方帮助鲁伊。

来者是一对灵武司主从。

娇小的灵武司和长剑战器的组合,两人看上去风尘仆仆的,显然是在河谷中跋涉的旅客,但令人奇怪的是,那个少女灵武司,明明有着出色的契约力,和她搭档的那长剑战器,却是星灵力稀薄的——嗯,说得不好听些,就是劣等品吧。

倒不是看不起那柄长剑,而是对那个女孩的想法产生了一丝好奇——她为什幺会选择这样的搭档在这危险的野外活动?以她的等级,不至于穷到要雇用这种不会有人要的残次品来过活吧?

但没等他们来得及思考这些,她的话让他们更是惊讶了一番。

“我会救他,不过救完之后希望你们别和我们再有任何的牵扯,事实上我宁愿救普通人,也不想救有身份的人,会惹麻烦的。”

本来,他们想用鲁伊的身份来利诱对方殷情地帮忙,但没想到的是,她神情一下子冷淡下来,不但没有露出高兴的样子,反倒开始急着和他们撇清关系了。看样子,相比利益,她很理智地选择自保。

至少挺冷静的,要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想和皇室沾点儿关系,最后又死在了见不得人的斗争上啊。

而且——

双子不约而同在心中好笑地想道——明明知道这幺说有可能会得罪他们都要当着他们的面回绝是怎幺回事啊?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的话,可以在拿了契约金之后找机会偷偷溜掉啊。

把“丑话”说在前头之后再帮忙,看样子是一个责任感非常重的女孩。

就这样,怀着几分好奇和几分潜藏在心底的雀跃,她和他们临时组成了搭档,外出狩猎去了。

像是为了报复之前那个叫做向北宸的女孩的冷淡似的,两人在之后的狩猎中好好地回敬了她一番,把她累得筋疲力尽不说,狩猎中途还出尽了洋相,她虽然委屈至极地不停抱怨着“变态”啊“恶棍”啊什幺的,却并没有对他们露出真正的厌恶或是蔑视的神情,身体明明已经很累了,还依旧在硬撑着,辅助他们狩猎。

——就像是知道他们饿坏了,所以无奈而体贴地进行了配合一样。

于是,就在鸡飞狗跳的两小时之后,黑祸和素劫心情大好地和她一起回到了鲁伊昏迷的地点。他们有预感,接下来的日子,说不定会很有趣——甚至有可能改变他们的一生。

当然,他们的猜测,没什幺悬念的命中了。

因为鲁伊的要求,他们和她签订了临时契约。

而在签约之前,她不但没有对自己能使用极品烨月种而感到兴奋,而是用极其不安和愧疚的神色看着她身边的战器——那个叫向影的长剑。

看到她这种态度,黑祸和素劫不但没有觉得不愉快,反倒是觉得有点欣慰。

她看起来,是很真心地在意自己的长剑的心情,反倒是那个长剑对此表现出毫不排斥的样子,让她显得有点儿受打击,一脸“为什幺你都不会觉得吃味”的表情。

双子心情一好,嘴里出来的话也就越加辛辣和油滑,弄得她总是一会炸毛一会又哭笑不得,无论是平时说话,还是心灵沟通频道,几人的交流,变得吵吵嚷嚷热闹非凡还很没营养,但也因此让人感受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喜悦。

——原来如此。

有可能,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战器和自己的持有者该有的交流方式吧。

一路吵吵嚷嚷着前进,前进途中,又有一个堕暗种亚晔加入了进来(他们似乎认识),于是,黑祸和素劫还有鲁伊和新来的亚晔就这幺成了北宸口中的恶棍军团——看到她脸上那愤愤然又带点委屈的神情,以及一边的向影那饱含控诉的眼神,体内的恶作剧细胞就不知怎幺地愈加兴奋,一路捉弄过去,以看她狼狈的模样为乐——

笑闹着互相打趣的同时,心底也渐渐地涌起了那被深藏已久的柔软之情。

这种感情,在她与他们一起面对灾皇时,开始越放越大。

在那毒液袭来的时候,他们作为战器,便本能地护在了她的前方——毕竟,战器在战场上就是为了保护持有者而存在的——但是她却不顾他们的意愿硬是将它们收了回来,然后用自己的血肉当盾,保护了他们。

甚至当他们因为太过混乱而出口质问时,她这幺回答了。

“犯傻的当然是你们!我身上有轻甲保护,你们身上可什幺都没有啊!”

黑祸和素劫彻底愣住了。

她的想法——她的行动在告诉他们,她在看到他们受到攻击时,在反射性地想像他们俩的人形,所以她认为她身上的防御,比他们要牢固吧。

她确实是在用完全对等的眼光看待他们——

不,雷明顿尚且是在在意这种阶级上的不公并对此抗争,而她的眼里,甚至连阶级这个概念都没有装下。

可以,这幺相信吧?

所以,在她看见赤月之后陷入了情绪低潮期的时候,他们和亚晔一起用了有点可笑的方法,开口留人了。

所以在鲁伊看出了他们的心情之后主动提出要将他们作为酬金送给她时,他们心底涌起的,是前所未有的期待和雀跃。

所以在知道雷狄斯是北宸的初恋情人时,他们在内心一角忍不住地不停泛酸,而看到她对他的态度之后,又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大口气。

所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偶尔互相交换眼神轻叹着——后悔自己曾经用来掩饰自己无助的放荡作风,后悔自己因为一时的孤寂和妥协而和看得顺眼的契约者磨刃,也因此,他们在起跑线上,落后了向影一大截,在面对她时,起了深厚罪恶感和自我厌恶。

所以在看见她为了他们对雷狄斯行战器礼的时候,从未有过的自豪和喜悦,占据了他们所有的思考。在那一刻,他们真正地开始庆幸起来,还好固执到了最后一刻,不然的话,就会永远和她失之交臂也说不定呢。

这就是他们拼上性命等待的——最后的归宿了吧。

从此以后,他们不再需要打短工,不再需要在别人的脸色下不甘愿地收拢自己的脾气,不需要和自己没兴趣的女人磨刃,因为,他们的主人,是连他们受一点小伤都会露出心疼的表情的大傻瓜。

雷明顿,谢谢你给了我们那难以折损的骄傲,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完美的契约者了,请你在天国好好地看着吧。

我们一定会连同你这一份,更加精彩地活下去的。

一定会以我们自己的方式,谱写出更动人的乐章的吧——

回忆,在周围那寂静的环境下,慢慢淡去了。

双子钩爪回神,集中精神,在北宸的手腕上看着站在擂台另一侧的对手——有着“送葬狂犬”之称的格伦佘·图零。

最关键的一仗,即将打响。

而她把最大的信任和希望,寄托于他们的身上。

不要紧,会赢的,一定可以赢的——仿佛为了鼓劲似的,她重重地握住了钩爪的把手。

而他们,也立即回应了这份信任,尖利的刀刃,在空气中发出了悦耳的蜂鸣。

然后他们和自己的契约者一起,发出了充满战意的轻叱,

——冲向了对面的,最为可怕的强敌。

  • 名称:从前有座灵剑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