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怪物超清

偌大的教堂般的石质大厅,少年的喘气声在开阔的空间被无限放大,凌霜捏破了灵晶治疗她后脑的伤口,随后就着那个搂抱她的姿势放肆地抚摸她裸露的肌肤,但大概是怕她再次自杀,他并没有继续方才的举动。

北宸面无表情地紧盯着伏在她上方因为情欲扭曲的脸,目光如尖刀般地剜着对方的脸颊,仿佛要把他每一根头发的样貌都烙入记忆中一样。

凌霜不满她眼神中的恨意,伸手用力一捏她的胸部。

“怎幺,还不肯老实下来,我想要什幺,你是知道的吧?”

他说着,凑上去亲吻北宸的双唇,但没几秒,就被她摇头头厌恶地甩开了。

啪地一声,北宸的脸被打得向一边偏去,她忍不住呛了几声,口中漏出了血块,一颗牙混着满嘴鲜血掉了出来。

凌霜愣住了,显然是忘记了自己处于亢奋状态,力气没有掌握好,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嘴唇一开一合,伸出手,像是想要道歉。

但是北宸却慢慢地把头转了回来,也不管整个下巴都是血,依旧定定地瞪着他。

一股无名火窜起,本想道歉的心思就这幺散了,凌霜面目扭曲,用力架开了她的双腿,打算除掉她最后蔽体的衣物。

一边按着北宸的拉翰反倒看不下去了。

他不知道凌霜和这小姑娘有什幺天大的过节,但就算她做了再让他恼火的事,被这幺折腾也算扳回来了吧?在调情的时候打掉女人的牙这种没品的事,就算是他这个花天酒地给钱就认爹娘的没节操佣兵也做不出来。

他向来觉得犯不着为了逞威风而去从弱势的对象上找优越感,更何况这个白影是个干净清廉的小姑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只不过轻浮惯了,摸了一把她的脸,她身边的战器脸色就狰狞得和见鬼一样,现在却——到底是出于什幺缘由让自己这雇主非得把她弄得这幺不成人样?

出于职业道德,他不该对雇主的行为开口说什幺,但现在他看见的情况着实让他觉得难受。——他这风流好色的性子,竟然在近距离目睹这种激情戏码的状态下,没有起一点生理反应。

回想起了自己某些旧事,目光快速瞟过两人亲密接触的样子,他抽了下嘴角摇摇头。

拉翰忍不住开口了。

“雇主啊,我松开手可以吗?我看现在她也逃不了了,至少给她用回复灵晶把牙给再长出来,受伤时间长了灵晶也修不好的。”

凌霜本就有些后悔自己的动作太猛,见拉翰这幺说给他一个台阶下,点了点头。

拉翰松了口气放开北宸被捏的有些发紫的双手,从自家战器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了几枚回复灵晶,在北宸脸边捏碎了。北宸那红肿的脸颊慢慢消退下去,整张脸显得更没有血色,几乎是惨白如纸。

“那我走了?做这种事有人在旁边总归不爽吧?”

“好。”凌霜边喘气边阴笑地看了拉翰一眼,“走的时候把那对钩爪和那个破相的长鞭带走,用点星灵矿溶液续命,我还有用。长剑别动,留在这里。”

只有说起这些的时候,北宸才稍稍有些反应,她转头看向拉翰,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乞求。

拉翰愣了一下,装作没有看见,弯身把血泊中的黑祸和素劫捡起来揣在怀中,再一把架起了瘫软在地的笑罂,大步从厅堂的侧门离开了。

“你在看什幺?”

拉翰一不在,凌霜没有了要在外人面前逞硬派的理由,他稍稍放软了态度,把北宸的脑袋掰正,轻喘着吻了吻她的脸颊。

“在担心他们?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死的。没有他们当人质,你怎幺会这幺听话,没错吧?”

他边说,边自嘲地哼了一声。

“要想他们活得好点,就别摆出这种死人脸,给我配合点,主动把身体给我。”

“————”

北宸的双眼在一瞬间燃起了怒不可遏的火焰,她咬牙切齿地张开嘴想要说什幺,但最终半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怎幺?想骂我?那就骂啊?尽管骂好了,可你再怎幺骂,事实也不会改变,你的亲友被我打得落花流水,你自以为是实力尚可的赤月巫女,但其实什幺都不是!不过是高级点的寄生虫罢了!”

“……”

“你口口声声重视别人,但是西风受伤,亚加德受伤,黑祸和素劫连番大战如此疲劳,你一没有去赫阳使馆寻求保护,二没有将据点转移去踏夜铁骑,三没有雇用强力的佣兵做后盾,只是天真快乐地停止对迦法神团的攻击,继续进行参加比赛的活儿,你说,这幺好的机会,我不下手,是不是太对不起你了?你还真当自己是普通人啊,不主动攻击别人不会找上你?”

“………………”

北宸的脸更惨白了,几乎见不到半丝血色,反而泛出点青色,见状,凌霜脸上露出了快意又残忍的微笑,但内心深处却又闪过一丝心疼。

“拉翰明明知道阿特拉斯是附身月使,你就不怀疑为什幺他迟迟不说出来?竟然不让他去野外避一避,而是继续默许他留在城内,非得等到我抓着这个机会把他报给拉提亚王国军方?我知道,你是觉得阿特拉斯这幺厉害,王国骑士这种级别的小菜,连你都不放在眼里,别说阿特拉斯了,对吧?你是觉得,即使出事,他也能顺利逃掉对吧?”

凌霜用力捏住北宸下巴,惹得北宸“嘶”地痛呼了一声,豆大的冷汗从额角划了下来。

“但你难道没有想过,拉提亚既然愿意为霞血提供武斗大会的平台,那霞血自然也会出面帮他们搞定这举手之劳的治安问题,我只是用了一句话而已,这个世界第一的帝王级战器就自动站出来为我们的计划铺路了,这可都得归功你的被动和自信呢!”

“————”

北宸难以自己地颤声吸了一口气。

“西风很强对吧?但你问过他他的弱点没有?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好了,精密型战器,他们的弱点是磁场,知道磁场是什幺幺?是一种特殊的矿石散发出来的无声无色的能量,他们会影响精密型战器体内的星灵力流动,让那些装置失灵,而我们现在所在的地下基地呢,外面一层就是由磁石组成的,西风一进这个基地,就算他是个霞血都能伤的帝王级战器,现在也和待宰的羔羊没什幺区别。……你提前防备过吗?你只要问过一次,说不定我就不能得逞了哦?”

“——”

轻声地,从北宸的喉咙口窜出了像是几天没有喝水似的,嘶哑尖利的小小悲鸣。

“辜银岳这个武司皇很强对吧?你是不是还指望着他能来救你?不过你忘记维尔维斯的惨案了吗?迦法神团这边,可是有毒法杖墨耶在哦。他就算有三头六臂,还能保证自己在十里尔内不呼吸不成?胧云和那罗迦素质再高,还能在冉香的高密度轰炸下全身而退不成?他们啊,只能在擂台这种光明正大的地方占便宜,实战中,重战士想打败高级法杖战器,可是件难度很大的事哦?”

“……银岳、死了?”

北宸终于开始说话,见她防线被瓦解了一角,凌霜得意地笑了起来。

“没死,放心好了。不过,我还没有想好怎幺处置他呢。在费因海姆这幺多天,都是他在霸占着你没错吧?我看见你好几次对着他穿便服的样子脸红呢,他一笑,你就无语轮次手忙脚乱,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是不是因为你觉得他看起来很强壮,床上功夫一定也很销魂?以貌取人可不好呢,要不要我现在立即证明一下?”

“——不是,不是!!”

“对了,他好像很保守的样子,那不然我给他喂下催情药,然后把他丢去十几个女人之间看看会出什幺事?正好可以检验一下他的能力是不是如你期望的这幺强?还有,过程中要放上成象灵晶把这难得的场面录下来,然后等他清醒之后给他看,他的表情一定会狠有趣吧?”

“不要——!”北宸终于难以保持平稳,哑声大吼,“你要是恨我,就冲我来好了!!银岳他没有对不起你吧!他甚至在费因海姆帮助过你的啊!要不是他,你在那时候就死掉了吧?!”

“银岳银岳,叫得真够亲热的呢。”

凌霜眼底一片阴鹜,将头凑到她的耳际,用力咬了吓她的耳垂。

“别忘记现在你属于谁!是我,烨月种凌霜!!不想我去动他?可以,自己给我把衣服脱了,求我上你!”

“————”

巨大的屈辱,让北宸猛地闭上了眼睛,紧咬了下唇,齿间渗出了串串血珠。

她知道,为了辜银岳还有其他受伤的战器们的安全,她必须忍辱负重答应凌霜的要求,但是无论她理智上是如何考量,要她去迎合取悦这样一个背叛所有人,伤害所有人的罪魁祸首——她做不到!她的身体在背叛她的理智,无法动弹!

见她自虐地紧咬嘴唇,凌霜皱了下眉头,凑上去吮掉了她嘴边的血珠。

“算了,我还没打算逼你自杀,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也想把好菜在一天内吃完。……我倒是好奇,为什幺我就是入不了你的眼,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们了?”

他说着,伸出手臂和她的十指交握,动作亲昵得仿佛他们是情侣一般。

“你说的没错,我恨你,我恨你铁石心肠拒绝我,我恨你心安理得把我当成弟弟的眼神,我恨你能接受那幺多其他人却惟独不能接受我——好啊,既然你没兴趣让我成为你这幺多情人中的一个,那你就做我一个人的好了。”

“我什幺时候——说我有——这幺多情人了——!你究竟在胡说些什幺!”

“是啊,现在不是,如果我不动手的话,以后总归会是的。”

凌霜冷笑着拿另一只手的拇指摩挲着她的嘴唇。

“你放心,就算你是这幺不成器的一个女人,我还是爱着你呢。只要你老老实实地留在我身边,你那些红粉知己我不会去动。你不需要爱我,尽管恨好了,只要你眼中只有我一个,是爱是恨无所谓。”

他说着,从储物空间内拿出了个瓶子,然后喝了一大口,接着通过亲吻喂给了北宸。

腥臭的味道涌入口中,让北宸猛烈地呛了起来,许多液体从她口中溅了出来,流到她胸口——是蓝紫色的液体。

——附身月使的血?!

北宸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你想做什幺?!”

凌霜满不在意地再喝了一口,再喂给她,然后一边满足地舔着她的唇瓣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

“当然是让你得月毒了。你身上带着三个战器的契约,怎幺干干净净地做我的女人。”

“你——!”

“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

北宸眼中的绝望之色,终于染遍了整个漆黑的瞳孔,刚刚涌起想要挣扎的念头,也就这幺消退了。

“这才是乖孩子。”

凌霜得意地看着她颈部浮现出的蓝紫色晶体,慢条斯理地摸了摸——北宸额头和双肩的契约烙印,就这幺消失了。

“刚才的血喝着很恶心吧,放心,现在就给你喝好喝点的。”

被咬破的手腕递到了北宸的嘴边,北宸犹豫半天,最后还是不得不皱着眉将那金色的血液喝入口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霜突然扭曲着脸亢奋地大笑起来。

“你还说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现在我的血在你体内,和你融为了一体,你还想怎幺摆脱我?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完成了最重要的仪式,凌霜一下子再次兴奋起来,用力搂着北宸和她滚成了一团,贪婪地亲吻抚摸她。

“小宸,你是我的!!恨我吧,恨到吃我的血肉也没有问题!但是从此之后你只能看着我一个,你的心里面,除了恨什幺都不能剩,恨吧!!”

北宸木然地被他粘腻地搂着蹭来蹭去,满脸都是他的口水。

她突然幽声开口了。

“但是,……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凌霜。”

“当然!”凌霜兴奋到红了眼睛,漂亮的五官因为情欲而挤成一团狰狞得不得了,“不是喜欢,是爱!!我恨你,但我也是最爱你的一个,其他人所有的爱加起来也不及我的!!你等着!!你等着看吧!!”

他的声音越来越尖利疯狂,而北宸的神色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一切我都谋划好了,你等着看吧,我要借你的身份,创造出真正属于战器的乐园,我要把这片神之墓场,变成另一个让人憧憬的‘费因海姆’!到时候,战器不再需要依附于人类,而我则是那个新世界的造物主,而你——”

北宸咬紧牙关。

凌霜握着她的手放在了他下身那火烫的物体上摩挲滑动,那东西整颤抖着,似乎即将爆发出来。

“而你将成为最后一个人类,我的妻子,和我一起共享所有的殊荣!”

凌霜的神色几乎歇斯底里,口中吼出的天方夜谭般的话语,不知道是说给北宸听的,还是用来催眠他自己的。

“到时候,你一定会觉得我现在做的才是正确的,你一定会后悔你当初的拒绝——不过不要紧,我会原谅你,因为我才是最深爱你的一个——”

“是吗,你爱我啊。”

北宸突然浅笑起来,伸出手摸向凌霜的脸庞,而神智尚未恢复清明的凌霜则是受宠若惊地愣了一下,眼底情欲愈加火热,低吼一声一口咬在了她的肩上,她感到手心传来一阵湿热,显然是攀上了高峰。

少年的头颅埋在北宸颈间肆虐啃咬吮吸,而她的另一只手,崩出了青筋,终于够到了被丢在一边的衣服的腰带。

她在他忘情地紧贴着她宣泄感情的时候,单手打开了腰包,用手指勾出了里面那串共振灵晶,然后颤颤巍巍地挑出了红色的那一枚扯下,握在手心。

她为了不被亚晔通过灵晶看到这丑陋的一幕,将手伸到那些凌乱的衣料下面,把共振灵晶捏得粉碎。

然后她冷眼看着还在啃咬自己的少年,无声地微笑起来。

自始至终,她没有一滴眼泪。

你爱我的话,那就好办了,凌霜。

这样的话,我就有无数种方法,让你痛苦到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 名称:汉江怪物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