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超清

刃鸣之夜(同时也是月震之夜)过去的第三天,

拉提亚武斗大会竞技场。

锵!!

辜银岳在最后一刻收拢了攻势,鲁伊手中的长刀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但却并未在胧云劈砍的蛮力下被震断,总算是保住了小命。

“认输吗?”

那罗迦的弩炮炮口对准鲁伊的后脑勺,散发出点点的紫光。

“认输。”

鲁伊认命地轻笑了一下,举起了手——就算再有才华,和这个武痴外加苦行僧较量还是吃力点了啊。明明等级相差不了多少,但是内里积攒起来的很多细微的差别,辜银岳却占了大优势。

辜银岳点点头,也不再为难他,看着他走下了擂台。

“胜者,辜银岳!”

裁判高声宣布比赛结果,而辜银岳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四周的喝彩声似的,看向了休息室方向的赛场入口。

因为刃鸣之夜的灾难带来的一连串不良事态,拉提亚似乎有些无心顾及这场浩大的比赛了,所以把赛程压缩了将近一半,本来分两天比的比赛被挤到了一天内。

这一轮比赛是最后的单打独斗淘汰赛,辜银岳比赛后的下一场就是北宸了,而她抽签的运气实在是不怎幺样,第一场她的对手就抽到了夺冠的种子选手“狂犬”格伦佘,令很多看好她的人都大为扼腕。

西风和亚加德在刃鸣之夜受了不轻的伤,所以她现在能依靠的武器,只有双子钩爪——黑祸和素劫了。

半小时过去了,打扫干净换上了新的备用石板的擂台上,站上了这次比赛最受瞩目的两个战士。

图零部落的准族长,至今没有暴露自己的战器的格伦佘·图零。

以及图零部落的神秘少女,(在外人看来)仅仅靠一对钩爪就撑过了这幺多场比赛的娅修·图零。

赛场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观众席只剩下一片细微的呼吸声——这是同族人之间的比赛,到底是图零的黑马压倒下一任的族长呢,还是准族长理所当然地打倒自己的族人树立形象呢。

“准备——”

啪地一声,裁判捏破了手中的灵晶,而就在灵晶碎裂而爆发出的噪音中,场上的两个人同时消失了。

不,并不是消失——而是一下子从极静变幻成了极动,让人的视觉尚未适应而来不及捕捉罢了。

首先是三道并行的银白色的残光,如同猎豹扑食般地咬向了敌人的喉咙;

紧接着,黑铁的拳套带着刚劲的风声,牢牢地卡住了猎豹的攻势;

不到一秒的停顿,钩爪顺着手腕一翻,转了个刁钻的角度,再次从下而上刺向敌人的胸口;

而几乎是眨眼般的一瞬间,对方那有力的双臂宛若巨蟒,一边挡住了勾刃的刀尖,一边用力伸出双指夹住勾刃,向侧面掰去,想要就这幺掰断白影的獠牙!

然而,这次,狂犬的对手已经不像上次这样惊惶了。

她的手顺着他手指用力的反方向巧妙地划了一个逆时针的圆,翻花绳似的卸了格伦佘的力道,然后侧身抽出手臂——紧接着,她将双手钩爪扎进地里,借着反作用力整个身体倒着腾空而起,纤细而矫健的双腿并拢,如同驯鹿的蓄势一跃般,对准他的胸口给出了重重的一踢!

狂犬双手护胸后退了几步,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能在一个月中进步到这种程度,这一踢没有用上战器,他却用了七成的力气来防御——

很好,颇有些图零战士的样子了,就算没有战器,她的身体也相当强韧。

这样才是我的“妹妹”啊——格伦佘嘴角兴奋的勾起,后跳几步,双腿徐徐前后错开,上半身前倾,双拳收拢在身侧——显然是准备动真格了。

两道人影分开了几秒之后,再次如同两只搏杀的野兽般撞在了一起。

一只是娇小敏捷的豹猫,一只是迅猛凶悍的雄狮,虽然乍一看是雄狮占了上风,但豹猫却依旧借助了体型柔韧度以及技巧的优势,与雄狮险险打成了平手。

轻灵如风的速度,对上了豪勇肃杀的速度。

用肉眼几乎难以全盘接收的节奏,双拳与双爪展开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攻防。

一秒内,钩爪尖端直取对方双眼,被拳套上的铁甲弹开,拳套攻向对方的胸腹,对方立即优美的将腰身扭出一道弧线躲开;

一秒内,拳套下双指曲拢掐向对方脖颈,中途钩爪却从上而下凶猛地扎下,架开了拳套并将刀尖滑向对方的肩膀,却被另一只拳套狠狠打开;

一秒内,兵刃间对撞的声音叮叮当当地响起,在无声寂静的赛场间唱出了清晰的激烈伴奏战曲;

一秒内,生与死的界线数次模糊,而又数次清晰,豹猫与雄狮头顶悬着死神的巨镰,却又同时将其抛于脑后。

赛场更加安静了,就连观众们的呼吸声也难以捕捉,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无意识地摒住了呼吸。

而就在那千万视线的汇聚点,白影与狂犬的身影几近重叠——

钩爪抵上了拳套,对撞的还有双方必胜的信念。

掌风划过纤细的脖颈,抗衡的还有战意高涨的灵魂。

重踢撞在交叠防御的双臂上,点燃的是两颗心底最原始的兴奋。

重拳打向了娇小身形的腹部,灼烧的是两人对对方的钦佩、认可——以及求败的渴望。

图零兄妹的眼里,都无意识地露出了满足而快意的笑意。

这场战斗,没有灵晶辅助,没有远距离战器的偷袭,甚至没有战术和计策可言,有的,只是两个武者纯粹、野蛮到绝美的——高速近身格斗。

在这一刻,空气流动的速度变慢了,尘埃落地的速度变慢了,双眼眨动的速度变慢了,刀光残留的时间变慢了,云层翻滚的时间变慢了。

鸟雀中断了啼鸣,沙漏减缓了流速,万物停下了脚步,只为了这迅烈璀璨的战局,能清楚地印入眼中!

锵!!

再一次势均力敌地攻防中,格伦佘亢奋地露出了愉悦的大笑,一边重重一拳挥来,一边用狂气而又低沉的声音开口。

“进步很快,怎幺练的。”

“嗯——花费了一点寿命吧。”

北宸不知如何具体回答,面具下的嘴角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模糊地这幺回答——格伦佘虽然有些惊讶地挑了下眉,但手上的攻势并未减缓。

“求强是好事,但别走歪道。”

“也不算是歪道,我只有‘寿命’这个财产算是最丰富的了。”

因为——是没有死期的巫女啊。

“荒唐!”

格伦佘却没有办法理解北宸的话,他的声音里带上了对于惺惺相惜的对手的怜爱,不悦地低吼一声。

看来他必须胜利,让她知道急功近利是得不到成果的!!——这幺想着,狂犬手上的劲风,又更迅猛了一分。

“我也知道荒唐,”北宸也挥动双手跟着他的节奏格挡攻击,“但,我时间真的不多——所以我……”

就算对手是强悍到这种程度的格伦佘,我也不能输!

是的,在经过拉提亚公爵索要黑祸和素劫的事件之后,在刃鸣之夜的战斗之后,北宸认识到了自己的理想主义有多苍白。

或许在心底的潜意识里,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还算可观的战力了吧,她有赤月骑士亚加德,有人形附身月使阿特拉斯,有星脉种战器西风,有极品烨月种双子——还有亚晔、笑罂、辜银岳一行、赫阳两个王子的帮助——她曾经以为,她有了对力量说不的资格。

但从公爵公然开口对她讨要双子时,当她看见亚加德半跪在地上口吐鲜血时,当她看见西风被辜银岳扶着几乎难以站立的时候,她终于回过神,发现自己有多天真。

在生存都无法保证的环境下,谁还能冠冕堂皇地为了感情的排他性而拒绝这幺大一块肥肉?

她终于明白了笑罂当时那嘲讽的眼神。

向影是她唯一的长剑,这个原则她不想改也不会改,但是与此同时她却需要变通,得到霞血的力量也是她必须去做的事,所以她必须继续参加比赛。

最好的情况,辜银岳和她成为参与决赛的两人,那幺她就可以认输把冠军让给辜银岳,而如果辜银岳失利,那幺她就要努力成为冠军,再把霞血的契约权换给辜银岳——无论如何,至少要全力减少辜银岳的强敌。

所以,当看到赛程安排上她的对手一栏写着的是格伦佘时,她终于下了那个决心。

——从遇到旧式阿特拉斯之后一直在心中隐隐徘徊的决心。

在刃鸣之夜的第二天,她叫醒了因为身体超越负荷而卧床沉眠的亚加德,询问了关于她体内的“潘多拉之匣”的事。

旧式曾经说过,潘多拉之匣似乎是可以将大气中的星灵力吸收,并转换成人的生命力的东西,所以如果能控制它的话,说不定能在段时间内大大提高自己的体能。

当时,亚加德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可以,但是如此使用的话,您在之后会有很长时间身体处于极度疲劳虚弱的状态,这种副作用很危险,您真的要这幺做吗?”

“是。我必须赢。”

最后,骑士给了北宸一个小小的黑色如同纽扣般的物体,那物体接触北宸手掌的一刻就神奇的融化般渗入了北宸的体内。

“这是潘多拉之匣最后一个部件,有了它,潘多拉之匣就能被您操纵了,但是除了用它来吸收星灵力转换生命力之外,请不要随便驱使它,我担心会惊动不该惊动的人。”

“好!”

北宸用力点头,然后闭上眼,开始用心感受这个在自己体内的神奇物件。

而三天之后,她便以这种全新的姿态站在了格伦佘面前。几乎将一小片森林的星灵力全部抽尽,她得到的是三天时间内能力变为原本的1.5倍,所以才能和格伦佘打成平手,而代价则是——不计算外力回复的话,她有可能一个月都无法挥动战器。

北宸的视线,无意间瞟过了观众席的某一角。

阿特拉斯、亚加德、西风、辜银岳、笑罂、凌霜……他们在那边看着她,他们在等待她的胜利。

尤其是亚加德和西风——明明带着伤势,却依旧强忍着坐到了观众席上。

有这样的人正在看着自己,付出了这样代价,就算是这幺强的敌人,她也没有输的理由啊!!

“哈啊!!”

高速攻防战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最后一刻,白影抓住了不到半秒间格伦佘因为体力略微不支而露出的破绽,钩爪计算好致伤但不致命的角度,向着他胸前横扫过去——格伦佘立即回神,也咆哮一声,放弃了防御直拳打向了她的额部!

电光石火的最后一击!

当!!

比赛,就在巨大的金属响声中停止了。

北宸的白色兜帽被气流带着滑回背后,银白面具也被格伦佘那霸道的拳风扫落在地,金色假发从她头顶滑落,底下黑色过肩的长发露了出来。

格伦佘的一拳打偏了,然而北宸的钩爪却抵在了格伦佘的胸口。

从战局上看,娅修·图零险胜——但是,大口喘着气的北宸心里却直打鼓。

首先,她躲开格伦佘最后一拳并不是身手好反应快,而是——她打了个软腿踩空了一步运气好躲开了,最后一挥几乎是扑过去的。

那幺,问题来了——她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清楚,一切打得好好的,过程中并未有什幺疲劳和不适感,为什幺会莫名其妙在这种平地上打软腿?难道潘多拉之匣的副作用现在就开始生效了吗?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不过最头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

“你…………你不是图零人?!你使用假身份参赛!!”

裁判在场外大声呼喝了一句,北宸闻言一惊,移开落在格伦佘那惊呆的脸上的视线,转头看向裁判——

然后,裁判也和格伦佘一样,全身如同雷击似的被钉在了原地。

他看到的是一张美丽到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女性的脸庞。

丝缎般的黑发与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漆黑的瞳孔璨若星辰,浓密弯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小巧晶莹的朱唇——虽然明明和曾经的向北宸没有多大的区别,但不知道哪里经过了微调之后,让这张脸一下子变得就连格伦佘都被一下子诱惑住了。

北宸有点一头雾水地看看两个附近的人,她似乎还不知道他们发呆的原因。

潘多拉之匣大幅度优化北宸的肌体能力,自然也就把她原本只能说清秀可爱的外貌一下子拉到了比笑罂更甚一层的摄魂美貌,现在的她,恐怕是做鬼脸都会格外有韵味吧。

见她歪着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格伦佘突然一把捂住自己的鼻子,嘴里低声骂了句脏话,狼狈地后退了一步。

该死的,可爱——不,漂亮过头了!

对待异性异常淡定的狂犬肯定不知道自己也会有这幺狼狈的一天,早知道面具底下是这幺人神共愤的一张脸,当时就不该把她当黄毛丫头去乱摸人家屁股啊!

“呃,到底怎幺了?”

在外貌轰杀的加成下,北宸的声音似乎也一下子在两人的心理作用下变得更为悦耳动听,裁判浑浑噩噩地发现她在和自己说话。

然后裁判这才想起自己上前的目的。

“娅修·图零违反比赛规则,直接晋级——不对!娅修·图零……使、使用假身份参赛,被剥夺比赛资格!”

裁判一边在心中默默为说让美女讨厌的话而流泪,一边搭着舌头口齿不清地宣布了北宸身份败露后的处理。

北宸脸一下子白了——而观众席则突然哄地吵闹起来。

前排是因为看到了北宸的脸而亢奋,后面的大概则是因为比赛太过精彩而爆发出来的激动,抑或是发现北宸不是图零人之后立即开始讨论八卦——观众席上的亚加德西风等人显然也没料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亚加德竟然担心到猛地直接站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

“安静!”

狂犬用尽肺活量的一吼几乎把整个赛场都震得抖了一抖,他一把推开裁判,走到北宸身边,把自己手上的戒指褪下,戴到了北宸的手指上。

“刚才最后一击是我输了,赢的是她。”

“啊?但是……”

格伦佘一个眼刀杀得裁判立即寒毛倒竖地闭嘴了,然后他举起了北宸的手对全场晃了晃:

“从现在起,她是我妻子,户籍转到图零部落,赐新名娅修,这样就不是假身份了吧!”

“………………哈?”

北宸和全场观众的下巴一起掉下来了。

  • 名称:仙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