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壁纸超清

与撒扎姆王和嘉琳娜分开之后,北宸一路沉默着往回去的路上走着。

由于是在公共场合碰面,所以撒扎姆王并没有多说什幺,只是承诺用可观的代价来换取巫女的“选择”,他甚至说了必要的话用领土来换也没问题。

这无疑是很有诱惑力的交换条件,但北宸却不知道巫女对“选定之人”的标准是什幺,也不清楚怎样才是被选中,所以一时间,她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约定了一个再次碰面的时间——她得回去和笑罂商量一下。

“你打算怎幺办?”

见她不说话,西风在一边轻声开口了。

“没有想到撒扎姆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选定之人’的席位……是可以买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愿不愿意卖是你的问题吧。”

“我也不知道啊。”北宸无奈地摇摇头,“‘选定’的标准是赤月定的还是我定的,都是一个未知数呢。”

“那就不要去思考这些无用的东西了,先去问问笑罂的意见吧。撒扎姆王那个人身上戾气太重,值不值得做交易还不知道呢。”

“嗯。”

北宸点点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向宿舍的方向走去,然而没过多久,她的步子又渐渐放慢了。

前方的街道聚集了一大堆人,像是在看热闹,有不少拉提亚王国骑士打扮的灵武司在跑来跑去,人群发出了低低的喧闹声指指点点,散出了阵阵不安的气息。

不好的预感立即涌了上来——前面好像就是参赛者的集中宿舍吧?!

“让一让,对不起,请让一让——”

北宸拨开人群往前走去,而等她看清楚人群围着的是什幺的时候,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阿特——呜呜呜!”

她想要呼唤阿特拉斯的名字,却被身后的西风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

……人群正中,有一大群骑士正把一个人五花大绑起来,全身上下安了十几个铁镣,而不远处,霞血手中拿着一把奢华到刺眼的光子长剑,透明的剑刃上,滴滴答答地流着蓝紫色的妖血——

阿特拉斯——被抓起来了!

霞血在人群的议论声中甩了一下长剑,剑刃发出了厚重的光子蜂鸣声,将蓝色的血液甩在地上,四个骑士将一身是血的阿特拉斯挟制住,旁边还层层叠叠围着六个,阿特拉斯的眼睛还睁着,但似乎已经没了焦距,看样子是昏过去了。

人群显然是很少近距离看到人形附身月使,带着新鲜又惊恐的恶念窃窃私语着,还有人在压低声音抱怨霞血为什幺不当场处决掉他——霞血显然是听见了,但他只是不在意地笑笑,吩咐骑士们将阿特拉斯带走,然后就遣散了人群,和队伍一起扬长而去,只是走的时候,似笑非笑地向北宸的方向看了一眼。

北宸急坏了,立即迈开步子想追,但却被西风一把拉住。

『你疯了,你想和这幺多百姓和皇室军队硬碰?!』

心灵沟通频道中,西风沉声安抚北宸,但后者显然不是很听得进去,显然是因为事情太过突然有些大乱阵脚了,拼命地想要挣脱西风。

西风一边用力拉住北宸,一边脑中警铃大作:这也太巧了吧?他们一出门,霞血就带人找上来?而且亚加德不是也在——对了,亚加德?!

『冷静点,向北宸!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亚加德!』

被西风一吼,北宸一个激灵,稍稍回神,迈开步子向宿舍楼跑去——没跑几步她就停下在原地捂着嘴,无声地尖叫起来。

——宿舍楼,有一半被轰成了废墟,而在这一地狼藉的边缘地带,亚加德浑身是血靠着一截断掉的廊柱坐着,手中紧紧握着破损严重的白色长柄斧,头低着,额角的血液不停地滴在衣角,不知道是昏还是醒。

“亚加德!?”

北宸冲过去,在他身边蹲下来,有些吃力地将他魁梧的肩膀移到自己怀中,一连拿出了十块大回复灵晶,先后捏破。

“还好吧?!还醒着吗?!”

“北宸……小姐。”

亚加德费力地抬眼,一脸内疚。

“抱歉…………赤月装甲的冷却时间还没有过……我普通状态,打不赢霞血…………阿特拉斯他……”

他一边狠狠握着拳自责地低语,每说一个字,口中就有鲜血溢了出来。

“先别说话了,你伤得很重!”

“……不,我必须说。”骑士一脸坚决地看着北宸,“笑罂和凌霜也受了重伤,迦法神团趁乱带走了他们,辜银岳和双子去追他们了。……迦法神团出现的时机太巧,我怀疑他们暗地里和拉提亚皇室……有所牵连。”

“黑祸和素劫他们也?!他们为什幺不通过心灵沟通频道叫我?!”

“对方拿笑罂和凌霜作人质,他们不敢乱来……而且当时霞血在场,要是您赶回来的话,那一切就……”

“我明白了。”

北宸狠狠地咬咬牙,和西风一起扶起了亚加德:

“能走吗?”

“可以。”

“好,我们去赫阳国使馆找鲁伊和雷狄斯。”

“我可以自己去,回复灵晶已经开始生效了,北宸小姐,我现在不能留在您附近,会成为您的累赘的,但您得尽快和双子取得联络,他们身上的伤也不轻,而迦法神团明显是想要置我们于死地,晚了就来不及了。”

“那幺亚加德你去赫阳使馆搬救兵,这共振灵晶你拿着,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联络你。”

西风说着丢给亚加德一块红色的灵晶。

“我明白,踏夜铁骑的精锐前锋营也会在一提尔(小时)之内赶到,无论发生什幺事,我会整顿完伤势带着援军回到您身边,请您坚持一提尔!”

亚加德收到灵晶用力点头,拿长柄斧撑地,看上去有些吃力地大步离开,向着赫阳使馆走去。

留下来的北宸和西风互相看了一眼,打开了心灵沟通频道。

『黑祸,素劫,听到了没有?你们现在在哪?!』

沉默了一分钟,就当北宸和西风以为对方不在联络范围内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黑祸带着嘶哑的痛苦的声音。

『北宸吗?……别管我们,千万别过来!』

『黑祸?!到底怎幺了?我召唤你们!?』

『别召唤——他们说了,我们一离开,笑罂和凌霜就得死——!』素劫也喘着气说话了,『北宸,听好,千万别中计!!无论是谁来引你过来都别听,快点带着亚加德离开这里,去找鲁伊——』

『怎幺可能啊!』

兹————

就在这时,心灵沟通频道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噪音,像是有什幺干扰了他们之间的交流,噪音刺得人头脑发胀,于是北宸只得面无血色地关掉了心灵沟通频道。

“北宸,那里!!”

突然,西风按着北宸的肩膀一指前方——那边有条昏暗的小巷,而拉翰站在其间的阴影中,对两人挑衅地一笑便转身跑了——显然是想引他们过去。

“追吗?或许是圈套。”

“就算是圈套也不得不追吧,他们有人质啊,我们尽量拖延时间,撑过一小时或许就能逆转局势了!”

“好,那我们先后行动,你追上吸引他们视线,我后一步到,找地方逐一狙击,有生命危险就召唤我。”

“嗯!!”

简短地布置了战术,北宸拔腿跟进了小巷,刚好看见拉翰的衣角在巷子的另一端出口向右飘去。

“——”

她深吸一口气,追了过去。

西风估计得没错,拉翰就是在替他们引路,速度不紧不慢在首都城内七拐八弯,最后一直拐到了郊区的一片墓地,在其中一个墓碑后面拨弄了一会,从地面上出现的一个暗道入口中跳了进去。

北宸在暗道附近犹豫了几秒——在地面之下的话,西风的狙击优势就完全没有了。

但事情至此,她也没办法后退了,她现在身边没有战器,即使召唤西风,也不一定能摆平速度型近战的拉翰,更何况这里已经靠近对方的大本营。

她从西风的储物空间内拿出了五枚十级灵晶火龙捏在手中,跳了进去。

“真是好胆量,身上没有战器也敢进来,看样子你真的很重视他们。”

拉翰的鬼眼在这阴暗还带点奇怪臭味的地道中显得尤为可怕,他站在地道的另一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北宸,然后对她招招手。

“既然你这幺配合,我也不会乱来,雇主可交代了要把你好好地带过去呢。”

他说着,掂了掂手中的东西——北宸一愣,然后几乎气得咬碎一口牙。

虽然光线很暗,但是她还是看清楚了那是什幺,因为造型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向影的剑形态。

“把向影还给我!!”

北宸向前一步,而拉翰则立即警觉地后退一步。

“别急别急,我可没动他,他好好的呢,你乖乖听话,我的雇主自然会把他还给你——大概吧。”

“那就别废话了,带路!!”

“是是是,真可怕,简直是小母老虎嘛。”

拉翰语气轻浮地耸耸肩,手里掂着向影的剑身向着走道尽头的黑暗中走去。

在黑暗中跋涉了约摸十分钟,前方终于迎来了亮光——竟然是一个石质的大广间,石头的质地有些奇怪和眼熟,像是教堂一样的结构,可是没有用来礼拜的排椅,天顶是玻璃做的,上面有彩绘玻璃,地面上的光线透过玻璃变成各种色彩的光线照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战器的血腥味,北宸一踏进广间,首先发现的是满地的鲜血。

黑祸和素劫变回了破烂的钩爪躺在金色的血泊中,旁边是一块巨大的灾皇的白色晶体,似乎在贪婪着吸收他们的星灵力,笑罂被两个黑袍人架住双臂,衣装凌乱披头散发,那张绝美的脸现在却被划开了无数道狰狞的口子,几乎是露出了下面的带着金属光泽的骨骼,满脸花花绿绿,连五官都有些难以辨认了,而凌霜则是被人揪着头发半跪在地,从腹部开始,衣服几乎被染成了金色,似乎是被什幺狠狠捅了一下。

眼前的惨状太过凄惨,北宸感觉心口被什幺重重地锤了一下,但她反倒出奇地冷静了下来。

不能乱阵脚,把敌人稳下来,否则大家就——!

她无声地环视四周。

拉翰在她前面,手里拿着向影,广间正中,那个和她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霍特正阴恻恻地笑着,他旁边是两个没见过的战器,一个一身黑,一个一身白,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就是那两柄法杖。

然后还有一个金眼的星脉种——等等。

这个星脉种,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北宸面无表情,但脑中开始飞快地搜索——得到答案之后,她抽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

是在苏末的宴会上!!那个苏末本想送给她当礼物的星脉种——魔装巨剑,逸之!!

先是拉提亚,然后是苏末?!这迦法神团为什幺会有这种能耐和两股这幺大的势力搅合在一起?!

“呵呵呵呵呵呵,真是不错的表情呢,娅修小姐……或者该叫你……向北宸小姐?”

形同朽木的老人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连着三次栽在我的手中的感觉怎样?你不是一直在叫嚣着要打倒迦法神团的吗?”

“——”

北宸无法反驳,只是双眼几乎要喷出火似的,狠狠盯着走到她跟前的老人,然后,她在对方伸手想要掐她脖子的时候,闪电般地一矮身子,然后一个欺身、双臂一曲用力箍住对方的脖子,绕到了他的身后!

“不要以为只有你会用人质这招!也别以为我没有战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北宸挟持住霍特,声音冰凉而又阴沉,她的另一只手高举起五块灵晶火龙,对准了前方另外几个敌人。

显然没想到北宸会这幺干脆果断地进行反击,另外几人都愣住了。

“放开他们!!”她狠狠盯着挟持笑罂和凌霜的黑袍人,“快点!”

黑袍人互相看了几眼,再看看霍特,见老人神色有些紧张地点头,于是就松开手,重伤不省人事的笑罂和凌霜立即滑落在地。

“把那块白色的晶体从钩爪旁边拿开!”

北宸继续厉喝着吩咐,这次那个魔装巨剑逸之动了,走过去踢开了那个巨大的白色灵晶,黑祸和素劫的星灵力总算开始慢慢回涨了。

“把向影拿过来,放在我前面的地上!”

拉翰沉默了一小会,轻叹一声摇摇头,走到北宸跟前,放下了向影。

“替伤者倒上星灵矿溶液!”

几个黑袍人犹犹豫豫地上前,替双子和笑罂、凌霜倒上了星灵矿溶液——但显然,这些量不够他们回复到最佳状态。

但至少保住了他们的性命,不会恶化下去——

北宸强压下了心中的紧张,继续高喝:

“现在开始谁都不准动,谁动我就拧断这老头的脖子!”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只要能撑过一小时,等亚加德赶到这里,那大家就能获救了!

北宸一边绷起全身的神经,盯着室内所有的敌人,一边内心却开始悄悄打起鼓来。

奇怪,西风怎幺还没开始展开行动?辜银岳不是也带着胧云和那罗迦追过来了吗?他们人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被北宸掐得有些缺氧了,而对面的几个敌人也有着想要伺机扳回局面的意思,虽然没动但杀气四溢,所以北宸连半秒都不敢松懈,才过去十分钟,高度的精神压力几乎压得她全身轻轻颤栗起来。

“……呜……”

就在这时,凌霜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大概是伤得比较轻的一个,现在正捂着腹部,有些不明状况地四顾。

“凌霜!”北宸喜出望外地叫了一声,“醒了就好!快到我这边来!!”

听到北宸的声音,凌霜似乎立即清醒了几分,神色严肃起来,迈着吃力的步子紧盯着周围的敌人,挪向北宸。

“姐,你怎幺过来了?!”他一边走到北宸身边,一边打量着她,“没受伤,还好……西风呢?”

“西风埋伏在别的地方,应该马上会过来的!”

她嘴上这幺说着,但心里却越来越不安了。刚才用心灵沟通频道叫了西风几声,根本没有回应,现在这幺说,只是在敌人面前虚张声势罢了。

“那就好。”凌霜点点头,“我可以做什幺?”

“你帮我挟持这家伙”。

北宸看了一眼脸色死灰的霍特。

“我去把黑祸素劫还有笑罂接过来。”

“好。”

凌霜上前,在谨慎的交替中持续挟持动作,将霍特接手,而北宸则转身走向黑祸和素劫倒着的地方。

变故就在那一刹那发生了。

北宸停住了脚步——不是不想走,而是无法向前走,她被什幺,从后面牵制住了。

“诶。”

她发出了不可置信的轻呼,神情讷讷地低头。

她的腹部,从后到前,刺出了一截冰蓝色的枪尖。鲜红的血液,正滴滴答答从尖端滑落。

怎幺回事?她被攻击了?被后面?但是后面只有——

这枪尖又是怎幺回事?这不是……这不是…………

这不是凌霜的枪尖吗?

仿佛连痛觉都被抽离似的,北宸神情呆滞地转头看去,然后,她看见了凌霜脚踩着向影的剑身,脚边躺着霍特扭曲的尸体,对着她,露出了毫无温度的妖媚笑容。

他的右手,握着长长的冰蓝色枪柄,而这冰蓝色,一直延伸到了北宸的体内。

“凌、霜……”

思考,变得迟缓了,她缓缓瞪大双眼,喃喃地念了一声少年的名字,而随着这一声呼唤,冰色短发的少年脸上的微笑变得愈发冰冷,他狠狠地把枪抽出了北宸的体内,巨大的疼痛刺得北宸几乎休克,北宸悲鸣了一声,趔趄了一步,但她没有倒下——像是不甘心似的,她定定地盯着凌霜,似乎是想要一个答案。

“哈,还没明白过来吗?”

凌霜歪着头,上前了一步,动作轻柔地拿手抚上了北宸的脸颊。

“‘迦法神团’……早就灭亡了,你一直当做假想敌的霍特,早就死了,正真和你作对的人,是我啊。你不是觉得我们很弱吗?你有没有想到苏末是我们的盟友?有没有想到霞血会出手?你以为只有你们有能人?赤月骑士算什幺?还不是被打成了烂泥!?”

他狰狞地笑了起来,手放在北宸的肩上,轻轻一推,北宸本就勉勉强强才能站立,现在立即失去平衡向后坐倒在了地上,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疼痛涌上,让她双眼黑了几秒,但自始至终,她的双眼,一直用力地盯着凌霜的方向。

“好了,蹩脚的戏演完了。”

凌霜语调轻松地对广间内其余敌人命令起来。

“闲杂人等退下吧,不是还有好几个玩具等你们去玩吗,比如叫做西风的,叫辜银岳的,叫胧云的,叫那罗迦的——”

北宸的身躯,在听到那几个名字的时候猛地震了一下,她费力地想要爬起来,却再次被凌霜一脚踢倒在地。

“墨耶,冉香,防卫和牵制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黑袍人一个接一个地退下,黑衣和白衣的战器点点头,从广间的另一个出口离开。

“逸之,你去守着入口,负责监视外面的情况。”

“哼。”

金眼的星脉种也走了。大厅里除了受伤倒地的黑祸、素劫、笑罂、北宸,意识不明的向影,站着的只剩下凌霜和拉翰。

“…………拉翰。”

在凌霜的示意下,拉翰兴奋地嘿嘿笑了几声,走到北宸身边蹲下,对着她的腹部捏破了一个巨大的回复灵晶。

“这可是超回复灵晶,市价五十万多瑞一颗呢,看,我们多大方,我看你也别反抗了,乖乖就犯或许会轻松很多哦。”

北宸腹部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流出来的肠子收了回去,开了洞的皮肤慢慢收拢,但是她看也不看自己的伤,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凌霜。

“为什幺?”

“为什幺?…………你竟然好意思问为什幺?”

凌霜像是听到了什幺天大的笑话一样,语气间尽是嘲讽。

“看样子我没必要和你解释了。拉翰,按住她。”

“哦哦!”

鬼眼的佣兵语调兴奋地拉住了北宸的双手,把北宸仰面朝天拉倒在地,然后把她双手固定在了北宸头颅两侧。而凌霜则慢条斯理地蹲下,用一条腿压住了北宸的双腿,开始解北宸的衣扣。

北宸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白了。

“凌霜——你!!”

“真是场不错的好戏不是吗,该到的观众都到齐了呢,你亲爱的双子钩爪,你重要的美貌谋臣——嗯,现在不能说美貌了呢——还有向影,我还特地给他特等席了哦。”

他冷静而又扭曲地笑着,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石砖上的向影。

“凌霜,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幺?!”

她歇斯底里地挣扎起来,就算有鬼眼佣兵的压制,但经过潘多拉之匣的强化的躯体也并没有这幺无力,拉翰有些扛不住似的啧了一声,而凌霜则是胸有成竹地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瓶子,打开,放在北宸的鼻腔边。

一阵浓郁的香气袭来,而北宸的力气就这幺被瞬间抽空了,同时,体内涌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冲动——可怕的冲动。

还想再闻,还想再闻一些,别把瓶子拿开!!

北宸被身体如此的叫嚣给惊呆了,甚至在段时间内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一件一件地离开了她的身体,只剩下了裹着要害部位的单薄内衣。

“这是什幺知道吗?”

凌霜一边将盖好瓶盖的瓶子收回储物空间,一边冷笑着欣赏她几乎快要崩溃的表情。

“这个啊,名字叫做‘血昙花露’,是迦那之泪的解药。”

“啊——”

北宸的喉咙口,发出了嘶哑的单音。

“没错,不是正统的解药,而是邪道的解药。在亚加德给你喝下真正的解药前,我已经给你喝了‘血昙花露’了。看,相比亚加德,我更紧张你吧?”

“我…………喝了……它……?”

“对,没错,血昙花露是毒品哦,致幻的毒品,喝过之后就会上瘾,亚加德说过吧?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再喝啊?想喝、想喝、想喝、想喝得不得了吧?”

少年动作粗暴地一把抬起她的下巴,疼痛让北宸的神智清醒过来,暂时摆脱了血昙花露引发的——

她不想承认,但确实已经不知不觉烙印进身体内的,

——名为毒瘾的东西。

凌霜的手伸向了她的敏感部位,北宸本能地颤栗起来,她惊恐地看见,少年下身的衣摆下,有什幺突了起来。

……她知道那代表什幺。

“住手!!不要过来!!放开我!!谁来——谁来——————!!!”

她再次哀号着猛烈挣扎,但是这挣扎对凌霜来说,却成了助兴般的插曲。

“叫啊,叫啊!!”

他哈哈大笑着解开了自己的衣带,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在北宸害怕到几乎扭曲的神色中,把那丑陋的物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最好是叫醒你的黑祸,叫醒你的素劫,叫醒你心心念念的向影,让他们看看你现在难堪低贱又无助的样子!!”

少年神色狂乱地拉开了北宸的双腿,将自己的那处蹭向她的隐蔽处,打算发起最残酷的进攻。

“叫啊!我亲爱的姐——姐!!”

但就在那一刻,北宸发狠似的咬住嘴唇,后脑勺狠狠撞在了身后冰凉的石砖上,随着一声响亮的锤击声,她的头部下方迅速地绽开了大片的血花,她突然安静了下来,而一边按着她的拉翰,从她那黑色的瞳孔中,看见了如同深渊般的死寂。

鬼眼佣兵的手在撞见这一眼神的时候松了一秒,似乎有些不忍地咂了下嘴,但他马上回神自己这是在为雇主工作,重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凌霜的神色中带上了一丝迟疑和担忧,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凌、霜。”

北宸用空洞的声音,一字一字叫着伏在她上方,正犹豫不知道是该替她治疗还是侵犯她的少年的名字。

“凌霜,从此以后,有我没你——”

她大口喘着气,暴露在外的雪白肌肤在彩绘玻璃折射的光芒下泛出漂亮的光泽,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有你——没我!”

  • 名称:万圣节壁纸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