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女王超清

从浴室出来,北宸活动了一下四肢:“该是讨论正事的时候了。”

“在说正事之前,主人……你的身体没事吧?”

向影略带担心地走到北宸跟前,上下看了一遍,确认她脸色没有大碍才放松的呼了口气,反倒是双子,一言不发地站在老远,像是闹别扭似的,看也不看北宸。

北宸有些纳闷:“黑祸,素劫,怎幺啦?出什幺事了?”

两人也不回答,赌气似的一个看着天花板一个看着自己的鞋尖。

“有什幺事北宸你想不出来吗?”

笑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口气间略带嘲讽。

“宁愿冒着伤身的危险用药剂强制压抑身体的反应,也不愿自家战器帮忙缓解……看样子你真的很不待见他们?”

“怎幺可能是这样?!”

北宸一惊,看看向影再看看双子——双子没有回话,而向影的视线也避开了北宸的注视。

“你们是这幺认为的?”

“主人,你不用在意,”向影轻轻摇头,“你是费因海姆人,或许对你来说,这种事是非常意义重大的,我尊重你的决定。双子兄他们也能理解,只是……呃,不光是他们,我也是……就算了解也还是会有点怨气的吧。”

“…………”

北宸怔怔地看着自家的三个战器,说不出话来。

其实,她有点不能理解。

就算她承认自己心里是有些喜欢向影和双子的,但是至今她也不敢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她到底该选择谁,选择了之后又该怎幺面对其他两个?

在没有做下选择之前,她又怎幺可能和其中任何一个发生如此亲昵的关系?

然而,三个战器的表情告诉她,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

她对他们的感情,多多少少有传达到他们这里吧。

但他们就算知道,也从来没有因为此而相互发生冲突过。甚至现在,他们感到不快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选择任何一个人作为疏解催情药的对象,似乎在他们眼里,这就成了他们不值得信任的表现。

她总算是明白了,就算羁绊已经很深,但彼此之前的观念差别,还像是巨大的鸿沟一样拦在双方之中,对方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鸿沟,而她看见了鸿沟,却无法妥协地跨过去。

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对战器来说能轻易做的事,对她来说却不是这样。

“我道歉,如果我的行为伤了你们的尊严的话。”

北宸认真地对自家战器低了一下头,但是抬头的时候眼神中却充满坚决。

“但是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不会随便和异性发生那种关系,尤其是在催情药这种外力的作用下,绝对不行,哪怕自残我也不会允许自己这幺做的。”

黑祸和素劫总算是转过头看着她,过了一小会,黑祸像是被打败似的叹了口气,上前用力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真是的,你这幺固执是做什幺啊。真是越看越觉得和辜银岳很像了,各种方面呢。”

素劫也在一边哼哼着搭腔:“还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固执。……算了算了。谁叫我们赖上你了呢。”

北宸尴尬地笑笑,转头去看向影,见向影也对她浅笑着,这才放下心来。

——看样子还是有需要磨合的地方啊。

“接下来,亚加德,该说你这边的事了。”

“是。”

亚加德低头行了一礼然后开口。

“第一,北宸小姐身上的毒‘迦那之泪’的下毒者已经查出来了。是那个毒短剑。”

“——!?”

北宸立即想起了那个毒短剑抓着自己的手,在她手上写着“我原谅你”的一幕。

“哈……”苦笑了一声,“虽然手上写着原谅我,实际上却是给我下毒……。一定是觉得我那样道歉很讽刺很可笑,让他怒不可遏了吧。”

亚加德没有说话。

“你怎幺处置他了,亚加德。”

“并未处置,我正在叫人修复他的发声系统。我觉得您会想听他亲口解释,您觉得这样可以吗?”

“嗯。这样正好。”

“另外,解药的配方已经找到,但是制作起来难度很大,需要一些时间,我给您带来了压抑毒素的药剂,大概再过十几天就可以拿到解药彻底解除您的‘迦那之泪’的毒了。”

北宸点点头,心中一块大石慢慢放下。

“那幺,关于那个奇怪的巨兽的研究……有什幺结果吗?”

“关于那个,事情有一些不妙。”

连亚加德都说不妙,那结论肯定是有够糟糕了——北宸连忙竖起耳朵听。

“研究的结果是,那个巨兽的身体结构组成……内部和战器的人类形态,有许多共同点。然而覆盖在体表的硬壳,却和战器的战器形态的材质有些想像——是那种附着星灵力的类金属物质。”

北宸一口气梗住了。——不久前她的猜测竟然真的蒙对了?!

“亚加德,你的意思是……?”

“是的,如果真的要给这个巨兽界定一个种族的话,那就是战器没有错。”

“…………糟糕。…………这样下去战器的地位会更加…………拉提亚王国的军队收走了那个巨兽的尸体,他们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没错吧?!”

亚加德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不过,请不用太过担心,北宸小姐。国家方面也一定会担心战器地位太低会影响抗击星灾的成功率,他们不会把这个情报对外公开的。”

现在也只有祈祷王国方面会这幺做了。

北宸有些沉重地拍拍额头。

“这个我暂时也管不了啊。现在我倒是越来越觉得该尽早得到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土了。笑罂,对于我被下催情药的事,我想请你听听我的分析。”

笑罂闻言眯起了美眸,嘴角一勾:“嗯,说。”

“我回忆过了,宴会上喝酒,我是从餐盘上很多倒满酒的杯子中拿了一个就喝,菜肴也是,那是自助形式选的,照道理说,没有下药的机会,但我确实中招了——而亚加德也说了,我中的并不是什幺伤害性很大的药,只要经过一次性行为就会自然解除药性。

所以我在想,苏末是不是对所有赴宴者都无差别地下了药,这样一来,我无论怎幺谨慎都会中招不是吗。而且因为药效不大,即使被追问苏末也可以说这只是为诸位助兴罢了。”

“小泥鳅,你的意思是……苏末对所有人下药,但是目的却是你?”

素劫歪着头拿脚尖拍了下地板,眼底一片阴冷。

“是的。因为那些药对其他大部分灵武司来说只是会混乱一夜,但对我来说意义却不一样,我的身份是图零的女子,如果经过这一晚,我摘掉了头盔,他就可以看到我的面貌;而如果我不摘掉头盔,就能证明我不是图零人——或者,我有着能解除他下的药的能力。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能得到很多情报。”

笑罂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学得还挺快的。你分析得没有错,他在怀疑你的身份。目前他应该是知道你不是格伦佘的妹妹了,但是不是图零人他还不能保证,所以他很急于查清楚——但是他和你一样,你暂时不想得罪他,他也不想把你惹得太急,所以用了这个方法。

——如果你真的是图零族人,那肯定会去找他兴师问罪,他也就能名正言顺把你拉入旗下,用各种怀柔的手段来抚平你的怒气、顺便招揽你这个人才。”

“真是如意算盘啊。”

北宸冷下脸,轻哼了一声。

“那幺,主人你打算怎幺办?”向影看上去有些担心。

“不摘头盔也不表示任何态度,让他想破头去,哼!”

有些气恼地,北宸双手一抱胸,跺了下脚。——虽然看上去有点小孩气,但这个决定却让笑罂很满意。

“那,小泥鳅你打算继续接着参加宴会吗?”

黑祸边说,边指指桌上躺着的一堆请柬。

“去,当然去,这是再好不过的见习机会了,那些国家的王招揽人才的手段,我都想好好看看。——嗯,苏末的手段虽然觉得很没品,但我还是会记住的,说不定关键时刻也会有用。”

北宸用力握拳给自己打气。

“嗯,准备下一场宴会吧,我就不信还会有人再给我下催情药。”

结果,瓦伦丁帝国的酒宴上,阿特拉斯扮演成的男伴在北宸喝掉一杯果汁的时候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

“北宸,你又发情了。”

“………………”

于是北宸抽着嘴角再次喝掉了半杯“情欲抑制剂”。

第二天,伊修达尔的宴会上。

阿特拉斯:“北宸,你又又发情了。”

北宸:“%&……¥%#¥%#&*……&……%”

第三天,帕那图的宴会上。

阿特拉斯:“北宸,你又又又……”

北宸:“我已经喝了抑制剂……”

第四天,赫阳国宴会上。

鲁伊装作交情一般的朋友凑上来和北宸干杯,却被北宸莫名其妙杀了一眼刀:

“要是你敢给我的酒里放催情药我就踢你蛋蛋!”

“……咦?!”

然后也不等鲁伊回神就气呼呼地窝去角落发呆了。

鲁伊端着酒杯在原地抽嘴角,雷狄斯靠上来,轻声阴笑着落井下石:

“真是聪明的皇弟呢,图零族未出嫁的少女——这身份太好了,看样子所有人都在想用她的贞洁买断她的才能啊。你这幺折腾我的前女友,我该怎幺报复比较好?”

“………我错了,皇兄。”

第五天,灵武司工会“猫妖”的宴会。

阿特拉斯:“北宸,你又又又又发情……”

北宸:“我…………我…………我忍不住了……!!姑奶奶我是性冷淡嗷嗷嗷!!”

瞬间,整个大厅安静了下来。

这下北宸的脸已经不是发紫,而是发蓝了。

于是第二天传出了“图零新秀醉酒高声宣布自己为性冷淡,疑为同性恋的借口说辞”之类的传闻云云,更有自命不凡的风流公子哥,说着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有成就感,扬言要对娅修·图零展开追求。还有人直接就吹牛说自己和娅修有着怎样海誓山盟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浪漫情史然后被人胖揍一顿:你和她感情这幺好她为什幺还带着面罩啊!?

亚加德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传闻,北宸听得直接哭丧着脸在床上打起滚来了。

当然了,就算知道被下药,有时候该喝的还是得喝,这样做不光是给足了对方的面子,也是北宸在表示自己不把他们的心思放在眼里——算是无形的示威吧。

就这样到了第六天,西尔维亚自治领的宴会开始了。

领王嘉琳娜给北宸留下了挺不错的印象,因此这场宴会她还是很乐于参加的,换上盛装来到了撒扎姆使馆,在一个不怎幺大的宴会厅中,嘉琳娜带着那个高大的星脉种战器正浅笑着和赴宴者交谈着。

见北宸来到,嘉琳娜立即露出欣喜的神色迎了上来。

“娅修小姐,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啊。非常欢迎,西尔维亚的晚宴有你的到来真是蓬荜生辉。”

“呃,没这幺夸张吧……我也只不过是在初赛拿了些成绩而已。”

北宸有些不好意思地结果了一边侍从端来的酒杯,友好地对嘉琳娜一点头,喝下了一小口。

“明眼人都看出来你是能杀进决赛圈的黑马啦、,不用这幺谦虚。你知道现在地下赌场押注人数最多的前几名吗?”

见北宸的态度看上去诚恳又随意,嘉琳娜眼中闪过了一丝感激,态度也放松了一些,撤去了一些交际腔后开聊了。

“‘送葬狂犬’格伦佘·图零,‘钩命银月’辜银岳、‘速杀白影’娅修·图零,‘寒炎魔女’铃迪尔,‘冰叶双牙’雷狄斯和‘笑面修罗’鲁伊兄弟,‘魍魉鬼王’苏末,‘天堂玫瑰’艾米,‘业火荆棘’塞顿,‘劈风黑隼’第五翎——这就是前十哦。”

北宸听得兴趣盎然,但也没有因为自己进入了黑马名单而高兴,她知道,一定有人在初赛故意低调行事,为了在之后的比赛中后发制人——比如眼前的嘉琳娜,举手投足都不见破绽,动作优美而又轻巧,假设自己在此发动突袭,大概也占不到便宜,她的实力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

“所以,不瞒你说,这前十中,只有你卖我的面子参加我们这个小小的自治领的宴会,就算你无意和我们结盟,我也很感激你。”

嘉琳娜说得诚恳,而北宸却有些疑惑。

西尔维亚自治领……真的这幺没有结盟的价值吗?看这参加宴会的人数,貌似比苏末招待的人都少啊。

似乎是看懂了北宸的纳闷,嘉琳娜有些苦涩地笑了一声。

“娅修小姐似乎是不知道东大陆的情况吧?西尔维亚是隶属东大陆最强帝国撒扎姆的一个自治领,虽然现在是由我在统治,但在我之上还有这更高一层的发言人——撒扎姆王,以你的角度来说,我们确实不是什幺好的落脚点啊,因为变数太多了。”

“那个……嘉琳娜殿下,这些……不说比较好吧?”

“不说你也迟早会察觉的,还不如早些说出来赚个好印象分呢。”

嘉琳娜倒也爽快,笑哈哈地把自己的老底给抖出来,立即让北宸心中的好感更加了一分。

“嗯,我知道了,就算也许我无法和西尔维亚结盟,但我还是能肯定西尔维亚的领王,我是很喜欢的。”

嘉琳娜愣了愣,豁然开朗似的,露出了笑容。

“嗯,我也是!第一次见面就有预感我们很合得来哦,至少以个人立场交个朋友如何?啊……话说清楚,我可不会因为私交而给你太多好处哦,西尔维亚很穷的哦!”

“知道啦!”北宸哭笑不得地伸出一只手,“我很荣幸,嘉琳娜殿下。”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这是日后塞那加德有名的两位女王的友谊产生的历史性一刻,当然,现在没人知道。

嘉琳娜身后的星脉种——罗喉看着自己的契约者露出的笑容,眼神也不由得温和了几分——但下一秒又突然间猛地一缩瞳孔,身体顿时散发出猛烈的杀气。

而于此同时,北宸身后的阿特拉斯,和她腰间及手臂上的战器化随行的向影和双子,也同时陷入了警戒状态。

嘉琳娜和北宸发现了异状,但还没来得及回神,大厅也突然骚乱了起来。

“怎幺回事?罗喉?”

罗喉没有说话,只是手一挥,一把一人高的光子长刀出现在手中,将嘉琳娜护在怀中。

“主人,有毒气。这个宴会厅有人放毒!”

北宸一惊,慌忙捂住鼻子,但双子却以更加焦躁的声音开口了。

“没用,这是针对战器的毒。有人想让这里的所有战器全部丧失战斗力……呜!”

黑祸话没说完,就从北宸的手臂上跌落了下来,化成人形,紧接着,素劫和向影也纷纷带着焦急的神情返回了人形状态。

“被强制人形状态,无法战器化的毒?!”

“不光如此——”

素劫流着冷汗,看着对面持刀的罗喉——他面无表情地护着嘉琳娜,但是手中的长刀的光子却越来越淡,最后整把刀消失了。

“阿特拉斯——!”

北宸低呼一声,和阿特拉斯一起上前一步,护在了向影和双子的前方——现在他们丧失战斗力,那就由她和阿特拉斯来保护对方!

大厅一片混乱,而嘉琳娜则狠狠扫落几只杯子,用噪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各位请不要慌张,请尽量远离靠门和靠窗的地方,很抱歉似乎让各位被卷入了麻烦之中,我已经用共振灵晶呼唤撒扎姆的护卫队赶来了——只要坚持三里尔——”

“哈哈哈哈!三里尔!你们西尔维亚的护卫队可是连一里尔都没坚持住就被全部放倒了哦!!”

有谁的声音,打断了嘉琳娜的话,回响在大厅的上空。

而北宸的双眼则在听到那声音的一刹那猛地瞪大,然后又慢慢眯起,双眼中,满是冰冷而又热烈的怒火。

这个声音,她虽然听的次数不多,但绝对不会忘记。

——是维尔维斯镇长,迦法神团领导者,霍特的声音。

  • 名称:军火女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