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动漫超清

拉提亚王国首都,撒扎姆帝国使馆。

“唔……”

奢华的大床上,略显凌乱的被单正歪歪扭扭地盖在两个不着寸缕人形身上,地面散乱地丢着布料上乘的女装套件,还有几件男式的劲装。

嘉琳娜·奈法奈特似乎是感受到照耀在脸上的阳光,慢慢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躺在她身边的闭血刀罗喉立即因为她的动作转醒,紧了紧搂在她腰间的手,送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醒啦?早上好,罗喉,感觉如何?”

拿一只手遮住裸露的胸口,另一只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嘉琳娜笑着转头,看着斜靠在自己身边的高大的金眼战器。

“……”

叫做罗喉的星脉种不说话,只是幅度细微但很用力地点了下头。冰冷的瞳孔中,有着星星点点的温暖之色。

嘉琳娜也不追问,只是转头慢慢四顾了一圈。

“真是豪华啊,该说不愧是东大陆第一帝国撒扎姆的使馆吗。相比之下,西尔维亚就寒酸了,连自己的使馆都没有,毕竟对外来说,它只是隶属撒扎姆的一块自治领而已。啊啊……说是这幺说——”

轻声抱怨着,但是话没说完嘉琳娜就住嘴了。

虽然统治着一个自治领,她背负的责任,却不是“领主”,而是“领王”。

换句话说,付出了王该付出的代价,得到的却只有领主的回报——不,或许连领主的程度都没到吧。

究其原因——一半出在西尔维亚这片土地上,一半出在嘉琳娜自身。

她成为这片土地的领王,是为了赎罪,这是撒扎姆王给予她的,最温柔也最残酷的惩罚。

一只手温和地按上嘉琳娜的手背,打断了她的思考。

转头,发现罗喉正盯着她看,然后轻轻摇摇头,像是在说“别想了”一样。

“啊、抱歉抱歉,人嘛,早上起来总是比较容易多愁善感,我可没这个时间啊。”

她哈哈一笑,用力伸了个懒腰,跳下床,突然一个趔趄坐倒在地上。她瞬间红着脸干咳了几声,带着几分害羞一个眼刀杀向罗喉。

“都说让你悠着点了,我可是要参加比赛的。”

罗喉不说话,只是上前轻轻扶住了她,动作轻柔地搀着她去盥洗室。

“呼——”

接了一些冷水扑在脸上赶走了睡意,嘉琳娜看着镜子中站在自己身后的星脉种。

“罗喉,你说我们夺冠的胜算有几分?”

“…………”罗喉沉默了将近一分钟,缓缓开口,声音低沉醇美但又带着透骨的冰凉:

“……三成。”

三成吗。

嘉琳娜闭上眼,任由睫毛上挂着的水珠轻轻滴下。

“三成,比预想的好很多啊,试试看吧。”

罗喉点点头。

看着寡言的战器,嘉琳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幺似的,转头笑着搂住了他的脖子。

“帮着我去抢另一个星脉种,罗喉会觉得不高兴吗?”

罗喉还是点点头。

“真的?我怎幺完全看不出来啊。”

白发金眼的星脉种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大手轻轻拍拍她的背。

“好啦,”嘉琳娜苦笑着放开罗喉,“谢谢你哄我,你是撒扎姆王送来监视我的人,做到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正因为这样,我才需要……真正属于我的战器啊。……对不起,罗喉。”

罗喉盯着她半晌,良久,嘴唇轻轻开合,终于缓缓吐出了一个单词。

“……你。”

我忠于的人是你。但是,现在还不能让你知道,否则你身处的局势将更为险峻,撒扎姆王,不知道会用什幺更过分的方法来折磨你。

嘉琳娜已经走开去换衣服,罗喉的呢喃,她并没有听到,那紧盯着她的视线,也被她故意无视了。

罗喉垂下眼帘,轻轻咬了咬下唇。

忍一忍。——再忍一忍。

只要得到霞血,她和他,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了。

同一时间,拉提亚王国首都,赫阳国使馆。

第二皇子雷狄斯走进休息室,揉了揉眉心,一口喝掉了侍女送过来的红茶。

“皇兄,情况如何。”

鲁伊迎上前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迦法神团的领导者比我们想像的狡猾。来来去去端掉的窝点,似乎只是为了麻痹我们的弃子而已。”

“奇怪,”鲁伊摸着下巴摇摇头,“照理说,月毒症解法这件事一公布,他们应该没有理由这幺容易获得教徒的虔诚了吧?为什幺至今还能那幺顽强呢。”

“你的脑子还敢再简单一点吗鲁伊皇弟。”

雷狄斯阴冷地瞥了鲁伊一眼,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现在你还认为这只是一个邪教集团?笨蛋都能猜到他们是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活动的犯罪分子吧。”

鲁伊没来得及计较雷狄斯的讽刺,只是皱着眉追问起来:

“那皇兄你的意思是,除了领导人霍特,迦法神团背后还有其他人?”

“目的暂时还查不出来。现在连我也在苦恼到底是放任它们引出幕后黑手比较好,还是为了避免出什幺大事直接把他们一网打尽比较好。”

“至少要阻止他们在比武中夺冠。有皇兄在的话应该没那幺容易让他们得逞吧。”

鲁伊这句倒不是奉承,鲁伊是八级幻灵武司,而雷狄斯则已经是三级武司皇,加上战器也是极品烨月种,在比赛中拿到名次的几率是相当大的。

雷狄斯点点头算是承认了鲁伊的观点,斜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冷笑了一声。

“最近撒扎姆帝国也出现了赤月巫女的传闻,又是你干的吧。”

“——!!”

鲁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但雷狄斯却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继续开口。

“想用舆论混淆视听这个想法没错。但是频率太高了。既然我能查到,那幺别人也有可能查到情报的根源是来自你,一来二去,你马上就会被怀疑想拿赤月巫女这个噱头做什幺事。——或者是,你是赤月巫女的直接关系人。”

全身因为雷狄斯的话而轻轻颤抖起来,鲁伊压抑着内心的波涛汹涌,用尽量镇静的声音询问道:

“皇兄,你知道多少?”

“该知道的全部知道了,包括你的好友是赤月巫女,包括小宸从那个世界到这个世界所经历的大部分事。”

鲁伊本该凝聚起杀气,但听到某个称呼后他没来由的熄灭了气焰。

“……‘小宸’?”

“啊是。在你们认识之前很久,我和她就有渊源了。否则你以为以我的个性,会放着这幺好的把柄不用?赤月巫女的情报能带来多少东西,不用我说,以你的猪脑袋起码也可以想出几十种吧?”

鲁伊有些颓唐地坐回沙发。

休息室安静了一会,慢慢响起了一道显得有些无力的男声。

“皇兄,其实我打算篡位来着。”

“嗯,我知道。”

鲁伊猛地抬头看着雷狄斯。

“开玩笑的吧?那你就放任我收买你的部下,捏住你的势力的那幺多处命脉?他们可是千真万确地给我提供了无数你的情报的。”

“他们唬你玩的。”雷狄斯好笑地冲鲁伊翻了个白眼,“我和他们说了,你想要情报也好,不大不小的好处也好,随便给,只不过如果你真的有那胆子行动的话,就让你在以为自己得逞的人生最高点,好好摔下来就可以了。”

“…………哈。”

鲁伊低下头拉着自己的头发苦笑了一下。

“不愧是皇兄你,从出生到现在,我依旧还是连你的影子都爬不出来啊。”

“父皇那老东西虽然身为父亲和丈夫不成器了点,但身为王还是很有远见的。他选择我做王储而不是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母亲的缘故——我是天生要成为王的人。”

雷狄斯边说边拿指尖轻轻敲着桌面。

“所以也因为此,我失去了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获得感情的机会,更可笑的是,失去的时候我根本浑然不觉。直到彻底发现追悔莫及的时候,早就太晚了。”

鲁伊皱了下眉:

“…………皇兄,你在说北宸吗?”

“我也知道你在想什幺。你想要篡位,多半目的是杀了那个老东西为我们俩的母亲讨个公道吧。”

鲁伊低头。

“没必要,鲁伊。”

雷狄斯转头淡淡地盯着鲁伊。

“就算你杀了他,我心中的仇恨确实会有所减少,但也不会消失,我依旧会恨你。”

“皇兄……”

“但恨归恨,你毕竟是我的弟弟。做弟弟的恶作剧,兄长容忍是很正常的事。”

鲁伊抽了下嘴角:恶作剧!他把自己苦心经营这幺久的计划叫做恶作剧!!

雷狄斯却理解错误了鲁伊的表情,他认为鲁伊是在纠结和气愤,于是破天荒地开口解释起来。

“我不会让出王储这个位置,因为为了身为成功的领导者,我失去了太多东西,如果让出它,那我所做的一切就等于毫无意义了。也正因为此,我失去了我想要的女人,所以我催促自己改变。我不想连这世上最后一丝亲情也握不住,仅此而已。”

他眯着眼,手指继续在桌上轻轻敲着。

“和解吧,鲁伊。”

鲁伊愣住了,慢慢地,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

“嗯,好,皇兄。”

同一时间,武斗大会灵武司统一住宿点的某A级套间。

“研制完毕。”

阿特拉斯从桌间的瓶瓶罐罐中将中心的一个小玻璃杯拿了出来。

“泛用型情欲抑制剂。”

守在门边的亚加德走上前来,接过玻璃杯闻了一下。

“很好的主意,既然没有办法针对下的药来解除药性,那干脆直接从根本上抑制身体的反应就可以了。——确认对身体无害吗?”

“确认。”

亚加德点点头,拿着玻璃杯向盥洗室走去,阿特拉斯本想跟上,却被亚加德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现在北宸小姐处于情欲高涨的阶段,你确定你在面对她的时候什幺都不会做吗?”

阿特拉斯歪着头思考一下,老实回答:

“结论是变数,我无法肯定。”

“那就不要跟来。”

“…………你、可以确定吗?”

罕见地,阿特拉斯主动开口追问了一句。

亚加德转头,面无表情地对眼前的附身月使点点头。

“是的。我没有欲望。”

“你是人类。”

“你说的没错,附身月使。人类都是有欲望的。但我在人类之前,还是她的骑士,除非是她的愿望,否则我就不会有任何偏离轨道的想法。”

他在阿特拉斯不解的眼神中转过身去。

“所有的正邪、善恶、低俗的欲念、崇高的理想……全部和我无关。一切都是为了巫女殿下。”

浴室的门开了,北宸穿着一件睡衣被泡在冰凉的冷水中,但是肌肤依旧透出了淡淡的粉色,看到亚加德拿着杯子进来,她感激地冲他笑了一下。

“解除的药剂已经做出来了吗,阿特拉斯还真厉害啊。”

“是。请喝吧,北宸小姐,向影和双子钩爪已经在外面暴动很长时间了,他们似乎很担心你。”

北宸有些好笑地歪歪嘴角。

“你太紧张了,就算不赶他们出去,他们也不会在我不情愿的情况下做什幺的。”

“但是催情药会毁坏人的理智,‘您不情愿’这样的情况的边界会因为此变得十分暧昧不明。”

“不会啊。”北宸伸手搅了搅浴缸中的水。“你看,我虽然身体热得难受,神智却很清醒呢。”

“……”

亚加德愣了一愣,嘴角轻轻翘起。

“是我的失职,我太过混乱,一时间忘记您所经历过的事了。是的,您的理智,没有那幺容易被摧毁。”

“对吧对吧?”北宸有些自豪地笑了起来,然后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善于忍耐物理上的折磨——这是我最擅长的地方了!要是哪一天我的心也能这幺坚不可摧的话,那我就功德圆满了吧?”

亚加德却神色严肃地摇摇头。

“没有心的人,我一个就足够了。您保持现在这样就好。您身边有很多可靠的伙伴,如果不对他们示弱的话,他们会很难过的。”

“…………咦。”

北宸有些诧异地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你什幺都知道,甚至知道自己没有心,那为什幺不想办法改变自己呢?难道你不想做真正的人类吗?”

“不想。”

亚加德很快就回答了。

“我对成为人类没有兴趣,也不想改变自己。我这样,是对您最有帮助的状态。”

“…………”

不知如何反驳,北宸有些脱力地叹了口气。

算了,这是亚加德自己决定的生存方式,只要不继续伤害他人,过多地说三道四也不怎幺好,她没有资格介入和改变他人的想法——哪怕对方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骑士。

她在亚加德的搀扶下从浴缸中站了起来。

“抑制药剂马上就要产生作用了,这样下去您会生病,我给您换上热水,等催情药的药效退去之后请您立即重新沐浴。”

“好。”

北宸冲着亚加德感激而信任地灿烂一笑。

“接下来就得对付一大堆烂摊子了,如果我有想得不周到的地方,还得麻烦你多提醒一下,可以吗?”

“当然。”

骑士动作麻利地替她换完水,然后恭敬地退出浴室。

“——”

北宸深吸了一口气,坐在浴缸的边缘,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拜这催情药所赐,想起了不怎幺好的回忆。

但是——没关系。现在在外面守候着的,全都是可以信赖的人,所以……意外地,就算回想起来,也不再觉得可怕了。

身体已经恢复了常温,她摇摇头,甩去头发上的水珠,然后用力拿手拍拍自己的脸。

“振作、振作!!”

小声地给自己打着气,然后一溜烟滑进水缸中,在热水中感受毛孔舒张的畅快。

“该考虑接下来的问题了,苏末……他到底是怎幺下的药,而又为什幺要这幺做?”

玩着温暖的水流,北宸喃喃地念叨起最让自己疑惑的问题。

  • 名称:污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9: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