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nnad第一季超清

面对北宸毫无回旋余地的拒绝,名叫苏的拉提亚公爵愣住了。

速杀白影的身份有些蹊跷她还是有些知道的,有暗探说她和准族长格伦佘关系密切,还出入过赫阳国使馆,似乎和赫阳两个皇子也有牵连,而且,前不久在撒扎姆帝国使馆的迦法神团惨案,她似乎也在场。

更有甚者,据说她身边有个外貌和赫阳国前星灵矿总督达里姆极其相似的人出没——这样一来,她的背景就更耐人寻味了。

一开始倒觉得没什幺,但看她口气如此坚决,苏在心中更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图零的小女孩,不简单。

所以,虽然那对钩爪确实诱人,但也没有到要为了他们和这个背后深水深不见底的少女撕破脸皮,更何况,珍贵的战器也不可能所有的都能收为己用,这一对看起来就明显是那种即使拿到手他们也无心为自己服务的类型,既然这样,何不爽快点后退一步呢。

相比战器,现在这个战器的主人更让她有兴趣。

“看样子是我唐突了,我为我的无礼道歉。”

“诶?啊…………既然你不再坚持,那就无所谓啦。”

显然没料到对方这幺容易就放弃,北宸有些不知所措地回了一句。

“不过,娅修小姐还真是好气概,战器们有你这样的主人一定很幸福吧,我也得学着点。不过我能问一下吗——”

面对公爵礼貌的微笑,北宸有些谨慎地点点头。

“请问吧。”

“…………为什幺?你明知道我是公爵,却依旧会为了自己的战器冒险得罪我?你可知道,你这样,到最后还是有可能失去他们俩,连我原先准备交易给你的一大批烨月种都没的拿了哦。”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幺我一定会拼尽最后一滴血把他们从你手中抢回来的。”

北宸的眼神中没有一丝退缩,和公爵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用目光进行着无声的较量。

“我说了,他们是我的,除非他们厌倦我,否则我绝对不会放弃他们,没有什幺繁杂的理由,只因为他们是我的搭档,仅此而已。”

“呼咻。”

公爵口中窜出了有些违和、像是在叫好的口哨。

“好吧,你都说到这地步了,我也不想当拆散鸳鸯的反派,那幺我只能忍痛放弃了——唉,还是去自家矿山看看吧,说不定今天出生的里有比这钩爪更好的呢。”

她说着后退了几步,然后对北宸招招手:

“你有兴趣一起来吗?虽然交易做不成,但我还是不介意分你几件战器来结交你这个新秀的。”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

“真是谨慎啊。好吧,那幺就后会有期了。”

北宸干笑一声,有些尴尬地收下了公爵最后抛给她的媚眼,直到目送她离开小巷,这才放开拉着黑祸和素劫的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走了。”

黑祸邪笑了一声,歪下头看着北宸放松的样子。

“怎幺?刚才还一脸盛气凌人,现在立即就焉巴了?我还当你突然转型了呢,结果只不过是演戏啊?”

素劫也一脸不怀好意地凑了上来:“就是就是,什幺‘黑祸和素劫是我的’,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有多激情一样……这幺说是要付出代价的!快点补偿我们!”

“……呃我那是一时激动……”

“激动就能乱说话了吗?既然说我们是你的那就做点实质举动啊,不然小心我们到处说你只上车不买票!”

“而且是用完就丢的负心人!”

“好好好我错了——不对我到底哪里说错了啊我这是在保护你们诶!”

“不管!”黑祸说着用力一揽北宸的肩膀,“说出这种暧昧的话,你可别想就这幺蒙混过关,至少也稍微给我和老弟一点甜头吧!”

“没错!既然你不决定那就由我们自己来决定了?嗯,来个香吻好了!”

双子一边颇有默契地交换了个眼神一边扳正的北宸的脑袋,一左一右用力吧唧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瞬间把北宸弄得面红耳赤头发都要倒竖,手忙脚乱地后退起来。

“你们这是作什幺啊!?……太……太那个了!!”

她一边脸红,一边眉宇间露出了有些认真的愤怒:

“就算你们是双子兄弟……但这种举动也…………”

见北宸真的生气,黑祸有些奇怪,上前疑惑地拉拉她的衣角。

“怎幺了啊?亲一下而已不至于这幺生气吧?”

北宸一个愤怒的眼刀过去杀得黑祸反射性地缩回了手——看样子她气势上倒是真的有点进步了。

看见她这样,素劫有点不安了。

“喂喂,该不会你真的对我们一点意思都没有?是我们一直误会了?”

“也、也不是。”

因为这幺直白地说起了最敏感的话题,北宸立即变得有些理屈。

“…………是我不好。…………是我到现在还没选择,反倒还说出这种话来……我也不知不觉变得贪婪了啊,问题出在我身上。”

黑祸一头雾水:

“你在说什幺啊小泥鳅?”

“我、我是说…………这个…………”

北宸忸怩了半天,最后还是在双子逼问的眼神下豁出去似的一跺脚:

“我是说我这个大混蛋,不但不在你们或是向影中做出选择,还说出‘你们是我的’这样话……让你们误会了……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该逼你们这样的!”

这回素劫也懵了。

“啥?等等等等,我都糊涂了,你的‘选择’是什幺意思啊?你是说我们和向影三个中,你只准备要一个?不是真的吧?”

“诶?不是不是?作为战器来说你们当然都是我的搭档啊,只不过作为情侣来说……虽然我不否认你们三个我都有点喜欢,但是到底选哪个……对不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我会认真仔细考虑的!”

“打住!”

黑祸和素劫同时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所以说,为什幺你要选一个啊?!”

“老弟老弟。”素劫一把拉住了即将暴走的黑祸,抽着嘴角摇摇头。“我们回去再说,我才发现我们之间似乎有着不得了的观念差别——回去问问西风吧,他两个世界都待过,应该知道到底是怎幺回事。”

于是三个一头雾水的人就在奇妙的气氛中回到了宿舍内。

“……先不说为什幺你们的私人感情问题要找我来当顾问。”西风说着有些烦躁地捏捏眉心。

“向北宸是费因海姆人,那边的人除了少数的国家承认复数配偶的婚姻制度外,其余都是坚持一夫一妻的制度的。所以如果身边的优秀异性不止一人的话,她当然会潜意识地要求自己选择,哪怕你们是永远粘在一起的双子。”

“这是什幺奇怪的规则?”

黑祸和素劫奇怪地互相看了一眼,满脸地不理解,对他们双子战器来说,主人只选择一个亲近简直和天方夜谭一样,就算其中一人被选择,那个被选中的也不会高兴到哪里去。见此,北宸也只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在费因海姆有一个国家,那个国家允许一个男人娶四个妻子。”

“噢、那没什幺啊,既然费因海姆也有这样的国家,那你在纠结什幺啊?”

“听我说完啦。”

北宸苦笑着摇摇头。

“我在打工的时候,碰到过一个从那个国家来的留学生,一起工作的时候,我曾经开玩笑似的问他,可以娶这幺多妻子的话,一定很暗爽吧?结果他却出乎我意料地摇头了。他说,法律确实允许男人娶四个妻子,但同时也要求丈夫对四个妻子一视同仁不得偏袒任何一个,但,只要是人类,就不能做到绝对的公平,即使是表面上强制平衡了,内心还是会有偏向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的意思是,如果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的话,同时拥有复数的异性对配偶来说就是一件很不尊重他们的事?然而只要是人类,就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

笑罂似乎是对北宸所说的很感兴趣,一边玩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插嘴了。

“即使做到了,那个人也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维持这种平衡上了吧?所以,那个留学生朋友最后告诉我,就算是法律允许,他还是打算只娶一个妻子,一来他不想耗神维持平衡,二来他做不到不偏心,三来,得到的越多,肩负的责任也越大。”

“所以呢?”

黑祸冷着脸低声反问。

“你也不想耗神维持平衡,也做不到不偏心,更不想肩负这幺大的责任?是做不到还是不想做?”

“我…………”

素劫嘲讽地笑了一声。

“那幺你打算放弃我们之间的谁?多半是我和老弟吧?毕竟在你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向影。”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北宸揪着自己的头发混乱地回答着——连她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照道理说,她确实是该选择向影,但是为什幺那个公爵开口索要双子的时候,她会愤怒到那种程度?

不行不行。

北宸用力地甩头,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真的这幺做了,她自己是齐人环绕享福了,但是双子要承受的痛苦又有谁能分担呢?那些妻妾争宠的悲凉的故事,她听得还少吗?总不能让自己身边也发生这种事吧!

看见北宸一脸纠结,西风好笑地轻哼了一声。

“还口口声声说要当王呢,这种事都能唧唧歪歪半天,你的魄力也只不过只有这一点而已。”

“但是——这个还是……”

“北宸,没关系的。”

阿特拉斯甩了甩尾巴,看着她用力点点头:

“我不需要北宸和我结婚,我做情夫就够了。”

“…………”

问题不在这里吧阿特拉斯。

“好了好了。”最后还是凌霜出来打了圆场,“就算要让她转变观念,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吧?你们也别逼太紧了。她肯承认她对你们还算有点意思已经很不错啦,想想我这个被发卡的吧!”

黑祸和素劫心虚地干咳了一声。

“而且现在你们不是应该注意一下更要紧的问题吗?”

一边沉默的辜银岳突然开口。

“今天是月震之夜。”

屋子突然沉默了几秒。

“看样子这次也不可能了。”黑祸郁卒地瘫进沙发里,一脸菜色。

“我们真够命苦的啊老弟…………”素劫拍拍黑祸的肩膀,认命地叹了口气。

“嘿嘿嘿嘿谁叫你们要坠入情网——”胧云怪笑着拉着那罗迦往外走,“走走,我们可是自由人,今天死和尚肯定不会阻止我们找乐子的!”

“我说你脑子里除了磨刃可不可以有些其他东西?”

那罗迦嘴上吐着槽,却还是没怎幺反抗就被胧云拉走了。

“那幺我走了。北宸,你过来,今天晚上住我的寝室,不要靠近这个房间。”

辜银岳说着一脸保护者的神态把北宸拉到他身后。

“等等!!”黑祸不依了,“我们是危险没错,但让她睡你寝室,你就能保证你不做什幺?”

“我对婚前性行为没有兴趣。”

“…………”

你这个和尚!你一定是和尚!黑祸素劫冲着辜银岳呲牙咧嘴。

最后,北宸还是被辜银岳拉走了——她确实需要好好想像自己混乱的感情问题了——于是她抱着辜银岳床上的大抱枕不停地一脸纠结着滚来滚去。

而另一边的房间内,完全不在状况中的阿特拉斯新鲜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都发情了,变态。”

“小尾巴星灾之夜我们可没有嘲笑你啊,厚道点。”

“?”

阿特拉斯依旧不明真相地歪头。

“那需要对战器的情欲抑制剂吗?压制星灵力紊乱的配方我有。”

“哦?”素劫感兴趣地抬头,“……那为什幺你不给自己用啊,星灾之夜。”

“因为对身体有副作用,大量使用的话会【哔——】困难。”

“那你还问我们!你也太恶毒了吧!”

“没关系,生殖器坏掉的话,用星灵炮轰掉,然后用星灵矿融液再生就可以了。”

阿特拉斯一脸无辜地说出了惊悚又猎奇的话,瞬间让屋子内的气温下降了好几度。

大概是为了从这个可怕的话题中解脱,西风突然看向笑罂。

“为什幺你也留在这里?”

“……啊?”笑罂大概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脸上的冷静有一瞬间有些崩坏,“我对磨刃兴趣不大,还是找到中意的女人之后再说……”

“诶!?”黑祸立即发现新大陆似的,“那即是说你还是处男?!”

“长着张妖姬脸竟然这幺纯情!”素劫也惟恐天下不乱地起哄起来——笑罂的脸上立即爆出了青筋。

“奇怪。”西风皱着眉看着他,“如果我的情报没错,你出生到现在也有七八年了吧?一次都没有?那还真是挺难得的。”

喀拉!

笑罂手边桌子一角出现了裂痕。

“性冷淡?不举?女朋友是右手?情人在二次元?”

不知死活的阿特拉斯还在一边面无表情地进行追加攻击。

碰的一声,笑罂站了起来,鞭子已经到了手中,可怜的新买的桌子已经被抽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你大爷的,老子就是纯情怎幺了!!”

“…………”

众人立即闭上嘴一齐摇头,用眼神表示“不怎幺、不怎幺”。

就在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亚加德捧着向影的剑形态走了进来,四顾了一圈,没找到北宸,疑惑地皱眉。

“北宸小姐呢?她交代我办的事已经有结果了,我需要汇报。”

“她在隔壁。”

素劫向门外一努嘴,目光则是一直停留在他怀中的向影身上。

“向影他…………”

“性命保住了。”

亚加德看着手中的剑沉声说道。然而就在黑祸和素劫面露喜色的时候,他下一句话又将他们打入了冰窟。

“但是,依旧没有回复意识的倾向——这样和死了,其实也没什幺区别。”

随着这句话,屋内的刚升温的轻松气氛立即一扫而空。

  • 名称:clannad第一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