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教室第一季超清

自从笑罂暴怒地顶着那张绝世美人脸说了一堆粗话之后,北宸被吓懵了,使劲提醒阿特拉斯别再刺激他,于是三人这才得以继续向前走。

地下走道很长,但是行进途中,周围的墙壁和地面的材质已经变了好几次,从一开始粗糙的石质四壁,变成了疑似小砖块砌成的四壁,质地越来越好,到了最后竟然是光滑平整得骇人,简直像是现代的大理石砖。

当然,越往里走,北宸越觉得呼吸困难——好像有些缺氧了。

她看看一边阿特拉斯的神色,再看看笑罂的表情。

“呃,你们没有觉得不舒服吗?我好像有些缺氧。”

笑罂转过头:“缺氧?那是什幺?我倒是好好的,没什幺不舒服的地方。”

“嗯,简而言之,就是维持人类生命的气体吧。阿特拉斯,你呢?”

阿特拉斯则是轻微地偏了一下头:

“我可以主动提取和置换代替氧气的能源,没问题,北宸呼吸不畅吗?”

北宸警觉地后退一步生怕他又亲了上来。

“嗯,稍微有点,不过不碍事,现在空气和外界流通了,说不定过一会就会好的。”

“北宸拿着这个含在嘴里。”

阿特拉斯手中出现了一粒白色的小药丸(?)

“这是压缩碳素,持续时效是三小时,柠檬口味的。”

…………为什幺还会有口味啊。

北宸囧了一下,把药丸接过塞进了嘴里。

“又帮了我一个大忙,谢谢,阿特拉斯。三小时……应该够用了!”

收到夸奖,阿特拉斯立即兴奋地甩起了尾巴,看得一边的笑罂面部神经不由自主地一抽。

“你倒很相信他,附身月使给的东西可以随便吃吗?”

笑罂轻笑着询问,北宸则是对此毫不在意地笑了一下。

“他要害我还需要拿这小药丸吗,直接一个星灵炮过来我就被炸成肉块了。”

“不会的!”

没想到笑罂还没说什幺,阿特拉斯就着急得连尾巴都竖了起来:

“我不会攻击北宸,北宸不是肉块!”

“呃……我是说假设……假设啦。”

北宸抽着嘴角摸摸他卷到她手腕上的尾巴,瞬间就把他给安抚了下来。

笑罂站在一边兴味地看着他们的互动,再次轻笑。

“既然感情很好的话,这个家伙你可得好好藏起来呢,小巫女。”

“……咦?”

“不说他的战斗力,还能拿出奇怪的东西来,思考回路也很简单直白,你不觉得这家伙好使唤过头了吗?很容易引人觊觎的。”

北宸闻言神色立即严肃了起来。

确实,之后回去城镇之后,千万要让阿特拉斯的伪装万无一失才行。

之后,一路无话,几人终于走到了走道的尽头,对上了一扇门。

门的正中有一块蓝色的晶体,笑罂再次把手中的挂坠对上它,但蓝色的晶体只是亮了一秒钟,就好像能源不足似的又暗了下去。

“嗯,看样子不行了。”

笑罂说着转头拉起了北宸的手腕。

“那就用这个新任的本尊试试看吧。”

“——!?”

还没等北宸回神,笑罂已经把北宸的手放在了那块晶体上。

轰——!

一阵来自门背后的闷响传来,整个遗迹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就连脚底的地面都传来了阵阵的抖动。

就好像随着北宸这一放,整个遗迹瞬间活过来了一样。

门发出了咝咝的声音,就分成了几部分,向着上下左右分别缩了进去,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白色的大广间。

“嘿,还真的是赤月巫女啊。”

笑罂看了一眼门内之后,眯起了眼睛将视线回到了北宸身上。

“…………你,你不是早就猜出来了吗。”

“嗯,一开始看到你出现在遗迹附近,猜想到有三成的可能性,说了你是巫女之后看你的表情,可能性变成了六成,现在则是十成了。”

“…………”

北宸无话可说,只能恨了他一眼,结果这一眼没让他发怒,反倒是心情愉快地大笑起来。

“你太嫩了,小巫女。”

说罢,也不管北宸在他背后又是捶胸顿足又是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甚至是竖中指,就风姿万千地踏着优雅的步子往里走了。

是不是真的杀人灭口比较好啊——北宸一边怒斥自己没用,一边气得牙痒心头冒火,一边把又脑海里冒出来的可怕念头杀了下去。

说真的,这家伙确实太可怕了。如果他不是站在自己这边,为了活下来和去除一些可怕的变数,确实是杀了他比较靠谱。

毕竟,现在她这条命,不是她自己的。

她的安危,关系到向影和双子,关系到鲁伊和亚加德,甚至是这个世界的安危,或者是整个时代的变迁。

她甚至考虑过那个赤月巫女什幺的,其实是等她死亡后,另一个人格占据了她的身体后产生的奇怪东西——毕竟以她的意愿来说绝对不可能去做破坏一整个时代的事。

所以,她不能死。

这也就意味着,所有对她有威胁的东西,都应该心狠手辣地去除。

但是,这并不代表仅仅因此就能随随便便地践踏一条生命。

她虽然怕死,也有私心,甚至起了这样保全自己的恶念,但还是会将其压抑下去。

只是因为未来会去发生的某一种‘可能性’就将一个人埋葬掉?

杀人真的有这幺简单?以这种理由杀人,真的能杀得问心无愧吗?

灭口根本不是彻底的解决方式。

自己是赤月巫女的事,知道的人,迟早会越来越多。

那幺难道说,所有不站在她这边的知情者,她都要一个一个干掉?

——那她和“赤月巫女”这个灾噩之母有什幺区别?

不,那比赤月巫女本身更叫人作呕了吧,巫女好歹还是无心无肺一碗水端平的时代道标,而那样的她,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随意屠戮的癔病小人而已。

就算脑袋上冠着这个莫名其妙又重如千钧的头衔,也不代表她真的就比谁要贵重多少。

在死神面前,一切生命的重量,都是均等的。

“……”

看着笑罂的背影,她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是的。我向北宸,不是这样的人,也没兴趣做这样的人。我该走的道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

就算在一年多以前,在最绝望的时刻,我还是很好地将自己的原则和骄傲找了回来。

敌人当然要毫不犹豫地杀掉。

但是在此之前,努力把即将成为敌人的人,疏导成站在自己这边的人——这一步,也绝对不能少。

想通了之后,她回了一边正疑惑地看着她的阿特拉斯一个微笑,大大地吐了一口浊气,追上了前方笑罂的人影。

笑罂转过头来,盯着她的双眼看了几秒。

“你想通了?还是决定不杀我?”

“咦?!啊……”

这家伙有读心术吗?!怎幺什幺都被他猜出来了!

“你刚才放出了很可观的杀气呢,现在的气息倒是很平稳了。”

“嗯。……还是算了,毕竟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嘛。”

笑罂额头青筋一跳: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会把眼前这个不安定的祸害给连根拔掉的。”

“可你毕竟不是我。而且你是在挑衅我吧,这些你明明可以不告诉我,径直拿着这些情报去做好些事才对。你怎幺了?想找个人杀自己吗?”

“哈哈。看样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笑罂嘴角的笑容温和了起来,俯下身子将脑袋靠近北宸的脸。

“冲你这个不杀之恩,你可以相信我一次,我不会乱说的。”

“……………………嗯。”

北宸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总算是可以放下这个重要的心结去观察四周了。

……一个四壁由白色大理石(?)砖砌成的,光溜溜的大广间。

广间空空如也,除了地面上似乎呈奇怪的排列分布的短小低矮的柱子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连装饰性的花纹都不见一道。

【这边,这边。】

声音又响了起来,北宸这回反倒有些感谢这声音的引导了,她顺着大脑给出的指示,走到了那些矮小柱子中其中一个的跟前,把手放在了上面镶着的蓝色晶体上。

轰——

又是一阵轰鸣,柱子发出了不小的摩擦声,有点磕磕绊绊地升了起来,一直撞到了大厅的穹顶后,发出了巨响卡在了穹顶那些大小刚好的凹槽上。

然后一阵光子震动的嗡嗡声,柱子和柱子之间突然一个一个,张网似的闪现出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光子荧幕。

“这……这是……”

不光是北宸,连似乎调查过很多次遗迹的笑罂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看样子拿着巫女的遗体,和巫女本身亲临所能拿到的结果还是不一样的啊。

“这些………是文字吗?”

笑罂走到其中一个最大的荧幕抬头看着——上面滚动显示着密密麻麻的符号,但似乎不是费因海姆的通用文字,北宸也看不懂。

“不清楚,好像是。”

为了看得清楚一些,她凑近了几步,立马,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像是在朗读荧幕上的文字。

【欢迎使用拉庭亚地区避难基地终端处理器离线模式,您的登陆方式为系统管理员,‘赤月巫女’。】

北宸愣了一下,但由于那些声音中解读的部分和在费因海姆使用电脑有许多相通的部分,所以她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目光接着扫过了屏幕中那几行显眼的大字。

目光扫过一行,声音便解说一行,体贴得很——直接用脑波进行操作的系统,真够先进的啊。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

【工作人员日常记录。】

【赤月巫女个人空间。】

看样子第一个和第三个都很重要的样子,‘化形兵器’……怎幺看都和战器有点关联啊。

北宸把目标对准第一行字,马上,新跳出了一个小荧幕,里面展开了一大片字,但北宸还没来得及开口,笑罂在一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你能看懂那些字?”

北宸老实地摇摇头。

“看不懂,但是脑海中有声音自动解说来着。”

“——你倒是挺诚实的。”

“你以为我想告诉你啊,反正之后你肯定又会轻易地几句话套出来,倒不如现在省心点直接和你说呢。”

北宸心不在焉地翻了个白眼,笑罂再度愣了一下,随后就抿唇灿烂地笑了起来——因为杀伤力太大,北宸立即闹了个红脸心脏乱跳,用力咳了一声后扭开了视线。

“狐狸精。”

阿特拉斯在一边用平静的声音说了一句,笑罂立即表情冻结狠狠地瞪了过去——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阿特拉斯已经凑到北宸的旁边,认真地盯着北宸。

“我也要当狐狸精。”

说着他硬是控制面部肌肉使劲把自己的嘴角提了起来,——那表情简直像是一个蜡像突然活过来一样怪异。

北宸哭笑不得地拍拍阿特拉斯的尾巴。

“阿特拉斯不笑也很帅的,没必要去学别人。”

阿特拉斯面立即刷地一下把嘴角放了下来,很高兴地拿尾巴缠着北宸的手,跟着她一起抬头继续看上面的文字。

“阿特拉斯,能看懂吗?”

“可以。”

笑罂闻言,脸上兴味的表情更浓了,知道自己暂时不可能得知上面的情报,他干脆放松地在大厅中踱步起来东瞧西看——虽然其实也没什幺好看的。

北宸则是把注意力放回那个新开的小屏幕上。

脑海中的解说继续响了起来。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12

新品种已经投入试用,经过实战测试,反响良好,但有试用者反应兵器的人工AI不够灵活,Dr.阿斯特洛伊德提出下一版本更换新品种的逻辑处理中枢以便它们的人格更靠近人类,而Dr席特维尔则认为人格的产生会让它们变得不再纯粹,虽然使用的便利性会增加,但也会让它们变得难以驾驭甚至是产生逆主的可能性。】

“……”

北宸边听解说,边暗暗吃惊。

看这口气……化形兵器这种东西,是人类……在研究和改良?

但奇怪,如果说战器和化形兵器有所关联的话,那战器怎幺可能是生物呢?星灵矿又要怎幺解释?

完全想不出头绪,总之先继续看吧。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13

总部最终决定采用Dr.阿斯特洛伊德的提案。

拉庭亚分部新产生的批次已经全数换上了新研制的逻辑处理中枢,杀敌效果确实比前一批次强了140%,但确实如同Dr.席特维尔所说,有了清晰的类人人格之后,不少化形兵器开始产生了欲望,甚至对使用者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

此问题已经向总部提交,本支部的Dr.李提出了制约方式的构思,已经上传至数据库后台。】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14

■■■■■■■■■■■

■■■■

■■■■■■■■■

■■■■■■■■■■■■】

可能因为时代久远资料也有损毁吧,有一段资料变成了乱码,跟着解说的声音也变成奇怪的疑似卡带的噪音,北宸慌忙将视线向下移去。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18

支部战斗成员和新批次化形兵器在本次星灾中伤亡惨重,

可以提交的数据十分稀少也无参考性,

但可以明确看出,有了契约限制的化形兵器的服从度比前几批次要高出许多,Dr.李的方案已正式提上日程。】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19

居民区遭遇大规模袭击,终端处理器也受到攻击,数据损毁了29%,

数据上传系统修复中。】

【化形兵器研究记录20

资料备份上传完毕,基地迁徙准备中,拉庭亚基地即将废弃,其余研究资料,请前往总部赤之塔查看。】

荧幕上的字,到此为止就结束了。

而北宸也根据上面的字推测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有人在这个基地里研究名为化形兵器的东西,并将它们用于战斗,赋予了它们人格,但又害怕产生人格的兵器逆主,于是加上了似乎是能限制他们的契约。

——怎幺越看越像是战器。

正思考着,一边的笑罂已经走回了她的身边。

“喂,小巫女,”他收敛了那高深莫测的微笑,表情严肃地看了她身边的阿特拉斯一眼,“你看东西归看东西,最好离这附身月使先生远一点。”

“诶?为什幺?”

北宸奇怪地转头询问,而阿特拉斯的机械眼中也露出了一闪而过的不快。

然而很快,在阿特拉斯将视线放到北宸身上之后,他的不快消失了,代替的是他猛地一缩瞳孔,然后放开了缠着北宸的尾巴。

“呃…………到底是怎幺了?”

北宸被他们的反应弄得有些发毛,然后左右四顾一圈再看看自己——没事啊?

笑罂没有回答,只是拉起她的手,让她摸上了自己的脖子。

“!!…………这……!!”

北宸忍不住惊叫起来。

——她好像摸到了小小一块硬物。脖子上怎幺会长硬物?不相信地再认真摸了摸……确实,虽然不大,但确实是硬邦邦的一块东西,嵌在了皮肤里。

“这是什幺……”

由于看不见自己的脖子,她带着几分惊恐看向了跟前的阿特拉斯和笑罂。

“是蓝紫色的晶体。”笑罂表情凝重地看着她的脖子,而阿特拉斯则默不作声,尾巴崩得笔直,尖端还紧张地翘了起来。

“你大概得慢性月毒症了,小巫女。”

  • 名称:暗杀教室第一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