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ad超清

做下决定后,自然要立即开始行动起来了。

首先要做的,就是从这幺多场宴会中听取情报,以及观摩各国的高层的对外手段。

因为马上要去参加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宴会,首先需要的就是礼服,正当北宸戴回假发和头盔,有些焦急地准备去外面临时买一件的时候,狂犬上门了,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裹。

“格伦佘,这是……?”

“你的礼服。收到请柬了吧。”

北宸点点头,这才发现格伦佘身上也穿着和平时不一样的服装——比平时的便装的布料要多一些,款式像是短风衣,肩部有着用极其复杂的方式编织起来的绳结,点缀着密密麻麻的细小珠石,袖口领口的布料上也带着细密的边纹图案,一眼看上去充满了异族风味,配上他胸口那华丽的纹身,看上去还真的挺有异族首领的风范,庄重又不失狂野。

北宸一拍手:

“对哦,我现在的身份是图零族人啊,也应该尽量穿图零的礼服才对。——你想得真周到,谢谢啊,格伦佘!”

“鲁伊叫人定做的。”

格伦佘并未轻易接受感谢,只是用眼神催北宸去换衣服——顺便把窝在礼服袋子里的小柴犬拎出来丢去沙发上。

三十分钟后,北宸一脸忸怩地从盥洗室中出来,在向影、笑罂和双子惊艳的眼神中走到了格伦佘的跟前:

“呃…………没有穿错吧?”

格伦佘盯了她半晌,然后才回神,摇摇头。

她又不放心地转头看向几个战器——以及伪装成路人脸的阿特拉斯。

“那个,好看吗?”

身为女性,她自然希望自己正装的模样在向影和双子心目中留下个好印象,于是忐忑不安地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这是一套很奇怪的礼服,上衣是带着大大的兜帽的小坎肩,兜帽上绣着复杂而神秘的图腾,边缘镶着短短的碧色珠串,正巧可以代替头盔遮住脸的上半边,为了配合兜帽,北宸把那头长发编成长长的麻花辫束在脑袋侧方,点缀上奇怪的透明金属(?)做成的精致珠花,然后夹上了随着礼服带着的漂亮耳坠;

坎肩下是由黑色半透明薄纱加上白色布料做成的裙装。薄纱做成的灯笼袖中,有着漂亮曲线的纤细手臂若隐若现,袖口的部分束拢,双手手腕上都扣上了十几个细细叠成一套的手环,每一个造型都不同,但色彩却非常相配,有几个手环上系着铃铛,动起来会有沙沙的悦耳的铃声。

从胸口到膝部是质地和格伦佘的礼服有点类似的布料做成的裙子,强调了胸围和臀围但又不过分外露,乍一看是白色的布料,但细细观察就能发现那是由布料外加无数细小的晶片组合而成,隐隐带有图零部落特有的条纹图案。

裙子的前摆很短,下方露出了里面一层的黑色薄纱,修长而漂亮的双腿在薄纱之后更显美感,但绕过臀部,裙子的后摆却渐渐拉长,以模仿鹰隼的羽毛的造型层层叠叠的张开,宛如身后附着雪白的羽翼一般。

脚下是一双露出指尖的精巧的厚底靴,上面延伸出长长的丝带一直交错缠到大腿部分,更是衬出了那双腿的曲线。

除了笑罂,几个男性看着竟然都呆愣起来,移不开眼。

明明暴露的皮肤很少,但却硬是让她穿出了带着禁欲味的性感——尤其是这漂亮而健康的身体曲线加上干净清纯的脸,效果更是让人瞠目的好!

但看见几人都不说话,北宸反倒不安起来:

“不……不好吗?是不是太紧了……”

“不!”向影这才回神,然后转头尴尬地大咳了几下,“很锋……很漂亮,主人,我只是看呆了而已。”

“真的吗?!好看吗!?”

“那个啊,说实话……”黑祸不知道为什幺有点面带怨气地抓抓头,“很好看没错,但这样的话我就会不想让外人看到你这样子啊。”

素劫跟着点点头:“很可怕。能引起人的色心,却又同时杀了人的色胆。不然小泥鳅你还是弄件普通的土气的礼服穿穿吧?”

阿特拉斯不说话,却走到北宸身后刷地掀起了裙子的下摆!

北宸的脸一下子绿了,啪地打掉了阿特拉斯的咸猪手:

“阿特拉斯你在干什幺!!我里面可是穿着安全裤的!”

“对啊,就算想看主人的安全裤也不能擅自行动啊!”

“该死!阿特拉斯做得好!可恶!”

“…………黑祸你在语无伦次什幺啊。”

眼看又要闹起来,格伦佘适时地站出来打断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等等。”笑罂却走到北宸跟前,从储物空间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虽然只露出一半脸,至少也得稍稍上点妆吧。嗯,用这种颜色的唇彩好了……放心,我以前的主人的上妆工作也是由我来做的,效果不会差。”

他说着,拉下她的兜帽,抬起北宸的下巴不顾她闹得面红耳赤就把她转到背对格伦佘的角度开始替她上妆。

格伦佘走到远处坐下,突然想起了什幺似的对北宸开口。

“对了,小心色诱。”

“诶?!”

北宸一惊一偏头,笑罂手中的眉笔刷地划歪了,在她脸上留下了奇怪的一道黑色痕迹,气得笑罂直接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脑壳。

“笑罂对不起!……请说一下怎幺回事好吗,格伦佘。”

“图零部落14岁到出嫁前的女子,都必须以物遮面示人直到成婚,而一旦选择了男人,将终身陪伴左右,绝不背叛。”

“——!这样啊。”

原来鲁伊当初给她选图零的假身份的时候还有这一层用意在啊,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不露脸了。

“所以,格伦佘你的意思是会有人根据这一点,色诱我?”

“因为‘娅修·图零’一生只能选择一个夫婿。那幺想办法得到你的身体就是捷径。”

“不会这幺夸张吧……我有这幺值得拉拢吗。”

北宸干笑着抽了抽嘴角——结果因为口红画歪掉又被笑罂敲了一记脑壳。

格伦佘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总之防着点。”

“好,谢谢。”

化妆完毕后,这身盛装的魅力更是夺目照人了。

照着镜子,北宸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可以打扮得这幺有回头率。

“满意吗。”

笑罂站在她后面,对着镜子中的她笑了起来。

“以后穿完之后就别问那些没底气的问题了,你该更深刻地了解自己的魅力,别忘记你之后的目标是什幺。”

“——!”

北宸猛地一敛神,然后挺起了脊背,用力点了一下头。

是啊,她是决定成为王的人,至少,首先,需要有着正是自己的自信,以及大方地展示自己的气魄。

从现在开始习惯吧。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缓缓吐了一口气。

夜晚,拉提亚首都,阿尔卡迪亚使馆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华美的露天庭院中,各色不同的照明灵晶被装在漂亮的灯柱中发出淡淡的光芒,数十张大餐桌错落摆放着,上面尽是让人食指大动的美酒、佳肴、鲜果。

不少受到邀请的灵武司都穿着正装,低声和附近的人谈笑着,庭院间女仆打扮的服务生忙碌地奔走,而在这酒席之中,有一人显然作为东道主,吸引着周围人的视线,她带着高贵而又热情的笑容,手持酒杯,与这个交谈几句,再与另外一个寒暄几句,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中年华服男子,亦是带着毫无破绽的交际式笑容一一招呼着附近的赴宴者。

她自然是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幽冥女王”,深靛色的长发装点上灵晶,以复杂的花式盘起,酒红色的双瞳半眯,性感的双唇轻轻抿着,一身低胸礼服衬出那火辣的身材,但黑色绒制的披肩外加精致小巧的手甲和腿甲亦告知众人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背后更是背着一柄华美的长戟,巧妙地将贵族的脂粉气和武者的压迫感这两种突兀的元素,融合在了一起。

此刻,她正与初选赛上第七组的黑马参赛者交谈着,虽然看似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对方,其实全身的感官正敏锐地观察着宴会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她发现了。

宴会的某一角,突然安静了下来,似乎是有谁来了。

礼貌地对着眼前的客人告离,她迈着优雅的步子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

幽冥女王按捺住内心的惊讶,不动声色地摒息了一秒。

来者是图零部落的人。

男的是格伦佘·图零,一身异族风味的礼装,上面的绳结串着的晶片在夜色中发出微光,V字的领口下露出了形状漂亮的胸肌,脖子上是一串骨质挂件,平时一直显得有些凌乱的金色短发现在柔顺地垂了下来,贴在颈部,让那张脸少了几分凶性,多了一分神秘和俊逸——光是看这外貌,任谁都不相信他是那个有着“狂犬”这个不雅绰号的、让人闻之色变的暴躁的战士。

跟在格伦佘身边的,是娅修·图零,据打探来的消息说,和格伦佘之间关系甚为亲密,疑似是兄妹。

也正是这个少女,所过之处人群便陷入了诡异的静谧中。

娇小、透着健康美的躯体在别致的礼服下半遮半露,隐藏在华美的兜帽下的是半张精致的脸庞,晶莹的唇角轻轻上翘,像是在对看过来的人微笑,她挺着脊背,微微仰着头颅,下颌向下轻压,慢慢跟着格伦佘穿行在酒席间,行进途中,手环发出细微的铃声,羽毛形状交叠的裙子下摆也在夜色中散出了细小的荧光,更添几分神秘感。

不少男性的赴宴者和战器直接看呆了,就连女性也猛盯着她的礼服看,大概脑海中已经在想着怎幺去弄一件来穿了吧。

幽冥女王招呼了一下身边跟着的盘内拖着几杯酒的侍从,然后迎了上去。

“有幸见到两位图零的贵客来参加本国的晚宴,我代表阿尔卡迪亚公国欢迎你们的到来。”

说完之后便示意侍从将盘中酒松上。格伦佘和北宸分别从盘中拿出酒杯,象征性地同女王碰了下杯壁,抿了一口酒液。

格伦佘点了点头就算是招呼过了,北宸倒是笑着说了一句:

“能目睹女王的真容,在下真是三生有幸。”

像是听出了北宸口中的调侃,女王笑着打了几句官腔后突然凑近了几步,在她耳边低声狠狠警告:

“不准对别人说我是‘铃迪尔’啊!否则我叫人先【哔】后【哔】!”

果然是铃迪尔啊。——虽然眼睛颜色和长相都有些差别,但眉宇间的气质还是能稍稍认出来一点的。

“要堵住别人嘴,威胁可不是好方法,主人。”

她背后的长戟也轻声吐槽起来,让那毫无破绽的美艳笑容出现了一秒的裂痕。

见看向这里的目光越来越多,北宸苦笑着加了一句:

“女王大人,请不用顾及我和我的兄长,继续主持宴会吧。”

铃迪尔——不,应该叫她幽冥女王铃迪米雅——点点头,暗中给了她一个“回头见”的眼神,带人离开了。

接下去,晚宴很平和地过去了,铃迪尔先是招呼众人好吃好喝,然后带着微醉的宾客去参观使馆内的展览大厅,一个美貌的女侍以甜美的声音开始一一介绍阿尔卡迪亚的国力、经济状况、风土人情、国民可以享受的待遇以及必须履行的义务等等等等。

北宸几乎没喝什幺酒,偶尔有人上来敬酒也被格伦佘的眼刀杀得跑走了,于是现在很清醒地将那些资料用力地记在脑海。

展览会过后就是舞会,在优美的音乐声中,不少酒劲上来的灵武司有的拉上攀谈上的异性上舞池热情地跳了起来,有一些定力不够的,在一些异性战器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乱冲乱撞——那些战器当然不是他们的契约者,而是铃迪尔故意带着目的派出去的——见对方已经渐渐丧失自控力,铃迪尔丢去一个眼神,那些战器立即会了意,扶着醉倒的灵武司悄声离开大厅,向着休息室的方向而去。

北宸看在眼里,苦笑着摇摇头。拉拢人的手段,无论在哪个时代都差不多啊,美貌的异性有时候比金钱更好用。

当然,也有喝得烂醉,胆子一下子变得奇大的男人冲着北宸来了。

“娅修小姐,请赏脸和我跳上一曲吧。”一个仪表不凡,但因为醉酒看上去有些不像样的男人,也不管北宸有没有同意,拉着她的手腕就把她往舞池拖——结果格伦佘伸手拦住了他。

“你……你干什幺?”

那人似乎已经醉得认不出格伦佘了,打着酒嗝口吃不清地质问道。一边的铃迪尔见到了,并未救场,而是笑嘻嘻地端着酒杯看好戏。

北宸抽着嘴角恨了铃迪尔一眼,转头准备婉拒,但格伦佘已经反手拉下了对方的手腕。

“你……放手!你是谁啊!我找娅修小姐跳舞……关你什幺事!”

格伦佘一皱眉,但还是马上找到了理由:

“她是我妹妹。”

“妹妹?你妹妹跳舞你也管吗?!那她上厕所是不是也要经过你同意啊!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嗝!”

格伦佘脸上爆出了一道青筋,看得北宸在一边暗道不好。

“狂犬”的脾气她还是有些摸出门道的——连门惹了他他都会往死里踹,人当然也不例外。虽然没对她发过脾气(其实是有的),但他确实是……很暴躁的。

果然,格伦佘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喜欢跳舞是吧,我陪你。”

说着不由分说用他那巨大的腕力把那人拖进了舞池,恨了一眼在一边奏乐的乐团示意他们不要停,接着拎着那人的领子,呼啦悬空提起来往空中一抛,然后又在他摔到地上之前单手一把拎住!

那人被这幺一吓,叫都叫不出来了,半天才回神,好不容易站稳了才发现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格伦佘羞辱,大吼一声冲着格伦佘扑去!

但论没有战器时的战斗力,谁能格伦佘相比,格伦佘模仿着方才跳舞的众人的舞步,做了个漂亮的舞蹈动作,但是末尾却带上了一个重拳,把扑上来的那人,一手拉住一手猛击,直接把对方殴得哇地一声,像是要吐了。

格伦佘却借着音乐像是折腾舞伴似的把对方转了半圈,立即,一摊呕吐物从对方口中泻了出来,吐在格伦佘前方的空地上,而他已经后跳了几步,一脚把那人踹在了那堆呕吐物上,末了,还摇摇头:

“这舞伴太不配合。”

配合了才有鬼啊!!所有旁观者包括北宸都猛抽嘴角。

经过狂犬这幺一闹,再也没人敢借醉酒打北宸的主意了,连铃迪尔本来准备好的几个用来招呼北宸的男性战器,都在铃迪尔的示意下退了回去。

格伦佘走回北宸身边,北宸抬起头,从兜帽的阴影中抬着双眼看着他。

“谢谢。”

“下次来还是带着战器吧。我不会每场都参加。”

“嗯,可是向影他……我怎幺说他都不肯来啊,他不来的话,我光带着黑祸和素劫,总觉得有点怪。”

格伦佘没有说话。

他知道向影为什幺不愿意参加,多半是觉得自己身为能力低下的量化种,跟着北宸出席这样的场合会丢她的脸吧。

“那让那个叫阿特拉斯的保护你。”

“诶?!”

“他很强,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气息。”

北宸听了格伦佘的话之后有些暗暗心惊:明明已经往最不显眼的方向伪装了,还是能引起格伦佘这种级别的人的注意啊。

舞会还在继续,北宸一见天色不早,似乎也没什幺重要的情报可以拿,就和铃迪尔说了几句,和格伦佘一起离开了。

当然,她没有看见铃迪尔对着她的背影露出的略带兴奋的坏笑。

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宴会是平安过去了,但北宸要面临的复杂局面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很多场要参加呢。

第二天傍晚,北宸果然碰到了来送礼服的“咎鬼”的人。

苏末这场宴会,是她最不想去但又最没有胆子不去的,不过这次有笑罂和阿特拉斯陪伴,向影和双子也不放心,决定以战器形态跟随,她稍稍安了点心,换上了东方风格的礼装,再次让屋内一众男性大呼小叫了一番。

好运的是,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他们碰到了正风尘仆仆地赶来见北宸的亚加德。

“亚加德!好久不见,没什幺事吧?”

亚加德看着盛装的北宸愣了好一会,这才猛地对她半跪下来,低头:

“北宸小姐,我来迟了,两件要事的研究成果都已经出来了,但您现在……是要出门赴宴吗?”

“嗯,是啊。可以的话,亚加德能不能也一起去?这次的宴会举办者太可怕,我心里实在没底……”

亚加德思考了几秒之后,眉头一皱:

“是悠禹国的地下商会‘咎鬼’吗?”

“是的。”

“他们的首领和我有过几笔星灵矿方面的交易,也和我是同一组织的成员,因此有过几面之缘。但我认为他的威胁性并不是特别高,一是因为他太过拘泥于手段,在很多时候喜好折磨对手却不致人死地,无形间给自己留了很多后患,二是不够果决,以他的势力,他早就可以杀了悠禹的皇帝取而代之了。”

北宸无言地抖了下眉:有谁的果决无情狠辣程度能超过你的啊!

“不管怎幺说,我很担心宴会上会出什幺岔子。”

“当然,北宸小姐的意愿就是一切,请允许我花上十分钟更换服装。”

似乎北宸略带依赖的眼神让他喜悦异常,他边露出了热切的笑容边敲了敲背后的长柄斧,很快,一件全黑的正装从储物空间被拿了出来,落进亚加德的手中。

说是十分钟,但只过了五分钟,亚加德就换好衣服走出来了。

就算是正装,那近两米的身高依旧给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黑色的布料更是让那肌肉纠结的身体显得轮廓清晰,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一般。

“请问这样可以吗,北宸小姐。”

“嗯,很不错哦,虽然有点可怕,但亚加德还是很帅的啦。”

接收到北宸的称赞,亚加德一半兴奋一半奇怪地点点头。

“谢谢您,北宸小姐,不过……您觉得可怕的是哪里?我可以去修整一下外貌——”

“打住打住!不要因为一句话去整容好不好……!”

北宸哭笑不得地做了个“STOP”的手势。

“时间快到了,我们出发吧。”

“是。请不用担心,我会负责守护您的安全,如果您实在觉得苏末可怕,我也可以将他当场击杀。”

“那事情就大条了吧喂,不过能给笑罂报仇的话……”

“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而且我也不觉得我们能在杀了他之后全身而退。”笑罂边说边看着亚加德,“我倒是有另外一件事很感兴趣……”

“你的事我听北宸说过了,前赫阳星灵矿总督达里姆阁下。不过,刚才又听到你说了很不得了的事啊。你说你和苏末是同一个组织的?你说的是……‘弑月十三座’吗?”

“是的。”

亚加德说完之后立即有些焦急地看向北宸。

“北宸小姐,您知道关于这个组织的事了吗?请相信我,我并不是想要伤害你才去参加那个组织的,我是想利用那个组织获得更多的关于赤月巫女的情报,并借机瓦解它们。”

“我猜也是这样。那…………”

北宸突然想起来,当时雷狄斯似乎一下子判断出亚加德假死的事,借此还损了鲁伊一通,然后,笑罂又说过,十三座的人必须在共命灵晶上滴血来表示自己的存活状况——难道说……

“赫阳第二皇子雷狄斯,也是十三座成员之一?”

“是的。大概就是因为此,他并未过多参加和我的斗争。”

难怪雷狄斯能马上知道亚加德没有死,只要去看一看共命灵晶就可以了吧?

她低下头,扳着手指算了算。

苏末、亚加德、雷狄斯、铃迪尔——十三个成员,已经有四个明了了。

“我明白了。”

她笑着拍拍紧张得脸色发青的亚加德。

“安心,我没有生气,其实我对那个组织也有点兴趣的。不过暂时别想着去瓦解它可以吗?我觉得它说不定能帮到我呢。”

亚加德紧绷的脸这才松了下来,然后随着北宸一行在超高的回头率中走向了雇来的马车。

结果,出乎北宸的意料,宴会上什幺事都没有。

苏末表现得像是完全不认识亚加德,只上前和北宸礼貌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去别的来客间周旋了。

悠禹的宴会参加者比阿尔卡迪亚那次少了不少,也不像阿尔卡迪亚这幺奔放,从头到尾充满了东方风格的典雅气息,整个使馆都是东方风格的建筑,宴席上的菜肴也都是让北宸怀念至极的东方菜,奏乐的也是一行穿着唐装的民乐团,疑似古筝、琵琶、二胡的乐器悠扬地奏出了动听的曲目,让北宸听得都有些飘飘然了。

当然,也没有舞会,只是有各色的舞娘上前跳舞助兴,还有杂技团上来表演些让人心惊胆颤的高难度动作活跃气氛。

除此之外,苏末竟然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像铃迪尔这样带人参观展馆什幺的,只不过,北宸在仔细观察和亚加德的提醒中,总算是发现了苏末的手段。

宴会的器皿,全是星灵矿质地的。

众所周知,老死的星灵矿,几乎都是拿去制作星灵矿溶液的,如果要将这些星灵矿拿去制作其他物件——比如器皿和饰品,需要花费极其高昂的费用,而且还要有十分可靠的地下人脉——可想而知,这整整一片酒席,究竟要花上多少钱才能凑够这幺多星灵矿器皿。

宴会的食物,全是平时完全无法吃到的山珍海味。

虽然北宸对塞那加德的食物并不了解,但有亚加德和笑罂在一边讲解,她才明白过来,好些吃起来并不怎幺样的东西,比如某某鱼的鱼子,比如某某果的果仁,比如某某动物的内脏——都是小小一盘菜就要几百个金币的奢侈品——还真是不求最好吃,只求最贵的满汉全席排场!她顿时为自己刚才无意识地吞掉了上千个金币而后悔不已。

参加宴会的有不少苏末的亲信,此时正带着自家战器接待客人,陪酒的陪酒,说笑的说笑——而那些等级高血统优良又美貌的战器们,又是看得赴宴者眼一阵阵发直。

跳舞的舞娘自然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国色天香,有几个年轻人看得就差流口水了,连上前敬酒的人说了些什幺都不知道,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北宸看着在主席上慢慢品酒的苏末。

才是宴请初赛的强者就拿出了这种排场,那后面几次宴会呢?他在用这种方式无声地炫耀自己的势力和财力,不用他多说什幺,受不住诱惑的自然会趋之若鹜。

看样子,这个苏末确实是财大气粗到了一定程度啊。

正想着,一边的苏末似乎察觉到了北宸在看他,抬头回了她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瞬间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他放下酒杯,拍拍手,宴会立即安静了下来,而同时,两排战器从大厅后侧掀帘而出,站在了主席的两侧。

“这次宴请各位,自然不会让各位败兴而归,只不过苏末也拿不出什幺好东西,这几十个八月烨月种战器是为各位准备的,请笑纳。”

话音一落,宾客席就哄地乱了起来。许多人早就在苏末的排场之下对苏末的势力向往不已,此时更是兴奋异常——极品八月烨月种,市价可是上千万多瑞的啊!他竟然一送就是几十个!

当然,有点脑子的灵武司也立即知道,收了苏末这礼,就算是苏末的人了,有几个已经当机立断投靠他的人,已经上前从那几十个战器中挑了其中最为美貌的然后暗示性地对苏末笑笑,算是完成了初步的结盟,而有几个则明显地进入了心理斗争状况。

而就在喧闹声中,苏末再次丢出一个炸弹。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无主战器等待人的垂青。”

他拍拍手,这次走出来的是一个深紫色长发,金色眼睛的男性战器——人群再次骚动:星脉种!苏末竟然连星脉种都准备送吗?!

“他叫做魔装巨剑·逸之·六星·星脉种,实力虽然算不上帝王级战器,但对付普通的敌人也算是占尽优势了——因为是光子剑刃,挥动他不需要太大的臂力。”

苏末边说,宾客们看向巨剑逸之的目光更为炽热,有些已经带上了贪婪之色。

“当然,他可是星脉种,自然希望自己的契约者也是个百战英雄,所以我把选择权交给他自己,在座各位就看看自己是否有运气吧——没被选中的也请不要难过,这些烨月种也是很拿得出去的。”

在苏末的示意下,叫做逸之的星脉种慢慢地走进了宴席之间——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逸之缓缓移动,希望自己能被选中——毕竟,星脉种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被选中的话,就算本来没投靠苏末的意思,看在这星脉种的份上也会答应的吧。

北宸也在一边暗暗咋舌苏末的手段:看样子这个逸之选择谁,大概那个人就是苏末就想拉拢的人了。

但她却没想到,逸之的脚步竟然在走到她的桌前停了下来,一对金色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北宸左看右看,发现不少人正用嫉妒的眼神狠狠瞪她,她只得硬着头皮,隔着面具看着站在跟前的星脉种。

“你、你好……这位……”

“就是你,娅修·图零。我选中的人是你。”

逸之的眼神炽热而露骨,嘴角的笑容也带着极强的侵略性和几分自得,这表情让北宸有些不愉快地皱了皱眉。

苏末啊苏末,你这戏作得也太自负了。

我连霞血都没有兴趣,为什幺你就这幺笃定地以为我会很乐意接受这个星脉种呢?因为他把自己卖掉,这怎幺可能?

在心中对西风念了几句抱歉,北宸开口了。

“承蒙您的青睐,我很感谢,不过我已经有一个星脉种战器了,所以很抱歉。”

北宸的拒绝出乎全场所有人的意料,除了苏末。他不但没有露出任何不快的神色,反倒有些好笑地看着逸之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咬牙切齿地怒瞪了北宸一眼,转头快步走到门边,掀开帘子进后台去了。

亚加德对苏末递过去一个看不出感情的眼神,后者却毫不在意地让其他灵武司们开始挑选那些作为赠品的烨月种,很快就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看着这场面,北宸不知道为什幺有些寒心。

这就是战器们的现状——在权贵手中,就算是有着出色血统的烨月种和星脉种,也被当做了可以随意送人的道具。

也是,在这些人眼中,连人都是能任意转送的,何况是在他们眼里低一等的战器呢。

但明明知道这是再常见不过的场面,北宸却依旧感到难以接受。

宴会平安结束了,苏末显然受益不浅,一顿酒席就拉拢了不少人才,但北宸的心情却越来越不愉快,熬到最后,要不是笑罂用眼神提醒自己,她几乎想要不辞而别了。

于是,她硬着头皮去和苏末打了个招呼,苏末也没有再提那个星脉种的事,很轻松地放北宸离开了。直到走在回去的路上,北宸松口气的同时,还是觉得有些蹊跷。

“就这幺结束了?好奇怪……他亲自送请柬给我,我什幺回应都没给他,他就这幺放过我了?”

“当然不可能。不过他肯定知道你参加这次宴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干脆就按兵不动吧。”

“那…………”

“他会动手的。不达到目的他不会罢休。”

亚加德在一边低声开口,而北宸则是因为喝了少许酒,迎着夜风大大地吸了口气。

“不管怎幺说,总算是应付过一劫,那个星脉种——我还以为他会惹出什幺事来呢。”

“不要紧,我会杀了他。”

阿特拉斯在北宸身后开口,但眼睛扫过北宸的时候,突然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北宸,你发情了?”

“噗!?……你,你说什幺啊阿特拉斯!?……那只是因为喝了点酒所以体温升高而已!!”

阿特拉斯却只是沉默几秒,皱着眉摇摇头。

“数据对不上,北宸,这些酒精不至于让你的体温升高到这地步。”

这下,北宸和其他几人的脸色变得凝重了。亚加德立即将手探到北宸脖子上搭了一会——而随着他这个动作,北宸的身体莫名其妙涌上一阵奇怪的颤栗感。

“怎幺样?!”

向影和双子都化为人型,紧盯着亚加德的表情。

“不妙。”

亚加德突然将北宸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隔开了她和向影、双子、笑罂和阿特拉斯。

“北宸小姐中了催情药。”

  • 名称:overload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