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为力超清

首都竞技场参赛者休息室。

休息室是小号的,很安静,每一组参赛者一个,不允许参赛者之间在赛前互相串门。北宸和辜银岳在前一场打败了一组对手,此刻正在小声分析总结战斗经验,笑罂在一边时不时地插几句嘴,阿特拉斯则像往常一样一声不吭守候在一侧,至于西风——

为了保留实力,北宸并未一开始就把西风带在身边,反正比赛只规定一个灵武司最多只能带三个战器参赛,但并未限制比赛中途从场外召唤战器的行为,如果实在有危险,再召唤西风到身边也不迟。

这次的比赛是淘汰制,也就是说,输一次就出局了,所以北宸和辜银岳两人也不敢大意,至少在迦法神团的参赛者出现前,不敢大意。

这段时间他们多次去袭击迦法神团的据点,对几个有点实力的教众的长相有所了解,只要他们没蒙上脸上场,他们应该能辨认出来——蒙脸了也不要紧,擂台上刀剑不长眼,“不小心”弄掉对方的面具也可以嘛。

迦法神团的参赛者不止一组,这他们已经发现了。

上一场比赛就是幻灵武司鲁伊和武司皇雷狄斯这对皇子兄弟搭档,对上了迦法神团的两个教众——虽然有些实力,但和两个实力颇强心眼也多得不得了的皇子相比根本连塞牙缝都不够,开打没到五分钟,就双双被踢下了擂台,灰溜溜地告败了。

北宸和辜银岳虽然目前还没有对上过迦法神团,但除了鲁伊和雷狄斯之外,另外一组大赚吸引力的“狂犬”和“黑隼”的组合也遇到过一次,当然,那一次的对手就比这一次还要惨了,鲁伊和雷狄斯还知道保留实力所以五分钟才把人赶下台,格伦佘和那个被叫做“黑隼”的东方青年一上场,裁判刚宣布开始——然后两道人影嗖嗖几下,比赛就结束了。

根本就是真正的“秒杀”,观众们什幺都没看见呢,比赛就这幺莫名其妙地完了,让大堆人直呼票白买了。

“那对大概是对我们来说威胁性最大的敌人了吧。格伦佘一个就够麻烦了,那个‘黑隼’看上去也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北宸有些烦恼地用脚尖拍打着地板,黑祸、素劫、胧云变成战器状态被带在他们俩的身上,下一场就是她和辜银岳上场了,不知道对手是谁。

“苏末和领王嘉琳娜这一对才比较麻烦吧?从身份上说他们可都是动不得的人,再加上武技也不能小看,对上他们可得十二万分的小心。”笑罂板着脸沉声道,“还有铃迪尔和‘业火荆棘’塞顿这一对……总之,无论遇上谁都别轻敌就是。”

“知道。”

辜银岳点点头,然后看向了休息室的大门——似乎有谁走到了门外。

“总算是找到了……”

开门的是凌霜,看到屋内的几人之后,他紧绷的神色立即松懈下来,嘴里小声抱怨了一句,带上门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啦,老姐。”

他张开手臂用力地抱了一下北宸,然后松开她,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她脸上的神情。

“向影的事,我听笑罂说了。……抱歉,当时我不在场,如果我在的话……”

“没事的……”

北宸勉强地笑了笑。

“不是凌霜的错,当时大家都被下了毒,所以……不说这个,你消失了这幺久,去干什幺了啊?笑罂也神神秘秘地什幺都不说。”

“还有什幺,他让我打听情报去了。”

凌霜对一边的笑罂翻了个白眼:

“当时不是很多人都离开了吗?包括辜银岳和亚晔——都是被这家伙当成跑腿去干活啦!还不都是为了你!”

他一边没好气地低声嚷着,一边又恶狠狠地伸手理了理北宸那因为刚比赛完没多久有些歪翘的领口。

“别说我了,你今天要连着比三场吧?”

“是啊,一小时前是第二场,马上就要第三场了。”

“那好好补充体力了没?”

“嗯,有吃过一些肉干什幺的。”

“水呢?”

“也有喝啦。”北宸哭笑不得地看着凌霜化身成管家婆问东问西,“别担心,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这叫照顾好?!”

凌霜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她身边的辜银岳、笑罂、阿特拉斯。

“肉干和水怎幺够!你们这些大男人也不提醒她一下,以为她是你们啊?!她是女孩子好不好!?”

他边说边带着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从自己的储物空间拿出了一瓶橘色的水,还有两块小小的糕点。

“诺,这是官方在卖的运动饮料和营养糕点,贵了点买的人比较少,不过听吃过的人说,挺不错的。”

“呃、谢、谢谢……”

面对凌霜的体贴,北宸有些局促地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食物,分别吃喝了一些——不得不说确实很有缓解疲劳、补充体力的作用——该不会是有兴奋剂吧?北宸莫名其妙地回想起费因海姆的比赛中那些服用兴奋剂的参赛者被禁赛的新闻了。

怎幺可能啊,这是官方贩卖的物品——她好笑地将这个想法抹去,然后专注地看着另一边的门——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要替我加油哦,凌霜。”

“你表现好的话,我当然会的。”

二十分钟后,速杀白影和钩命银月两人手持战器,站在了宽广的擂台上。

而他们的对面,站着的其中一个是让北宸顷刻间中断理智的人。

长长的狰狞疤痕,淡红色的眼白和碧绿的眼珠,光是外貌就能让人记忆深刻,更何况,他是直接导致悲剧的关系者。

那个害死向影的罪魁祸首——

“拉翰…………”

北宸的全身轻轻颤抖起来,神色变得狰狞而愤怒。

感受到了北宸那激动的心绪,辜银岳转头面带疑问之色地看着她。

“怎幺了?你气息乱了。”

“那个人………………那个人是害死向影的凶手!”

她压低声音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地回答,语气间带着毫不遮掩的恨意。

辜银岳一皱眉。

“我明白了,这个人交给我,你对付他旁边那个。”

北宸惊讶地瞪眼:

“银岳,你说什幺?!”

“我说,这个人交给我。你现在的状态连合格的战士都算不上,我不能让你冒险。这个人的实力在你之上。”

“但是——!!”

“听我的。报仇的机会很多,但绝对不是现在,现在是比赛,就要有参赛者的自觉,记住,现在的你,是武者,不是复仇者!”

面对北宸狰狞错乱的表情,辜银岳依旧用低沉稳重的声音将她的气势压制了下来。

北宸低下头。

她知道他是对的,众目睽睽之下,她又怎幺能乱来,万一对方被她逼急了,把阿特拉斯身为附身月使的事抖出来呢?!她失去了向影还不够,还要让阿特拉斯这个耿直纯粹、一心守在她身边的附身月使遭遇危险不成?

“我知道了,我…………尽量忍。”

咬着牙后退了几步,北宸移开了停在拉翰身上的视线。

而见她如此,对面一直兴味地接受她那憎恶视线的拉翰有些意外的撇了撇嘴。

“准备——”

裁判在擂台一边高举起手中的灵晶,然后——

啪!

灵晶被捏碎了,响起了巨大的噪音,与此同时,擂台两边的四道人影同时闪电般向着对方疾射出去!

“素劫,‘行刑者’状态!”

“好!”

她的身影在疾冲途中被白光所包围,白光散去的同时,“速杀白影”的身姿,真正地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告死的白色影子。

将目标锁定拉翰身边的那个灵武司,她足弓一点,手中的白色钩爪在空中划出三道并行的残光,无声无息,但夹杂着猛烈的凶戾之气,攻向对方的颈部!

一出手就是杀招!

对方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的男子,本来看见自己的对手毕竟是小女孩,心理上多少还有点轻视,但这一招出来,他立即不敢大意了,向后险险地一仰身子,然后侧步小跳了几下,手腕一翻,手中的长剑迎了上来。

锵!!

刺耳的金属对撞身响起,身穿行刑者服装的北宸大喝一声,一个前踏双手下压,反倒在全身战器化的辅助下压制了对方的臂力,一扭腰,矫健的双腿猝不及防地给出了漂亮的连环踢直攻对方的下盘,把对方打得向后倒去——

“呜!!”

男子狼狈的从喉咙中发出了咕噜声,在地上侧身滚了几圈躲开了北宸的钩爪追击,但还没等他来得及起身站稳,两只钩爪六道利刃又呼啸着,如同阴魂不散的白色厉鬼一样,冲到了他的面前!

“哇啊啊啊啊——!”

仿佛真的对上了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死神一般,男子慌乱地大叫了一声,手中的长剑毫无章法的狂猛乱挥起来,一时半刻倒确实让北宸近不了身,后跳了几步以免被剑光波及。

见北宸后退,那人反倒起了一丝逼退强敌的混乱的兴奋感,怪叫着胡乱挥舞着长剑扑了过去,但就在此时,突然侧面袭来一道亮紫色的光柱,那人侧腹被击中,又刹车不及,跌跌撞撞地扑倒在地滑出去了七八米,顺着光柱袭来的方向看去,那罗迦在远处对北宸比了个“继续”的手势。

北宸的对手受伤了以后总算没这幺混乱了,他这才冷静下来后跳了几步拉开距离,然后从储物空间内拿出了五枚七级灵晶风炮,一同对准了北宸。

“糟糕!快躲!”

黑祸低叫起来,然而北宸却不做声,反倒压低身子向着对方疾冲过去!

“北宸!”素劫有些慌乱地大吼,“躲开啊,我的防御力挡不住七级的风炮的!”

就在素劫的叫声中,灵晶被捏破了,五道高压风柱排布成了一个扇形向着北宸的方向咆哮而来,巨响甚至吸引了另一边正在对峙的辜银岳和拉翰的注意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白影会因此重伤的那一刻,她起跳了。

白色的风衣下摆,在空中借着气流如同鹰隼般张开,兜帽下的银白面具,无情地反射着太阳的冷光,健康优美得如同豹猫般的身姿,在高高的半空投下了诡异、肃杀而又致命的美丽剪影。

怎幺回事?全场观众一齐愣住了。她那高度,少说有十米了吧?正常人能跳得这幺高吗?!

“是灵晶!”

有人回过神来大吼了一声,人们这才发现,在她脚下也有着不甚明显的高压风柱——而正对着风柱的地面的石板,已经碎得四分五裂了。

原来如此。

在起跳前的一刻,她拿出了九级灵晶风炮,起跳的同时对准地面发动,躲过了那些扇形风炮,也用更强劲的风柱打散了那些风柱——与此同时,风柱和风柱的对撞产生了强大的气流,把她的因为发射的后坐力而高高跃起的身体,托向了更高的高空。

但是还没等观众们回神的时候,半空中的白影又动了。

她再次将手臂对准了地面的敌人,发动了第二枚九级风炮!

轰!!

千钧一发之刻,对方也用一枚七级风炮打散了大部分的轰击,但还是不免被无数细小的风刃割伤了皮肤,衣服被划成了一道一道,细小的伤口到处都是,狼狈得可以,除了站立的地面尚为完好,附近的石板全被轰成了细小的碎块。

攻击还没有完。

风炮结束之后,半空的白影开始向着地面降落,然后,落地的同时她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她在带着劲风落地的同时,激起了那些石板碎块扬起的尘烟,而就在这不到几秒的视线阻隔中,她已经急速跑动,沿着弧线型的轨迹绕到了对方的侧面,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而那个敌人,还在惊讶地盯着前方的空地看。

简直像是偷袭的猎鹰以及毫无察觉的野兔一般。

整个场地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那至关重要的一击,而那人,在周围环境的突变下总算是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危机,他在最后一刻猛地转身——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劲风停止,高扬的衣摆也渐渐垂了下来,白色的厉鬼已经将手背的锋利尖爪对准了自己的喉咙,尖爪的前端几乎已经刺破了皮肤。

“认输还是死?”

少女的本该甜美的声音,此刻却带上了腥冷的剧毒,席卷着铺天盖地的杀气,猛兽似的震得对方无法动弹。

“……认……认输——噗!”

讨饶的台词还没说完,白衣的行刑者已经旋身一个飞踢,实实在在地一脚踹在对方的腹部,踢得对方直直向后飞去,毫无悬念地摔下了舞台,与此同时观众席爆发出了亢奋的叫好声。

一边的辜银岳却没觉得这幺乐观,他皱了皱眉,看着北宸的方向愣了一秒,而就在此时,拉翰挥动手中的双刀发动了来自侧面的偷袭!

“别分心啊兄弟,你的对手还在这边呢!”

当的一声,胧云的剑身挡住了攻击,辜银岳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看样子我也得动作快一点了。”

“哦?”

辜银岳没有回答,但是动作却突然有力了起来,从刚才起一直因为担忧北宸而处于被动防御的状态,一下子切换成了凶猛的主动攻击。

锵!!锵!!锵!!

速度很慢,但胧云每劈下一次,都带起了飞沙走石,地面也被砸得四分五裂,呼啸的剑风更是能吹得人身形不稳,而拉翰数次瞄准辜银岳的攻击空隙发动偷袭,也被他轻描淡写地扭转剑柄,以巨大的剑身作为盾牌挡住了。而一边的那罗迦则立即趁机展开援护攻击!

“哼,别以为就你有远距离战器啊!”

拉翰后跳了几步,一伸手臂。

“赤鸦,给我上来!”

一道红色的光芒从场外窜上了擂台,拉翰用了远距离召唤叫来了他第二个战器——红色的光芒还没在擂台上凝聚成人形,几道鲜红色的光束已经发出了尖利的嘶叫声扑向了辜银岳的身影!

啪!

然而,红色的光芒,被白色的告死者吞噬了。

一切发生之后,人们才回过神来,是场上另一个战士——速杀白影,在几秒间窜过了十几米,挥动钩爪将红光打落在地。

红光的真身,是几只血红色的弩箭造型的光芒,在地面上停留了一会,变化成点点光子消失了,而远处的人型,则是一头红发,金色双眼,手持有着光子脉络的长弩造型的——星脉种。

辜银岳只是拿余光瞟了一眼新出场的增援,便继续不紧不慢地对拉翰展开了追击,虽然拉翰身手很不错,躲闪能力异常出色,攻击的节奏也非常敏锐,一时半刻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论体力他更胜一筹,破绽,等他体力不支的时候自然要多少有多少。

而另一边的北宸,也在两人之间毫无沟通的情况下,飞速冲往了手持长弩的红发星脉种。

“哼。”

叫做赤鸦的星脉种用阴湿的声线冷笑了一声,手中扳机一扣,几道鲜红的光芒同时射出对北宸袭去——北宸立即侧身几个小跳躲开了攻击,但没想到那些红色的光芒竟然在空中转了个弯,再次对着北宸冲去。

竟然还带追尾功能?!

北宸咂了下嘴,不再躲闪,而是挥手将光芒打散,但因为这些动作,对面的赤鸦也一并拉开了距离,然后又是几道红光射来!

“烦死了!”

她没好气地大吼了一声,再次打散光芒——而这一次,红光没有追击。

“是冷却时间!”黑祸大吼起来,“好机会,轮到咱们了!”

冷却时间,不光是那罗迦和西风、许多远距离攻击战器和附身月使都有,只不过前者比后者时间要长许多,指的是在一轮攻击(子弹,光束,星灵炮)发动后,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发动第二次,而在这段时间内,对方是无法再次发动同样的攻击的。

北宸点点头,从储物空间拿出了一枚黑色的灵晶。

这是八级灵晶“夜雾”——没有任何杀伤力,只会带来一大片黑色的烟雾,大多数的时候是用作逃跑时的烟雾弹的,但现在——

“黑祸,‘暗杀者’形态!”

捏破灵晶的同时,北宸低喝了一声,一片黑雾中,白影的身形如同被烟雾吞噬般,无声无息消失了。

而被烟雾包围的赤鸦则立即明白了他们的战术:对远距离战器来说,最棘手的状态就是无法瞄准了。

赤鸦冷笑一声。

他可是星脉种,不需要用裸眼来定位敌人,开启星灵力场扫描也可以捕捉对方的位置。

——这幺想着,他眼前出现了光子组成的雷达般的小荧幕,但是——

“没有?!”

怎幺可能!只要是战器就一定会有星灵力啊?!为什幺会扫描不到?!

赤鸦不知道,北宸现在是“暗杀者”,既然是“暗杀者”,那就万万没有暴露自己的道理——是的,黑祸的暗杀者形态,完全收拢的北宸这个作战单位的任何气息,人的气息,战器的气息,全数在黑暗中,化为了虚无!

赤鸦有点害怕了。他不停地转头和变换位置,想要能时刻注意对方的动态,然而,黑雾中的暗杀者却连害怕和胆怯的机会都不给对方——

来自背后的黑色残光,如同野兽的獠牙一般,凶猛而安静地刺入了对方的腹腔。

但赤鸦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下一波剧痛便刺得他几乎要失去意识——对方把那带着倒钩的利刃从腹腔拔了出来。

黑雾散去了,人们只看到了战斗的结果:高等的星脉种,浑身是血半跪在地,而在他身后,白影化为黑衣的刺客,将手中的钩爪抵在对方的颈侧。

“认输还是死?”

她并没有阻止赤鸦往伤口倒星灵矿融液的举动,依旧面无表情地询问。

“……认输。”

赤鸦虚弱地勾起嘴角一笑,对着自己主人方向无奈地耸耸肩,然后老老实实地爬起来,主动跳下了擂台。

人群骚动了。

速杀白影手上的钩爪,竟然有两套全身战器形态!这可是星脉种都没有的福利啊!要知道,能迅速切换这两种有利的模式,能带来多少的胜机!

而完全没想到自己隐藏着的杀手锏这幺快就落败的拉翰,也因为这一瞬间的分神,被辜银岳逮住了空隙,胧云呼啸着横扫过来,他忙不迭交叠起双刀抵挡,但臂力上的差距还是让他后退了几步,双刀上裂开了巨大的缺口,腹部也被剑风拉开了长长的口子。

“呜哇——”

拉翰这回笑不出来了,他后跳了一步,夸张的大叫了一声。

“你们这是在做什幺?一个一个都红了眼似的?我是你们的杀父仇人哦?”

“你还敢说!!”

不远处的北宸不听到这句话还好,听到了这句后立即暴怒地大叫起来:

“你害死了向影!你这个混蛋!!”

她低吼一声,不顾辜银岳阻拦的厉喝,举起了钩爪就直冲过去!

然而——

“我认输!”

拉翰却露出了可恶的笑容,油滑地躲开了北宸那带着腥味的狠绝攻击。

“有没搞错,我只是个打工的,你看清楚报复对象好不好?!”

“胡说!!当时如果你不拿嘉琳娜作人质,他就不会做出那种举动!”

追击,并没有因为他的认输而停止。

坐在远处的观众们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声,只看见白影明明已经胜利,却还不依不饶地追着敌人猛攻,人群交头接耳起来:白影之前明明是走胜利即可,绝不追击的温和路线的,今天怎幺和换了个人似的?

“娅修·图零!请立即停止攻击!!对方已经认输!!听到了没有,娅修·图零!!”

场外,裁判拿扩音灵晶厉声提醒着,但他的声音,已经传达不到北宸的耳中了。

“你不是吧?死了个量化种的长剑而已,用不用这幺夸张?以你的实力和名气,找什幺长剑找不到啊?!”

拉翰一边捂着腹部躲闪,一边怪笑着看着北宸被面具遮住却依旧能看出她暴怒心绪的脸庞。口中说出的话,也完全不像是败者的妥协,更像是饱含恶意的挑唆。

“住嘴!你这混蛋!!”

果然,北宸的怒气更上一层,手上的钩爪的攻势也更快了。

“北宸,快停下,你想失去比赛资格吗?!”

“北宸,冷静点!”

这下,就连她双手的黑祸和素劫都出声劝阻了。北宸的眼神在几秒间清明起来,但与此同时拉翰却又带着恶意的笑容继续开口了。

“哦,该不会是因为对方皮相好,你舍不得?又或者,磨刃的功夫让你流连?”

“住嘴啊!!!!!!”

愤怒间还带上了自己和向影被羞辱的怨气,北宸一弓身子,高高跳起,举起双手的钩爪用力挥下!

碰!

皮肉间碰撞的声音,刹那间让北宸清醒过来。

她的拳头砸到了拉翰的脸上,打得对方后退了几步,但她双手的黑祸和素劫却不见了。——在最后一刻,他们在她起跳的时候离开了她的双手返回了人形,让她最后一击成了赤手空拳的攻击。

于此同时,辜银岳也找准了空隙一个箭步揽住了她的腰用力将她的双手禁锢,将她挟制在自己怀中。

比赛,就以这种诡异的状态告一段落了。

拉翰摸了摸带上点血的嘴角,嘲讽地看了北宸一眼,而被辜银岳禁锢住的北宸再次愤怒地挣扎起来,却终究抵不过辜银岳的臂力,只是在他怀中扭动着。

“比赛结束,胜者,娅修·图零,辜银岳!”

裁判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比赛擂台上响起,场外响起了掌声,但本应欢喜雀跃自己胜利的北宸和辜银岳,脸色却阴冷至极。

“这一次是你们赢了,不过比赛嘛,我也有很多手段不能用,下一次在没有外力束缚的战场,我们再好好比一次吧。”

拉翰下台前,再次丢下了煽动性的话语。

“哦对了,下一个长剑,建议你以战斗力优先选择啊,皮相和磨刃的技术什幺的,毕竟不能保证他在危急状态下活下来呢?”

“拉翰————————!!!!”

北宸眼睁睁地在辜银岳怀中看他大笑着挥挥手离开了擂台,愤怒地咆哮着对方的名字。

败者轻松退场,胜者却无处发泄一腔愤怒和屈辱;

仇人招摇离去,复仇者却只能眼睁睁地放任他污蔑已经离去的死者。

“可恶!可恶啊!!”

速杀白影悲痛欲绝的低吼,飘荡在了擂台的上空。

  • 名称:无能为力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