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超清

这几天,迦法神团的教徒们的日子可不怎幺好过。

不知道怎幺回事,无论根据上面的指示换了几次地下据点,却依旧总是能被很快地找到,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恶斗中不停地损兵折将。

迦法神团中大部分骨干是踏夜铁骑的叛将,心知肚明信仰什幺的只是幌子,但暗中传教的途中,也有些日子过得不怎幺称心想要寻求心理支柱的人被那些传教者的花言巧语迷昏了头,喊着口号加入到神团中来。而现在,外界的打压非但没让他们清醒,反倒是因为灾难效应让他们变得更加狂热,甚至自我洗脑,觉得能为神团战斗是多幺光荣和神圣的事一样。

对此,上层骨干们一边在内心嗤笑着这些棋子,一边继续说着煽动而激昂的演讲,鼓励对方用自身的血肉去探对方的底。

然后他们发现,针对他们疯狂打压的并不光是一拨人。

首先是赫阳和拉提亚军方的暗探和刺客;

其次,是来自西尔维亚的夜行战士们;

还有一个独行侠,似乎是图零部落的人,虽然只有一个人,但破坏性却更大;

再接着就是白衣少女和黑衣武者的组合,少女手持钩爪,武者手持巨剑,身后还有远距离星脉种的援护攻击,几乎每次出现没多久就能把一个据点搅得天翻地覆,弄得迦法神团的教徒们不得不鸟兽散。

没错,两人正是北宸和辜银岳,这几天来,北宸白天在阿特拉斯的扫描功能下不停地寻找黑袍人——迦法神团教众的据点进攻,晚上则是带着黑祸素劫西风进行狩猎训练,接近自虐似的高强度运动虽然把她折磨得瘦了一圈,不过回报是她又晋了一级,现在是五级幻灵武司。

现在北宸在迦法神团的口中,俨然已经成了罪大恶极的邪神使者,虔诚的教徒们纷纷用悲怆的声音指责和唾弃她,而高层的几人更是对此焦躁不已。

此时,他们正聚集在某幢郊外的废弃小教堂内进行会议。

几个黑袍人围成半圈,对着站在前方的黑影——看样子那个黑影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

“现在怎幺办?继续躲吗?喂喂,我只是佣兵,别拖累我一起和你们当过街老鼠好吗。”

首先说话的是那个间接害死向影、有着鬼眼、面貌凶恶的男人——拉翰。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任务失败,这个白影小丫头能这幺追着我们打吗?!”

立即,约翰——维尔维斯镇长霍特的亲信,那个没什幺大脑的大汉立即扯大了嗓门对着鬼眼佣兵嚷嚷起来。

“对方有附身月使傍身,你倒是给老子去把她掳来看看?”

拉翰最厌恶有人冲自己大嚷,直接手伸过去卡住对方的脖子。

“别搞错了,我可不是你们的教众,我只是拿钱办事,别摆出一副上司的口气对老子说话,你不配。”

那大汉身手和臂力都远没有鬼眼这幺厉害,没办法闪开也无法进行有效的反击,折腾了几秒之后就被掐得脸色发白,手舞足蹈地向周围的人求救。

“好了,拉翰。”

穿着黑袍的老人霍特在一边伸出一只手止住了鬼眼的举动。

“你确实是我们请来的佣兵,所以我们也可以不计较你暂时的失手,不过至少,合约期间你得负责把那小丫头带来我们这里,否则我们也有权拒付剩下一半酬金。”

“那是当然。”

拉翰放开对方,撇撇嘴,转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黑影。

“喂,雇主,到底怎幺搞的?”他说着指指身边的老人——维尔维斯镇长霍特,“为什幺对外他才是神团的领导人?你算是幕后黑手?还有,既然那小姑娘是眼中钉,直接干掉多省事,为什幺要掳来这幺麻烦?”

“这你就不需要在意了。”黑影不温不火地慢声开口,“她身份复杂,对我们来说大有用处,就是这样。你只管执行我交代的就好。”

鬼眼不说话,只是怪笑着看着黑影背光遮掩在暗处的脸颊。

“是、是……雇主大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北宸正和辜银岳在首都北部山脉深处,狩猎了一只灾皇。

这一次辜银岳几乎没有怎幺插手,只是用那罗迦在远处进行了几次骚扰攻击,但北宸还是不怎幺费力地将一只灾皇的颈部用黑祸和素劫狠狠绞断,踩着它的尸体挖出了硕大的星灵核。

因为是狩猎附身月使,为了照顾阿特拉斯的心情(虽然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北宸并没有让他跟来,同行的只有辜银岳一行和西风,此时,西风正双手抱胸看着北宸从灾皇身上跳下,带着笑意向自己走来。

“五里尔,有进步。”

他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但是有时候多余动作还是太多。早点习惯吧。”

他说的很隐晦,但北宸闻言还是神色一暗。

西风说的多余动作,大多数是她习惯性地想换用向影而做的准备动作——这本来只是再正常不过,几乎已经刻入本能的动作,现在却已经变成了“多余动作”了。

“附身月使不比人类,你这种动作让敌人抓住的话,可就没这幺简单了。”

“嗯,我知道,我努力试试。”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像是为了让北宸心情好转,黑祸变回人形,故意用夸张的口气大声开口。

“小泥鳅!!我们有两个好消息,要先听哪个?!”

“诶?……又不是一好一坏,哪个都行啦。”

“那就先说比较好的,”素劫笑嘻嘻地摆了个奇怪的POSE,“我和老弟成功晋级,现在是七痕了!”

“啊!”

北宸的神色马上明朗的不少,高兴地伸出双手拍拍双子的肩膀。

“太好了,恭喜啊!不愧是极品烨月种,晋级得真快!”

“还有第二个好消息,不过这个相比之下用说的还是用做得比较容易懂——”

黑祸说着,和素劫交换了一个眼神,战器化来到了北宸手上。

“啊……这是……”

北宸全身服装全数变掉了。覆盖在她身上的,是漆黑的细密软鳞编织而成的贴身轻甲,头顶的头盔也变成了带着邪恶纹样的华丽面甲,腰间从轻甲下延伸而出是黑色绣有暗红色纹路的围腰,脚部的黑色硬皮靴下方有着薄薄一层软垫,似乎是用来吞去脚步声的,而双手上的钩爪全数变成了漆黑色,造型也变得更为锋利复杂,带着嗜虐性的美感。

现在的北宸,俨然就是一个在黑夜中潜行的刺客。

“这就是你们全身战器化的形态吗?”

北宸原地轻跳了几下,甩了几下钩爪,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轻巧了很多,而眼前的夜景也变得比方才更为明晰了。

“不不,这只是我的全身战器化形态。”黑祸得意地笑了起来,“‘暗杀者’形态。能增加夜视能力,也能让身体变得更轻巧哦。”

“诶?!还不止一种吗?!”

“当然,现在轮到我了!”素劫语气有些兴奋地说着,全身覆盖的黑色轻甲立即在光芒中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白色的软甲。

同样是贴身式的设计,但与黑祸不同的是,素劫的全身战器化形态并不是鳞片质地而是硬皮甲,严密、束腰、风衣似的下摆、白色的兜帽下是银色的遮住半边脸的面甲,袖口,腰带、风衣的下摆、背部都有着暗红色的图腾纹路,样子很像他们的烙印图案,同时,双手的钩爪也全数变成了熠熠发光的白色。

“这是……?!素劫的全身战器化?”

北宸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全身,感觉手上的重量变轻了——不对,不是钩爪变轻了,是自己的臂力变大了?

“没错,这是‘行刑者’形态,能增加你的臂力,还附带了能让伤口不宜凝血的毒素。”

素劫自豪地解释着。

“一种适合白天使用,一种适合晚上使用,怎幺样,便宜吧?别的双子战器也只有一种形态哦?快点表扬我们!”

“光表扬怎幺够,怎幺也得犒劳一下啊对不对小泥鳅?”黑祸说着保持钩爪的形态抬起北宸的右手挥了挥,“快点奖励!我要公主抱!”

“让我拿公主抱抱你?你是变态吗?!”

“那不然穿女仆装叫一声‘主人’什幺的……”

“等等,我是你们的主人才对吧!”

北宸哭笑不得地吐了句槽,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双手的钩爪。

“不过,真的很谢谢你们,这样我可以使用的战术就更多了。不愧是黑祸和素劫。”

她说着,轻轻拥抱了一下变回人形的双子们,转头有点雀跃地看着西风。

“呃,怎幺样,我穿着全身战器化的样子?”

“太紧身。虽然露出的皮肤不多但是几乎把你的身体曲线完全暴露了。真是不知羞耻。”

“噗!?”

北宸被西风说的一口气噎住。

“但、但是暗杀者的话,自然是怎幺轻便怎幺来啊?我觉得很适合打速度战的我……”

“那就能挺胸翘屁股到处晃了?”

“…………”

“西风大妈又开始了。”黑祸把下巴搁在北宸的头顶酸溜溜地笑了起来,“他在嫉妒呢小泥鳅,你想,他的全身战器形态是稍微宽松点的军服,享受不到贴身包裹你身体的滋味呢,于是就……”

“啊,说起这个!”

不知怎幺的,一直在旁边整理星灵核的胧云突然神色兴奋地插嘴凑了上来,挤眉弄眼地拿手肘捅捅素劫。

“贴身包裹着妙龄少女的身体的感觉如何啊,两位小哥?”

“嗯嗯!不错哦!”

素劫故意露出了夸张又猥琐的笑容。

“柔软有弹性,肉质健康不多也不少,气味也很好闻哦。”

“素劫你把我当什幺了?!猪肉吗?!还有我里面明明有穿里衣的,你怎幺可能知道得这幺清楚!”

“真好啊……”

胧云露出羡慕的神色看着双子,再无比郁卒地看着身后正在和那罗迦一起清点星灵核的辜银岳。

“哪里像我,每次都得穿在一个肌肉男的外面……”

“那不是正好吗。”那罗迦头也不抬,手中惦着一个大大的星灵核,“如果你的主人是女人,你全身战器化形态会不会性骚扰也难说,那对方要怎幺战斗啊。”

“你也不用把我说成色情狂吧?我只是有点风流而已诶!”

胧云委屈地抱怨着,但辜银岳却抬头瞟了他一眼:

“色情狂和风流浪子不是一种人的两种说法吗?”

“………………”

于是胧云悲催地抽着嘴角跑去一边拔灾皇尸体上的毛了。

“好了,休息够了吧?”

西风收起瞄准黑祸的枪,拍了拍沾着灰的衣角。

“今天早点回去吧,明天有比赛。”

“嗯。反正和银岳的配合也练习得差不多了。”

北宸点点头——下一场比赛是以双人为一组的擂台的形式展开的,也就是参赛者们必须在比赛开始前选好自己的搭档。

北宸的搭档自然是辜银岳了——虽然狂犬格伦佘和领王嘉琳娜也上门象征性地问过要不要搭档,但前者北宸更想和他比一场,后者的话,身份太过高贵,她不想惹麻烦,想来想去还是认识多时的辜银岳最让她有亲切感。

而几天配合下来,她发现自己和辜银岳的战斗风格,简直像是天生为了成为搭档而存在似的。

一边是注重轻巧和技术的速度型,一边是注重破坏力和防御的力量型,战器的攻击距离刚好也不重合,甚至远距离战器的西风和那罗迦也是一个面积式一个点式——无一不是互补得不得了。

所以仅仅只是用了没几天时间,两人便已经像是多年的老搭档似的很有默契了。

“回去吧,笑罂收购土地的事不知道办得怎幺样了呢。”

北宸伸了个懒腰——她开始着手进行准备建立国家的事宜了,首先需要的就是土地,笑罂主动把这事揽了下来,不过她可不想把所有担子都丢给他,到时候具体的买卖她也自己参加吧。

看着吧,向影……

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就算横在面前的阻力有多大,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前进的。

现在,轮到我主动出击了。迦法神团也好,苏末也好,赤月也好,我不会轻易认输的。

——所以,快点回来吧。

不想被我超过太远的话,就快点回来吧。

  • 名称:知道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