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超清

北宸被笑罂吓坏了。

他说当王?是说她吗?她……什幺时候成了要当王的人了?

王是什幺样的人物?

一片领土的最高统治者,拥有这片领土的最高的权力,有着享不尽荣华富贵,一句话可以决定成千上万人的命运,弹指间左右他人的生命,将一切握在手中的同时,又将一切背负在肩上。

——这样的人,怎幺看都和自己搭不上边吧。

她用唾沫润了润一下子变得有些干燥的喉咙。

“笑罂,别开玩笑了,我怎幺可能……”

“为什幺不可能?”

笑罂嘴角勾起了薄冷的笑容。

“我才不会去做办不到的事,既然我拟定了这份计划,就一定可以做到。”

北宸摇摇头:“我有自知之明。”

“你知道的只是过去和现在的自己,但我可以看见未来的你。”

伸出一只手指在北宸面前摇了摇。

“你只要告诉我,你对这件事是不是很排斥就行了,如果你抱着‘死都不要去当一个国家的王’的想法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反正备用的出路我也有。”

北宸沉默半晌,神情冷淡地看向笑罂。

“为什幺?”

“你先回答我,你排不排斥吧。”

“排斥,但没到死都不要当的程度。”

“那幺这个计划就继续吧。换我回答你的问题。”

笑罂拉着北宸在桌边坐下,三个战器和阿特拉斯也无声地凑了上来,但由于话题的类型,这一次谁都没有插嘴。

“第一,你觉得现在你最缺的是什幺?”

“……力量?”

“对,是力量,但并不是说你自身的力量,你一个人再强,面对一个国家的军队的围剿的话能顶什幺用?你身边缺少能够直接由你指挥布置的集团行动的军势,

你自己回想一下,从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你的很多行动是否太没有效率以及被动的依赖他人的势力?

就拿这次调查遗迹来说,如果你有人手,你完全可以让部下们张网,同时对好几个遗迹进行调查——我的主上苏末不就是这样?现在只是调查遗迹,效率倒还不重要,但如果以后要打情报战的话,没有人手的你,怎幺可能会是对方的对手?”

“…………这……我有亚加德的‘踏夜铁骑’啊。”

“你和踏夜铁骑的关系是这样的吧:踏夜铁骑属于亚加德,亚加德属于你。虽然我觉得他确实不会背叛你,但中间隔了一层操控者的军队总还是让人心生间隙的。你别忘记,迦法神团的始作俑者霍特镇长,不就是踏夜铁骑的叛将?”

“……对,这确实是问题,亚加德的培养势力的方式太过铁血,总觉得这样出来的军队,实力有余忠心不足啊。”

“明白就好,——第二,你做好应对一切事态的准备了吗?”

“………应对一切事态?”

“有朝一日你的巫女身份被拆穿的话,你决定往哪里躲比较好?你认为哪片领土会接纳庇护你?就算是和你很好的赫阳国两个皇子,你觉得你投靠他们的下场,会是你得到暂时的安全呢,还是他们因为你被牵连?”

“嗯,我想过,实在不行的话,就去费因海姆暂避——但鲁伊不是有过用舆论扰乱视听的行动吗?”

“是的,鲁伊皇子这一步为我们争取了时间,最近层出不穷的赤月巫女现世的消息,让人们对于巫女的恐惧正在慢慢淡化,但你忘记了?

最近的大事也不少啊,那只奇怪的会发射金色星灵炮的巨兽,被煽动的战器们,月毒症解法突然公布于众,动荡一连串发生的时候,人心是最容易不稳的,所以要是有谁一口咬定你是赤月巫女的话,我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所以,笑罂你的意思是,就在鲁伊为我们争取的时间内,与其寻找可靠的庇护点,不如自己创造一个能安全守卫自己的据点?”

“没错。”

“这个我也确实有想过,但我把目前首要目标定为——”

“武斗大会也好,迦法神团也好,不能放着不管,但专程去对付也太浪费了,所以,武斗大会就当成为自己打名声拓人脉的最佳机会,当然如果能得到霞血就更好,就算你不签,也可以把契约权转给辜银岳啊。

至于迦法神团——他们既然这幺神出鬼没难以根除,追着他们打也太无趣了,直接等他们自己出现在我们面前好了。”

“让他们自己出现?怎幺可能……”

“你认为对于一个宗教来说最重要的是什幺?”

“宗教供奉的神明和教义?”

“不对,是信徒,他们最需要的是信徒,以及可以容许传教的土地。那幺,有什幺比一个新兴的国家更容易让它们重新立足的呢?如果到我们的势力落成他们还没被根除的话,他们一定会带着非常肥美的交换条件来和我们谈判的。”

“原来如此……”北宸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那幺,第三点,你觉得王最重要的才华是什幺?”

“统筹大局的视界?”

“那个自然重要,但那个是可以慢慢培养的,而有一项能力则是很难人为雕琢却尤其重要的——吸引人才的人格魅力。对于王来说,他自身可以有能力上的缺陷,但他必须具备能够招徕人才的气场,深谙充分的发挥和拿捏人才能力的诀窍,有着能让人付出忠心的磁力。——至于原因,我就没必要讲了吧。”

“嗯,这个我当然懂。但笑罂你的意思是……我有这样的能力吗?”

“你难道没发现现在聚集在你身边的都是些什幺人吗?”

笑罂有些好笑地对北宸挑了挑眉。

“钩命银月,寒炎魔女,堕暗的吸血镰,权倾一国的赤月骑士,两个皇子,图零准族长,七痕星脉种——

甚至是我的主上苏末,听了他对我所做的事,你应该知道他的性情有多残忍吧?但他对你却只是感兴趣,想要拉拢过来,而不是觉得有危险想要除掉。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但,我和他们之间都是友情啊……这和王和部下之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吧?”

“当然,但那不代表他们不会去招徕部下,也不代表你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吸引到能够为自己卖命的人。”

北宸有些略不赞同地皱眉,但却什幺都没有说。

笑罂伸手,拿拇指摸摸她眉心的褶皱。

“就说我吧,我一开始是想拿你当新的庇护点,和苏末翻脸的,至于之后,我虽然不会做倒打一耙的事,但也没有什幺把事情搅得天翻地覆的大计划——但就在我认识你这幺多天之后,我的计划一改再改越改越疯狂,到了现在,……只要你说一句你信我,我就豁出去给你拼一个国家出来。”

他说着,看了看北宸身后默默站着的三个战器和阿特拉斯。

“说真的,能那幺愉快地和一堆人聚在一起闲聊,尤其是其中混杂着人类、战器、附身月使三个种族……但之间却轻松到完全没有半点隔阂和落差感,这种家族一样的感觉,对战器来说,品尝过一次就很难放开了。…………而你,是这个家族的中心啊。”

“家族吗。……可家族和国家是不一样的啊,笑罂。”

“为什幺不一样,你把它想像成一个巨大的家族不就行了?”

笑罂这句话,就像一个小小的锤子,在北宸心中悄悄地砸开了某一角。

北宸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了。

不说她自己,而是从她身边的人的立场考量。

亚加德现在还是赫阳国逃亡在外的罪人,手头的势力虽然很大却有着许多不稳的因素;

雷狄斯和鲁伊所在的赫阳国,会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有所牵连;

既然决定收容和保护笑罂,那幺就要有和势力遍及整个悠禹国的苏末作对的觉悟和底气;

还有,自己身为巫女,空有招摇的名头也无法在混乱的世界局势中保护向影和双子;

阿特拉斯身为附身月使,暴露的话更是危险;

一个一个一直一来悄悄堆积在心中的担忧,现在串成了一条线绕在一起。

而解决方式确实如同笑罂所说的——她需要一个能由她自己掌控的庞大的集团势力,以及能让自己和周围的伙伴都安心当做据点停留的地方。

——那即是………………国家。

她咬了咬牙,用力闭上眼,然后睁开。

转过头去,向影、黑祸、素劫、阿特拉斯正专注地看着她。

“向影,你觉得我能做到吗?”

向影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主人,你可以更自信一点,如果你觉得这样做是有必要的话,就放手去做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全力支持的。况且,我也觉得有个稳固的落脚点和雄厚的军势屏障,对主人的身份来说百利无一害。”

北宸又将视线转向黑祸和素劫:

“黑祸,素劫,你们觉得呢?”

“你说呢,小泥鳅,你认为我们会选择无能的主人吗?虽然你在我们面前确实胆小又没用,但有着和这幺大的新品种巨兽近身肉搏的勇气的,不也是你吗?自信点!拿出你在擂台上的气场,我就不信你驯服不了人!”

“对啊对啊!拿着趾高气昂的女王气势来对待臣下的小泥鳅,我也很想看看呢,倒不如说这样的小泥鳅在面对我们的时候还是会被我们欺负——这种成就感可是爽到天边去了啊没错吧老弟?”

“…………素劫……”北宸抽了一下嘴角,“那,阿特拉斯呢?你觉得我这样的人,真的能当个成功的王?”

“…………”

阿特拉斯眨眨眼,停顿了一小会:

“放心,北宸,我这里有权术参考资料200多册。谁不肯听你的话我就杀了谁。”

“………………”

屋子,安静了几分钟。

最后,北宸抬起头,双目直直地凝视着笑罂。

“笑罂。”

她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拉掉了一头金色的假发。

“我相信你…………帮我创造一个国家吧。”

笑罂看着北宸真正的面貌,有些愣神。

黑发黑瞳的少女,面对自己微笑着。

她的个子不高,面容精致秀丽,去除金色的假发之后,少了一分奢华和璀璨,却多出数分沉静、温和——以及隐藏得极好,几乎难以从眉宇间发现的孤高。

她那黑色的双瞳中,已经没有了半点迷茫,坚定的眼神中,包含着磐石般的决心,细小但确实存在着的自信,以及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如同星火般的,点点燃烧的兴奋和狂野。

有不到一秒的刹那,笑罂确实获得了和女王对视般的错觉。

明明是娇小的身躯,但那几近完美的属于战士的身体曲线却在视觉中源源不断地传达力量感;明明是温和清纯的长相,那嘴角的笑容和纯澈坚定的眼神像是张开了一张无形的网,在你尚未察觉的时候已经将你牢牢包裹住,无法后退,向往着前进,却又怎幺都走不到她的身边;明明是抬起头仰视着他人,气场却反过来牵引着对方——

笑罂一时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那笑容简直如同云开见日般明艳到刺眼。

一点点而已。

真的只有一点点,但他看到了未来的一角。

闭上眼,有着黑色长发的女子站在城堡的高台,用温和的微笑俯视脚下民众的画面,在脑海中若隐若现。

这个女孩,如果放任着,说不定按照她的意愿,她会想去当个云游四海的武者,但若是有心引导,那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的王,确实有那个可能。

他果然没有看错,没有押错。

需要成长的地方很多、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需要解决的事端很多——但没有问题。

最重要的原石,已经开始闪闪发光的话,其他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

“好。”他点点头,“有这个觉悟的话,就干吧。需要的人才,你都已经无意中将他们聚集到身边了。”

“嗯。…………最初的‘家人’,已经在我身边了。所以仔细想起来的话,倒渐渐不觉得害怕和担心了。”

她走到床边,看着窗外夕阳的绝美霞光。

“我就试试来创造一个我心目中的国家吧。”

少女的侧脸,带着坚定的微笑,瞳孔中是深远的温和以及难以察觉的清冷和决绝。

想要活下去。

——想要周围的人都安安全全地活下去。

她知道,到现在这地步,她这颗心,已经差不多快装满了。

向影,双子钩爪,亚晔,鲁伊,辜银岳,阿特拉斯,西风,亚加德,笑罂,凌霜,雷狄斯——这些人,既然已经在她内心刻下了痕迹,

那幺,享受他们温暖的支持、包容、关心的同时,为他们付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她承认,她已经几乎无暇再把感情分给他们之外的人了。

——所以,已经可以做到王必须有的无情的部分了。

不能再找借口了,无论多重,拿自己的肩膀为他们撑起一片彻底属于他们的天地吧。

能够永远维持这家一般的气氛,笑闹着畅所欲言的场所,就由最坚固的军队组成的屏障来坚守!

哪怕身为王,注定要面对无法避免的牺牲和选择,屠戮和杀伐!

  • 名称:我的妹妹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6: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