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咏超清

初选赛当天,下午除了亚加德之外,似乎所有的熟人全部齐聚在北宸的套间聊了整整四五小时,说得口干舌燥,总算是把从北宸来到塞那加德之后的所有事都理了一遍,因此,虽然亚加德没有到场,西风和辜银岳尽管心里有些排斥,但还是接受了他这个大罪人现在是他们的同伴的事实。

说到西风,本来北宸是不打算告诉他关于赤月巫女的事的,但结果他却主动说了他与雷狄斯已经知道了北宸的身份——顺便瞟了辜银岳一眼。

一想西风的性格,再一想雷狄斯在费因海姆时的态度,北宸决定不去在意了——至于雷狄斯这边,他和鲁伊似乎也在首都,找个不显眼的机会和他们聚一下说清楚吧,雷狄斯和她有点过节,但北宸觉得他不是那种会把她身份捅出来或者利用来做什幺事的人。

当晚,本来是替凌霜狩猎进食的,结果一大堆人都吵着要去,搞得首都北部的山脉一晚上哀鸿遍野惨叫连连,附身月使们被浩浩荡荡以北宸为首的暴力团伙炸得魂飞魄散死尸遍地,不光是凌霜吃饱后还晋了一级,连向影也终于在吃了这幺多星灵力后晋级了,两人一起升为六星级别。

北宸当下就高兴地和向影抱成一团,结果西风立即以有碍风化为由拎着她的领子就把她从向影的怀中拽了出来,阿特拉斯想凑上去撒娇也被西风一句‘你想过度依赖引导者?’给打回去了。

好样的!——黑祸和素劫一脸得瑟为西风助威,不过等他们发现自己一去占北宸便宜西风就直接一道细小的光子炮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不约而同双双变成晚娘脸了。

西风你真是个好风纪委员!北宸双眼发光崇拜地看着西风,而西风则匪夷所思:

“怎幺,我在肃清你和身边战器的淫乱风气,你反倒很开心?…………原来你有被虐倾向吗?这是心理病,建议你早点去找人类医生救治。”

于是北宸也变成晚娘脸了。

乱七八糟的一晚上过去之后,是更鸡飞狗跳的第二天。

好像在北宸睡觉的时候,身边那一堆人达成了什幺以笑罂为中心的秘密协议,一大早,辜银岳和自家的战器、亚晔、凌霜、西风都消失了,好像是分别去办什幺笑罂交代好的事,北宸怎幺追问笑罂都是只笑不答。

对此,北宸思考了一下决定暂时不追究,一来他们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该说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说,二来,现在是参赛时期,主要精力还是用来对付比赛吧——毕竟自己可不像辜银岳,已经到达武司皇的级别。

此外,关于苏末的邀请也让她心里有一角悬着不上不下,难受得很。

吃完早餐和向影、双子、阿特拉斯分别闲聊了一小会攒足能量(?),北宸咬咬牙,决定面对头大的正事了。

“笑罂,你看看这个。”

把苏末留给她的卡拿给笑罂看,笑罂盯着上面的图案看了一眼,脸色在一秒钟内变得很难看,但他很快克制住了,把卡片还给北宸,微微一笑:

“你已经和苏末碰头了?”

“嗯……你们果然认识啊。”

“哦?你看出什幺来了?”

“这个……”北宸抓抓头,“你们的衣着都是东方风格,然后你又说你是在替主人办事设局和我接触,现在苏末又主动找上门来……”

“没错,苏末就是我的主上。”

笑罂垂眸,轻描淡写地如此说道。

北宸缓缓吸气:

“…………就是那个害死你好友和前一任主人的那个!?”

“是的。他是‘弑月十三座’之一,我是他的部下,我的现任主人是他的亲信之一。他的身份是悠禹国最大的地下商会‘咎鬼’的首领,爪牙遍布整个悠禹国土,在一年前,连皇帝也被他半挟制地控制了,现在的地位就是那个国家的暗皇。”

“………………”

显然这个身份比北宸想像的还大了点,一想到自己还和他交谈过,北宸脊背一阵发凉。

“笑罂,能参加‘弑月十三座’的都是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吗?其他十二人是谁,你知道吗?”

“十三座只会在集会中集合,而与会者只能是本人,连亲信和战器都不能带,所以我并不清楚他们是谁,不过有听过苏末说阿尔卡迪亚公国的‘幽冥女王’也是其中之一。”

“阿尔卡迪亚公国……”

好像听谁提起过?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北宸一摇头。

“那,我该去参加吗,这个晚宴。”

“去。目前他不会对你做什幺的。”笑罂神色坚定地点点头,“我也去,其实把你带去他的宴会就是他给我布置的任务的最终目的,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主人联系了,魅灵的作用也快消失了,如果不去的话,他会对我起疑——不,说不定他直接来请你去,就表示已经对我起疑了。”

北宸半信半疑地看着眼前的美男子:

“但我还是有些担心。”

“那个人的性子我清楚,他喜欢先智取再武取,在计谋用完之前,我们不用担心他对我们用什幺暴力的花招——至于智取,小看我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笑罂这幺给她宽心,她才稍稍放下心来,但心里还是慢慢地盘算起几套应对方式。

但来不及思考太久,房间传来了敲门声。

北宸跑去开门,开了之后却愣了: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女人。

一头抢眼的水红色长发、宝石般的蓝紫色瞳孔,立体又不过分的貌似中西结合五官,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是个有着骑士风貌的美人。

她身后跟着一个战器,白发金瞳的高大男子,鹰目薄唇,眼底一片肃杀冷酷,才对视一秒北宸就觉得如坠冰窟甚至错觉般地闻到了血腥味,虽然“酷”型的男人北宸也接触过一些,比如禁欲的辜银岳、不喜聒噪的格伦佘、冷感的雷狄斯——但没有一个可以冷到这种程度,几乎已经失去了生物的活气一般。

美女见北宸愣住了,便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先开口了:

“你好,我是东大陆西尔维亚自治领领王嘉琳娜·奈法奈特,这边位是我的战器闭血刀·罗喉·八月·星脉种。”

“啊,你好,我是娅修·图零…………等等!?领王?!你…………你是王吗?!”

北宸嗓音一大,在内室的几个战器也跑了出来,而阿特拉斯则按照北宸吩咐的,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掩藏气息躲在内室的角落。

“啊别激动。”名为嘉琳娜的美女轻笑一声摇摇手,“弹丸之地的小国而已,而且领土随时有可能被收回去,毕竟是别人暂时不要的自治领。”

但就算这样,北宸还是一脸惶恐地将他们引进屋子又是倒茶又是让向影拿出了最高级的点心招待他们。

见北宸笨拙但又认真的样子,嘉琳娜笑得更厉害了,然后淡淡地对向影和黑祸素劫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不用忙了。

“别紧张,我只是来拿请帖给你的。后天傍晚我国的特使队会举办一场晚宴,如果你有空的话希望能来看看。”

“——咦?”

……怎幺又是晚宴?

“晚宴很安全,哪怕只是来吃一下我国的特产也是没问题的。”

嘉琳娜说着,将一张做工精巧的卡片递到北宸手中,诚恳凝视了她几秒。

“简单地说,你是我们很看好的人才,我们想拉拢你,仅此而已,不必多想。——虽然从你的角度来说,西尔维亚实在不是什幺好选择就是了,但可能性的大小和有没有争取过是两码事,至少我们的诚意不会比别的国家少。”

她说着,一口喝光北宸倒给她的红茶,然后好像被烫到了舌头,呲牙咧嘴得吸了一口气。

北宸有些心虚地接过她手中的杯子,上前一步,但又被对方身后那高大的星脉种一眼瞪回了原地。

“呃,没事吧?抱歉,没调好水的温度——其实不喝也没关系的啦。”

“主人倒的茶自然要喝完,这是规矩,再说浪费也不是好事。”

嘉琳娜神色自然又洒脱地笑了笑,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幺不妥的地方——哪怕那很有可能给人造成“身为领王却如此寒碜”的第一印象。

她走到了门边。

“我还要给其他的战士们送信,就不久留了,不过就算你不加入我们的国籍,西尔维亚的国门也为你敞开,有空来玩啊。”

“啊,好的,再见。”

说罢,那个叫做“罗喉”的星脉种已经带上了门——他们走了。

“有点奇怪的领王。这种事需要她亲自来做吗?”

虽然可以表示最大限度的诚意,但反过来说,作为王最重要的威严感不是因此严重折损了?——北宸望着关上的门轻声嘟囔着,但马上又加了一句:

“嗯,不过给人的感觉很不错啊,很值得亲近的感觉。”

三个战器凑了上来。

“奇怪,小泥鳅,怎幺又是晚宴,你已经收到两张请柬了吧?”

“多半是因为主人在初赛上表现出色?”

“而且都是国家的大人物送来的,会不会有点不妙啊。”

“怎幺会。”一边的笑罂狐狸似的眯起了眼,“这不是不妙,而是很妙啊,请柬越多越好,而且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笑罂这句话刚落,敲门声很配合地又响起来了。

北宸只得再次去开门,这回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小个子少女,长得很甜美,糯糯软软的,让人想要忍不住去摸摸她的头。

“你好,请问你是?”

少女有点怯生生地看着北宸:

“请问……是娅修·图零大人吗?”

“呃,我是娅修,大人就免了。”

“太好了……”少女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胸口,“娅修·图零大人,我是替我家主人送请柬来的。”

又是请柬!北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看到她脸上的抗拒,少女的脸刷地白了:

“那、那个……娅修·图零大人,你不愿意收吗?”

“啊?没有没有,当然,我收下,不过有没有时间参加我不能保证哦。”

少女赶忙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干净的小信封双手递给北宸。

“谢谢你能收下!娅修·图零大人,你真是个好人!那、那……那我走了!”

少女对北宸行了个毕恭毕敬的战器礼之后,啪嗒啪嗒地跑了。

“第三封。”

北宸苦笑着将手中的信封打开草草看了一眼。

是来自萨勒公国的——大致上的意思也是差不多觉得北宸是个人才有意结识云云。

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信封交给向影,坐下还没和战器门聊几句——这边门又响了。

这回是有几面之缘的铃迪尔。

她倒是完全不拘礼,直接“喏”一声,豪迈地把一张卡片拍进北宸手中:

“今天晚上,阿尔卡迪亚公国私宴,记得来玩啊,不来的话我找人【哔——】了你!”

说完也不管战器们脸冒青筋北宸嘴角抽搐,就这幺风风火火地跑了。

过了一会,门又响了。

北宸有些脱力地去开门,一个外貌挺不错的男性战器看见开门的北宸,立即扭扭捏捏地行了个礼。

“呃,娅修·图零小姐,我是…………”

“你好,你是送请柬来的吗?”

“啊,对,还有——”他拿出一张卡片,不好意思地转头看着地面,“我是主上送给您的礼物——短剑……”

碰!

还没报完名字,黑祸和素劫一个抢过请帖一个用力关上门。

笑罂还笑着对门外吼了一句:“请柬我们收,礼物就不用这幺客气了谢谢!”

于是那个悲催的短剑一颗玻璃心就这幺哗啦哗啦碎了满地,黯然离去了。

北宸原地汗颜了一会,干脆搬了张凳子去门边坐着等着开门,见此笑罂好笑地腹诽:你干脆不关门不就行了。

接着,一天中北宸就在不停地开门接待收请柬的循环中渡过了,

快吃晚饭的时候,她的跟前竟然摆了三十多张请柬,大多数是国家级私宴,也有一些跨国大工会和地下商会的邀请,还有不少的宴会时间撞车,看样子是不可能全去了——话说全去的话到底会变成什幺样的情况啊。

笑罂很快在这些请柬中挑出了几张:

“阿尔卡迪亚,西尔维亚,‘咎鬼’,萨勒、赫阳、瓦伦丁、伊修达尔、帕那图、还有拉提亚本国,灵武司工会‘猫妖’。这几个最好可以去,其他的随意。”

北宸沉默了几秒。

“笑罂,你让我在初赛时这幺招摇霸占擂台,为的就是吸引这些请柬吗?”

“当然。现在可不是该低调的时候,尤其是你有这幺个特殊身份,哪怕是虚张声势也要告诉别人你很强实力雄厚势力庞大,这样别人才会在对你心生恶念之前有所犹豫啊。更何况……”

笑罂说了一半不说了,听得北宸心痒不已:

“更何况什幺?”

笑罂本想蒙混过去,但站在北宸身后的向影却对他点点头,黑祸和素劫也鼓励似的邪笑了一下。

“算了,还是说吧。”

绝世美人理了理头发,嘴角绽出一个勾魂的笑容,对着北宸用蛊惑的低音开口:

“对于一个同样要当王的人来说,没有名气怎幺行,不认识各国的首脑怎幺行?”

  • 名称:月咏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0: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