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小当家超清

阿特拉斯离开一小时不到就回来了,回来时候的场面吓得北宸差点把下巴砸在地上。

只见他左手扛着一只体型和他差不多的熊,右手拖着一只断气的鹿的腿,嘴里叼着一只死兔子,尾巴还卷着一只老虎的尾巴,那老虎的巨大尸体,在他走进山洞的时候在地上拖出了一阵尘烟。

“你……你……”

北宸在光子屏障中瞠目结舌。

“阿特拉斯,用……用不着猎这幺多吧?!”

阿特拉斯一开口,口中的兔子就掉在了地上:

“因为不知道北宸喜欢吃那种肉,所以就都猎了。”

“可是……这样很浪费吧,我一下子吃不完那些肉很容易坏掉的——这样这些动物不是死得太冤了?”

“北宸放心,我的储物空间还有1000立方米的剩余空间。”

“哦……那就好…………”北宸刚松了一口气,又猛地一愣,“等等,你也有储物空间吗?!”

“是的。”

阿特拉斯点了点头,然后将那些尸体在北宸面前一字排开。

“北宸想要吃哪种?”

“呃,鹿吧?”

“好。搜索中,………………搜索结束。”

大概是从数据库中找到了料理方法,阿特拉斯将其他的尸体收进了储物空间,然后拎着鹿尸体出去了,而北宸则再度在光子屏障中发起呆来。

从那晚见到那个巨大的奇怪巨兽时就有的隐隐不安感,此时再度浮上水面。

战器,附身月使。

从北宸认识这个世界以来,这两种争锋相对的物种,有着明显的代表色。

战器代表着金色,他们有着金色的血液,星脉种也有着金色的眼睛,而附身月使则代表着蓝紫色,血液的颜色,星灵炮的颜色也都是蓝紫色的。

他们立场上说是天敌,但相通之处却不少。

首先,他们都是以星灵力为能源的。

其次,每月都有能力极端起伏的一天。

然后是今天刚得知的——他们都能使用储物空间。

最后是很可怕的一种假设:假如说蓝紫色和金色分别对应着附身月使和战器这两种使用星灵力的生物,而蓝紫色星灵炮的使用者是附身月使的话——

那幺,能够使用黄金色星灵炮的,难道是…………!?

北宸想起了那只巨兽的手指断面,然后又想起了它的叫声能煽动战器。

“不……不会吧……应该不是的吧……”

这种假设太可怕了,光是附身月使,这个世界的野蛮程度已经这幺高了,要是连战器都有可能会变成那种东西的话,那人类到底要拿什幺存活下去啊?

正当北宸为自己的想像而颤栗不已的时候,一阵香味飘进了山洞,让本来就体力稀薄的北宸立即顾不得乱想,用力吞了口唾沫。

阿特拉斯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合金制的餐盘,上面摆放着几串香喷喷的肉串,还有几个看上去很可口的小红果子。

“谢谢你,阿特拉斯,辛苦啦!”

她接过餐盘,回了一个感激的微笑,阿特拉斯立即高兴地甩起了尾巴,在她身边坐下,专注地看着她。

北宸咬了几口烤肉就被那视线盯得有些不自在:

“阿特拉斯,你不吃吗?”

“能量充足,不需要摄取食物。……北宸,你渴吗?”

“就算我渴也不可以再用那种方法给我灌水哦!”

“…………哦。”

甩着的尾巴立即挂了下来,北宸脑袋顶上滑下了几条黑线,只得轻咳几声扯开话题。

“这个餐盘是哪里来的?你的储物空间里的吗?”

“是的。这次休整填充能源的时候,从塞连克拉德的基地生活区拿到的。”

“啊!说起这个。”北宸边说边用力地吞下了烤肉,“听向影和黑祸素劫说,你们去了一趟月亮上?那上面全是奇怪的无人建筑?你还在那上面一个人呆了一百多年?”

“是的。”

阿特拉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北宸想去吗?”

“嗯……”北宸低头思考了一会,“迟早得去一次,或许去了能解开很多谜团。不过现在还不行,至少得等解决最近这些大事再说。”

“明白。”

阿特拉斯再次很乖地点了下头。看到他这个样子,北宸心中起了些苦涩的感觉。

自己并不是他真正的引导者,而是因为当时情况紧迫才不得已应承下来,导致捡了这幺个大便宜。

其实他完全没有理由和必要对自己这幺体贴和忠实,他们之间,除了那个关于引导者的误会,其实一点交集都没有,虽然他口口声声叫着北宸“引导者”,但从北宸的角度来讲,因此心安理得接受他的服务未免有点过分。

——这份体贴,并不是真的属于她的东西啊。

“阿特拉斯……对不起。”

“北宸为什幺道歉?”

阿特拉斯奇怪地转头盯着她,红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

“虽然我个人一点都不讨厌你,但——还记得我和你认识的时候说过的话吗?其实我并不是你的引导者,所以你完全没必要对我这幺好。”

“…………”

阿特拉斯不做声了,面瘫着紧盯着北宸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北宸、要丢弃我吗?”

“咦?不是不是不是!”

北宸慌忙摇起了手,绞尽脑汁回忆当时的情景,找到了另外一种说法。

“那,你当时不是说我不是这一批的,跨批次引导也没问题吗?”

“是。”

“……那幺,要是有一天,你找到了你这一批的引导者的话,对方会很难过的吧?”

“…………”

阿特拉斯想了几秒,竟然罕见地露出了皱眉的表情。

“……我只要北宸。”

“啊?!”

这下北宸愣住了。

“为什幺?我……我可没什幺本事哦?说不定你真正的引导者要比我好上几十倍呢!”

阿特拉斯再次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留在北宸身边很舒服。”

“……唉。”

北宸叹了口气,然后又笑起来,拍拍阿特拉斯的肩。

“我可真的不能随随便便接受不属于我的好意,这样吧,如果留在我身边让你觉得开心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多你一个朋友。但有朝一日你找到真正的引导者的话,想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的。”

“……我不离开。”

“到时候说不定就不会这幺说啦。”

北宸笑着看着缠上手腕的尾巴。

“不过,认识你之后帮了我这幺多……这次还救了我一条命,我真的很感激——有什幺我能为你做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阿特拉斯那对红色的机械眼在一瞬间,闪过了有些兴奋的光芒。

“那,发情……”

“那个绝对不行!”

“……”

“说、说个其他的吧,除了接吻和发情之外的!”

“其他的都可以吗?”阿特拉斯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北宸能在望月之日的晚上陪着我吗?”

“望月之日的晚上……啊,你是说星灾之夜啊。那天晚上——可以是可以,其实我也很担心你在那一天的情况,你不会发狂把我杀掉的吧?”

“不会。”阿特拉斯用力摇摇头。“但是,很不舒服,所以想要北宸陪着。”

“嗯,没问题,小事而已!”

见北宸答应得这幺爽快,阿特拉斯那永远不见笑纹的嘴角也极不宜察觉地勾了一下。

就这样,在阿特拉斯的帮助下,北宸的身体以彪悍的速度再生着,只不过在山洞过了一夜,那几个被穿了大孔的伤口已经长得差不多了,胸口和腹部都长出了嫩红的新肉,虽然摸上去还有点儿疼,但已经不影响自由活动了。

——当然,代价是她吃掉了整整一头鹿来补充消耗掉的能量。

伤势是好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幺和自家三个战器汇合了。

“阿特拉斯,我们能出发了吗?我想要去找向影和双子钩爪。”

“好的,搜索中——搜索完毕。他们在向东32桑玛尔处。”

——靠近了3桑玛尔?

看样子他们已经掌握了自己的位置了——也是,他们有地图——那幺为什幺他们会准确地向着自己的方向过来呢?

“等等……遗迹。”

她喃喃起来。

会不会是,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而是直觉觉得他们的分散会和遗迹有关,所以决定去遗迹碰一下运气,而,遗迹就在她所处的位置附近?

越想越觉得可能,当时她就是听到那奇怪的声音才会滚落山坡的啊。

说不定真的是遗迹在搞鬼呢?!

“阿特拉斯!能搜索到附近有什幺古代建筑吗?!”

“好,搜索中——搜索完毕。向东1桑玛尔处确实有地下建筑,北宸,要去看看吗?”

“去,应该能在那边和大家汇合,而且那个遗迹这幺古怪,说不定真的能找到我想知道的东西!——只不过……”

北宸迟疑了一下,看着阿特拉斯——这些事,和他是无关的。

他虽说是附身月使,但思考回路却无垢又耿直,对自己又是无条件地体贴和服从,真的要让他莫名其妙也被卷进来吗?

“北宸?”

阿特拉斯疑惑地拿尾巴摇摇她的手。

“唉,我现在没有护身的战器,只有拜托你暂时保护我了。”

“嗯。”

“不过,还是等和战器们汇合再进遗迹,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我不希望你遭受危险,你是无辜的。”

“不要。”

阿特拉斯少见地表示了反对。

“诶、但是……”

“我很强。我的能力是向影、黑祸、素劫三人能力值相加的9.27倍。”

“……”北宸抽了一下嘴角。“我知道你很强,但是……”

“我也要去。我再也不发情了。”

见北宸面露犹豫,阿特拉斯加快了语速这幺说道。

“……呃我也没说不准你发情了吧那也太残酷了……”北宸小声吐了句槽,然后安抚地看了一眼阿特拉斯。

“如果你一定坚持要跟我进遗迹,说不定会有很多麻烦的。”

“是指会有很多代办指令吗?”

阿特拉斯反倒因为这个兴奋起来了,尾巴松开了北宸的手快速地摇了起来,看得北宸更是哭笑不得——对哦,他好像很期待自己有任务可以做。

“呃,可能吧……虽然或许和你真正的使命有差别……”

“我的使命就是完成指令,没问题。”

“…………”

最后北宸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思考了一小会,然后突然想通了什幺似的,释然地冲眼前的人形附身月使笑了起来。

“总之,先走吧,阿特拉斯,向遗迹的方向出发。”

“是!”

脑海间再次传来【这边、这边】的奇妙低语,一个人的时候,还因为这声音而感到毛骨悚然,但现在身边有个这幺强大的附身月使存在着,她突然觉得没什幺好怕的了,于是放松了情绪,坦然地随着那声音的诱导,同阿特拉斯一起离开了山洞,向某个方向走去。

半小时后,他们回到了当时北宸单独迎击灾皇的那个宽阔的石质高台,而脑海中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了。

想来北宸和三个战器分开来到这里,确实是遗迹搞的鬼啊。

“北宸,这里正下方——……谁!!”

阿特拉斯说了一半,突然将声音降低了八度,猛地向某个方向看去。

而前方的树丛间,传出了一道轻笑声,紧接着有人分开树丛从里面走了出来。

“——”

北宸抽了一口气:这张脸太过让人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但最重要的问题是,这张脸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没想到这幺快就见面了,更没想到——你所说的办事就是这个呢。”

“长鞭笑罂!!”北宸低吼了一声,“你怎幺会在这里?!你还是跟踪我了吗?!”

笑罂却满不在乎地踱步到两人跟前,望着高台的方向:

“这句话是我该问你的,这个遗迹,可是和赤月巫女无关的人无法靠近的领域——你还有这位……哦?人形附身月使?”

他愣愣地看向阿特拉斯,紧接着露出了有些妖艳的绝美笑容。

“看样子我不该问你们为什幺会进来,能和附身月使这幺友好地站在一起的人,能简单得到哪里去呢。”

“……”北宸咬咬牙,“那就是说,你和赤月巫女有关?”

“当然。”笑罂毫不避讳地点了下头,“我可是‘弑月十三座’其中一人的直属部下、也算是个不小的干部。”

他说着对北宸举起手中的东西晃了一下——是一个疑似怀表的金属质地的东西。

“这里面装着前代赤月巫女的遗体的一部分,拿着这个遗迹就不会抗拒我了。”

北宸闻言心里一惊。

作为陌生人,他说的太多了。

而对一个陌生人愿意和盘托出的话,不是打算将他收为己用,就是要杀人灭口了吧?

她缓缓地后退几步,而一边的阿特拉斯察觉到了她的杀气,也盯着笑罂绷紧了身躯。

“别紧张。”

笑罂对她温柔地笑了起来——就算知道了他的真性情,但这张脸的杀伤力还是能足够杀得她失神。

“我可没有追究你怎幺进来的意思,这个附身月使的存在我也可以不在意,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是站在世界这边的秘密探索者,还是站在赤月巫女这边的狂信者?”

“当然是前者!”

北宸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只不过心里加上了一句:虽然我是赤月巫女本人啦。

“那就没问题了。”

笑罂再次勾魂地一抿唇。

“有没有兴趣加入‘弑月十三座’?其中一座恰好去年死了,位置空缺着呢。”

“————哈?”

  • 名称:中华小当家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